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抱歉不能再割腿肉了,再割就要死了,虽然我每天都想死起码三次,但歌仙还没极化,我归根结底还是不太想死的……_(:з」∠)_

歌仙极化了我也只能闭一只眼,还有一只眼要等爷爷极化了才能闭Σ(`д′*ノ)ノ

【刀剑乱舞·歌仙/三日月】花散里

——花散里——

 

※~时风草子~

※本来是说音乐剧有歌仙就发文庆祝,不过完全奶错了,但是舞台剧也很好!所以这是还愿文,希望舞台剧会有歌仙和爷爷的对手戏啦~

※不提考据……应该也没人指望我会考据吧_(:зゝ∠)_

※有历史人物相关的地方,一律以《~江~公主们的战国》为形象参考

※虽然我是吃三歌啦,不过这篇没有恋爱要素所以标题上两人的名字分开标注

※私设满天乱飞,请不要在意……

 

侍女通报说细川家夫人来访的时候,如今正在这边暂住的三日月恰好不在,江考虑片刻,还是没有派人去找他。等迎来了已改称为伽罗奢的玉子夫人时,她才向随同而来的年少的付丧神提议:“不知三日月大人到哪里去了,之定要去见他吗?”

“诶?”端端正正坐在女主人身边的少年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随即,他明丽的翡翠眼瞳中亮起了辰星,“三日月大人他……?”

江笑着向他点头:“嗯,最近住在这边哦——伽罗奢夫人,可以吗?看到之定的话,三日月大人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我、想去……”

被关系亲近的年轻女孩和自家孩子同时期待地看着,总是神情宁定的玉子也微笑起来:“您有心了,江夫人。”然后才抬手让少年坐近一些,仔细替他理了理垂落的额发,“那么就去吧,不过,也别太打扰三日月大人了,可以吗?”

“是,我明白的,多谢您。”

之定向她展露笑容,少年明光般的神情仿佛能将缠绕于平静生活之中的阴霾驱散。细川家的之定似乎相当仰慕三日月,江早先就发现了这件事,而少年那宛如人类孩子般努力保持沉稳、却仍然压抑不住雀跃神情的模样,也立刻就引来侍女们不约而同的善意轻笑。之定却顾不得这些,得到江与玉子的首肯后,他步伐轻快地踏下阶梯,衣袂随同薰风扬起,令那正在抽长的身形仿若展翼的绢蝶般,很快就在辉耀的夏日之中闪身不见。 

================================================================= 

从无人的缘廊上经过时,他发现了被花树所掩映的月亮。

对方俊丽的侧影正立于丛丛盛开着洁白花朵的枝叶旁,如同被错过季节的薄雪簇拥。青年只轻简地穿着惯常的绀色狩衣,长袖金穗之下流落浓丽的衣香,仿佛正在指引前往对方身旁的轨迹。之定不由得放轻了呼吸,刚想迈出脚步的时候,似乎在凝神沉思的青年已经抬起手来,压低了一枝丰美的花橘。

就像是要将自己奉献到明月身前那样,花枝发出顺从的轻响折落,但将之留在指间的青年却不似有折花闲情,那忽而显得凛冽起来的身姿,如同正手持本刃,即将断却世间漩涡。

——但映入眼中的却仅是挥下花枝的瞬间,一闪而逝的锐利灵气立刻振落簇簇花雪,只在那短暂的时间中,总是带着闲适笑容的青年才些许展露了他属于锋刃的真实。

仿佛花落之后,此身不在。

不知为何,之定也被那瞬息的薄寒所刺痛,于是犹如被催促般立刻朝对方身边迈出步伐。

“请您、不要欺负橘树……像您这样美丽的人却弄落了花,对橘树来说就太悲伤了。”

话音落下,青年立刻侧身投来显得惊讶的目光,之定在离他还有几步远的距离中自制地停住脚步,视线却与对方悬于夜蓝瞳眸中的新月相遇。

三日月向他微笑了,缭绕的衣香向此靠近,于是听闻带着温柔笑意的绮美嗓音。

“还以为是花散里姬呀。久不见了,之定——你长高了呢。”

