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牡丹~ 02

——华都物语~牡丹~——

——其之二——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虽然现在还没写到,不过应该是个有志怪气氛的故事……

※这篇……好像看的人还蛮多的…………?讲真真的都是私心偏向严重的私设……希望大家海涵………………

※目前进展:
爷爷:满怀爱意接近中~(づ ̄3 ̄)づ╭
歌仙:………………你走!!(╯‵□′)╯︵┻━┻


歌仙带着那幅装裱完成的月夜樱雪,在五天后拜访了三条家位于华都近郊的宅邸。

古典主义式的洁白建筑临湖秀雅地坐落,薰风吹拂之时,染井吉野樱的花瓣就会随之飘散在温暖的空气里。迎接他的是原本在三条亲王身边侍奉的管家樱庭先生,态度和蔼谦逊,没有一丝曾于内里侍奉的骄矜:“竟要兼定先生亲来一次,实在抱歉,还望您能原谅三日月少爷的任性。”

“请不用在意,侯爵大人是丹屋的主顾,理应是我前来拜访的。”

只听说话的方式就可看出这位管家在三条家的地位,歌仙也回答得很客气,不想对方听着却稍微苦笑起来:“您来此拜访,原不该以面对寻常商人的方式接待,是我们失礼在先了。”

那是蕴藏着弦外之音的话语。这位管家似乎对自己的情况有些了解,歌仙在心中记下一笔,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地谦让:“我如今说是商人也没错,即便以往不是的时候,也并非什么值得特意提及的人物,您不用这样在意。”

已经很有些年纪了的管家自夹鼻眼镜后向他投以些微探究的目光,但很快便重又露出微笑:“的确如您所说,反倒是我过于计较了——请往这边走,少爷正在楼上休息,若是见到您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现下也才刚过十点而已,怎么在这个时间……歌仙不由顿住步伐:“三日月大人他……?”

见他有关切之意,樱庭先生的脸上也浮现担忧神情:“想必您也有所了解吧,三日月少爷一向有些体弱,亲王与夫人都是十分康健的,不知为何却……以往今剑少爷也是同样的病症,就不知如今西洋传来的医术能否起些作用了。”

毕竟是三条家的老仆了,这样说着不免恻然,歌仙也一时沉默——三条亲王的长子今剑在十岁上便因病早夭了,据说是位容貌丰采都很明艳的美少年,若能长成,如今也该是极为优越的人物。三条家长子夭折,次子常年在外、三子则供职于伊势神宫,当时今上直接越过亲王本人而将爵位封赐给身为幼子的三日月,都说是出于宠爱的心情,只怕也是因为寻不到更好的人选吧。

虽然是只爱游戏人间的月亮,可上天造就了如此辉明昳丽的人物,却竟要让他过早体认病痛之苦,到底还是令人悲伤的。歌仙不愿多想那其中的可能:“三日月大人迁居华都养病,今上也是亲自过问的吧?几位美利坚的医生也素有声名,或许正是转机所在也说不定。”

“已经与那几位医生有所联系,希望此番能承您吉言。”管家的态度越发温和,甚至是有些欣慰的,“三日月少爷实在生得太过出色了,自小到大都未曾有过不被允许之事,因此行事率性了些,若有不当之举,还请您多多担待。”

……然而他的不当之举我简直都快数不过来了好么。

对方如此坦诚殷切,歌仙当然不可能这样说,只还是有些无语——我家孩子也很率性,但可没有你家这位这样难搞,更何况他年纪比我还大,到底有什么是需要我担待的……

“您太过客气了。”

姑且这样回答——到现在也算是对三条家的行事做派有所了解,只怕这家人从上到下都是这个风格,也罢,毕竟是皇族血脉出身,还是别对此过多在意为好。

结束这个话题,管家将他引至二楼的主卧室。这座府邸的设计模仿了法兰西王室离宫的样式,外观端庄秀丽,深谙对称的美学,临依湖畔绿茵的景象纯洁无瑕,内部装饰也采用了时下流行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在西洋国家也是很受欢迎且绝不畏惧过时的选择。优雅的白色间点缀浅金,镶花雕刻精致而不繁复,体现着明亮轻快的华美,然而当樱庭先生打开卧室房门,展于眼前的则是更为绚烂的风情。

