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三歌】初日之君·其之一

——初日之君·其之一——

 

※~若紫本丸记事簿~

※新年第一篇必须是婶婶与近侍刀们的一家三口组合啦╰(*°▽°*)╯,然后这篇还有清光和乱酱出场。

※其实是个日常小饼干……?

 

 

    三日月醒来时还是清晨。

    时针刚过六点,格子窗外天宇微亮,投落在寝帐中仅止一点朦胧,他没有惊动身边的人,轻手轻脚地披衣起身。今日穿着的装束是已经提前备下了的,难得没人帮忙,三日月自己慢悠悠地洗漱打理,刚扣起狩衣的衣纽,身后就传来轻唤他的嗓音。

    “宗近……?”

    “现在时间还早,多睡一会吧?”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身回去寝台旁。歌仙还没起来,只是眨着眼有些迷茫地看着他,头发睡得乱了,此刻正可爱地翘起几缕,三日月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看他大致也穿好了衣服,歌仙就重新闭上眼往他身边挨过去:“什么时间了?主上……还要出门……”

    昨夜的宴会似乎闹得很晚,歌仙带着最后还能保持清醒的几个同伴一起收拾完,凌晨三点才回的寝室,怎么算也才睡了不到三小时。倒是三日月陪着审神者在稍早时离席,今天早起全无压力。

    “我去喊主上就好——新年快乐,之定。”

    他俯身在歌仙额角落下一个吻,随着动作在对方面颊上垂落的发穗,引来了恋人的轻笑。

    “新年快乐,宗近。”

今天是新一年的初日。

审神者应该也没这么早醒,所以三日月不急着出门。歌仙靠着他的手重新入睡的模样令人心生爱怜,等确认对方睡熟了之后,三日月才准备离开寝帐,却发现狩衣的袖子正被压着,微卷的淡紫发丝落在洁白的布料上,如同错过季节的花影。只考虑了一会,他便褪下衣袖将狩衣脱下,轻轻盖在了歌仙身上。

 

    =================================================================

    

    “三日月先生,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三日月——啊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主上都不开门,这样还能不能赶上之前说的八点啊。”

    “新年快乐,乱和清光。主上还没起身吧?”

    “敲门喊人都不应……睡过头了吗……”

    才转到审神者寝室的缘廊上,就遇见了等在门边的一短一打,三日月也敲敲纸格门,果然没有回答,不过这算是正常情况,他说着失礼了拉开门进去,在寝帐外坐了下来:“主上?已经快七时了哦。”

【再让我……睡…………咦…………】

可以感觉得到,女生的意识正十分艰难地在羽绒被里挣扎,好在她很快就发现了今晨与平日的不同,慢慢探出手掀开帐子。

在那里,月亮正微笑着看向她。

“新年快乐,主上。昨夜有做个好梦吗?”

似乎还没醒的紫子维持了几秒的茫然表情,然后——突然从意识中掀起一阵暴风。

【…………………………哇啊啊啊啊啊!!!!!!】

“主上?!”

“主上!乱来保护你了哦!——不过,发生什么了呀?”

这反应实在有点可怕,原本还在外面的清光和乱直接就跑了进来,三日月也惊讶地眨了眨眼:“莫非您是做噩梦了吗?”

【三日月啊啊啊啊!!!!】紧接着就被女生捉住衣袖,对方似乎已经陷入了混乱,【我!梦见!!歌仙他——他!!!变成!!!羊驼了!!!!】

虽然是很可爱的、白白的、软软的、睫毛长长的头上还有个紫色呆毛的羊驼公子,但是!那可是羊驼啊!是羊驼!!新年的初梦居然是自家初始刀变成了羊驼这种魔幻的风格,这一年还行不行了!!!啊!!行不行了!!!!

“诶——羊驼君,很可爱哦!不如我们本丸也养两只吧!”

“主上的初始刀不是我真是太好了呢。”

“我也很想见见呢,羊驼的之定。”

紫子内心波澜壮阔的吐槽很顺利被身边的三位刀剑男士接收了,不过——你们的重点是不是不对啊???

【清光和小乱也就算了,为什么三日月你这么冷静?是羊驼哦!歌仙变成羊驼的话你该怎么办啦!!!——虽然的确很可爱就是了!】

“嘛,若是那样,就烦请主上将我也变成羊驼好了?”