似乎每次都是这样,明明只是极其有限地见过几面而已,但是那美丽的笑颜,还有无论时隔多久、也仿佛恰好正在等待般熟稔的语气,都无法让人觉得冒进或失礼,大抵是因为面前这位青年,原本就是做任何事都会被允许的人物吧。

但是,为什么……

“怎么不说话?”同样也注视着少年的新月眼眸微眨,三日月拾起衣袖掩着弯起的唇角,“嗯……该不会是太久没见面,就把爷爷我给忘记了?”

“诶??”这罪过也太大了,之定连忙拉回思绪,“三日月大人……!请您、别取笑我了。”

知道对方是故意那么说,他不由得稍微鼓起脸颊,却又立刻陷入了关于这个状态有失风雅的挫败之中,变化的表情立时引来青年开朗的笑声:“哈哈哈,哎呀,请别在意,我没有想让你生气的意思,不过竟会在这时遇见呢,之定是随伽罗奢夫人过来的吧?”

三日月稍微侧着头,金色发穗在耳际轻晃。暖风吹拂而过,那长长的浓蓝发丝几乎要拂到之定胸前的牡丹花饰,他轻道一声失礼,见对方并不介意,就伸出手去将那缕头发重又拢回青年耳后,这才略退一步回答:“夫人来看望江公主,所以忠兴大人命我随同前来。”

“也只有之定陪同,那位大人才能安心让夫人出门吧。——难得可以见面,却让你看到那样的场景,真是抱歉啦。”

青年的神情总是带着一种仿若不知世事般的明丽的率真,却又令人感到一点细微的疼痛,之定摇了摇头,认真地抬头看着月亮:“三日月大人,您是有心事吗?”

在这里见到三日月,细想之下也有些心惊,太阁殿下与关白大人叔侄不合的传言,之定也有所听闻,这样的时候,三日月却不在政所夫人身边……

“之定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立刻明了他的担忧,三日月伸轻轻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别担心,我也只是来拜访江公主而已,那一位还不至要和我计较这些……只是往常见惯此处风景,一想到日后或许无法再见,有些惋惜罢了。”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语,青年光华的面容上却读不出什么惋惜意味,仿佛只是在谈论必将经历的四季嬗递那样。

反而令人感到悲伤起来了。

“怎么了?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呀——不说这些啦,既然见面了,一起去看藤花好吗?”

三日月牵住他的手,从那手掌中仿佛传来了可以到达身体深处的温度,之定不由得脱口而出:“您过得不开心……大家总说看到您的笑容就会感到幸福,可是您却过得不开心。”

虽然他要比与三日月初次见面的时候高挑许多,然而依旧还是少年模样,宛若花朵正待丰发,注视着绀蓝身影的眼瞳里投落浓夏翠荫与金色阳光的明亮。三日月略有些惊讶于他的话语,随即展开笑颜,俯下身去摸摸少年的脸颊:“之定果真是我的花散里呢,不如就和爷爷一起回去吧?”

“什么……?”在这样的距离下可以清晰目睹狭长双眼内所藏弦月的光彩与笑意,在其中倒映了自己的影子,之定有些恍惚,差一点就着三日月的问句答应下来,但最后还是立场坚定地摇了摇头,“这件事不可以……”

“哈哈哈,别在意,只是说笑的,可别告诉你家那位大人呀。”

三日月又揉揉他的发顶,觉得很有趣地看着那缕独自翘起的卷发歪到这边再歪到那边,过一会才反应过来的之定懊恼地抬手护住头发:“三日月大人!——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分明还是孩子的举动又惹来青年明朗的笑声,正想说些什么来安抚他,安静的缘廊上就传来一阵喧闹声响,三日月直起身看过去,一个小小身影啪嗒啪嗒地跑过廊上,见月亮正站在庭中,立刻调转方向跑下台阶,直接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三日月!”

