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双兼定】Startline!

——Startline!——

 

※现paro,(即将进入人生新阶段的)十九岁偶像歌手兼×(无论何时都守望着自家孩子的)二十五岁新锐作家歌,设定啥的还是继续求别较真哈_(:зゝ∠)_

※前篇 夜空洒落星星的金黄  One Step

※标双兼定是因为CP倾向不明显,不过我个人是偏向兼歌!!!

※推荐BGM:动画《偶像活动Stars!》 OP 1-《スタートライン!

※平时几乎不听男声歌的我……算了,我是写文又不是要搞人力翻唱,假装无事发生

※正好今天群里有姑娘生日所以掐着今天写完了……比较仓促,望请海涵……

 

 

向未知的彼方前行之时

会发现你最真的自己

展开深藏内心的宽阔羽翼

前去吧 前去吧 因天空无际

 

Startline!

 

=================================================================

 

歌仙醒来的时候,床头闹钟的时间还差几分到两点。或许是因为心里存着事才睡不好吧,他干脆披衣起身走出房间,才来到起居室,就看见从客卧虚掩房门里透出的灯光。

和泉守在上次的Live之后就从事务所拿到了一段休假的时间,所以这两天都在歌仙家里借宿,可是现在都几点了,这孩子怎么还不睡觉……偶像都是这么不懂得正常作息的吗?

他看着就觉得头疼,过去敲敲门示意自己要进来了,然后就在对方被吓了一跳的“哇之定你居然还没有睡!”的惊讶喊声中推开门:“大半夜的你喊这么响做什么?赶紧给我关了电脑去睡觉。”

“诶——我在准备新歌啦而且off中又不用早起!”

“既然是off更该好好休息,难道等假期结束了你要顶着黑眼圈去见堀川还有事务所的前辈们吗?这是最近的流行?”

“别取笑我啦!因为是之后比赛要用的……”

和泉守扒着电脑做最后挣扎,歌仙不客气地过去一把抢走他的鼠标:“还想不想我明天给你做饭了?”

“想!……但是我睡不着嘛!之定平时遇到瓶颈是怎么做的?”

个子高挑的晚辈抱着膝盖坐在旋转椅上,回头可怜巴巴地眨眼睛,总是很张扬地往旁边翘起的额发拿发卡别着——这还是学的歌仙写书时的习惯——看起来就像一只情绪低落等待安抚的大狗狗,毛都蔫下来了。歌仙看着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也有些可爱,没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和泉守立刻放下腿侧身把人抱住了。

“之定不足……我要充电……”

从胸腹之间传来有些低落的声音,老实说,歌仙还真没有见过他这么为新作品发愁的模样,毕竟这孩子可是从高中时起就能自弹自唱的创作型,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曾遗落了属于他的光芒,现在居然都说起瓶颈了,大概是近期工作太辛苦的缘故吧?

“说得也是……没有进展的时候我也会很苦恼,但就算不睡觉灵感也不会来的。”

其实歌仙因为卡文而心情郁闷的时候就会往家里挂个沙袋揍一顿,揍完了气消了又能心情平静地坐下来继续创作,不过在这时说这样的话未免太煞风景,只好让它从脑内略过。他对着仿佛正在飘浮阴云的黑色头毛看看,很快又微笑了,稍微放柔一点声音提议:“不过我知道了,假期不是还有几天?正好我也交了稿子……明天我们一起想想该给你的新歌写什么好?”

“……之定要给我写歌吗??”

这说法的作用简直立竿见影,和泉守猛地抬起头来看他,眼睛里的些许黯淡如同被信风吹散的冬日那样即刻消失不见,歌仙不由在心中给自己哄孩(lian)子(ren)的技能打了满分,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值得特别骄傲的事就对了:“只要你现在去睡觉的话——午夜十二点之后的灰姑娘。”

“???我才不是灰姑娘!是王子殿下啦,王子殿下!!”

“啊,那就是灰王子了?”

“——才不是好嘛!!”

歌仙从喉间发出一点笑音,和泉守鼓起脸颊看着他,又因为对方温柔的态度而无法反驳,只好又把他抱紧了贴近自己。

“那我今晚想和之定一起睡,这样也可以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爱撒娇了?”歌仙的手指一下一下地顺着那头黑发,倒真让和泉守有种昏昏欲睡的舒适,只是接下来的话又害得他差点心虚地跳起来,“睡觉的话没关系,但其他事情你别想。”

“你把我当什么啦我才没有想其他的事!——绝对没有在想哦!!!”

 

=================================================================

 

第二天歌仙真的拿来了平时惯用的笔记本,跟和泉守一起窝在沙发上和他讨论歌词。那首预定要用于今春选拔赛的新曲还是由事务所下属的著名男团“AWT48”的制作人鸣狐亲自操刀谱的曲子,歌仙听和泉守这么说真是吃惊不小,毕竟那位鸣狐先生好像还从没给其他歌手作曲过的。

戴了一边的耳机听着,旋律还十分明快有力,交给和泉守这样年轻风发的歌手来演绎的确非常适合。

“看来大家对你非常期待呢,难道是因为这个才有压力吗?”

