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牡丹~ 04

——华都物语~牡丹~——

——其之四——


【文前告知】
这次内容比较多,三歌之外另有石青,一丢丢岩今,真的很一丢丢的药宗,tag增加石青和花鸟风月,如果觉得有占tag嫌疑的话麻烦说一声我会再删除的……之后要给朋友写文所以可能暂时停更一到二周哦!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怎么还没写到说好的志怪气氛……


仲春暖意微醺的晚间,华都近郊的三条侯爵邸已是鬓影衣香、笑语不绝。延伸于绿茵中的道路旁停满各类豪华马车,又或新式的汽车,饰有涂金月纹的铁艺大门向两侧打开。染井吉野樱竟还在盛期,于和畅惠风间悠然飘坠,素雅花色被明亮灯火映照着,几如琉璃碎片苏生闪耀,叫人不由停下步伐,染了满肩樱华方愿前行。

歌仙是与虎彻家的次子蜂须贺一起到的。斯堪的纳维亚式深灰汽车流线简约硬朗,稳稳停至路侧,轻易引来众人探看目光。虎彻家也是地方大族,因家主慧眼独具,早年就在此地投资造船厂,曾蒙今上数次莅临,在华都亦是炙手可热的名门。蜂须贺在法兰西留学过几年时间,回国后借助家中渠道开设了一间西洋画廊,两人在藤原家的文艺沙龙上认识,如今也是很亲近的好友。

因是西式舞会,歌仙换了黑色洋服,仍然配一朵薄粉牡丹作为胸花,俊丽丰姿间透露惯常的温雅古意。蜂须贺则穿着浅金条纹的象牙白礼服,淡紫长发用缎带松束,眉目秀致、气度矜华。时下极受关注的华都四公子联袂来了两位,惹得在场的千金小姐们眸色流连,都是颇为倾慕的模样。樱庭管家也早已看到歌仙和虎彻家的公子一同下车,便将手头的事吩咐给侍女,亲自过去迎接,丝毫不掩重视之意。其实以两人的身份,尚还不需侯爵邸的管家相迎,蜂须贺知道家中与三条无甚往来,因此等踏入大门、管家告辞后便向友人投以笑容。

他这样只微笑不说话,没几秒就把歌仙看得全身不自在,立刻轻咳了一声掩饰:“多谢你今天帮忙……现在你知道我不愿独自过来的原因了。”

不论是哪位名门淑媛甚或公子,在这样的场合中受到三条家的亲厚对待,只怕都会感到喜悦吧,歌仙却有种莫名的坚持。蜂须贺看他分明是别扭得很,也不忍心说破,只是拍拍他肩膀:“不要太过在意了——还好刚才青江不在。”

没想到才这么一说,身边就传来故作轻佻的含笑嗓音:“什么我不在呀?我只是离开华都半个月而已,小蜂就想我啦?”

这话未免也太灵验了,歌仙与蜂须贺不由沉默着对视片刻,才同时转身看向话中提起的那个对象。京极家的养子青江正笑眯眯地站在他们后面,绀琉璃的晚礼服装饰金线绣纹,烘托他纤细却秀挺身形;萌葱长发照旧束着马尾,多添一枚小巧简约的金色插梳,遥衬着眼瞳的薄金;原本因半遮额发而略显妖异氛围的容貌因此越见秀美,有种特别的魅力。

青江之前不在华都,一回来就是这样盛装地出席舞会,歌仙脑海中攸然冒出疑问:“你这是要订婚还是要结婚了?对方是哪户人家,你有回去和伯爵夫人说过么?”

蜂须贺也被他带偏思路,认真看了看青江的装束后就满意地点头:“这样可要比以前散漫的样子好许多了。那么你是预备做新郎?还是新娘?……不对,这样的装扮,约略是要做新娘吧?”

青江:喵喵喵???

