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石青】不变之时与变迁之物(附:晨间恩赐)

——不变之时与变迁之物—— 

 

※~若紫本丸记事簿~

※300粉点文第一篇,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希望你能喜欢>///<

※个人感觉配合相同主题的两篇旧文看会更好~
某时某刻的日常之中  初日之君

 

发现青江似乎很怕冷,是在第一年中的冬日里。

正逢周末的时间,本丸没有安排出阵,石切丸找了青江几圈没看见人,在路过粟田口家的房间时偶尔望了一眼,才发现胁差青年正被短刀们围着坐在被炉里,从审神者那里借的笔记本电脑的全息光屏放到最大,好像是在播什么恐怖动画。

短刀里年纪小的几个已经挨在一块用手遮住了眼睛,平素就大胆的几个则聚精会神地看着。只有坐在中间的青江,左手被五虎退和秋田捉着,右边手臂被今剑和乱抱着,头上还顶着一只没地方躺的小老虎,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淡定,还不如说是有点无奈。石切丸看到这场景就不由弯起唇角,而后出声喊了他的名字:“青江。”

“——哇啊啊啊出现了吗!!!!”

“咦???”

“在哪里??”

没想到刚开口就在房间中引发一片兵荒马乱,石切丸仿佛都看见了青江头上滑下来的黑线,他艰难地把自己的右手抽出来按了暂停,又指指门口的大太刀。

“是石切丸啦。”

“……哎?”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石切丸侧侧头,和看向他的短刀们一起眨了眨眼,少年们这才同时发出松一口气的声音。

“原来是石切丸!你不要突然出声嘛!”

“安心了安心了。”

“对不起,我们太大惊小怪啦!”

“不用在意的,是我打扰大家了。”石切丸笑着摇摇头,又看向在座唯一一位青年,“青江,现在方便吗?主上那边似乎有东西想交给你。”

“诶,现在呀?”

不知为何对方看起来似乎有些小小的为难,但还是将头上的小老虎抱下来还给五虎退,大家纷纷向他挥了挥手,因为没有光是坐在中间就能镇场的人选,只好放弃探索审神者电脑里的恐怖片改看其他的。见青江过来,石切丸放轻了声音问他:“抱歉,你和短刀们约好的吗?”

“也不算,只是被拉过来的,毕竟这里比较暖和嘛——虽然我觉得主上电脑里的动画完全吓不了刀就是啦。”

两人转身往东屋走的时候,石切丸看着青江一边说话一边把双手拢进衣袖里,从留绀色袖口露出的一点指尖,很像洁白的樱花花蕾。他考虑片刻后就明白了什么,因此伸出手来:“青江,把手给我?”

“哎呀,突然想做什么呢,御神刀大人?”

对方抬头微笑地望向他,稍稍眯起的金色眼睛有些狡黠的意味,石切丸于是也笑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牵青江的手,可以吗?”

温和的征求倒让身旁的人不知该作何反应了,胁差青年顿了顿脚步,很快又假装不在意地把手给他,石切丸将恋人的手指握在自己掌间,和预料相同地感到了略低的体温——刚才看青江不想从房间里出来的样子,大概怕冷的缘故吧?

时序进入冬季之后,原本一个人住的青江就搬到了三条家的寝室和石切丸同住。那时石切丸就发现对方常常在屋里窝着,没有出阵任务的时候还会赖床,像是需要冬眠的小动物,但前往战场时却仍然一如既往地凌冽善战,所以石切丸没有提问什么,仅仅只是注视着他而已,现在也同样如此。过了一会青江就主动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石切丸用自己的双手包覆住他的,这么走路稍嫌别扭,不过两人都没在意,青江反而还觉得很有趣似的,最后直接挽住了石切丸的一边胳膊,抬起脸来问他:“御神刀大人最近似乎很关心我的事?”

那一点狡黠的光彩又重新浮现在金色的眼眸里,石切丸很认真地看着他:“关心自己喜欢的人是理所应当的事哦。”

毫无疑问地,青江又被梗了一下。

“……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那么直白啦??”

