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双兼定】夜空洒落星星的金黄

——夜空洒落星星的金黄——

 

※现paro,(还在努力的)十九岁偶像歌手兼×(虽然压根都没有提到但其实是)二十五岁新锐作家歌,设定啥的求别较真哈_(:зゝ∠)_

※给 @Twinkyy 太太的圣诞明星片的回礼!希望你能喜欢!

※标双兼定是因为CP倾向不明显,不过我个人是偏向兼歌!!!

※推荐BGM:音乐剧《Mozart!》剧中歌-《Gold von den Sternen》,感谢同好指正之前的描述错误!

 

 

在魔法花园的城堡中

王子听见心中诉说的渴望

 

【你必须前往!】

 

=================================================================

 

这个平安夜,只怕要变成自己度过的所有平安夜中最糟糕的一个了。

和泉守站在雨蓬下,一边看着从深黑夜空上点点飘落的白雪,一边无不挫败地做出了这个结论。

室外的气温已经降得很低了,他将双手插进口袋,半张脸都埋到羊毛围巾里,明知这么干站着不是解决之道,可就是无法下定决心迈开步伐。其实想见的人就在背后这栋楼里,但光是说服自己走到这边,就已经耗费了和泉守许多的时间和思考。

啊这可真不像自己一贯的作风!果然还是回去吧!

——我不想变成独自一人!

心中仍然有个声音这样大喊,和泉守用力握了握拳,决定狠心忽略这个愿望,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当刻,从身边传来了声音。

“那个、打扰下,请问您是……和泉守先生吗?”

啊咧?

出声的是个年轻女孩,正从身后的花店里开门出来——老实说,注意到她的一瞬间里和泉守还有些小得意,这样都能被认出来,说明自己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吧?他点点头,很顺手地换了个帅气的站姿,露出在live场上绝对可以迷倒大片粉丝的笑容:“我就是……”

才开了个头,女生就释怀地呼了口气:“啊太好了,我还想说万一认错人就尴尬了呢!”这么说着转身拿起了手机开始讲电话,“喂喂?平安夜快乐,歌仙老师!这时间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你家弟弟在我店门口站了有快十分钟了耶,就是你一直提到的和泉守,你要下来接他吗?”

啊。

这么问明我的身份然后反而跑去做自己事情的女孩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呢。

……不,等等。

她刚喊了谁的名字啊?????

“喂,等一下……”

身体的自我保护机能咔嚓咔嚓地运转起来,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阻止对方,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也看不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大冬天夜里站在外面啦!你现在已经下来了是吗?好的,等会见啦。”

女生挂断通话重新回过头去,就看见那位容姿光艳的美青年双眼放空,呆滞地望着这边。

“你刚才、是不是喊了、‘歌仙’、这个名字。”

“是哦……诶?你怎么啦??”

“啊……我是谁,我在哪……”

“????你们兄弟,莫非感情不好吗?”

“………………他才不是我哥啊!!!”

“哦……”

“我大概,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有这么严重吗????——啊歌仙老师!这边这边!”

艾玛怎么说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是接到电话就立刻跑下来的吗?

“多谢你给我电话,天野小姐,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把他带回去。”

光是听到那个和润的嗓音和泉守就要心跳加速——童年阴影加成的,更别说现在人就在自己面前。

虽然年纪只多了区区六岁,可辈分却大到足够他喊声曾祖父的歌仙就站在那里,淡紫发丝柔软地垂着,春日微波般的眼睛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向他投来了十分沉静的目光。

然而光是这样和泉守就恨不得现场表演个360°翻滚一周猛虎落地式豪华土下座来表达自己道歉的诚意。

“之……二代目!!!我错了!!!”

在业内素有美人之称的偶像歌手和泉守兼定,还没等自家长辈兼恋慕对象说句什么,就猛地弯下腰鞠躬认错了。

形象是啥?出息是啥?有我家之定重要吗?答案是没有!!

“既然都来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先别说了,跟我上去吧。”

“哦……好。”

女生向他们挥挥手回店里去了。歌仙看起来好像真的不像要生气的样子,和泉守乖乖跟在他身边进了楼,也很顺利地踏入属于歌仙独住的那个家。虽说兼定家是比较传统的大家族,歌仙在族中的身份也不低,但他本人却可以称得上开明,所以才会选择离开老家在都市中居住,和泉守甚至还在客厅的沙发边看见了一棵装饰得色彩优雅的小圣诞树——早知道就该给之定也准备圣诞礼物的嘛!

距离真正年满20岁也还有数月的时间、已经生得十分高挑的和泉守其实还是少年心性,加上天生难改在歌仙面前作死的潜意识,在被好好安置在暖气十足的舒适房间中,并且还面对着仿佛十分温柔的恋人,他还是立刻抛开了之前的紧张忐忑,问了一个并不高明的问题。

“二代目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你想我和你说什么?”结果正在替他倒热巧克力的歌仙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一点都不客气地反问了回来,原本想小小撒个娇让他来自己身边坐的和泉守啪地挺直了脊背:“不不不,我是说您有什么要吩咐我的——啊好痛!!”

