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一条经常沉底的玻璃心老阿姨鱼。

【刀剑乱舞·石青】初日之君·其之二

——初日之君·其之二——

 

※~若紫本丸记事簿~

※冬天的青江最可爱了!!!【BY 石切丸与数珠丸恒次的王牌双认证←竟然有这种东西??】

※关于神明的话题完全我流理解请不要在意…………

 

 

“啊……为什么、太阳这么快就升起来了啊。”

仰面躺在被子里的笑面青江,现在无疑已经眼神死了。

“并不是太阳的轨迹有所变化,是贞次昨夜睡得太晚……真的要现在就起来吗?”

正从上方探过头看着他的是同刀派的兄长数珠丸恒次,严于律己的白莲太刀一遇到弟弟就十分容易动摇,因此虽然在前晚被赋予了“必须在七时前将青江喊醒”这样严峻的任务,他目前还是比较倾向于能让弟弟一口气睡到饱。毕竟青江本来就是属于作息比较晚的那类,让他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这么早起床,简直就和要了他的刀命差不多,做兄长的感觉略心疼。

更何况……昨晚迎接新年的宴会,青江是最后回房休息的那一批,顺便一说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然而这回不肯放弃的反而是青江自己了。

“不行……我可是等了一年啊!做新年祈福的石切丸——这次我绝对要看到!!!恒次你不能这么溺爱我……扶我起来我还能行!”

本丸上次新年的时候数珠丸还不在,所以并不知道那时还独占寝室的青江是如何特意跑去石切丸那里过夜,只为了第二天的初日可以早点爬起来观赏对方祈福时闪闪发光的御神刀身姿——结果因为实在是太困了所以石切丸没忍心喊醒他,等彻底睡醒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根本就是完败,现在回想起来青江都有种想要迎风流泪的冲动,所以这次才打死不去石切丸那里睡了。

可最后还是没什么两样啊!!

“好、好困……好冷……”

好不容易从温暖的被褥里爬出来的胁差不过几秒就啪叽一下倒在榻榻米上不动了,数珠丸叹了口气,拉过被子重新替他盖上,把那只滚到一边的金刀装也拿过来一起塞进去。说起来青江无法达成心愿的原因有二,第一个是前夜实在睡得过晚,不过理由倒有大半是为了替善后的歌仙搭把手,第二个就是……他相当地怕冷。

论理刀剑们即便拥有了人类的身体,对温度的敏感还是比真正的人类低很多的,寻常冬日并不能对大家造成困扰,用审神者的话来说,青江这么怕冷大概还是出于过往经历和心理因素的关系。数珠丸多少能理解石切丸去年没有喊醒他的原因,正罕见地为难着的时候,从外间传来了敲门声。

青江完全没有反应,似乎是再次睡死过去了,数珠丸决定先起身去开门。

“早安,数珠丸殿,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石切丸殿——抱歉,贞次还没有醒。”

站在外面廊上的是已经装束齐整的御神刀,闻言也不由露出一点无奈的微笑:“对于青江来说的确太勉强了,那么,我还是……”

“……石切丸你给我站住!!!不许走——啊疼!!”

似乎是在梦里隐隐绰绰听到了兄长和恋人的谈话,青江抱着被子就冲到门边,咚地一声直接撞上了半开着的纸格门,倒把外面的两人吓了一跳。

“贞次?”

“等一下、等一下!青江你先别急?那个、总之先把衣服穿好??”

 

=================================================================

 

七点整。准时在小小的神龛前准备祈祷的石切丸,手边多了一个名叫笑面青江的挂件。

虽然说是起来了,但青江依旧困得连平素说惯的那些段子都说不出来,一路上乖巧得令人惊讶,别说欣赏石切丸“闪闪发光的御神刀身姿”了,光是保持清醒坐在那里就已经十分不易。

“青江?”

“怎么啦……”

“实在想睡的话,可以在我身上靠一会哦?”

“不行……这样的话我绝对会睡死的……而且神明大人不会怪罪吗?”

“有我在没关系。”

坦白说,石切丸那样温和的嗓音十分助人入眠,青江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克制自己不一头栽倒在他腿上睡着,所以只能伸手戳戳恋人:“别管我了,你快祈祷,这件事对主上而言也很重要吧……”

审神者也是一早起来要去初日参拜,可是相比“参拜”,更多是出自出门放松心情的目的,并非真正对时之政府所建立的神社有相信的意思。

在我生活的地方,神明们已经回到出云去了——女生曾经这样说过,所以本丸也没有供奉任何神明,神龛中放着的是一枝不会凋谢的樱花,结界从此处展开,构筑了属于此刻的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们的归所。

那春日的梦浮桥。

“为什么对初日的祈祷这样执着?想看的话,我随时都可以为青江祈祷的,而且,不是约定过不再纠结神剑与灵刀的身份了吗?”

眼见对方都慢慢歪到自己肩上了,石切丸还是多问了一句,青江立刻坐直身体甩甩头,抬头看了看他之后才组织起语言:“和那个没有关系,我喜欢石切丸,石切丸是御神刀,所以我想看啊,这样不对吗?”

这个十分坦率的青江真是相当可爱,石切丸低头亲了亲他的面颊,还被不满地推了一下——只是像幼猫那样毫无力气可言。

“不专心呢,御神刀大人……没有闪闪发光的话我可是不会承认的!”

“可是青江刚刚说的话,就已经是很好的祈祷了哦。”

“骗谁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肩上的分量变重了,石切丸轻轻揉了揉整个靠在他身上的青江的头发,只换来对方不想被打扰般地小声呢喃。

啊,还是睡着了呢。

珍惜着的心意、爱慕着的目光、渴望相逢的不变愿望。

如此一切成为言语,幻为催生花朵的那阵薰风,力量也正来源于此。

被称为御神刀的大太刀重新拿起了御币。


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随后,将你许愿的幸福带到你身边吧。

 

 

=================================================================

 

 

结果还是错过了papa祈祷的青江……嘛,明年继续努力吧XDDDD

说起来这篇时间还是在春花秋灯之后,然而春花秋灯妥妥的被我摸鱼到跨年了……_(:зゝ∠)_


评论(16)

热度(5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