怎么他就难得下功夫正装打扮一回,三个好友里就有两个以为他要结婚(剩下一个还没到场),是有多怕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外面死掉啊。

嘛虽然他的确是有喜欢的对象啦。

就在这罕见的愣神时间里,歌仙和蜂须贺已经谈及对方是哪家的公子,可要好好探查底细免得某人日后被欺负,不过话又说回来某人不用去祸害旁的哪位千金,倒也是极好的。

“喂喂,这算怎么回事?”眼见两人越说越远,青江赶紧打住他们的话题,“这么多天没见,你们都不关心下我去哪了么,就这样担心我没人要?——而且我哪里散漫过了,分明就是你们太挑剔嘛。”

“既然都好好站在这里了,谁管你之前是做什么去的啊。”

虽然是养子,京极夫人却一向溺爱青江,能让他自己跑出华都的事,估计又是什么奇怪的麻烦事件,歌仙被青江坑的次数不知凡几,所以坚决不想听,顺便忽略他后半句话。蜂须贺知道两人的孽缘,忍着笑意提起另外的话题:“青江,京极伯爵与夫人可一起来了?许久没有拜会,理应是我和歌仙过去见礼的。”

“三条家的第一场舞会,我家里人都在华都,当然全要出席啦,就在那边和藤原家的几位一起呢。”

青江示意他们往大厅的中间位置看。这两户人家都是相熟的,藤原姐妹言笑晏晏地站在一处,陪同她们的是京极家的长子明行,四位长辈却正和一名身材高大、穿着墨绿礼服的褐发青年说话,态度十分尊重。青江特意向好友们点出那位青年:“——是伊势神宫的神官,叫石切丸,特意请了长假来看他家弟弟。宗三还没有来,我先带你们过去!”

说着就往那边走,蜂须贺倒没觉得什么,歌仙听闻他的说法,知道那是三日月的兄长之一,却稍微有些心不在焉——因为这是主人家的首次舞会,场面布置得十分盛大,上周拜访时所见的空阔一楼已用红白两色的玫瑰花束装饰,身穿与花朵相同服色的侍者与侍女们在来宾间穿梭。足有百来枝灯盏的大座枝形吊灯下,水晶珠链有若淑女袖上花边般繁复垂落,映出无数璀璨流光。只是作为主人的三日月此刻却不在现场,歌仙不由担心起对方是否仍然身体不适。见他这样,青江立刻拉过蜂须贺小声问了句:“我们的歌仙大少爷该不会真要被三条家的月亮给拐走了吧?”

后者被问得有点想叹气,也小声回答:“你还问我?看他这么别扭的样子不就知道了……先说好,你要是拿这件事惹歌仙,我和宗三可帮不了你。”

“哎呀,我看起来是那种人嘛?”青江一脸端正,还要再说些什么,那边乙女已经望见他们,立刻招了招手:“青江!歌仙先生、蜂须贺先生!”

她穿着装点缎带樱花的浅珊瑚粉克氏裙,长发用好几只珍珠发钗别起,面容天真,笑意盈盈,朝青江做个稍待的手势后就去到父母身边,将那位褐发青年往这边带来,青江便向他眨眨眼:“又见面啦,石切丸。”

情绪中的轻快过于明显,就连想着自己心事的歌仙都立刻和蜂须贺一起看了看他,乙女的目光则有些好奇地来回悄望。石切丸没有继承三条家标志性的明艳,然而面容端和,举止庄重,亦有高贵之象。或许是长年侍奉神明的缘故吧,他的态度稳重沉静,菖蒲花色的眼睛只在看向青江时稍显一点无奈,却也不是抵触,更像某种怜惜意味。

“青江君。——这两位就是歌仙君与蜂须贺君了吧?”