这是因为被用力弹了下额头,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求仁得仁,歌仙终于甩了个眼刀过来:“刚才在其他人面前我就没说,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啊,和泉守?和事务所闹翻了就一个人跑出来?你对自己付出的努力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

…………原来根本不是没生气。

这明明就是很生气啊啊啊啊!!!

他将杯子放到和泉守面前,自己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笔直地注视着自家晚辈。对于这孩子来说那已经是相当严重的责备了,所以犹如晴浓的水天一角的眼瞳里旋起了风暴:“你已经、知道了?——那也不是我的错啊!我是要——好好唱歌的,但是那些家伙根本只把我当会赚钱的花瓶而已嘛?!难道有空传我和哪家哪家模特的绯闻就没精力听我写的新歌吗??我上次的单曲都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

大概真的是遇到了糟糕的对待,和泉守说着说着就泄露了一点委屈的意味:“说起来之定凭什么这样说我!如果不是喜欢之定我才不在乎和谁传绯闻!反正女孩子们都很可爱还能显得我会交女朋友!!结果到最后我还要被之定责怪吗?!”

“……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喊那个小名。”

这说的都什么和什么?歌仙被那连续的几个之定喊得有点心烦意乱,当然抱着个抱枕一脸控诉似乎还有点要掉眼泪迹象的和泉守也同样让他心烦意乱——这孩子神经应该挺强健的啊,当初家里长辈轮番上阵要他改变主意乖乖留在本家,简直是威逼利诱闹死闹活,他不还是生龙活虎……

这么说果然是过得很不好?演艺圈潜规则要闹到我家孩子身上来了?

嗯……天凉了,那种事务所就找人做掉算了吧。

反正以和泉守的能力找个新公司也不是难事——只不过是太年轻了看不到前路而已。

“你干嘛不说话?……我只不过是!稍微到了低谷期而已你这么快就对我失望了??”

啊,好像真的要哭了……

“你自己跑出来了,那么你那位小经纪人是什么情况?关系很好的朋友们呢?总不会无依无靠到要躲在我家楼下的地步吧?”

来自家楼下也就算了,结果还不敢上来……

“国广吗……国广也有自己的困难啊,说到底都是受事务所的牵连……先说好你可不许怪国广啊!然后,清光和安定今晚去他们的冲田君家里过平安夜啦,长曾祢哥也要回家……就留我一个……算了!我走了!这么晚来打扰真是对不起!再见!”

说着真的跳起来就往门口跑,歌仙赶紧伸手一把抓住了他:“和泉守!”

“太过分了……”

那个向来意气飞扬、仿佛永远也不会停留何处的声音,此刻瑟缩般地颤抖着。和泉守没有离开,但同时也没有转过身来,可是歌仙知道他现在会有怎样的神情。

“之定明明就知道的!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我才要——变成天空上的一等星,总有一天我要和你站在一起,告诉大家你没有做错……!!”

想要朝演艺圈发展这件事,说到底最后还是歌仙站在了和泉守这边,相信他会闪耀生辉,相信他会葆有坚强的骄傲,所以这是无法后悔的——对于和泉守来说,失败不仅是自己的耻辱,更是歌仙的麻烦。

可是歌仙却只说“你对自己付出的努力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令人难过。

“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所以……不要讨厌我。”

和泉守转过头来看向歌仙的时候,的的确确是哭了。漂亮的蓝眼睛里积蓄着黯淡的雨云,沉默地等着跌落的时刻来临。

说到底两人也就是在年幼时有过几年相处,之后还是到了和泉守来歌仙居住的城市上高中才重新熟悉了起来,究竟怎么变成了现在的状态呢。

“之定……”

已经带了点鼻音的呼唤,令歌仙心软得仿佛胸中落满了蓬松的矢车菊花束。他松开和泉守的手臂,察觉到想要靠近的那一点无意识的小动作,就转而握住了对方的手。

那只手也生得十分漂亮,比歌仙自己的还要更修长一些,那上面有拨弦留下的印痕,也有和歌仙一样握笔产生的茧——歌仙是因为常年坚持用纸笔写作,和泉守的话或许是因为谱曲和作词吧——以及兼定家多数人都会留下的,修习剑道留下的茧。

他微笑了起来,不知道和泉守有没有发现。

 

“你如冬青果的光艳,

与星火复苏的瞬间;

向此处群星誓言,

一生之择永不停歇。”

 

“……之定?”

“暂时就这样吧,太复杂的我想你大概也听不懂。”

歌仙抬起头,重又温柔地看着面前的孩子。

日后会成为恋人吗?

“我也喜欢你,或许正是因为喜欢才会伤害你吧,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会说的。爱时而意味着分离,爱就是含泪也要诉说,你听过这样的话吗?”

所以明知会让你转身离去,所以明知会令彼此受到伤害。

“对了,你没有不顾我的意愿真的离开,我很高兴。”

“你……你突然这么温柔是干嘛!!”