【——救命啊!!!我家的刀都是怎么了!!!!】

“哈哈哈,您不用担心,先前我出门时之定还是平常的样子,所以请您高兴些吧?毕竟是新年呢。”

【说的也对……呜啊我原本是准备早起的啊!清光和小乱你们先坐会哦,我去洗漱一下就来!】

紫子重新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只穿着睡裙就啪嗒啪嗒地在木地板上跑来跑去,吓得清光赶紧从旁边的矮桌上扯起她的披肩跟上去:“啊啊您真是的!倒是穿个外套和拖鞋再出来啊!”

【要来不及了——】

紫子和同为审神者的好友雪音与静华约好,今天要一起去神社做初日参拜。明明来帮忙的清光和乱都有特意早起,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好像还是往迟到的方向跑了。只是这些事都不用三日月来操心,乱很熟练地摆出了镜台和梳具箱,这才转头看向悠闲地看着三人忙碌的太刀。

“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三日月转过脸去方便他观察,乱赶快摆了摆手:“没有啦没有啦!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三日月先生身上好像少了什么的样子……我正在想是什么呢!”

【一定是衣服!三日月你都没有穿我和歌仙上次选的那件狩衣!】

“是香味啦!他今天的衣服上没熏香——不是,主上您先管好自己可以吗?这样磨蹭下去,隔壁的静华大人都能来我们这边散个步了!”

正在擦脸的紫子才从屏风后探出头来,就又被清光拉了回去,被提醒的乱很快击了下掌:“不愧是清光,就是你说的那个!今天三日月先生过来的时候,都没有闻到梅花的味道呢。”

虽然紫子也用同样的香方熏衣服,但大概是材料比例有所不同的缘故吧,三日月用的“梅花”的香味,相比之下更加爽朗而艳丽,是一种与其本人相得益彰的香气。被这么指出后,出自花之都城的太刀青年也只是抬起衣袖,遮住了脸上好心情的微笑:“嘛……偶尔不事雕琢,也是意趣的一种呀。”

谁会相信这种说法哦,你看起来都快飘花了,其中一定有内情!——又啪嗒啪嗒跑回来的紫子在内心这么想着,只可惜被清光和乱催促着换衣服梳头化妆,实在没有吐槽的空闲。两人似乎卯足了劲要把紫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好让自家主上暗恋的那位雪音大人也对她一见钟情,正热烈地聊着像是女孩子的睡衣派对般的话题时,从门边传来了声音。

“啊、三日月,你在这里。”

“怎么不再睡一会呢?之定。”

来的是歌仙。像是家长那样倾听着紫子与两位少年说话的三日月侧过头去,新月眼瞳中的轻快笑意如同花蕾盛开夜空。见他还穿着惯常的那件绀色狩衣,歌仙不由显得有些困惑:“醒来时发现你把这件留在寝台边了……”

紫子先前问起的衣服现在就躺在歌仙的臂弯里,白色的衣料光彩莹莹,上面织出了很细密的六花图案,配着淡红和浅缥的单衣来穿相当漂亮,靠近后颈的位置还用金线绣着三日月的刀纹。因为说定今天会穿,歌仙特意提前替他在衣服上熏了香,今早刚醒的时候,三日月的确是穿着这件白狩衣,结果后来衣服又盖到了自己身上,以至于是闻着梅花的香气再次醒来的,老实说歌仙对此有些茫然。

“看之定睡得很熟,吵醒你的话爷爷会很不忍心的,之后再换一次衣服就好。”

“……?”

并没有明白三日月临时换了衣服和自己睡着之间有何关联,歌仙不解地皱了皱眉,紫子却有点惊讶地看了笑得很开心的月亮一眼:【虽然平时被照顾的时候多,不过三日月你体贴起来也好厉害啊……】

“因为对象是之定嘛。”

“……三日月!!”

“哈哈哈,爷爷说的是真的哟。”

像是故意想看恋人显得窘迫的样子似地,三日月突然就说了句大实话,惹得正在替紫子编头发的清光和乱都腾出手来捂住了眼睛。

“怎么办,我觉得我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没关系没关系,下次闪回去就好了!”

“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我可没有这样的自信……你有吗?”

“嗯……那我可以把一期哥还有鹤丸先生喊过来对闪哦!”

【等等你们这样是要闪瞎我的眼睛吗……】眼见歌仙都开始扶额了,紫子赶快打断他们,又朝自己的初始刀招手,【歌仙你先过来坐!三日月就是那个性格啦你又不是不清楚,让他一个人高兴着就好啦。】

随后她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对、对了!三日月!帮我个忙!我枕头旁边最大的那个毛绒玩具帮我拿一下!】

“嗯……最大的那个……哎呀?是这只吗?”