语声宁缓温醇,令人顿生好感。等乙女和青江给两边作了正式介绍,石切丸又特意向歌仙道谢:“听说三日月总是在丹屋叨扰,想必给歌仙君添了许多麻烦吧,感谢你愿意体谅他的任性,我们也会好好约束他的。”

终于来了个人说要管住那轮月亮,歌仙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旁边三人都知道事情原委,蜂须贺还能控制脸上的表情,另外两个只差没偏过头去偷笑。可是石切丸言辞真诚,大约真要管束三日月,歌仙于是想起那个人独自坐在窗棂边的身影——那样满室绮丽风情,却都不及他片刻显露的孤美意象。

便又觉得于心不忍了,话说出口就颇有些维护的意思:“三日月大人并不曾打扰到我……”

这么一讲连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居然罕见地有些窘迫。青江忍笑忍得肚子都痛了,被蜂须贺瞪了一眼,乙女也很感惊讶,又觉得是因为自己最开始在三日月面前提起歌仙才会有这么件事,心中十分抱歉。

而石切丸表面上依旧神情温和,内心却实则松了好大一口气——他到华都后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三日月看中了兼定家为丹屋安排的新主人,还说什么“未睹斯人面,先生恋爱情”,十分喜爱对方的样子。石切丸真是惊讶于自家弟弟这么搞事,怎么还能平安活到他抵达华都的。

毕竟丹屋这位年轻主人家中的父亲,当年在朝中任职时就是出了名的厌恶众道……还好还好,起码目前看歌仙的态度,这件事还算有救……大概。

——加油啊,三日月,虽然你很搞事,但至少也要活到小狐丸赶回来吧。

这边气氛突然微妙,一道纤雅声线便飘然介入:“你们这是怎么了,表情这样奇怪?”

“啊,宗三!”乙女随之惊喜地侧过身去,“你可终于出现了,还以为你们家今晚不来!”

“江雪兄长不喜热闹场面,小夜的年纪又不到,只好是我一个人出席……”

来人穿了淡白晚礼服,发色如薄樱,身形瘦削婉丽,正是左文字家的次子宗三。青江终于可以转移注意力,刚要和他说话,宗三一双蓝绿异瞳就望过去,倦丽眉眼间立时带起雾般困惑:“青江?你莫非是要结婚了……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抱歉,我还不曾听说。”

“…………”

不知为何,此话一出居然是石切丸露出少许愣怔神色。青江的内心毫无波动,宗三看他这个反应,又向另外两位好友投去疑问目光,仿佛在说我只不过是平时不爱出门,这都错过了些什么?

歌仙和蜂须贺回以无声摇头,表示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结婚对象是谁,还没来得及仔细问呢。

“你们都想到哪去了呀!”乙女抿着唇笑,见有好多年轻女孩都悄悄望来,知道是这组合过于醒目,便赶快找理由给青江解围,“他这一身是京极夫人亲自选了督促着穿的,据说是因为之前半个月都不曾回家,心中有愧,所以才没法拒绝夫人替他选的礼服!”

“小乙女呀,这种事你就别说出来嘛。”

虽然并非因为这样的原因,但感到好友们仿佛在说着“原来如此不是要准备结婚么你还我们期待的感情”的恍然目光,青江还是选择捧读。

石切丸却在这时抬起手来,笑着揉了揉他的发顶,举止很亲近,像是把他当个孩子来照顾。青江平时撩别人一套一套的,突然换成自己倒直接就呆了,对方又替他摘下一缕绕在插梳间的发丝才开口:“刚才看你的头发挂住了……”

此时又有别的客人由乙女的长姐昼华带着过来,石切丸似乎没发现青江的异样,有些歉意地向几人微微欠身:“抱歉,三日月稍后就会到场,我先暂时失陪了……希望大家今晚能玩得开心。”

“啊你去忙你去忙。”乙女赶紧向他挥手,三日月自己是主人都还不在,石切丸要替他应酬,其实忙碌得很。少女不由嗔怪地往楼上望一眼,只是也没看到某位侯爵大人究竟在不在。

 

=================================================================

 

“三日月,乙女好像在找你哦。”

二楼的栏杆边,今剑正踩着一把扶手椅往大厅看,很快就注意到女孩的目光,然而也不担心会被发现。三日月站在长兄身旁,只是侧头确认了挂钟上的时间:“距离正式开场还有些时间呢,交给石切没问题的。”

