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抱歉不能再割腿肉了,再割就要死了,虽然我每天都想死起码三次,但歌仙还没极化,我归根结底还是不太想死的……_(:з」∠)_

歌仙极化了我也只能闭一只眼,还有一只眼要等爷爷极化了才能闭Σ(`д′*ノ)ノ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牡丹~ 03

——华都物语~牡丹~——

——其之三——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虽然现在还没写到,不过应该是个有志怪气氛的故事……

※过渡章节,这次没有三歌的互动呢……不过稍微交代了下剧情,所有设定都纯粹只是为剧情服务哈希望大家不要较真,谢谢谢谢!


乙女才在沙发上坐着喝了半杯红茶,那位新晋的侯爵大人就已经施施然地回了屋子。她正惊讶于对方竟会这样轻易放走了意中人,就看见三日月手中拢着原本该是装饰在歌仙披风绳纽上的那朵牡丹花,差点没被一口茶给呛住。

“这是怎么啦?虽说你要赶回学校,也理应有在这边喝一杯茶的时间呀。”

月亮还明知故问地微笑,过来揉揉她的头发在旁边坐定,乙女梗了半晌才顺利咽下茶水,毫不客气地评论:“三日月,你真轻浮!”

于人前展现的轻快神情已经从她年少的面容上褪去,被批评的对象却很是无辜地眨了下眼睛:“我以为这该是你对京极家那位小公子的评价?”

“那可不一样,青江是假轻浮,相比之下你才更令人担心呢。方才我不好意思提及,你若不是真心思慕,最好还是不要对歌仙先生出手哦!”

身为华都社交界中心人物之一的乙女,对于这座新都的上流圈子要比长居樱都的三条家几位公子更为了解,三日月被她这样的态度提起一点兴味,眯了眯映着金月的双眼:“这其中又是什么说法呢?丹屋可是你提议拜访的呀。”

“是哦,希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之前还问起他有没有邀请歌仙参加舞会的乙女鼓了鼓脸颊,“以你以往在樱都时更换恋人的频率,我真怕不出几个月就该来参加你的葬礼了。”

“哈哈,那便是若眠花下了吗?也很有雅趣呢。”三日月不由为这说法笑了起来,听得乙女只想给他一个白眼,饮尽杯中茶水后就搁下茶碟站起身来:“反正三日月就是欺负我年纪小所以不能管你嘛,先说好你如果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我可是会给斋宫夫人写信的哦。”

如今的伊势斋宫和子内亲王是今上与三条亲王的同母妹妹,性情端宁平静,是位高雅美丽的贵妇人,三日月儿时也很受她的照顾,比面对父母还更要亲近许多。此时听乙女提起,他便端正了神情:“那位夫人知晓我的心愿呢……只连你也这么说,莫非我看起来真的很像那种流连风月又不懂责任的男人?”

他这么直白地提问,乙女显得有些为难地歪了歪头:“虽然我不想说三日月的坏话,但关于你的传言可是从你来到华都这天就开始被人乐道了哦——这里的女孩子们倒是完全不在意,但真正关心你的人只会为此伤怀吧?”

这句话意有所指,三日月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多年不见,乙女也变成一位善解人情的淑女了呀,想来藤原陆军卿也会很欣慰了。”

“……我这么说不是让你夸奖我的啦!”

重点完全偏移了好吗?乙女不由跺脚:“我可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话——算了,不和你多聊,我要回学校去了!”

她转身就喊来侍女替她整装,因为经常拜访,又有自家的汽车接送,倒也不用什么安排,就这么气鼓鼓地由樱庭先生陪着出门去了。等司机都带着她开到半路,少女才突然回过味来,发现了一件似乎很不得了的事情——就以两家这样熟悉亲近的关系,她都还没见身份高贵又心性骄傲的月亮有亲自将哪位来客送到门口过呢。

连乙女自己的父亲都还没有这样的待遇。

三日月他、该不会真的很中意歌仙先生吧……这么想的少女十分苦恼地用手撑着脸颊思考。

——姐姐大人们,我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不过当事人倒是不知道她的烦恼,樱庭先生重新回到起居室时,三日月正将那朵牡丹花握在手中把玩,不知在考虑些什么。老管家稍微回想了方才藤原家女公子说起的话题,而后走去他身旁:“乙女小姐出落得这样优越,倒还是一派纯真的性子,可见藤原家近些年来也是安稳的。”