“哈哈哈这是怎么啦,姬君可不能这样跑来跑去哦。”

乳母与侍女们的身影忙乱地在缘廊上停留,见三日月在那里才松了口气。之定惊讶地看了看,原来那是个眸光明亮的女孩,正拉着青年的狩衣不肯松手:“大家不让我去找母亲大人!”

“公主,可不能这样打扰两位大人呀。夫人正在会客呢。”

乳母显得有些惶恐,三日月向她摆了摆手,随即将女孩抱了起来:“无妨,并不影响什么的——之定,这是阿完哦。”

“是、江公主与那位秀胜大人的……”

“这是哪一位呀?”

小女孩模仿着成熟口吻的问句异常可爱,同样还很年少的刀灵也向她微笑:“我是细川家的之定。”

这样年纪的孩子还不理解刀剑们与人间生命的差异,阿完伸过手去,好奇地碰了碰之定花瓣似的紫色头发,向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三日月点点女孩的鼻尖:“阿完真是太顽皮了。”

“因为大家不让我找母亲大人玩呀。”

女孩靠在三日月怀里,蹭来蹭去地向形容端丽的太刀青年撒娇,把他的长发卷在手指上玩。三日月也不在意,很顺手地解下头上的金色发穗给阿完折腾,遥悬在樱夜之上的皎洁明月,仿佛为此降落在了世间。廊上的乳母小心地关注着女孩的动作,倒令旁观的之定感到有些好笑。

“带公主去夫人那里吧,她原就很亲近母亲,伽罗奢夫人也不会因此而在意的。”

“夫人也希望可以见到完公主。”

之定为三日月补充一句,月亮于是向他投来柔和的视线,又拍拍女孩的肩背:“阿完就别再跑来跑去啦,若是摔倒了可怎么办?好了,到母亲大人那里去吧。”

“好~”

三日月将阿完放下来,女孩朝两人行了礼,带着乳母和侍女们又啪嗒啪嗒地从廊上跑走了,看起来颇有几分身为公主的架势。之定抬头看着目送她离开的青年的神情:“三日月大人,您很喜欢孩子吗?”

“是呀,小孩子这时正是最可爱的年纪呢。”

三日月一边重又牵住他的手,一边展露绮丽的笑颜:“当然之定现在也是可爱的时候哦。”

——都说过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之定默默地在心中重申这一重要的事实,可是看对方笑得那样开心,又十分不忍心说出口,只好换种委婉的方法:“小夜说我还能继续长高的!……不过大约无法像三日月大人这样高吧。”

“嘛,人也好刀也罢,总是大一点比较好,但之定还不到需要考虑这些的时间呢。”

月亮以袖掩唇再次哈哈哈了起来,之定不由感到心情沉重:“是这样吗……如果我还能再长大一点,或许就可以为忠兴大人分担更多……”

“不用太过挂心,之定。”

从上方传来的声音犹如重樱簇簇跌落,三日月微侧着头垂眸看他,金色月影仿佛映照着流动的时光。

“那一天总会来临,在此之前就好好等待吧——别为此错过了如今的景色呀。”

就在他们身边,已经传来了命运洪流的声响。

 

=================================================================

 

如果爷爷真的把小歌仙给拐走了估计细川家要掀起血雨腥风(……),这个时间点上玉子和细川忠兴的相处应该已经不是很好了吧,不过私心希望两人之间因为命运翻覆和性格原因所产生的阴影不会过多地在歌仙身上留下阴霾,所以写这篇的时候还是大概延续了樱浮桥时写小歌仙的那种感觉。在我看来歌仙大概要一直到被赋予名字的那个时候才算真正长大成人,虽然也就是我的个人看法而已。

这几天家里也多事,硬是撑着写完了,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喜欢歌仙和爷爷啊,真的变成了我的精神支柱呢。

于是还愿文还有篇兼歌的就等家里的事都结束后慢慢写啦。


评论

热度(18)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