挑高的壁板间婉妍攀升着浅色花藤,如同向往阳光的真实花朵那样欢悦伸展,直挨到天花板上绘就的、正有安琪儿在云絮中好奇探看的柔晴天空。法兰西式名目繁多而各司其职的细工家具,无一不呈现着舒适的奢华,又因其调和的淡雅色彩,不至于使人的目光在这之中缭乱。

春日的明光从垂着薄薄纱幔的窗边温柔透落,三日月就坐在窗棂下安置的长榻间,拨弄着一架小巧的地球仪,听到声音才侧过头来,如常展露了笑颜。

于是,他在繁花意象间独自端坐的孤寂,就此消弭于无形。

“是歌仙呀,麻烦你亲自来一趟了。”

三日月只穿了一件浓绀的小袖,外面随意披罩着海茶羽织,衣摆织绣的海浦纹样光彩微盈,依旧是日出之国古雅明净的风貌。经由淡薄光线轻拂而过的面容与搁置在世界版图上的手指,就连细微之处都呈现着无可指摘的轮廓。歌仙对于他端艳光华的容貌,原本也可称得上熟悉了,然而此刻所见对方的姿态,甚至远远压倒了室内经由悉心布置所营造出的绚美风采。

倘若令如今正追求着遥远东方之美却又无法放下傲慢心境的西洋国度目睹,亦会甘愿地将此奉为缪斯遗落的光芒吧——若要在后日追溯慕情,或许便是此刻。

“这样发着呆,是怎么了呢?”

仍然为那辉色迷惑之时,房间中就只余下他和三日月了。对方起身走近,伸手抚上他的面颊,指尖那一点与温暖时节不符的凉意,终于令歌仙惊醒般地回过神来,侧身躲开了那样亲近的接触。

三日月的手指上便只留下柔软发丝轻掠而过的微痒,如同散落之时的花瓣,牵惹观者的留恋却不自知。

“只是在想……我的画与这间卧室似乎并不相称。”

对方的视线于是落在他手中包装得十分仔细的小幅油画上,微笑着伸手接去了:“不用管它,既然是歌仙赠我的,那只要和我相称就可以了呀。”

……似乎很有道理,可是这样自夸的话,亏你能说出口!

歌仙简直生出了某种不知所云的郁闷,觉得刚才还被三日月的美貌感动得几乎想请他来当模特的自己,审美一定是有哪里坏掉了。

“况且歌仙竟主动提出要将这幅画送给我呢,我觉得很高兴。”

“既然您早已有所决定,就算我不愿意,您也会坚持到要我让步为止吧,我并不想徒添烦恼。”

虽然收到这样毫无情谊可言的回答,三日月唇边的笑意却并未褪色。他将画作摆在写字台上解开包装,考究而简洁的雕刻画框围饰着金色月轮与洁白樱雪,具有浪漫动态的笔法传达着薰风难以捕捉的行进轨道,展露了只在追寻世间色彩的眼睛中才能看到的奇景。但即便是歌仙本人,也不认为自己所绘的明月就比对方双瞳的明月更为美丽,那是因为对方颦笑间的辉彩更胜于月宫冰冷的庄美。

只是没想到三日月的卧室采取了这样的铺陈——但不知道也好……如果早先了解的话,那组华托的风景画大约是会留不住的。

“歌仙觉得很惊讶吗?这样属于上一世纪的装饰风格,在西洋也不多见了吧。”

三日月轻轻抚弄着写字台上镶嵌着螺钿花纹的繁丽图形,语声中似乎有些奇异的微讽,不过这并非歌仙需要考量的范畴,因此只是纯粹回应了对方的话题:“被批评为是拥有一切却唯独缺乏真理的艺术而受到摒弃,可对于艺术本身而言,赞美与批判都毫无意义,它只是于此存在而已。”

不被任何思想所左右的答案。

“歌仙是个温柔的人呢。”三日月似乎想摸摸他的头发,抬起手却又不动声色地收回,“但这种腐朽的美丽,和我的身份倒是很般配。”

……什么?

