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石青】春花秋灯(04)

——春花秋灯·其之四——


※~若紫本丸记事簿~

※青江中心向的石青

※战斗场面有,对日本剑道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勉力写了,有什么问题只能请大家海涵了……QAQ


夜中时分,青江是被右眼传来的钝痛所唤醒的。

原本就只是浅眠,虽然被恋人拥在怀中入睡的温度相当熨帖,可是连续被过往相关的梦境所困扰、只在午后由石切丸守着好好睡了两个小时的状态,仍然于心中生成了缭绕不去的焦躁感。如果这时去看审神者那边的系统面板,自己的头像下说不定就会有个小小的黄脸符号。

啊,睡不着……

由晦暗夜色所笼罩的空气之中,仿佛牵连着无法目睹的细微蛛网,无论如何都令人感到不适。青江稍微吐出一口气,正想强迫自己重新入睡,原本还睡着的大太刀就动了动身子,而后抬手拂过他的头发。

“青江……?”

声音里还带着惺忪意味,青江把自己埋进对方臂弯与蓬软的被褥之间:“没事,继续睡。”

普通来说石切丸总是睡得更沉些,但这次他却低头蹭蹭青江的发顶,随即坐起身子:“你睡吧,我出去一会。”

语声也已经恢复如常,青江立刻扯住他的衣角:“要做什么去?——我一个人会很寂寞哦?”

“似乎感到了不祥的气息,虽然本丸中不该出现这样的情况……”难得没有回应他的撒娇,石切丸沉吟着,“今天毕竟有些不同寻常,我去外面看看。”

“那你的意思是……身为大太刀的你,要在夜里检查本丸的安全问题?”

青江歪头眯起眼睛,石切丸用被子重新裹住他:“主上也为万一之时加派了今晚值夜的人手,我可以拜托长曾祢君和蜂须贺君。”

“你去找在巡夜的人还不如拜托我呢。”只用了不到一秒考虑,胁差青年就用力掀了被子,转身从床边摸到发绳,“按你的机动找到人都该天亮啦,而且我眼睛又开始痛了,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石切丸才刚刚从刀架上拿起自己的本体,青江就已经束好头发、几步抢过来将本体胁差利落地往腰间一配,站好了向他挑眉而笑:“我也听你的话乖乖休息过了——况且夜战可是我的主场。”

“你呀……”

连着两晚都变成半夜一起出门的情况,让人感到有些奇妙,不过石切丸也没有继续阻止青江,只是轻握了一下他的右手,“我知道了,别太勉强,走吧。”

“御神刀大人对我的手做了什么?”虽然看不见,但灵力波动的感觉还是会有,青江蹭到对方身边提问,又被点了点额头:“为你做一点加持而已,不用在意。”

正要离开寝室时,床边的座灯无征兆地点亮了。如同正在诉说什么那样,透过玻璃罩子盈开的暖意华彩映亮晦暗视野,青江立刻又笑了:“啊呀,座灯小姐也想一起去巡夜?”

“是……担心主上?要去看看吗?”

石切丸轻声提问,似乎是猜中了,灯火般的暖光欢快地摇曳起来,青江被晃得眼晕,赶快将它从榻榻米上提起:“看不出来你可真是心急呐,就这么想去夜袭主上嘛——放心放心,我不会向歌仙还有三日月告发你的。”
    “青江……你这是在欺负座灯不会说话吗?”

看着他一边随口胡扯一边拉开门往外走,落在后面的石切丸有些失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廊上,正在沉睡的本丸被重叠夜雾所围绕,只能通过座灯的光芒看清身侧景象,而庭院则陷落于夜色与薄霭之中。本丸的屋舍有审神者的灵力守护,论起安全的确是在外的场地比较容易受到侵扰,青江收起脸上随意的表情:“除了蜂须贺和长曾祢之外还有谁也在值夜?遇到这样的天气可真是辛苦呢。”

“长谷部君和日本号君,还增加了源氏的两位在东屋值宿——”

风声微动,捕捉到一点腐朽的窥视气息,石切丸尾音略沉,线条纤雅的大太刀陡然间铮鸣出鞘,在虚空留下一道银亮轨迹,向着缭绕不定的雾霭激荡起灵力涟漪。

不详的鲜红火光于翻滚不定的雾气间显露一角。不待多言,视线余光中就瞥见了青江萌葱发丝流丽划过的弧度,对方轻巧翻下缘廊抄手,遮掩在丛丛秋草中的锋刃光彩犹如月下夜露闪耀。就在附着粘稠恶意的注视转向廊上的御神刀时,胁差青年猛然跃起,向燃烧着虚幻火焰的骨兽斩去。

