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今剑相关】春与花信风

——春与花信风——


※~若紫本丸记事簿~

※有关联的前篇是很早之前刚入坑时写的这篇: 

※悄咪咪打个岩今tag虽然根本没多少cp向的描写………… 

 

跨越无人知晓的漫长未来,回到这里与你相见。

犹如等待花信风。

=================================================================

 

【摘自某日记某页】

 

 

我大概、遇见了天使。

 

今天午餐的时候,九郎突然说想吃我做的蛋糕。虽然我知道他只是随口提及而已,但我们还算是在新婚期,并且这可是我们两人第一次单独度过的新年,所以就让我来实现九郎的愿望吧~好在缺少的材料也不多,趁着九郎午睡的时候,我一个人去了附近的卖场采购,就在平日总是路过的公园——在那棵生得很漂亮的樱花树下,那个孩子掉了下来。

就像以前也曾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一般,我不经思考就丢下手上的所有东西,张开手臂一把接住了他。

那孩子穿着白色的短大衣,仍然轻盈娇小得像是一片羽毛,在那个瞬间,仿佛有个年代久远而异常亲切的名字滑到了我的舌尖,可当我低下头看见那孩子的面孔,却好像又忘记一切了。

在我怀中,惊讶地望着我的孩子。我误把他那扬起又垂落的银丝般的长发错看成收拢的羽翼,而仿佛闪耀着湿润水泽般的红色眼眸,就是雪原之间、等待春天来临的宝石花蕾……向左侧面颊垂下的长长额发,如同守护着珍宝的雪鸦羽翅。

然后,我听见他喊我“静小姐”。

我的名字是静子,但是,好奇怪,我从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孩子,他应该也不认识我才对。

娇弱得像是白玫瑰花瓣的小小面容,看起来好像要哭泣了似的,在我想问他有没有受伤的同时,有个声音呼唤了他,那孩子立刻用力挣脱了我的怀抱,轻轻巧巧地落到了地上。

太好了,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他似乎叫做“今剑”,我无法形容这两个汉字映入我脑海之中的奇妙感受,跟随那孩子迅速跑开的脚步,我看见他躲去了正往这里走过来的一位青年的身后。

不知道会是兄长还是长辈,那个人真是相当高大,穿在身上的冲锋衣,看起来还有些显小了,异常不驯的面目如同某种凶猛的野兽——但是却在手上拿着两支冰淇淋,那孩子捉着他的裤腿,小心地探出头来看我,又踮起脚尖和他说话。

如果九郎在这里就好了,不知为何我有了这样急切的想法,随后,那名青年也看向了我。

他好像有些惊讶,我只能站在那里微笑,没想到对方竟然先向我道了歉,很郑重地弯下腰来鞠躬的样子,真是吓了我一跳,赶快用力摆手表示没关系,这才发现先前买的黄油可可粉之类的东西还掉在地上,还不等我伸手去捡,他就过来替我收拾起了散落在路面上的纸袋们。那孩子也轻轻盈盈地重新跑了过来,还问我吃不吃冰淇淋。笑起来的样子真是相当可爱。

我也好想为九郎生一个同样可爱的小孩。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变成我和今剑一起吃着冰淇淋走在前面,而被他称呼为“岩融”的青年则替我拎着采购的东西跟在身后。说起来,两人的名字真是古风十足,难道因为这里是京都的关系吗?

觉得很好奇就试着问了下,原来只是陪朋友来的而已,并不是本地人,心里有些失望——感到这一点时我才突然想起,自己是在期待什么呢?

真是非常奇妙,就像很早之前就已经认识了那样……

不仅如此,九郎也与我有同样的感受。

到了公寓楼下,恰好和午睡醒来后、因为担心我一个人而出门的九郎遇见了。

九郎的表情,非常地惊讶,同时也非常地困惑,但是,那孩子却露出了笑容。

眼睛看起来仿佛要流泪了,然而却展现着笑颜。

我们要回家啦。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牵着身边青年的手,在没有意识到之前,我已经说出了挽留的话语。要不要上去喝杯茶呢,这么问的时候,有风声从我们身边经过。

但是那孩子却说已经有约了,我觉得好可惜,而他随后的动作,却让我吓了一跳。

他注视着九郎,然后俯下身去。

娇小的身影,还有落在地上的美丽的长发,已经不再有人使用的古老礼仪。

我仿佛听到、九郎轻声念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孩子会听见吗?我不明白九郎是怎样知道那个名字的,只能看见小小的少年笑意灿烂的眼睛,这双眼睛大概不会想要流泪了吧。

他重新拉住身边青年的手,两人的手指紧紧交握着,而那位青年也深深向我们行了一礼。

犹如旧时代中武家的端严。

直到两人离开,我才发现九郎眼中有一点浮现的泪光。

九郎的性格,非常非常地温柔,所以我的心也会变得疼痛起来。

怎么了吗?有不开心的事吗?想为他擦去泪水的时候,我的爱人露出了如同薄云那样的微笑。

或许是前世宿缘吧……

九郎的话语,在我耳边回响不去。

 

=================================================================

 