“毕竟我可是属于旧时代的身份呀……或许哪一天就会被这个不断前进着的世界抛弃也说不定呢?”

映照着永不沉落的金色弦月的眼瞳、如同唱颂烂漫春日的诗歌般的嗓音——来自世间最美的樱花旧都,曾经照耀着九重宫阙的光华公子。

这样一个人,此刻却说着寓意不祥的晦暗话语。

“您突然——在说些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歌仙的语声里逐渐有了一点激越的情绪起伏。他走上前去,抬头直视三日月的眼睛:“您作这样的发言,难道是想将牵挂您的那些人们的感情弃于不顾吗?”

如今虽已不是神明注视着的年代,但明月却拥有世间给予的珍爱追慕……究竟是因为不曾缺少才不会惜取,还是根本就对此不屑一瞥,所以能轻易说出这样惹人心痛的语句?

在微淡光线中透出些许薄蓝的翠色眼瞳,仿佛也展露了他隐藏在端持态度之下的真正情感,为稍显薄怒的眉眼增添几分飞扬的明艳。三日月也垂眸看着他,在心中暗自描摹对方此刻的面影,随即重又微笑了起来。

“那么歌仙也会牵挂我吗?如果是你的话,我也会想在这个地方多存在些时间的。”

弦月眸子里的笑意像是流星群落般闪耀。现在的距离,似乎有些太过接近了……

察觉到这一点,歌仙的双颊便染上了樱瓣那样的淡红,他立刻偏开视线,因此没有注意到——三日月眼中的光彩也随着他的目光离去而消减。虽然有些不忿于那种轻率的提问,但怎样也无法对面前这个人说出违心的谎言,少许沉默后,歌仙才勉强维持着平静声线开口:“我并不讨厌您。”

这是当然的,若是厌恶的话只怕根本进不了丹屋的大门,何况三日月也从不考虑自己会被讨厌的可能性。

“这不能算作回答哦,歌仙。”

白玉般的双手再度抚上面庞,像是不会留下更多温度的指尖,不知为何却令歌仙感到了热意,他想要说些什么反驳,朝露般微凉的碰触已经来到唇边。三日月用手指轻轻摩挲他的嘴唇,含着微笑的神情如同正在落下亲吻。

就像要揭证什么一般,毫不遮掩爱怜情绪的举止。

“……、……??”

被这样注视着,歌仙脑中霎时空茫一片,犹如纯白泼洒册页,将所有色彩痕迹尽数遮盖,唯独留下了遥悬天幕的金色月影。

——但是,不行……

在无法运转的思维深处有什么正在挣动着,三日月却微微低下头来——

“请、等一下!!”

到底还是本能的矜持抢回优势,歌仙一把推开那张过分接近的脸,转身逃离月亮身边,就差没有直接夺门而出。他这么背对着三日月混乱了好几秒,才在后者忍俊不住发出的轻笑声中回过头来。

“三日月大人!您难道——对任何人都是、这么——!!”

都是这么轻浮的吗???

羞恼的红云一路从脸颊蔓延到了耳根,衬得那双翠玉似的眼睛沁了水色般明润,落在故意为之的三日月眼中简直可爱得过分。

“哈哈哈,真是抱歉啦……不过,我方才所说的确是心中所想,希望也能传达给你。”

月亮笑得开怀,又很快端正了脸色转回话题,相比歌仙的慌乱而言可称得上是游刃有余,哪里有一点身体不适的样子,叫人看着就觉得气闷。若非他委实生得好看,照歌仙的脾气只怕是要上拳揍脸的,现在却只剩下无措了,正不知该怎样应对呢,外面便有人敲响门扉。

“打扰了,三日月少爷、兼定先生。”

走进来的是一位侍女,仿佛完全看不到房间中那奇怪氛围似地,笑着向两人屈膝行礼,又向三日月请示,“藤原家的乙女小姐来访,您看是在哪边接待为好呢?”

