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藤四郎们的早晨】初日之君·其之三

——初日之君·其之三——


※~若紫本丸记事簿~
※粟田口短胁中心,有涉及鹤一期和双狐的CP
※用手机发的就不排版啦……


从东屋回到房间睡了个回笼觉的乱藤四郎,再次醒来时发现头上戴着小花的纸片人们各自头顶一摞红封,挨个在每个人的枕头边放好,然后轻轻盈盈地从拉门的缝隙间窜了出去。
……咦?那么它们进来的时候是从哪里来的?
“刚才……是不是有谁来过啊……”
过了一会,睡在左边的后藤翘着头发从被子里探出头,很迷茫地望了望四周。藤四郎们拥有一整个大寝室,昨晚虽然挺早就从宴会上回来了,但因为没有长兄一期一振和叔叔鸣狐的督促,还是闹腾过了凌晨才睡下的,经过一晚,大家早已躺得横七竖八,现在还没有愿意爬起来的。听后藤这么问,乱右手边的药研和厚也拉下被子往这边看了看。
“是主上的式神……?”
“咦……今年改成式神来发压岁钱了吗?”
“你们在讨论什么呀……”
模模糊糊地听到他们小声说话,后藤对面的信浓翻了个身,挨在他旁边的包丁嘟哝了一句还想睡,就又把自己卷进了被子里,立刻被隔了一个位置的鲶尾伸长手戳了戳:“包丁,松松手啦……你卷的是骨喰的被子……”
“我没关系……”
“呜……别吵我……”
“包丁看!你脚边有好大一颗巧克力牛奶糖!”
“……在哪!!!不这明明是老虎君的尾巴嘛…………鲶尾哥欺负人!”
“别吵……我正在买新股……咦?我的新股……在哪?”
“是……在梦里?”
“是要起床了吗……现在几点了……?”
躺在包丁旁边的博多还有前田平野被他们的对话喊醒了,五虎退的大老虎也张大嘴呵欠了一下,低头蹭蹭身边的被子把主人闹醒,然后慢悠悠地去格子窗下面伸展身体。
“那个……不要……吃老虎君……”
五虎退似乎还在说梦话,和他睡一起的秋田赶快摇摇他的肩膀:“不是,刚刚是鲶尾哥开玩笑啦。”
“现在八点半了……大家起床吗?”
在小座钟上确认了时间的平野提议,可是一看后藤信浓博多包丁都又倒下去睡了,药研向他眨眨眼,转头问乱:“说起来一期哥和小叔叔已经起来了吗?”
“我去主上那边时小叔叔说今天轮到他帮忙准备早餐,不过一期哥好像没有起……”
“嗯……好,既然这样,我们去喊一期哥起床吧!”
“哇,这个主意不错!”
“那……要唱那首花香垂叶吗?”
“我觉得这时候唱恋与净土的八重樱比较好?”
“所以为什么要唱歌……”
“我都可以哦!美少年偶像乱酱,现在出道~”
“我……不会……”
“没关系没关系,骨喰你可以对口型!”
“那就决定了——现在不起来的人之后没份!”
“……咦??”
“呜呜我起来还不行吗!”
这么一说可就没有继续赖床的心思了,不过火速爬起来后的第一件事还不是去找长兄,而是……看压岁钱。
说起来还是因为今年的压岁钱样子略奇异,去年是每人三份,今年不仅变成四份了其中有两份似乎还特别多……虽然收到压岁钱是挺开心的,但真的有点怕长兄和叔叔一年一破产啊……
“印着薄紫樱花的是主上的、浅蓝和白色的是一期哥的、浅金色和棠棣色的是小叔叔的,浓红色的是……?”
“难道是……小乌丸大人?”
“那个……小乌丸大人、是给大家都……?”
“今天和小乌丸大人一起吃点心吧!”
“好~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一期哥和小叔叔的两份,有点奇怪?”
“压岁钱当然是越多越好哇,怎么样你们要不要交给我投资!”
“不是……我们怕一期哥和小叔叔破产……”
“有我和博多在怎么也不会让一期哥小叔叔破产的!”
“退一万步讲,还有鹤丸先生和小狐丸先生,应该没关系。”
“啊,这么说的话……主上和小乌丸大人给的压岁钱都只印着同一种颜色的樱花,可是一期哥和小叔叔的,还有白色和金色的樱花哦。”
像是突然说到了什么真相似地,乱这么分析下来,身边所有的兄弟都立刻迷之沉默了。
“原来一期哥和鹤丸先生、小叔叔和小狐丸先生,已经进展到一起给我们发压岁钱的程度了吗?所以是双倍的分量?”
鲶尾似乎也突然真相了,然后,整个房间突然沸腾了起来。
“红豆饭!红豆饭!”
“不愧是我粟田口大家族!!”
“一期哥和、鹤丸先生……是什么时候……?”
“下次聚会要把小狐丸先生和鹤丸先生喊过来哦!”
“等等我也有点困惑鹤丸先生什么时候追到的一期哥??”
“别管了!总之要吃红豆饭!”
正在闹腾时,外面有人敲了敲门,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平野和前田过去拉开纸格门——站在那里的居然是小狐丸。
“新年快乐,大家都起来了吗?可以来吃早餐了哦。”
做着狐狸的手势的白发太刀显得十分可亲,不过大家还是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新年快乐,小狐丸先生!”
“我们叫醒一期哥之后就去吃。”
“麻烦您来喊我们啦。”
被小少年们亲亲热热地围着说话,对于兄弟们都差不多岁数、家里唯一一位短刀还是长兄的小狐丸来说,实在是个十分新鲜的体验,也立刻就理解了鸣狐喜欢在旁默默守护着这个大家族的心意。
“小狐丸先生,小叔叔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被问到恋人,小狐丸稍微侧头往外看了看,随后笑着揉揉提问的秋田的头发:“鸣狐在餐厅等大家,打理好之后就一起去吧。”
“好~”
其实鸣狐是和小狐丸一起来的,然而从侄子们担忧他与一期会不会破产开始就完全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内容,现在正捂着脸站在外面默默飘花,整个刀连带肩上的小狐狸都要一起变红了。