映着新月的眼瞳依旧流露不会消逝般的微笑神情,然而他的面颊却欠缺血色,只是因为容貌过于辉艳,这份苍白不显弱势,反而更有银月清冷的美丽,容华光彩几可透衣而出。今剑望了他半晌,才重新回过头去:“说起来石切丸好像很喜欢京极家的小公子嘛,我看他应该会比你顺利哦。”

石切丸这些年都在伊势神宫供职,原本并没有和青江遇见的机会,只是这次来华都时恰好在途中遇见,又发现青江似乎是在调查与三条家有关的事,因此担心对方被卷入什么奇怪的事情中,便顺势言明身份,和他同行了一段时间——家中情况特殊,石切丸却愿意和那样一位初次见面的青年同行,想来也应该是很欣赏对方的。

听得出今剑话音中的促狭,三日月便拿手支着脸颊回望他:“哈哈,兄长未免也太偏心啦,我可是觉得自己会很顺利的哦。”

“诶——这可说不清楚呢!”今剑拖长了声音,却又兴趣十足地拽拽幼弟的衣袖,“也不知道石切丸刚才和歌仙说了什么,我都第二次看到他脸红了……我不觉得他是这么容易害羞的人呀。”

“大概是因为在说我的缘故吧?”

三日月含笑落下视线,很轻易就从满目缤纷锦绣中找到了那抹藤花色彩,对方正与许久不见的友人闲谈,端丽面影有着难见的绮明烂漫。平日看见歌仙,他总是洁白衬衣配素色着物,情容温美雅重,深具古意风貌,此刻的洋服装束却很有几分明丽,西洋裁剪最是勾勒身形,越加衬托他出自武家血脉的英挺。全场男士之间,也只歌仙一人配了牡丹胸花,薄粉露华正自含苞,如同某个古老的中国故事中天生蜷握手掌的少女,只为等待命定之人到来。

他好像很喜欢花,三日月在心中做了这个结论。侯爵邸是仿西洋式建筑,没有椿花烈烈风骨,也无牡丹雍容姿态,倒是有一片蔷薇园林,待到入夏之时应会非常美丽的,对方或许也会喜欢吧?

见弟弟望着楼下出神,今剑就拿手指戳他:“别看啦,你说我要是请歌仙君跳舞,他会不会同意?”

“淑女相邀,绅士当然不可拒绝了。”三日月不由轻笑,收回视线转过头来,狭长双眼中神采秾艳,立刻消去了那份出世般的清冷,“只是今剑兄长,你可别太为难他呀。”

听着这样明显的回护语气,今剑立刻向他做个鬼脸,自己却先笑出了声:“我懂,才不会欺负你的意中人!”

正说着话,看见岩融带着侍女枝子从走廊上过来了,也不再和三日月玩笑,跳下椅子就扑过去要抱。

“在说什么这样开心?”

岩融生得极为高大,声音豪朗,步履如风,黑色晚礼服穿在身上都压不住他的悍然,却轻巧熟练地把今剑抱在臂弯,神态便有了几分温情。后者也很享受这种占领制高点的独特待遇,伸手揽住他脖颈:“正在说等下舞会的事呢!可惜岩融你太高,不能做我的舞伴了!”

“哈哈哈哈,抱歉啦,我也不会西洋的社交舞,让三日月陪你跳吧?”

“才不要,场上那么多女孩子都盯着三日月!我已经看好人选了,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同意和我跳开场舞呢。”

“哦!是哪家的公子这么幸运?”