 

=================================================================

 

两人来到东屋时,紫子正由歌仙帮着整理今天收到的一堆快递,转头看见石切丸和青江就招手示意他们进来随便坐,又从桌上拿起一只用深蓝包装纸与金纱缎带装饰的盒子:【青江,这个是给你的哦!】

“您真的有东西要送给我?”青江接过盒子就笑了,从外观上还判断不出里面是什么,他向审神者歪了歪头,“我可以拆开来看?”

【当然可以啦,我觉得很适合青江呢!】

“适合我呀——”听紫子这么说,青江立刻兴味地拉长了音调,“难道是什么可以让人热血沸腾、欲罢不能的——”

话说到中途歌仙就把一杯热茶搁到他面前,脸上的表情写着你敢说什么奇怪的话就丢你出去,青江果断选择不说话。石切丸看他这样的反应,免不了轻笑出声,抬手摸摸他头发以示安慰,被青江扁着嘴看了一眼。紫子却很认真地用手抵着面颊思考:【要说热血沸腾,好像勉强也可以说对——其实是保暖内衣啦!青江你一定要穿的哦!!】

看着显然是对自己的想法十分满意的审神者,青江有点儿懵逼。

“……对不起,什么衣?”

【保暖!内衣!穿一套可以在冰天雪地里跑一圈就出汗的那种,是不是很适合青江?】

被点到名字的胁差和自家主上闪闪发亮的眼神对视几秒,默默放下盒子转身拉住了打刀友人的手小声提问:“歌仙仙啊,说好的我们家主上是平安姬君的呢?”

“?主上本来就是姬君哦。”

“不,怎么想姬君都不会送这样私密性的礼物的吧……”

“原来你还知道私密这个词,作为好友我很感动,但你在主上面前这么说很失礼啊?而且不仅保暖还可以避免臃肿的穿着,你难道不觉得这份礼物很风雅吗?”

“说得好像你穿过一样——等等你该不会真的穿过吧?”

“并没有,怕冷到都要变成宅刀的只有你一个好么?不过三日月大人也有一套,说是很实用,我相信他的品味。”

“我什么时候开始和天下五剑同一个待遇了我感觉很方的!”

“总之,你接受就可以了啊。”

青江无言地结束这个话题,回头的时候审神者仍旧眼神闪亮地望着他。直到抱着她送的礼物从东屋出来,青江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最后只能抬头问石切丸:“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青江是指什么?”

御神刀依旧温柔地垂眸注视他,如同连日以来所做的那样。青江抿了抿唇,然后偏开视线。在缘廊之外,笼罩着这座本丸的天空已经积压起低低的云层,那是大雪将至的征兆,上天所遗落的纸碎雪,或许就会在今夜寂静地来临。于是,他又重新迎上正落在自己身上的菖蒲花色的眸光。

“我不喜欢冬天,但是,身为用来砍杀的工具却害怕寒冷,果然还是有些可笑吧?”

这么说的时候,那薄金色的眼睛又稍稍眯了起来,微笑的轮廓真的非常地美丽,石切丸知道掩藏在另一边额发下的红色瞳眸也会有相同的形状。现在他无法去握青江的手,于是就轻轻拥住了对方的肩膀。

“不用担心。”他以诉说愿望般的语言,这样告诉自己的恋人,“随着时间改变,现在发生的事情也会一起改变的。”

 

=================================================================

 

“贞次,这个是你的吗?”

正把自己整个埋在被炉里一边咬着薯片一边替审神者冲活动打歌的青江,听到兄长的声音就回过头去,看到数珠丸坐在衣橱边,手中拿着一只长方形盒子,用深蓝色纸和金色缎带包装得很漂亮——看起来仿佛有点眼熟的感觉。

“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他放下手里的事凑近看了看,“嗯——想不起来耶,恒次从哪里找到的?”

“就放在这边的抽屉里,看起来像是现世的物品。”

“啊,但是我买的东西应该都在……呃、啊。”

“贞次?”

