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歌仙/审神者】从与你相遇的那天开始

——从与你相遇的那天开始——


※~若紫本丸记事簿~

※据说明天是歌仙日!去年错过了,于是今天速成了一篇平时没机会写的歌仙和婶婶的小故事。

※很多设定都是现编的大家别在意_(:зゝ∠)_

※保险起见说一句婶婶是女孩子但不是乙女向(虽然我觉得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家本丸是啥cp了…………

 

 

发现歪曲点出现的是正在值班的一位实习生。

“前辈,快起来!在京都新区发现溯行军的踪迹!”

“——这么突然???你肯定看错了!”

“别抱怨,确认行进范围,让京都驻队准备,监控调出来了吗?”

“今年的第一宗案例就被我们遇上了啊……”

此时正是深夜时分,原本安静的室内因此变故而立刻忙碌起来,很快,一组画面就显现在巨大的光幕之上:京都新区,与保留古老风貌的中心区域相反、已经高度科技化的都市群落,正寂静燃烧着出自时光涡流的红色火焰。

“短、胁各二把——全部都是甲等!”

“啧……通知各审神者,禁止出入该区域,驻队出动。行进范围内有关联者吗?”

“没有发现灵力波动……等等,一百米内有审神者的移动记录!——仅有一人,没有刀剑跟随!”

话音落下,已有一块画面切换至所指示的方向,那是一位身着深蓝振袖与白色洋装裙、头戴白纱宽檐帽的年轻女性,似乎已经发现了溯行军的存在,正提起裙摆向前跑去,然而这样的举动却令值班中的监察员们头疼不已。

“这个方向是死路!她为什么不开紧急系统?!”

“紧急系统可以手动或语音操作——第12308号本丸,审神者羽宫紫子是失语症患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手动操作是来不及的,提问的人不由抓狂:“失语症怎么还能当审神者?!”

“前、前辈!溯行军好像发现她了……!!”

“驻队还没到场??”

“不是——部长亲自下达的命令,驻队行动暂停——啊!”

声音戛然中止,实时监控的画面中,女生与溯行军正面相逢了。她张开右手,屏幕上方记录灵力反应的图表立刻数值攀升,口衔短刀的两只骨兽首先窜出,在她面前不过一臂的距离中与无形屏障蓦然相撞,激起一片星火。审神者没有停留,转身向前跑去——可是那里仅有一座向外增筑的观景平台,画面之中,已经能看到铁艺栏杆的形状。

“那下面是新建的樱滨公园吧?现在去援救的话还赶得上呀!”

“部长的命令谁改得了?锁定她的行动,把我们的本职做好再说。”

讨论间女生已经来到了平台边缘,骨兽们紧逼而上,在标志着时间暂停的深灰色之中留下歪曲轨迹,目睹这一幕的监察员们不由屏息。审神者身处其间,却只是调整站姿,随后轻轻击了下掌——

她展开的双手间闪现出如同海浦花纹般的淡紫纹样,一把深色打刀的形状显露其中,纤细手指握住刀柄,随着向栏杆之外后仰的身影将之出鞘——她过于大胆的举动引来屏幕前的一声惊喊,可呼应那个动作出现的不是锋芒光彩,而是陡然轰发的花时岚。在连风声都凝驻的死寂虚空中,无数薄红樱瓣伴随流光旋飞而起,女生向下坠落时扬起的衣袖间,光彩明灭的牡丹梅花也几欲纷飞。

就在这短促的几秒内,真的有花影色彩于焉展现。

那是如今还尚未到来的日光常夏之中,摇曳垂落的紫藤花穗。

灵力激发的绚丽幻象最终在地面堆叠落定,这里是“樱滨”。像是为了向有序交替的自然发出挑战那样,经由人工培植的早发花朵在此不分昼夜地开放着,此刻却也一同冻结在了暂停的时间里。在这个不知道孰为真实孰为虚假的地方,原本不断向下追逐的画面终于重新缓慢静止。

在那里多出了一名青年的身影,静立的姿态端整而丰朗,紫色花云般渐染的柔软卷发下,是如同湖水般变幻于蓝绿色彩间的沉静双瞳——那是刀剑男士中的一位。或许是对时之政府将他的主人置于险境而不顾的做法有所不满,他抬睫向监控镜头所在的方向瞥了眼,瞳眸之中有着寒芒般奇异的明亮……但很快就收回视线,抬起右手接住了飘落而下的白纱礼帽,而审神者就坐在他的左侧臂弯之间,以展开的桧扇遮住容貌。

“啊……那是歌仙兼定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实习生的轻声感叹才刚刚出口,画面中就传来了青年的嗓音。

“正因知晓凋零时节,樱花才会显得美丽,这样不知疲倦地盛开,似乎欠缺了几分意趣呢。”

如同暖薰信风那样,他的声音仿佛可以催生一个崭新的春天——即便前一刻那双眼睛里还透露着无机质般冰冷的神情。在坠火般疾追而来的溯行军面前,青年甚至展露了些许微笑。他的面容具有某种古风式的沉美与持重,弯起的唇角边却流露了花海般明妍的暖意。不知审神者是用何种方法达成交流,歌仙兼定的目光笔直地迎向溯行军窥探般深藏着黑暗颜色的视线,却又向审神者的方向侧了侧头。

“但是,您看起来正在害怕。”然后他将礼帽递到女生手边,像是安抚般温柔的语气,“请戴上吧,您该不会想要在这里僵持的。”

说着微微矮身,审神者于是离开青年的怀抱在地面站定,接过帽子压于发上,随即啪地收起桧扇。她的面影安然隐藏在帽檐垂落的白纱之后,灵力轨迹却随着那一声轻响急剧变化,仿佛屏障撤下,等待时机的骨兽们发出尖锐声响,烧灼的炎火拉出几道鲜红残影,立时向两人张扑而去!