她仪态优雅又言辞婉丽,不像是华都那些新贵家中聘请的普通女孩,反而有樱都御所内上葛女官的庄重之风,三日月闻言便向她眨了眨眼:“是枝子呀,茶点就安排在起居室吧,乙女小姐今日不会久坐的。”

“既然您有客人,我就——”

正好是可供告辞的理由,只歌仙才说了半句,名叫枝子的侍女已转向他,笑着又行了一礼:“还请兼定先生务必留步,乙女小姐听说您来拜访,也很想见您一面呢。”

——很好,果然三条家就是这个风格,到底还能不能听人说话了。

不过这位小姐歌仙也是认识的,她是藤原陆军卿的三女公子,次姐时绘两年前嫁给了京极伯爵的长子明行,而京极家的养子青江又恰是歌仙好友,他在华都定居后才发现这位乙女小姐是丹屋的常客,一来二去倒也算相熟。

此刻在三条家遇见了,匆忙离开的确不妥,歌仙稍有一点犹豫,就被三日月握了手腕:“既是乙女想见你,我可不敢不从,那孩子要是看你不在,只怕会以为是我惹你生气了。”

歌仙默然看了笑颜绮丽的月亮一眼:呵呵……实不相瞒,我正在生气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躲开他的手,三日月看起来很高兴的模样,又侧头嘱咐枝子:“记得把我的画……”

“是,已经替您吩咐下去了,稍后便派人来装挂,请两位安心。”

自己的作品就这么成了别人家中的装饰物……歌仙心中的一点不舍还没来得及散去,三日月就牵着他向外面走。

“……?您要这么去见藤原小姐么?请放手。”

让人看见了成何体统。歌仙不由皱眉,略用了些力气想挣开,手腕却反而被握紧了,三日月依旧微笑着看他:“在我家中不用担心的,歌仙。”

——他真的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吗!!……诶?我们之间……的确也没有什么……

对方望来的眼神中又会有几分真意呢?只怕连一分都过多了吧。

对于这位,身边绝不会缺少爱慕者的贵公子而言……

歌仙突然懊恼起来,只是没有精力细想,因为对方手指的凉意在腕间停留不去,仿佛就此将他牵绊住了。

等到了楼下,一位用蕾丝缎带编着长发、身穿薄红樱纹振袖和雪色袴裙的少女已经立在玄关处,由小女佣帮忙解开披肩——藤原乙女抬头就看见两名青年并肩出现在楼梯上,真如春夏侬华落进视野,桦樱藤簇、不一而足,害得她差点睁不开眼睛。

“怎么会这个时候来呢?今天女校不用上课吗?”

三日月显然和她关系亲近,与其说是面对一位名媛,还不如说是在看待年纪相差很多的妹妹,乙女听着就露出明丽的笑容来:“听说大家的月亮又病倒啦,我特意请半天假来看你!只是三日月看起来也不像在生病的样子呢!”

话毕又与歌仙见礼:“好久不见了,歌仙先生,还没谢过您上次帮我带的地图册子,等学校放了假我再来丹屋!”

这位华族千金容貌秀美,性情活泼,行止间自有一股青春的烂漫,实在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歌仙也暂时放下心中那些烦乱的思绪,笑着和她说话:“请不要在意,若有新的画册,我会替您留意的。”

“那就多谢您啦!——对了,三日月!”像是想到什么,乙女拉拉月亮的羽织衣摆,“你们家下周的舞会邀请歌仙先生了吗?邀请了吧?一定邀请了吧!”

什么舞会……歌仙不由疑惑地往身边望一眼,可能是少女的期待神情太过热烈,三日月立刻就被逗笑了,抬起衣袖掩了唇回答:“原本也该发请帖了,因为我这几天病着才有所耽搁,可是不会漏下歌仙的。”说着将深蓝眼瞳中的视线转来,“歌仙会愿意来吗?”