==============================

鲶尾和骨喰带着弟弟们穿过起居室、悄悄拉开一期的寝室的纸格门时,首先看到的居然是某只大白鹤。
“哟!一期还没有醒哦——大家被我吓到了吗?”
正在还睡着的一期身边支着下巴看他的鹤丸,仿佛十分寻常地抬起一只手朝藤四郎们挥了挥,寝衣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的样子,不知为何令人有种微妙的……违和感?危机感?
“……油然而生了一种,哥哥就要被白鹤抢走了的既视感啊。”
“怎么办?鹤丸先生这种一副欺负了一期哥的样子!”
“看来这不是想着唱歌的时候呢。”
“计划改变!小退快把老虎喊过来!”
“咦?什、什么?”
年长的哥哥们画风突变,倒让下面的几个弟弟十分困惑,只有包丁自告奋勇举起了手:“要解鹤的话我可以帮忙哦!”
不过更想不通的是鹤丸:“等等?我什么都没对一期做哦?——还有小包丁啊你能别玩那个梗了吗我很方啊!”
“果然还是不放心把一期哥交给鹤丸先生,来手合吧!”
“咦???”

新年伊始,粟田口家的长兄一期一振醒来时就看见了、某只鹤被自家弟弟们追得上蹿下跳的残念现场。
………………这是,鹤丸大人发明的什么新游戏吗?
一期表示非常不明觉厉。

==============================


鹤鹤表示为何他的待遇和狐球差辣么多233333

啊其实我好想写全员向可是无论如何时间也不够了,只能这样啦……_(┐「ε:)_

评论(7)

热度(30)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