“只有他一个人也太……!!”

打断室内焦急呼声的是于视野中倏而闪现的薄光——如同璀璨天河间诞降了辉明流星,一刃寒银色彩劈开沉浓灰暗,分毫不让地迎上在空中虚妄燃烧的火焰。

“吾乃之定所铸一柄,歌仙兼定——”

正宛如对应着五七五七七的和歌韵律那样,他的举止仿佛也应和着某种特殊的规则。最初一击就精准地斩进衔咬刀柄的锐齿之中,迸发的力量甚至直接割裂了那把短刀,锋刃随而翻转削断细长脊柱,森白骨骼即刻化为丧樱花瓣分崩跌落。青年脚下踏着有若四季嬗递般追续有致的步伐,第二击格开横来的另一把短刀,紧接着就与生有双刃的敌胁交锋,同时抽出刀鞘反手格挡第三只骨兽的攻击。那段银河星屑被昆虫足节般弯下的胁差狠狠卡住,歌仙端沉的眉目间因而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戾气,令人于此突然惊觉——在这位刀剑男士磊落明净的姿态之下,是有若怪谈般斩却三十六人头颅的血腥逸话。

旁观者心念闪逝的瞬息间,歌仙已经做出反应,就着那只敌胁的动作猛地向上抬起刀鞘折回手腕,其中力道之大,竟令那只骨兽与其上束缚的人形一起、被整个带得往旁边倾了过去,与自己的同伴撞在一处。青年随即旋身退回审神者身侧,将好为她拦下重又迎面袭来的短刀,用相同的方法割断了那段骨骼。被挟起的灵力轨迹所拂动的蜷曲鬓发恍若花影,黑色披风之下春彩流溢,于是那身姿便有了古老时代中披衣拜舞般的端庄与从容。

而溯行军破坏后所幻化而成的薄墨花瓣,正如同为他加冠般徐徐飘落。

这接连展现的变化也不过是发生在数分钟内的事情而已,屏幕前目不转睛关注着战况的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暂时松了口气。

“简直像是在跳舞那样……真是让人白担心一场,有这么厉害的初始刀,一开始带在身边不就好了。”

不知是谁这么提了一句之后,气氛立刻变得轻快起来。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歌仙兼定的出战呢,要不是他上去就先砍了那个短刀的头,我还以为自己在看演出!啊,这么一比较樱滨的花简直不够看啊……不过刚才他看过来的那个眼神有够可怕的。”

“毕竟是细川家出来的刀嘛,可是这锅我们不背。”

“你们刚看到了吗?他那么轻巧就把那只胁差带翻了啊?这是歌仙兼定?——不对这还是二花的打刀??”

“写作文系读作物理,没有问题啊。”

“可是本体刀明明看着挺娇小的……”

“哇,这个语气,你对歌仙有非分之想哦?而且还是在别人家的歌仙面前耶!”

“不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

“别聊起来了啊!这里还有两个溯行军没解决呀!”

像是要重新考量对方的能力那样,剩下的两只骨兽在原地逡巡犹疑,但画面旁不断更新数据的图表却提醒着旁观者们并非如此,因为灵力数值正维持在今夜测量到的最高点上——溯行军是为那激荡的灵气所震慑。

“怎么办?该不会是想把这两只丢给我们处理吧……”

“不是我下的指令,别看我。”

思及画面里那位歌仙兼定先前投来的目光,大家不由都默默捂了捂脖子。被守护着的审神者却有了动作,只见她也转向监控镜头所在的位置,调出手机的全息光幕放到最大,在上面打了一行字:

【怎么样,我家的歌仙很厉害吧?】

对于审神者的举止,歌仙只是垂眸看了看她,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轻笑。

几秒后女生又打出新的内容:

【针对我家的能力测评应该有结果了,剩下的敌刀还要烦请各位处理。我们就先失陪了,晚安。】

明明是非常礼貌的语句,室内却立刻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别啊!!!”

“你们打都打了就一起解决好不好!”

“他他他们直接开了通道走了??既然能做到那一开始就这么做嘛!!”

“那个能力测评怎么回事我怎么都没听说过!”

“……你们干嘛都看我?别看我,去找部长!”

 

=================================================================

 

【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路让我觉得很可怕。】

从现世以灵力开辟的临时通道返回本丸,必须经过一段鸟居林立的葱郁山路。这里的时间也正是深夜,随着她的抵达,石灯笼接连亮起了火光,于是在鸟居朱红色的间隔中,就能够隐约窥见时光洪流的纷扰动向。

仿佛是在向身为人类的自己宣召着、绝不会因任何事物而停下的时间的威仪那般。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您也说了相同的话——就像那时一样,我牵着您的手上去吧?”

站在紫子身边,歌仙低头向她微笑着,所以女生摘下遮挡面容的礼帽,也向自己的初始刀露出了笑颜。

【好呀——今天麻烦歌仙啦,没有受伤吧。】

“我并没有什么事,只是请您以后别再做那样危险的举动了,如果没有接住您该怎么办?”

【因为我相信歌仙一定会接住我的呀。】

她握住了青年伸来的手掌,就像初次走进这个时空之间的特别场所那样,由对方引领着踏上石阶。

【不过,我觉得现在一定没有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那样害怕了——在这条路的上面,有我喜欢的大家在呢。】

审神者所期待的真正的春日也将要来临了。

在那个,从与一个人相遇的时候开始、由此展开的微小世界之中。

 

 

=================================================================

 

一句话后记:

 

歌仙有这么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好!!!!!

虽然我写不出来啦!!!

 

【捂脸逃走


评论(4)

热度(14)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