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三日月抬眼一笑:“紫寰殿的那位虽是要锐意革新,毕竟不能太驳了华族世家的面子,我并不担心乙女……那孩子会和我说这些话,正因她的幸福不能接受如我这样混乱的人生。”

他轻轻抚弄于掌心半开的淡红花瓣,想着若是知晓三条家的秘密,不知那个日光常夏般的人又会作何感想。

于是便将花朵交给了管家:“替我养在水盘里吧,自从来到这里,还没有认真欣赏过春日景象呢。那副画可装挂好了吗?”

“枝子已带人上去布置了。”见三日月没有因乙女的话语而有所伤感,樱庭先生也颇感安慰,“今剑少爷先前嘱咐,请您得空过去一次,似乎正有与那位兼定先生相关的事要说。”

“和歌仙有关的事?”自己有了钟情的对象,几个做哥哥的倒比他还在意似的,三日月心情愉快地站起身来,“那么我现在便过去吧。”

他独自去了府邸三楼中心位置的一间卧室,进门时长兄正从可以俯瞰整个前庭的窗棂边回过身来,露出阳光映照下、正待开放的蔷薇花蕾般的明亮笑容。

“你的约会这么早就结束啦?三日月。”

早已对外宣称夭折的三条家长子今剑素发红瞳,肌肤洁白有若新雪,与三日月容貌全不相似,却仍从眉目间流露三条家所独有的明艳之象,仅有一件事会令外人讶异——这位理应在兄弟中最为年长的公子,如今竟还是纤细娇小的孩童姿态,若以外表判断,约略也是总角之年,飞雪流瀑般的长发结起侧鬟,依稀还是尚未元服的发型。

自十岁起便因意外而再也无法长大、始终保持着如此年少的面貌,这才是他无法如常出现在人前的真正原因。

“方才那可不能算是约会哦,今剑兄长。”

然而三日月一如既往地使用幼时惯喊的称呼,今剑脚步轻快地过来,拉他在扶手椅上坐下:“怎么不算约会?我看那位歌仙君临走的时候脸都红了哦!”

“哈哈哈,果然兄长在看着呀?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说吗?”

今剑拿胳膊支在椅子上神秘地招招手,三日月便笑着侧头靠过去听他说话,果然直接就提起了先前在意过的地方:“你不是好奇为什么他会继承丹屋嘛——四年前兼定家平息内斗的那件事,似乎就是由歌仙君全权负责的哦。”

兼定家曾在四年前因家主继任的问题产生纷争,几乎发展成族中内乱,甚至还惊动了今上亲自垂询,而最后的解决方式也很骇人听闻——当时涉嫌其中的家臣共计三十六人,皆于一夕暴亡,所有草灰蛇线埋伏千里的谋夺策略也就此戛然而止。当年朝中多有人推测,如此雷霆之举究竟是兼定家哪位长者所为,言辞之间的惶恐甚多于赞赏,然而这对于降为臣籍的三条家而言却是需要回避的话题,三日月并未想过有一日竟会在如今的情况下再度听闻此事。

四年前歌仙只有二十一岁——那用来描绘世间百景的双手,还有倒映着晴朗天空般展露薄蓝幻彩的碧色眼瞳。

三日月想到对方说起那满架藏书时的模样。

“这样的隐秘之事,今剑兄长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的?”

他唇边仍然流露些许笑意,眼睛里的神情却沉淀下来,显然对此有所在意,今剑脚下转了一圈坐到床边,有些得意地抬了抬头:“毕竟我有特别的情报来源呀!这位歌仙君看起来像是藤花,其实却是不折不扣的牡丹花呢,我还不知道在他身后有无推手,只是能做出那样的决定,可见对方性情激烈,绝非三日月平时所见的温和模样——兼定家内部似乎也有人忌惮,好在这代的家主对他那一支十分信赖,两方僵持几年后才由他继承了华都的丹屋,也算是权衡之策了。”

少年经由唐红花色点染的明瞳情态郑重,深具堂皇的威仪,令人不由叹服于他身为三条家曾经的继承人之身份,只是立刻又绽开笑颜侧过了头,便仍旧是孩子的天真模样:“这可如何是好呀——不过三日月你别担心,就算你出什么意外,我们也都要在这里待好长时间,一定会将你的丧礼办得十分隆重的!”