于是剩下三个人就看着——三日月从审神者的寝帐里拿出了一只白白的大羊驼。

【没错没错!就是它!】

“主上别乱动!——粉涂不匀就不可爱了!”

紫子从月亮手里抱过这只足有半米高的羊驼玩偶,又在两位少年帮她化妆的间隙里拿出镜台边放发饰的小匣子,拿了白色和紫色的缎带现编了个蝴蝶结给羊驼挂脖子上,还没忘记添一朵布艺花的粉色牡丹发夹。

仿佛明白了女生要做什么,清光向歌仙投去了请你好好保重的目光。

【歌仙!这个送给你!】

“……给我?”

【虽然还差一根紫色的呆毛不过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负负得正!这样歌仙就不会变成羊驼了!!!】

“…………您在说些什么呢???”

虽然不懂审神者有何深意不过还是把这份礼物拿了起来的歌仙,此刻的内心几近崩溃。

“说实话还真的有些像耶……很可爱哦!歌仙先生!”

乱试着鼓励了他一下,不过并没有什么用,歌仙忍不住思考起了刀生——负负得正?羊驼是负的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也是负的!很没有道理!!我的主上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正在思考途中却发现三日月眼睛亮闪闪地靠了过来,其实很想让他暂时离远点,然而看着那张脸却不由自主说了完全不对的话题。

“三日月?…………你喜欢这个吗?”

说完之后就想冲出门去砍溯行军泄愤,年长的恋人却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美丽笑容,从他手中重新接过了大大的白羊驼抱在了怀里。

“好可爱,和之定很像不是吗?睫毛也是长长的呢,还有很漂亮的绿色眼睛——我很喜欢哦。”

歌仙:………………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然而他却依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羊驼划上等号,是有哪里搞错了么……

 

=================================================================

 

“那么,今年也请歌仙和三日月多多指教啦!”

准备出门前,盛装打扮的审神者双手贴着木地板,向两位近侍刀很认真地行了礼。她梳起长发、穿着振袖和服的姿态十分郑重,令歌仙立刻就对先前的闹剧释然。因为紫子下午还要回去看望父亲,虽然也确定了会由今剑和岩融陪着她到现世去,歌仙还是出于习惯多叮嘱了几句,在这过程中,三日月始终微笑地看着他们——只是对方抱着那只毛绒玩具的模样多少显得有点形象崩坏就是了。

清光和乱要回去补眠,从大门那边回来的路上也只遇到了素来坚持早起的寥寥几位同伴,所以在转过回东屋的渡桥时,歌仙没躲开三日月牵住他的那只手。

“……你就、真的这么喜欢这只……羊驼吗?”

“因为的确和之定很像呀,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之定呢。”

看月亮笑得那样开心,果然还是有点在意的,只是这样的回答真是有点狡猾,不等他重新开口,三日月就抱着羊驼的脖子朝他摇了摇:“就和主上说的一样软软的哦,之定不觉得可爱吗?”

映着弦月的深夜瞳眸与圆滚滚的绿色眼睛一起望着他,歌仙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我觉得……好像你比较可爱一点……?”

“哈哈哈可是爷爷已经过了被人说可爱的年纪了呀。”

“————不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真是色令智昏的经典惨案,歌仙的脸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红了,深感羞窘的同时又不愿就这样从对方身边逃走,正在庆幸还好周围没人,三日月就侧过身来拥住了他。

那只羊驼玩偶被夹在两人中间,歌仙只好低头盯着它头顶的几簇小卷毛看,然后就感到恋人的双唇触到了发顶。

“之定身上,染上我的香味了呢。”

“什……还不是、宗近你……”

亲吻落在发丝之间,然后是耳际,面颊,还有嘴唇。

“希望之定在人前也能称呼我‘宗近’——这是我的新年愿望呢,为我实现吧?”

“……好。”

 

日光安静地投落身侧,世界沉浸在最初的梦乡。

只有崭新的晴天正在温柔注视。

 

 

=================================================================

 

讲真促成我写这篇的灵感就是那个歌仙变成羊驼公子的梦哈哈哈哈哈哈!!!!!好想多写一点可是来不及只好算了……_(:зゝ∠)_

说起来,紫子婶婶的原设真的是柔弱文静足不出户具有平安气质的姬君,可是现在这个原设已经只能存在于刀刀们的回忆里了…………就任到现在的542天里婶婶身上究竟发生了神马啊2333333333

存定时啦希望可以准时发出来~


评论(5)

热度(2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