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牡丹~ 05-1

——华都物语~牡丹~——

——其之五·上——


【文前告知】
因为公司旺季到了没时间写文,所以只能半章半章更新了,望请海涵!

没来得及写到三歌的互动有点桑心,感觉自己在骗tag……然后有一丢丢的药宗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下次就可以写灵异了!到第五章了我居然刚要进入正题,为自己的话痨哭泣……

※吃三歌的小伙伴实在是太少太珍稀……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文欢迎来和我说话呀!!!


今晚的开场是很古典的小步舞,虽然步伐较难拿捏,好在没有太多肢体接触,是十分端庄的舞蹈。今剑身形娇小,歌仙特意配合他的脚步,两人共舞不显局促,反而有种优雅的温馨。在场的青年男女大多熟悉华尔兹,小步舞也有会的,但只是作为仪态的训练稍有涉及罢了,加之领舞的又是三条侯爵与藤原家大小姐这样无可挑剔的组合,本来有些怯意,这时见了也都跃跃欲试,不过片刻便有人携手踏入舞池。水晶吊灯辉映之下,乐章华声典雅,流溢于蹁跹轻扬的裙摆之间,这座法兰西离宫式的府邸,立刻便有了名副其实的盛丽景象。

三日月在转身的间隙中望了一眼歌仙与今剑所在的方向,见两人竟是出乎意料地其乐融融,不禁加深了唇边的微笑,脚下却立刻被女伴用裙摆扫过。侧头看去,昼华的目光正在他身上停留片刻,随即重新收回。

“有时我会觉得您很无情——您已经将樱都忘记了吧?”

这轻声的问句几乎要埋没在舞曲旋律之中,但三日月还是听见了,因此用并不改变的笑意神情回复:“无论怎样也不会遗忘世间最美的都城的,昼华小姐何出此言呢?”

“九条家原定下月入内出任御匣殿的那位荻姬小姐,现在已经病得起不来身了。”

此时内里除了今上之外,还有几位女御或更衣所出的亲王,东宫之位尚还悬而未决,那位小姐入内,大抵是预备成为未来的东宫妃。如今虽已是新的时代,然而世家们用于掌权的方法却没有改变。三日月像是思索了片刻,这才向女伴点点头:“是这样么?那位小姐似乎刚到双十的年岁呢,九条大人想必非常担忧吧。”

与其说是关心,还不如说是纯粹出于对话的礼仪而做了回应。昼华又看了这轮明月一眼,见他微笑的面影毫无动容,稍愣之下便有些轻嘲地牵起唇角:“原来您倒是不懂哀怜之情的。”

“哎呀,真是叫人为难。”于是对方便笑弯了一双映着新月的瞳眸,微微偏过头的样子,仿佛还是不解世事的天真,“对于从未见过的花朵该如何哀怜呢?何况没有遮天大袖,我只需要心中所喜的那一朵就好。”

昼华于是也姑且向他露出微笑:“歌仙先生居然从没有将您赶出丹屋过,这也算是您的幸运了。”

另一边今剑也正和歌仙提起三日月,用纯真的表情说着我家哥哥常来打扰吧请你不要讨厌他,十足十是为兄长担忧的柔弱女孩模样。歌仙不由得就对三日月生出了新的不满——那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要年幼的妹妹来替他操心,真让人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说起来每次见到三条家的人,都要被特意拜托和三日月相关的事……对于那个人而言,自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歌仙无法求证这个突然来到脑海之中的问题,只能将它远远抛开,向正眨着眼睛望过来的舞伴保证自己不会讨厌那位侯爵大人。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今剑立刻向他展露了天使般的笑颜。在舞池外看着的石切丸见长兄扮起小姑娘来毫无压力,深感不忍直视地捂了捂眼睛。想问岩融一句自己在伊势的这七八年间家里都发生了些什么,转头时却看见某个绀色身影正从三三两两的宾客间穿过——因是今晚的第一只曲子,此刻大部分青年男女都在大厅中跳舞,留下的则多是来宾里的长辈,所以那垂着萌葱发辫的背影在这其间尤为注目。见他一边与相熟的人打了招呼一边走出大厅,石切丸心绪稍动,岩融也在这时低声开口:“你去找京极家的那个小公子吧,这里有我在。”