新年那天从现世回来后紫子就又因为感冒而病倒,所以今剑再次找到和她单独说话的机会,已经是在那一周之后的事了。

“主上,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小少年从纸格门边探进头来,漂亮的唐红眼眸眨呀眨地看着正在研究布料册子的女生,紫子赶快向他招招手:【是今剑呀,来坐吧,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午后的时光,短刀们若是没有出阵安排,通常就在庭院里玩耍,或者是去粟田口的大寝室里午睡,难得今剑居然没有和同伴们一起。

“大家在院子里堆雪人呢……但是,我有件事无论如何也想和主上说。”

今剑走进房间,在矮桌边端端正正地坐下,紫子也认真地看着他,发现短刀正用手指绞着衣袖,有些不安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啦?】

被传达而来的温柔心绪所鼓励,今剑呼出一口气,像是为自己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然后才向紫子开口:“初日那天,弄脏了主上送我的现世的衣服,那个时候、我说是摔倒的关系……其实是对主上撒谎了。”

新年时今剑和岩融陪同紫子去了现世,因为只是去看望父亲,不需要两人一直守在身边,所以约好回来的时间后紫子就放他们出去逛了,回本丸前才发现为今剑买的大衣上沾着尘土。当时就觉得有些困惑,但紫子也没有点破——身姿轻盈又平衡力惊人的今剑竟然会因为不习惯现世的服装摔倒,怎么想也不可能呀,更何况还有岩融在呢。

【这件事的话,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哦。】紫子侧过身去与他面对面坐着,伸手在那显出一些无措情绪的柔软面颊上点了点,【不过今剑愿意告诉我,我觉得很高兴。】

“对不起……本来想、马上就告诉主上,但是您又生病了……”

审神者带着两人从现世回来之后就啪叽一下病倒了,实在给今剑和岩融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觉得心虚的紫子默默收回手:【说起来应该是我道歉才对……先不提这个了,那天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嗯……遇见了、义经公和静小姐……虽然模样有些不同……但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呢……对不起。”

决定了不要哭的,想要用一如往常的声音说出口,可是果然不行,如果没有泪水的话,那份紧紧埋藏着的酸涩的幸福,一定会从身体中裂开——无论经过怎样漫长的时光。

【别说对不起啦……】

纸格门上投落着在缘廊上安静等待的高大身影,紫子侧头望了望,又拿出手帕给正抿紧双唇,努力压下哽咽的小天狗擦眼泪:【想要见到那个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想要哭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今剑就是今剑呀。】

“那、主上是、知道这件事,才会让我和岩融去现世的吗?”

那是年少又鲜丽的眼瞳,但是,这双眼睛目睹着早已逝去的春日的悲哀,或许正因如此,春天才会再次和他相遇吧。

仅仅只是去了一次如今的世界而已。

【如果我能事先知道的话就太厉害啦。】紫子忍不住为自己的猜测笑了,她稍微想了想,然后把手帕放到今剑手上,【一定要说,那么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法吧——就像花朵一定会等来春风那样。】

今剑睁大双眼,有些困惑地看着她,一时忘记了眼泪。紫子示意少年再坐近一点,然后抬起手来,灵力经由意识在指间汇聚,幻化为绽放的樱花。她随即将这枝花朵,轻轻插饰在了今剑衣领的绳纽上。

【花朵开放时吹过的风,被叫做花信风。永远吹拂着的薰风,与只活在春天的花朵,明明只有那样短暂的时间,但是,只要春日还会来临……】

每一季的春天,花风都将再度相逢。

【那个人呀,或许也很想和今剑见面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少年一边擦干泪水,一边露出了笑容,“我都记不得,从主上这里拿走几块手帕了呢。”

【我这里还有好多备用的,所以没关系——来,手给我。】

紫子牵起他的手起身往外走,拉开门后果然看见岩融正站在廊上,今剑拿着手帕,连眼圈都还是红的,觉得有点丢人,只好扑进薙刀怀里抱着他的腰不松手。

“怎么了?这样可要闷坏啦。”

“你还说!我不想让岩融看到我哭的!”

“抱歉抱歉,还是很在意就过来了,大家都在等着今剑,要不要去摘梅花?。”

今剑将脸埋在岩融怀里不回答,但还是点了点头,紫子不由插了句话:【那要记得把开得最好的一枝送给我插瓶呀。】

身形高大的青年闻言就笑了。

“领命——今剑,要走喽!”

“……等、等一下!让我先去洗下脸啊!!”

一下子就被抱起来揽在臂弯里的少年终于出手捶了捶对方的肩膀,青年的大笑声因而在缘廊上落了一路。

此刻正是等待新的春天来临的时节。

 

 

=================================================================

 

这篇说的就是三歌那篇初日之君里提到的,今剑和岩融陪婶婶回现世时发生的事。

我是觉得只要刀刀们有机会去现世的话都能够和原主遇到,哪怕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因为缘分是无法由死亡来斩断的。

这是关于生命短暂而不断轮回的花朵,与始终吹拂着的薰风的故事。

 

总算在春节前写完啦~下次应该就能回头去更新春花秋灯了吧……_(:зゝ∠)_


评论(8)

热度(36)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