被长兄这么调侃,三日月直接哈哈哈地笑出了声,完全看不出有在担心自己的性命:“那么今剑兄长想见歌仙一面吗?岩融已经为你备好了舞会的服装了吧?”

“啊,对了,说起这个!”今剑想到什么般地拍了拍手,向自家幼弟竖起手指,“这段时间盯着你的‘那个东西’还没有离开哦,说不定可以籍着舞会的时机揪出它呢!至于我嘛……”他说着跳下床跑去衣橱边,踩着圆凳刷拉刷拉地拿出了几件缀满蕾丝飞边的裙装,眼睛一闪一闪地寻求意见,“你说我那天是穿现在流行的克里诺林,还是穿古典式的懈背裙?”

三日月对着那些颜色娇嫩装饰繁多的布料罕见地沉默了一会——按说岩融应该不会这么搞事,所以这只能是长兄自己的主意:“今剑兄长确定要以女孩子的身份出席我们家在华都的第一场舞会吗?我该怎样向大家介绍你呢?”

“说我是三日月的女儿就好了呗。”今剑神情欢快,像是还嫌事情闹不大似地又多加一句,“正好看看那位歌仙君会不会打你!”

“我拒绝哦,不若说兄长是我们的妹妹好了,因身体柔弱一直深养闺中,这个说法就十分完美。”

“我也拒绝,我明明是你们的哥哥,突然变成妹妹不是很奇怪吗?”

“哈哈哈难道变成弟弟的女儿就不奇怪了嘛?我被打兄长也不心疼?”

说得倒也是,如果三日月哪天真要被人欺负了,今剑估摸着还得是自己第一个冲上去帮忙——毕竟几个兄弟里就他最灵巧迅速,不过有没有人敢欺负这轮月亮都还要两说就是了。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三日月伸出手来,今剑又考虑一会,点点头也将手抬起。

“好,成交?”

“成交!”

兄弟俩像是在进行什么地下交易似地轻轻击掌,又同时笑了起来,声音宛如繁花洒落,便与明媚春景有了相同的色彩。窗外于此时传来振翅声响,今剑立刻跑过去看了,一只羽尖泛着艳紫色泽的乌鸦随即降落在他手上,发出了柔和的鸣叫。

“阿鸦说岩融已经接到石切丸了,明天就能到家啦!”他一边听着一边给三日月分享最新的消息,“不过小狐丸好像赶不及舞会那天回来……嘛没关系,他们俩只要有一个在的话三日月就不会太辛苦了!——阿鸦,去找樱庭先生给你点心吃哦。”

今剑摸摸这位黑衣斥候的羽毛,乌鸦亲昵地轻啄一下他的手指,这才重新展翼离开去寻找点心。

“伊势那边竟会这样快同意石切告假过来的事,想必也麻烦了斋宫夫人许多吧?毕竟他可是不可或缺的神官呢。”

三日月的神情虽还闲适,却已经收起了笑容的明朗辉彩,仿佛也令此间世界一起褪淡晦暗,今剑从窗边回过头:“因为那位夫人更加重视你哦,没关系、没关系……三日月肯定也会找到——就像岩融之于我那样重要的一个人的。”

他重新走回,抬手轻轻揉了揉幼弟的发顶,就像某种安慰那样。

 

=================================================================

 

歌仙收到三条家的舞会邀请是在这天的早间。

并非时下流行的西式请柬,而是选用了上白下赤、应和时节的樱色两重笺,很细致地压出花草纹样;白纸上墨色鲜丽、笔致端美有力,应是那位侯爵大人的亲笔,落款上还印有泥金的二重月纹;另附一枝开得很好的樱花,实在很有平安古朝的绮丽意趣。时间定的是这周周末,歌仙与和泉守的名字都在其中——这下丹屋倒是热闹起来,年轻的那位兼定仗着身高优势偷偷在后面看了一眼,立刻作势要溜,却被早已看穿他动向的下女总管带着人堵在了门口。

原是和泉守不爱参加这样西洋式的社交场合,本家却又很期待他能带一位华都的高门千金回家,文叶对此深以为然,偏偏丹屋收到邀请的机会还不少,一来二去就变成了这位兼定家少爷与丹屋下女总管之间的拉锯战。本来歌仙是站在自家晚辈这边的,只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和泉守都快被自告奋勇前来帮忙的女孩子们簇拥着去试洋服(还完全忽视他要赶着去学校的正当理由),歌仙却依然坐在桌前面对那份邀请信发呆。

——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情书!!二代目你要是喜欢这式样我下次照着给你写一百封啊!!