束缚在白骨上的人形还未发出声响,就终结于笔直落下的锋锐刀痕之中。从剖为两半的身体里爆发的漆黑血液飞溅而出,却在沾染洁白寝衣的瞬间前、被充盈结界的清澈灵气幻成薄墨樱瓣,纷扬洒落青年满肩。

“用那样的眼神偷看我的御神刀……这可不是稍微欺负你一下就行的程度呢。”

金色眼瞳微带浅笑意味,手中胁差却无视攀附而上的火舌顺势切入骨骼,身下骨兽无声而剧烈地颤动,前足生出的一双刀刃扎入地面,随即颓然倒塌,躯体如同碎铁片片剥离,散为花意枯凋。

青江振落留在本体刀上的几片花瓣将之收回,长发白衣,花樱墨染,那瞬间的薄淡身影仿佛不似世间之物。石切丸心中微叹,在他走回时率先伸出手指,轻轻拂过沾上露水的鬓发。这有些不合时宜、带着珍惜意味的温柔举动,令薄金眼眸稍显一点困惑,但他很快收敛了神思:“虽然我不认为溯行军有这样无声潜入的本事——要去庭院里搜查吗?”

“你先拿着它。”

石切丸也立刻恢复了沉静的神情,将被青江搁在抄手上的座灯塞回给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身后的纸格门就拉开了。

“你们两个怎么又半夜——”

岩融探出身困扰地看着他们,然而见到石切丸的本体已然出鞘,不由得神情一凛,原本挂在他胳膊上半睡半醒的今剑也立刻瞪大眼睛,跳下来站直身体:“……院子里有东西?”

“三条家的各位,发生什么了吗?”

从另一侧传来了长曾祢的朗声询问,纸烛的火光映亮缭绕薄雾,显出两位打刀的身影,石切丸侧过头去:“虽然主上的庭院里会出现什么都不奇怪,但是,今夜似乎有溯行军……”

就在他的视线暂时离开青江的片刻之内,青年即被虚空间倏然展开的蛛网般的龟裂痕迹所包围,然而暂时无法“看见”的对方却尚未察觉,只感到了急剧变化的灵力轨迹,以及右眼突然加剧的痛楚——

一声碎裂的微响敲在耳边,与石切丸和蜂须贺同时大喊他名字的声音重叠,他被用力抓住了手臂,随即视野所见分崩离析,犹如重击之下的玻璃镜面般倾倒跌落。在变故发生的当刻就冲上前去的今剑甚至只来得及捉到石切丸扬起的衣袖一角,却被深深扎入掌心的疼痛激得放开了手,而同样举动的蜂须贺则被长曾祢拦住:“小蜂!别轻率行动!”

就在他们面前,两人的身影如同被割裂般消失殆尽。

“石切丸、青江……?!”

短刀少年惊愕得一时收不住脚,差点从缘廊上跌下去,岩融赶紧将他捞进怀里,只见纤小手掌中已经留下一道伤痕,正不断地沁出鲜红血珠。今剑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手上的伤口,随即沉下脸,笔直注视向被重重寒雾遮掩的庭院深处。

在那里,出现了明灭不定的绿色磷火。

=================================================================

 

“我说啊……御神刀大人之前的加持,该不会只是哄着我玩的吧?”

“因为有过加持,所以我现在才能在青江身边呀。”

夜露载道,深雾弥漫。

惯常身处的世界分崩零落,所见之景犹如身坠梦中,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情玩笑,只能说是身边这位大太刀的功劳。青江不着痕迹地观察了这个似乎再无他人存在的场所,然后往他胸前一靠:“看不见了很也不方便啊……眼睛好疼,御神刀大人介意再为我祈祷下嘛?——我现在就想要哦?”

随着座灯持续散发的暖橙光彩,那正在慧黠眨眼的面影仿佛也染上温度,石切丸心领神会,稍稍侧头露出思索的表情。

“现在吗?各种用具都缺少呢……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微笑起来,伸手环住青江的腰,隔着垂落的发丝亲吻掩于其下的绯红宝石的眼睛,又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对方的面颊。

简直像是拥着一块冰……果然这个状态有些勉强了……

“中胁差,起码四只哦。”

半张脸都被挡在他衣袖下的青江轻声开口,石切丸收回思绪,眨了眨眼表示了解,这时,灰败色彩的湿重雾群中也接连传来语调平板的絮语声响。

——在哪里……

——审神者、在哪里?