“抱歉,拜托你了。”

石切丸稍微考虑之后便向他颔首,迈出步伐跟了上去。

稍后一曲结束,众人纷纷返回坐席这边。今剑由歌仙牵着手送还岩融身旁,见石切丸不在,也大体猜到是因为青江的缘故,但居然也没看见三日月,倒是有些奇怪了,只好一边拉住歌仙的手一边拽拽岩融的衣摆:“我们的月亮跑去哪里啦?”

被问到的人充分发挥高度优势环望片刻,然后指了个方向:“和藤原家的大小姐在一起,我去喊他回来?”

原来是正被几位女客围着,以三日月的魅力而言,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了。歌仙心中明白此事与己无关,视线却还是不由自主向他所在的方向望去,今剑则噗地轻笑出声:“昼华姐姐又在为难人啦。”

说是为难,也只是不给三日月过来和歌仙说话的机会而已,今剑却转了转眼睛,重新抬起头来:“歌仙先生,我是否可以向您提一个请求呢?”

他的态度非常天真可爱,歌仙笑着答应:“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然后今剑就歪了歪头:“那,歌仙先生的胸花可以送给我吗?我们家的花园里没有这样的牡丹花,所以看见您就让我想到樱都了呢。”

虽然很疑惑这兄妹两人怎么都看中他的胸花了,但这个答案还是令歌仙生出感慨来,那座幻梦般的樱花旧都才该是三条家理应存在的归所,而笼罩着西洋假象的此处不过只是客居的地点而已。

他想着便释然了,从胸前摘下那朵半开的牡丹,俯身替今剑装饰在帽檐上,于是又收到了一个活泼的笑容:“谢谢你,歌仙先生!——岩融,我们去找三日月啦!”

“好,走啰!”

岩融将今剑抱在臂弯里就往那边过去了,此时第二支曲子已经奏响,歌仙虽然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位今小姐要找兄长做什么,而且内心也暗自在意着三日月的下一位舞伴究竟会是谁,这时却有轻巧的脚步声过来了。

“兼定先生。”

并不熟悉的少女嗓音,歌仙侧过头去,只见是一位身穿白底织蔓草纹样长裙的年轻女孩,肩上别出心裁地披着重重叠叠的虫垂纱,用金银线密绣花草鸟蝶的图案,细微处还点缀有银泥贴纹,映在裙摆上的画面异常雅致——这是如今很受樱都女子们喜爱的打褂衣料,在流行着塔夫绸、梭织蕾丝和印花棉布的华都却不得重视。这位少女的面貌也很陌生,她装束罕见,身边又不见长辈或男伴陪同,歌仙心中微讶,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按礼节向她致意。少女便微微笑了:“我名叫荻姬,与您是第一次见面——可否请您赏光跳一支舞呢?”

她没有回礼,亦没有正式的自我介绍,只是伸出手来,举止便有失礼之嫌。歌仙可以察觉到对方的些许傲慢,但这女孩十分年轻,大概还只是刚刚步入社交界的年纪,他便没有过多在意,仍旧答应了下来:“是我的荣幸。”

第二支曲子是华尔兹,两人步入舞池,很快就融进了诸多轻盈旋转的身影中。在坐席休息的宗三却注意到那女孩的衣饰,不免侧身轻唤在旁边陪伴着的未婚夫:“药研。”

“怎么了,宗三?”

自小就与他有婚约的药研是粟田口公爵家众多孩子中的一位,今年十六岁,还在私立学校就读,性情却异常沉稳可靠,宗三的眸光跟随着舞池中的两人,悄声向他询问:“和歌仙在一起的那位小姐你可有见过?”