“不,没啥。”

青江十二万分冷静地从兄长手中拿过那只盒子,重新放回了原位:“我们假装无事发生可以吗?”

数珠丸微微透露了困惑的表情,青江被看得有点心虚,他飞快地合上抽屉,又飞快地收拾了薯片和手机:“那个——突然想起来今天和鲶尾他们约好要去万屋一次的——那恒次我就先走啦!”

“贞次。”

“诶????”

其实的确有那么说过,只不过原本约定的时间是在下午而已,还好数珠丸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微笑起来:“既是有约,那么快去吧。”

那话语正如同世间所有寻常的兄长那样,所以青江也向他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啦。”

踏出房间的时候在廊上遇到了石切丸,御神刀恰好回过头来,如同往常那样含着温柔的笑意望向他:“青江?怎么了,这样急匆匆的。”

“……没什么啦,想到之前答应鲶尾要和他们一起去万屋——我现在去找人。”

“今天要出去?”石切丸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但是,看现在的天气似乎会下雪,没有关系吗?”

“只是去万屋啦……啊啊再不走大概会被恒次看穿,总之、我先走了!”

石切丸目送胁差青年晃着长长的萌葱发辫跑远,不由再次看了看即将落下雪花的天空。

“或许真的有所改变也说不定呢……”

他轻声的自语立刻化为水汽,在这个受结界守护的本丸中飘散而去。

 

这已经是第二年的冬日所发生的事了。

 

=================================================================

 


附:——晨间恩赐——

 

 

石切丸醒来时发现被子里多了个人。

青江缩在他胸口睡得很沉,蓬松松的羽绒被直接盖过了头顶,从那下面露出的长发一直散到榻榻米上,像是一段倒映了春日绿荫的河流。石切丸有些疑惑地思考片刻,才想起半夜里对方有把自己喊醒过,问能不能一起睡,石切丸也没细想,拍拍他的头就拿被子把人盖好了。现在稍微抬头往旁边看看,另一边的床铺都还保持着掀开时的样子。

有点担心怀里的人这么睡会呼吸不畅,所以把羽绒被稍微折起一点。这么动作的时候,青江就像小猫似地从喉咙里发出呜咪呜咪的呓语声,抬手抱住他的腰,脸重新埋进他胸口接着睡——看起来呼吸不畅的原因不会是被子呢。

“青江?松松手,这样睡会不舒服。”

石切丸揉了揉怀里人的发顶,几秒之后青江才抬起脸来,薄金色的眼睛里盛着半梦半醒的迷茫,如同波纹摇曳不定。他看看石切丸,小声咕哝了句什么听不清楚的话,脸上有点委屈的样子,手也不肯放,这么一来就没办法了,只好由他抱着。院子里积雪的光彩透过纸格门照进房间里来,令人猜不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只是缘廊上还很安静,大约比平日起身的时间要早吧。这样想着,石切丸就也重新合上眼,似乎只是稍微又浅眠一会,今剑和粟田口家短刀们的活泼声音就隐约传来了。

青江还没有要醒的样子,卷着羽绒被换到另一边睡着,看起来像只很可口的寿司卷。石切丸低头去吻他的额角,对方这才迷迷糊糊地从被子里探出脸来,又迷迷糊糊地开口:“……早安?”

“早安,青江。”石切丸觉得这只寿司卷里肯定铺满了美乃滋酱,忍不住就笑了,“准备起来吗?”

青江听着就把被子拉过头顶重新盖住,在冬日中这算是每天例行的反应,石切丸也不催促,又隔着被子拍拍他,自己先起身洗漱。等慢悠悠打理好回来,青江也从羽绒被里爬起来了,寝衣的束带散了半截,衣襟从颈边滑落下去,露出的一段肩膀被披拂的萌葱长发映衬着,有种清冷的洁白。大概是觉得冷了,又将被子拉到肩上,转头看见石切丸,就扬起脸来要早安吻。

于是石切丸俯身亲吻了他的面颊。

 

 

=================================================================

 

 

啊啊啊啊还有工作要做于是没有后记!!(以头抢地)



评论(22)

热度(10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