和泉守的眼泪还没真正掉下来,就觉得自己快脸红成圣诞树上的铃铛挂饰了,他抽了抽鼻子:“没有讨厌我?”

“讨厌你就直接把你丢在楼下了。”

“……对不起,我不该胡乱向你发脾气的。”

“没关系,我也说了重话不是吗?去坐好吧,替你调的热饮都要凉了。今晚就住这里吧。”

“啊,不用了,我还是回去吧……也不能和事务所这么僵着,后续怎么处理也要和国广商量。”

“你就也给他放一天假吧。”歌仙把人塞回沙发里,“顺便我和你说明下,当时在本家我只说了尊重你掌握自己人生的权利,没有说支持你去当歌手,所以就算你失败了也不关我什么事,你不用因为我而有压力。”

和泉守立刻睁大了眼睛,歌仙忍着笑意摸摸他的头,这才接着说下去:“你要去的是一个家里从没人踏足过的地方,想得到星星的金色,就要自己学会变得强大——不过,我的身边,你随时可以来。”

两双同样相介于水天界线的眼瞳彼此注视,在那之中分不清何处是湖水,何处又是天空。

“之定,我可以吻你吗?”

“我也想要一个可以吻你的理由,不过很可惜,家里并没有榭寄生。”

“……………………你等我下我马上就回来!!!马上!!!!”

然后和泉守风一般地冲下楼冲进了已经准备打烊的花店里,硬是将店主天野小姐自备的那束榭寄生给买了下来,立刻又风一般地冲回楼上歌仙的家里。

“之定!!圣诞快乐!!——礼物我过几天补给你可以吗!”

他站在厨房门口,拎着那束榭寄生对歌仙大喊,虽然对方好像并不在意。

“不用,反正我也没准备你的礼物。话说和泉守你来替我看看这盒冰淇淋上面的赏味期限是多久,没超过的话你拿去当夜宵吃了吧。”

“啊……我看看,还有一个月才过期吧……诶这个字都看不清了吗之定你近视恶化了???”

“哪有?前几天急着要录完稿子才这样,放着过几天就好了。”

“不行!!老实说你这几天有没有好好休息!……虽然看起来也不像是没休息过的样子……”

“闭嘴,我的作息可比你正常多了,好了你过去吃,别耽误我做事。”

刚刚还说可以在你身边的呢……和泉守在内心吐槽,不过现在他一点也伤心不起来。

这个平安夜,大概要从最糟瞬时逆转为最喜欢的一个平安夜了。

“之定,你转下头我就不缠着你了。”

“真是的,你……”

 

然后和泉守低头亲吻了歌仙。

在高高举起的榭寄生之下。

 

=================================================================

 

有时星星降下金黄

在那里前往无人踏足的地方

倘若你愿获得星星的金黄

就必须独自面对迷惘

 

时而爱会令人放弃

时而爱会让人分离

爱并不意味着束缚你追寻的轨迹

爱就意味着落下泪水亦要开口

 

在夜空的星星下

王子听见心中诉说的渴望

 

【我会再度回到你的身旁。】

 

 

=================================================================

 

 

没错那个大半夜吃了一嘴狗粮的花店主人,天野小姐,就是我!_(:зゝ∠)_

 

歌仙念的那首诗原版是橙光游戏上《成为文豪的一百种方式》里出现的,我加入了一句自己的句子变成文里的这首,因为冬青果那句我觉得特别适合兼桑!时间太赶想不出别的了对不起………………!!!!!!!

大家请假装这三句诗很好很棒很符合歌仙老师的文采………………

果然还是对不起!!!!

 

关于两人的辈分,以前看简媜散文的时候里面提到作者小学时有子女辈和叔叔辈和祖父辈同年同班的情况,于是我借鉴了一下哈哈哈哈哈

话说这样,以后万一要结婚了没问题吗…………?

 

对了后来兼桑和经纪人堀川独立出来啦然后某坑爹的事务所就被歌仙老师不动声色找人做掉啦,撒花~【不好像有哪里不对啊!

说起来这里的兼桑因为设定是才十九岁,啊还是少年向青年转变的不成熟的年纪,所以好像迷茫比较多并没有很帅气…………请大家相信他会变成一个很帅气很强大的兼桑然后还能吃掉歌仙!!【大凌晨的这滩水开始说胡话了。

 

整篇文的灵感来源就是今天(不对已经是昨天了)去看的音乐剧《莫扎特》里的这首剧中歌,我稍微按自己的意思改编了下歌词……看的时候就觉得这首歌虽然原意完全不是我这个意思吧但是改变一下就特别适合双兼定啊!!!!(你)然后我正好想要写一个圣诞的回礼于是就写了……

 

虽然其实整篇文都是老梗啦………………

希望大家能吃的开心/(ㄒoㄒ)/~~

 

现pa,真难写………………【已经是一滩死水的我

有OOC的话请原谅!!请原谅!!!!



评论(6)

热度(40)

  1. Twinkyy蓝漓水 转载了此文字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