少女看起来与药研年纪相仿,若是华都的名门千金,应该会与粟田口家的孩子相识,所以有此一问。药研闻言便随同他的视线望去,略作沉吟后却摇了摇头:“看起来相当面生——你很在意吗?我可以问下厚他们是不是见过。”

粟田口公爵与夫人并未到场,但从长兄一期一振自下共来了七位兄弟,要打听也很方便,不过宗三还是将药研拉住了:“啊,不用……只是觉得有些奇怪……那位小姐似乎不喜欢歌仙,却主动请他跳舞。”

宗三的感受向来很敏锐,旁人或许会认为这是过分多思,而药研听他这么说,便悄悄向正与舞伴转到这面来的乱打了几个手势,有着少女般姣美面貌的橘发少年眨眨眼示意收到,又不动声色地舞到另一侧去了。这时蜂须贺与乙女也走了过来——两人跳了第二支舞,却不知为何先行回来,乙女面上有些为难,问宗三和药研有没有见到青江:“要是被京极伯爵叔叔发现青江溜走了,回去又该生气,时绘姐姐和姐夫都着急得很,我只好帮他们问问。”

京极明行夫妇也在舞池跳舞,原本只是夫妻间随口提起一句,可紧接着就发现怎么也找不见那个弟弟的影子,又不能中途返回坐席,实在有些头疼,于是这任务落在了乙女身上。蜂须贺陪同她穿过大厅回来,见三日月没有跳第二支舞,而是陪着妹妹坐在一处,却没有看到石切丸,就稍微明白了。在乙女说话的间隙他又观察片刻,然后下了结论。

“三条家的石切先生似乎也不在。”

原本在想青江是不是预备搞事的宗三听了便掩唇笑起来:“如果他们有约,倒也不好去打扰呢——对了,乙女,和歌仙跳舞的那位小姐,你知道是哪一家的千金么?”

“诶?哪一位?刚刚没有留意……”

乙女问起的时候,那边两人已经停下步伐,女方似乎有些不适,歌仙扶着她向门口走去,似乎是要将人送到休息室。这时与药研年纪相仿的四个兄弟也结伴过来,很好奇地问有什么事,说到那个虫垂纱披肩的女孩,却都没有见过,于是也觉得疑惑——年纪差不多的贵族子女都在仅有的几座私立学校中就读,粟田口家孩子又多,几乎没有哪个同龄人会是他们全数不知的。

“那位小姐……穿着不像华都的装束,开场舞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有这样一位女公子。”宗三稍微蹙了眉,虽说一个女孩子对歌仙不会有什么威胁可言,但这种不明的违和感还是叫人觉得讨厌。蜂须贺正要提议到休息室去看一眼,却见三日月注意到歌仙的离场,亦起身准备离开,两人这才放心。

 

================================================================= 

 

歌仙:老实说,你们三条家对我的胸花是有什么意见么??

今剑:是主上剧本的问题啦!是主上!

婶:……这锅我背咯???

爷爷:哈哈哈,没有意见,不过有妄想哦。

今剑:咦刚才三日月是暴露了什么心声吗?

歌仙:………………///////别说了!!!(╯‵□′)╯︵┻━┻

 

 

写到一半突然觉得歌仙砍过三十六个对三条家来说应该不算啥,岩融还砍过九百九十九个呢(bushi),可能因为歌仙平时比较温和所以反差太厉害了吧23333333

 

药研的人设今天来不及写了,下次补上。顺便说一句粟田口因为人数太多,设定是本家和旁系的孩子都送到华都生活,彼此之间并非都是亲生兄弟,但感情还是很好。出席舞会的七个人是:一期,鲶尾,药研,厚,后藤,信浓,乱。篇幅所限不能如数着墨他们在文中的出场,所以在这里注解一下。



评论(27)

热度(2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