“也不是,只是国广和我说既然有这样的机会,让我试着写一首给自己的歌。”和泉守抱着他很喜欢的那只印着老大一个诚字的浅蓝色大抱枕,说到半途就把脸埋了进去,“……但是我自己的事,实在没什么好写的嘛……”

这可能是因为,他的技能点几乎全部加在给面前这位长辈兼恋人写情歌上面了。

“你不总说自己又帅气实力又强,是最近流行的偶像?怎么会没有东西可以写?”歌仙差点被他孩子气的失落逗笑,像是感到了这点情绪,和泉守色彩明亮的蓝眼睛里拢起一层哀怨的乌云,往这边看看又心虚地别过头去,埋在抱枕里的那个声音都快听不见了:“因为只有遇到之定这件事,才是我人生中最闪耀的事情啊。”

——虽然此刻还如此年轻。

这样的话语说出口,哪怕歌仙曾读懂过多少和歌的缠绵与十四行诗的深情,一时也都觉得那些优美语句仿佛失去了它们原应永恒不变的魅力,显得黯然失色起来。

“你呀……”

他轻轻扯了扯和泉守一直垂落到他手边的长发,让对方看向自己这边:“在舞台上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难道自己反而要为了别人唱歌吗?就算你愿意,我可不想变得和童话里那位想要独占夜莺鸟的中国皇帝一样呀。”

“反正,让我突然写自己的事我就是写不出来啦!”

可是都苦恼成这样了还在努力构思,应该也是很重视作为经纪人的堀川的建议吧?这个孩子的率真与勇气已经足够耀眼,不过歌仙暂时还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对方的。他拿过摊开在和泉守膝上的曲谱,一边听着鲜明节奏的跃动,一边就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落笔了。

——好快!!

歌仙平时除了长篇小说,偶尔也会应邀给杂志写些诗歌之类的,风格一贯地十分隽永,要不是他主动提起,和泉守完全想象不出哪天这位大作家居然要写偶像歌曲,也顾不得和抱枕相亲相爱了,偷偷探身看他写了些什么。

 

梦想并非仅能观赏的存在

而是你愿实现的未来

 

啊,这是……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个人面对着家中那样多亲戚长辈的视线,起身来到自己身边的样子。

他说想要尊重你决定自己人生的权利。

 

怀抱闪耀于心的深爱

注视着前行方向

 

然后和泉守之前才鼓足勇气说出的话,现在正经由那秀美端正的字迹跃然纸上。稍微停顿之后,歌仙以一个几乎不可能在他笔下那十足古风的世界中出现的英文单词作结。

 

Startline!

 

“稍微参考了你作词的风格来写——那场选拔赛很重要吧?既然如此就将舞台当做——”

“之定!就是这个!!”

歌仙还没把自己的想法说完,和泉守已经拿开抱枕从他手中抢过笔本,神情专注地看了那段词句好几秒,随即接着往下写:

 

如果你的步伐停滞不前 陷入了迷茫

那就闭上双眼 侧耳倾听心中潜藏愿望

 

飞扬的笔迹到这里又犹疑了,和泉守忍不住抓抓头发抿唇思考起来,环绕着两人的旋律跃动不断,被挑起的思绪正如他曾无数次想要诉说却又不曾出口的话语那样,亟待化为歌声放飞。

起跑线啊……现在所身处的时间,又如何不是面向崭新的未来——

在他犹豫的当下,歌仙重新拿过笔倾身靠近,就着在他膝头摊开的纸页继续:

 

后悔什么的绝对

不与你明亮面容合应

请以永不消逝的热烈心境

飞跃那晦暗的曾经

 

Startline!

 

哇啊——不行,这样的话,立场就完全反过来了——

那些深藏心底的小心思因为歌仙笔下所透露的光彩而躁动起来,和泉守又赶紧把笔抢到手里,也没时间细想就刷拉刷拉接了几句:

 

那终点一定正在

遥远地方等待

这份珍贵的光芒不会消散 与你紧握双手传达

 

“等一下,这样不就又变成是写给我的了吗?”

“因为喜欢之定的我才是完整的我啊,既然要写我自己的事,当然也还是要写之定!”

“是这样吗?那么,接下来我也要再加一句——”

两人全然不同的字迹在纸间交错,歌仙写下了新的话语:

 

正因如今的你闪现璀璨光芒 许愿成为第一的星辰

怀抱绝不低头骄傲的志愿 迈步向崭新旅程

 

最后一个笔画落定之后,和泉守就紧紧地拥抱了他。

“之定——我会做到的!!”

在那之中的既不是仅仅出自年长的期望,也并非独有恋心的温柔,而是两者一起——歌仙究竟在以何种目光注视自己努力前往的轨迹,和泉守终于有了清晰的答案。

“这样就不苦恼了吧?没想到我竟然还会有替你写歌词的一天呢。”

就像要将那激越的心情尽数接纳一般,歌仙也伸手环住和泉守的肩膀,于是对方就侧头向他展露了笑容。

“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但只有在写情歌这件事上完全不想输给之定!!”

“……什么呀难道你的重点就是这个吗??一点感谢之情都没有!”

“谁说没有的,我可以,吻你吗?”

 

而后音符之中的世界暂时抛下言语。

 

=================================================================

 

现在仍然有着尚未向你传达的憧憬

一定能于某个明日交付 我如此坚信

 

 

=================================================================

 

 

很少的后记:

 

时间不够,越写越短了,默默哭泣……

 

不要问我鸣狐为啥能写出节奏这么明快的曲子,我神马也不知道(捂脸)

 

顺便占地问一句如果给兼桑设定生日的话有哪一天比较好么,歌仙倒是可以直接沿用0306这个日子啦……

认真考虑着这个系列到底要写到第几篇我才能不心虚地把标题的双兼定改成兼歌……


评论(15)

热度(2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