“等下岩融就会知道啦。”

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三日月也不打断,笑着听他们说话。见他心情尚可,枝子便抓紧时间走上前去,她手中端着一只银盘,其上的玻璃杯中已浅浅注入了殷红宝石般清澈色泽的葡萄酒,正轻盈飘散着特殊的木质香味。

“三日月少爷。”

“想要装作看不见似乎也不可行呀……”于是那微笑中就透露少许无奈,只是虽然这样说,三日月还是从盘中端起酒杯轻轻晃动——总之都是要喝的,那么还不如喝得享受些呢。

待一杯红酒饮完,也差不多到了开场的时间,他的面容亦不若先前苍白,今剑和岩融看着才暗自放心。枝子告退后,三日月便笑着向长兄伸手:“好啦,请把手交给我吧,我们三条家的小公主。”

听着这说法的岩融不由从额上滑下一滴汗,今剑却十分入戏,欢快地应了一句就从他怀中跳下来,跑去牵住了弟弟的手。

而后三日月将他以家中幼妹三条今的身份介绍给来参加舞会的宾客们,只说是父母时隔多年才得的女儿,十分爱护,且妹妹自幼体弱,一直养于深闺之中,因今年满了十岁才开始与外人接触。今剑的容貌也特别娇艳可爱,在场众人只当是亲王夫妇疼惜女儿,才会这样秘密地养育,居然还都相信了,搞得石切丸和岩融内心无比尴尬,只有三日月牵着今剑在那边很自然地哈哈哈。

又说了几句开场的话,乐队便开始演奏今晚的第一支曲子,只是前奏刚刚响起,目光敏锐的千金淑媛们就发现那位侯爵大人并没有去自己的女伴身边,反而向素有花鸟风月雅称的那四位青年公子走去,便各自展开折扇暗暗传递目光,或是借着悠扬琴声悄语——据说三条侯爵正在追求丹屋的兼定先生,莫非竟是真的么!

歌仙看三日月那么目标明确地走过来,真是无语了,可同时又生不起气来。见这发展,身边几个好友哪有不懂的,宗三抿了唇笑,留下一句“刚看见药研在找我呢”就先行撤退,蜂须贺犹豫片刻,也以要请相熟人家的女公子跳开场舞为由走开了。

青江比他们慢了一拍,立刻接受到歌仙毫不掩饰怨念的眼神:“你要也敢丢下我一个,以后有事就别想来找我帮忙了。”

“咳咳,我说歌仙仙呀……”有把柄被拿住了就是不好,青江满脸心虚地揽住他手臂,随后放轻了声音,“总之我先说一件事,这个三条家怪怪的,和我现在调查的事件有关……那么就说到这里啦我先走一步!”

说完直接跑路了,歌仙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喂,不带这么转移话题的好么!

……他都交了些什么朋友啊??

“歌仙。”

可是三日月已经来到面前了,在细小处饰有月星纹的浓蓝礼服庄重典雅,具有当世风情的洋服穿在他身上,崭新风貌之中依旧是樱都永不褪却的悠艳古意。两段金色发穗有若明星轨迹拂落鬓侧,越发显得他容颜辉美,宛如神话中统御着夜原之地的月夜见尊降临斯世,却不似凡间应有之象。

这个人啊……即便没有羽衣,也一定会回到天上去的。

所幸他此刻在微笑着,瞳中隐月流彩,如同不知离别的春日宴。

“您为何没有与您的舞伴在一起呢?作为主人理应是跳第一支舞的吧。”

歌仙在心中轻叹,不知自己的失落究竟出于何种缘由,三日月也没有遗漏他面上一闪而逝的悲伤神情,只是想不起做了什么会惹对方生气的事,便有些思索地侧了侧头看他。歌仙却完全会错了意,稍微蹙起眉来:“今天不会把胸花给您的,所以请不要看了。”

是还在意着那天被三日月从披风上摘去那朵牡丹花的事,然而始作俑者却立刻轻笑出声:“啊,不是的——”

发现了一点意外的孩子气,但现在却不是适合玩笑的场合,三日月就重整了表情开口:“我家小今很想见你,可以和我来吗?”

“……今小姐,想见我?”