——不愿意……!!!………………这种话,说不出口啊……

不想再与那双映着惑人月色的眼眸对视,歌仙在心中叹气,稍微垂下眼睫:“如果,有幸得您邀请的话。”

自三日月抵达华都,又证实了他两位兄长也会一起来此暂住的消息后,各类宴会的邀请函就雪片似地往侯爵邸飞,全部被他以身体不适诸事未备的理由推拒了。如今春光恰好,也理应到了三条家的几位公子在华都社交界登场的时间,歌仙对此倒不感觉例外,反而是三日月这样的反应,莫非这几日真的是身体有恙……自己大概错怪他了?

正这么想着,又听见少女提及了自己的名字:“……兼定家的歌仙先生、左文字家的宗三先生、虎彻家的蜂须贺先生,还有京极家的青江——并称为我们华都的花鸟风月四公子哦!三日月你要是能一口气请来这四位到场……啊,最好再加上我家的昼华姐姐,保证你们三条家日后的舞会次次都高朋满座!”

“啊呀,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吗?我此前并未听说过呢。”

“………………”

三日月听得饶有兴致,而歌仙只想扶额,这种华都名媛圈子里私下流传的称呼被他这个当事人听见,总觉得、有些……听不下去。他赶快抓住这个空隙向三日月告辞,乙女却很惊讶:“是我突然来访的不对,你们有事的话不用顾虑我,稍后我就要赶回学校的!”

“我原本也只是送画过来……”

“诶???歌仙先生送画给三日月?您自己的画吗??”

真是不如不解释。乙女将歌仙的无言以对视作默认,其实也并没有理解错,立刻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三日月:“你居然让歌仙先生送画给你!青江告诉我说歌仙先生从不给外人作画的——我要找他理论去!”

万年坑友人的青江终于被歌仙不知不觉反坑了一把,也不知这是好是坏,总之歌仙暂时没眼看现在的场景:“两位慢聊……下午有位英吉利的客人要来,我必须赶回丹屋了。”

“稍等,歌仙,我让司机送你吧。樱庭先生!”

看得出他有多不自在,三日月重新牵住他的手,又喊来管家。就在不远处的起居室内亲自摆好了茶具、目光慈祥地全程围观三人对话的樱庭先生便应答而去。乙女飞快地往两位青年握着的手掌看了一眼,突然间心领神会,面上却没有表露,只朝三日月摆摆手:“行啦今天不问你这么多,那我先去坐一会喝口茶哦。歌仙先生,下周再见!”

——不对,按正常情况来说,难道不该是自己告辞、此地的主人陪着这位小姐去喝茶聊天么,为什么现在完全反过来了?

“我可以……自己……”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呀,那么,我送歌仙到大门那边吧。”

“都说我可以——”

“如今正是樱落如雨的时节呢……歌仙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么?”

“……却之不恭,烦请您带路了。”

在三条家根本就没有能用常理衡量的事情,歌仙终于彻底明白这一点并且放弃了挣扎。

 

=================================================================

 

后记郑重申明我没给今剑小天使发便当(我怎么会舍得给小天使发便当!!),不过涉及剧透暂时不说……进度顺利的话小天使下章就会出场啦~

 

爷爷的侯爵邸原型是凡尔赛小特里亚农宫,没有啥原因就是因为喜欢!哦呵呵呵。

顺便我也实在太低估这两人的相性了,尤其还写的是画家歌仙……本来想写爷爷追歌仙的,然而试问一位艺术家肿莫可能对爷爷这样的美人无动于衷呢!!!根本不可能吧!!

于是决定赶快让他们谈恋爱!

 

【乙女婶婶:按头小分队,出动!!

 

 

人物原型对照:

藤原乙女——浅井江(同时在这篇文里对应着类似婶婶的位置)

藤原时绘——浅井初

藤原昼华——浅井茶茶

京极明行——京极高次

 

没有人物原型作参考的其他NPC角色,一律用植物相关起名或者不提及名字,这样看起来就一目了然啦~

以及歌仙的父母是以细川忠兴夫妇为原型的哈哈哈…………我很怀疑爷爷究竟能不能撑过那位泰山大人的愤怒→_→




评论(18)

热度(29)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