“之——定——你来管管她们好不好!要翻天了!嗷你们别拉我袖子!!”

和泉守宁死不屈,扒着廊柱向那位反常的长辈求救。歌仙这时才在他形象崩坏的惨叫声中回过神来,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看在门前上演的这场奇怪闹剧。

“……抱歉,我刚刚没有听清,你要说什么?”

绿玉似的眼睛微显困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外面的闹腾,和泉守险些一头栽倒在缘廊上。有性子活泼的年轻下女解释说是要让少爷试穿洋服,好和您一起参加舞会,才引来丹屋主人些许明白了的微笑。

“他不愿意你们就别勉强——和泉守,你也该去学校了吧?”

“我这不准备要走了嘛??那我走了啊!”

和泉守如逢大赫,赶快拔腿跑路,只留下女孩子们惋惜的叹气声。文叶正要再劝,歌仙已经向她摆了摆手:“那样的场合他去了也只会觉得无聊,又何必这么拘束他。”

说着也起身走出房间,将请柬交给了文叶:“不过我会出席的,你代我向三条侯爵回复吧。”

从三条家回来后歌仙就苦恼得很,虽然这封邀请并未有何别样特殊之处,但他还是有些抗拒给三日月回信,好在文叶也没有从他的态度中看出什么,立刻应答下来。

又交代一些今日的事务,歌仙就自己窝进了画室。那副新绘的垂枝樱已经完成,此时画架上还暂且空置着——这两日也实在失却了关注季节景象的心境,只能在速写本上作些随笔转移思绪,心思却又逐渐飘向那轮月影身边了。

对方微凉指尖抚过面颊与双唇时的奇异感受,还有低头注视自己的喜爱的眸光,都在歌仙擅长记忆美丽事物的脑海中停留不去。

如果……那时没有推开他、会发生什么?

啪地一声轻响,握在手中的炭笔因为过于用力而直接断成了两截,正在落下的流畅线条也被突兀中断,歌仙匆忙将意识拉回到画页前,才发现纸上已经显出了映着弦月的眼眸轮廓。

他不由得无语半晌,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拾起落在衣上的那半截放回笔盒——里面已经有了好几段相同遭遇的炭条,场面不得不说十分惨烈,再这么下去,可就连用来画草稿的笔都没有一支了。

歌仙愤愤合上画簿——现在好想生气怎么办?

 

=================================================================

 

炭笔:(泪眼汪汪)歌仙大少爷您就说吧我到底能在您手下活多久QAQ?

 

真是惊讶啊我居然写了为恋情苦恼的歌仙,不过我还是擅长写恋爱而不是相思的,下周咸鱼一下养养脑细胞,然后来写舞会哦呵呵呵呵呵


歌仙:才不是相思!!!谁相思了!!!

婶:别反驳了你这样难道不是教科书式的相思吗??【敲黑板

歌仙:………………(捂脸)

爷爷:哈哈哈,甚好甚好。(喝茶飘花)

 

 

人物原型对照:

和子内亲王——宁宁


【人物设定相关】更新今剑和兼桑:

今剑-三条 今剑/三条 今

三条家的长子,出于某些原因,外貌一直停留在孩童模样,对外已宣布死亡。迁居华都之后,为方便行(搞)动(事),以三条家小女儿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身边常常跟着一只来自鞍马寺的乌鸦,可以在不便出面的情况下与它共享视野。

 

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

就读于华都帝国大学,是歌仙年纪相差不大但辈分相隔三代的同族晚辈,与在丹屋见习的堀川家幼子国广关系很好。向往武士风范,对新兴的各类西洋事物持保留态度,即便在推崇西化的帝国大学中也是极为有名的和风美人。

 

评论(26)

热度(26)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