歌仙也完全没怀疑今剑的身份,只觉得那位穿奶油白懈背裙的小小姐态度大方,神情纯真,是位让人怜惜的年幼姬君,因此没能忍心拒绝这个邀请。将他带到名为幼妹实则长兄的今剑面前,三日月便转身笑着向藤原家长女昼华行礼,邀请这位华都最著名的沙龙女主人做开场舞的女伴。

“还以为您会请歌仙先生跳第一支舞呢,总算没有做让人瞠目的事。”

藤原昼华一袭绯红长裙,身姿高挑,面容清艳。藤原陆军卿没有儿子,早已公开说过会让长女继承家中产业,因此她双十年华却未有婚约,可谓是华都名媛中身份最高的一人。三日月请她跳舞算是题中应有之意,只是两人似乎性格不合,昼华这次也没有放过话题,调侃轻言一句,三日月亦只是微笑而过:“我可不想令恋慕之人为难呀。”

歌仙却没有注意他们的举动,见今剑抬头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作为绅士本不应让一位淑女开口相询,便向身为兄长和守护人的石切丸与岩融致意:“两位先生,我是否可以邀请今小姐跳舞?”

石切丸已经开始担心起以后真相大白(?)时该会是怎样兵荒马乱的景象了,岩融倒是只要今剑开心怎样都支持的,于是两人便目睹着这对奇特的舞伴踏入舞池。

…………到底行不行啊??

 

=================================================================

 

 

表示花鸟风月组你们都是要结婚的一个也别想跑23333333

(嘛虽然估计写不到这么后面就是了)

 

本来石青我是想写的有距离感一点的,比如青江倒追papa假装不知道,不过不管是我还是papa都不舍得让青江吃苦惹,所以还是通常运转的石青。

但话又说回来有数珠在背后默默看着谁敢让青江伤心啊你说对吧数珠!

 

先前的伏笔没有埋太多……大家要不要来猜猜爷爷那个身体不好的设定究竟是啥原因?XDDD

 

写到最后发现很严重的BUG啊,一支舞曲的前奏能不能支撑他们说话的这些时间哦……因为我不想再改了所以假装可以_(:зゝ∠)_

 

因为可能涉及比较多的CP,所以世界观设定相对宽松,不会明确在文里写出来,不过大家应该看得出哈哈哈~关于舞会是设定同性之间只有彼此有婚约才能共舞,普通情况下还是依照现在的舞会礼仪,所以爷爷没有邀请歌仙~至于为什么会把今剑写成歌仙开场舞的舞伴,是因为若紫本丸中初始刀歌仙初锻刀今剑的这个由来XDDDD

不要提身高差,开场是小步舞,研究了下对双方身高好像没什么影响,就算有也假装没有(你要点脸好么喂!



【人物设定相关】更新这次出场的好多人Σ(っ °Д °;)っ :


青江-京极 青江

京极伯爵家的次子,同时也是养子,和歌仙是学生时代的同窗。具有吸引百鬼驻足的奇异体质,被收养后,因深受虔诚信奉基督教的京极夫人的喜爱,情况有逐渐转良的趋势。自称是位侦探,被委托过很多隐秘的案件。最近似乎在为与某位伊势神官的禁断爱恋(??)苦恼中。

 

蜂须贺-虎彻 蜂须贺

虎彻家的次子,品味高雅富丽,在华都拥有自己的西洋画廊。虎彻家是十分注重血统的地方名门,受此影响,虽然很疼爱胞弟浦岛,但却长期与并非同母所出且生母身份低微的长兄长曾祢关系微妙,自己也很困惑如此态度是否正确。

 

宗三-左文字 宗三

左文字家的次子,华都洋务出版社最年轻的翻译家,是位总是神情忧郁的美人,继承左文字家不喜热闹的天性,可以十天半月待在家中不出门。与粟田口家的药研有婚约。

 

石切丸-三条 石切丸

三条家的三子,伊势神官,因为担心长兄与幼弟的情况而暂时告假赶来华都,最近似乎与某位伯爵家少爷关系亲密……

 

岩融-三条 岩融

出自三条亲王夫人的母族,原本作为三条家未来的家臣而培养,自某个事件发生后,选择留在了失去家族继承权的今剑身边,成为了只属于他一人的守护者,是今剑的骑士。被三日月称为三条家的第五位兄弟。


评论(17)

热度(3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