——不是这个。

两人彼此交换了眼神,果然出现了,不过这还真是可怕的话语啊。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如此重复的细渺话语酝酿着如同白骨交错般森然的情绪,就连空气也仿佛逐渐冻结。原本还能显出轻松神情的青江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石切丸安抚地揉揉他的头发,虚空中随之漾开温柔洁澈的力量。

“真不愧是,被当做神明供奉的刀呢。”

缠绕着不详气息的场所中终于传来可以追溯来源的明确语声,眼前的沉暗雾色渐次分离,敬伏地迎来面覆和纸、身着钝色狩衣的人类身形。

“即便在这样的地方也不会沾染腐朽之物,真是令人心生羡慕。”

“是否腐朽与身份无关,只是所求不同罢了。”

石切丸的回答仍然温和沉静,却已经稍微上前一步护住青江,做出了备战的姿势。面前的人听声音也只和自家主上差不多年纪,身后却隐隐显出数双盯视着的荧绿目光,像是想要与此抗衡,座灯发出强烈的辉彩,将两人站立的地方映照得有如白昼,这才显露了野草丛生的地面——脚边既是白骨荒坟。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盏灯的缘故啊,我就说怎么会搞错,看来是被那位姬君恶作剧了,不过让斩杀过幼子之灵的笑面青江来成为形代,还真是出乎意料地合适。”

突然被针对的青江像是忍不住地发出一声轻笑:“你这种老土的说话方式,就连三流的漫画都不屑使用的哦?”

“没办法呢,毕竟两位举止这么亲密,我不说些什么的话,属下们的眼睛就都要被辣到了——虽然它们似乎做不出什么表情就是了。”

“哎呀,反正后面还是要打起来的,能辣到一个是一个嘛。”青江耸耸肩膀,将座灯随手放到地上,这才仔细看了看似乎是此间主人的青年,“那么你究竟是什么时代的人呢——敌、方、的、主、君?”

“真是让我觉得困扰……”属于溯行一方的审神者考量般地摸着下巴,“原本想抓到人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现在却搞错了对象……麻烦大了,不如干脆把你们留在这里吧?失去了喜欢的刀,对那位姬君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呢,这样我以后行动起来也比较方便。”

相较于莫名躺枪而演变成此刻情形的局面,青江似乎更惊讶于此人过分坦诚的发言,他沉默一会,有点苦恼地抬头看向石切丸:“怎么办?我好像都能听见主上大哭的声音了。”

何止是大哭,说不定还会拽着数珠丸哭诉诸如你们两兄弟还欠着我限锻投下去的四十万资源没还清前怎么可以有事,之类之类让刀头疼的发言。明明对这边而言才真的是大麻烦,不过为了兄弟刀的平静生活考虑,青江还是不太想接受那个一看就很有问题的提议。

“虽然能用祈祷来解决是最好的,不过现在也只能尽身为武器的本分了。”

石切丸向他回以爱怜的眼神,而后御神刀再度出鞘,清冽神气为之涤荡,在灯火中盈满明柔星点,仿若宣示这一微小世界的不容侵犯。

而他所面对的是自四周传来的窸窣声响,点燃幽绿磷火的巨型蜘蛛挟裹灰色雾气迎面袭来。石切丸眉目端宁,持刃的身姿庄严而高贵,仿佛前来的不是生于时光洪流中的过往之鬼,而是渴求平静结局的人间生命。

仅在瞬息的定格过后,被蛛丝束缚于昆虫肚腹中的敌胁本体已然近在眼前,燃烧的磷火几要卷上洁净刃身,神灵染有菖蒲花色的紫瞳微显凛冽,即刻刃风迅烈而下,明光横贯视野界限,整个充斥腐朽恶意的幻象场所都为之激荡不定,仿佛虚空亦能随而割裂!

“吾之一击、石亦可断——!!”

锋刃寒澈的灵气与掷地语声共同震散,在此中心,轻巧的薄青身影倏然突出重围,薄金眼瞳泛起冰冷杀意,蜘蛛尖锐的骨足只堪堪割散了他的头发,而胁差刃尖已笔直抵向了敌方审神者的脖颈。

“之前还没问你,究竟对我家主上有何企图呢?”

青江一把扯开松脱的发绳,柳丝般的长发散落半身,右鬓边却只留下短短过耳的几缕,他将本体刀微微用力切入颈上皮肤,凑近过去展露妖异的笑颜。应该是人类的青年竟然也发出了一点笑声:“原来是以青江君为主的作战计划啊,真是失策,我完全没看出来呢。”

“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就把你当做石灯笼那样切成两半哦。”

主导者陷入此种境地,敌胁暂时停顿动作,不过这其中或许也有石切丸方才一斩之下的余威所慑。恋人展现如此可靠的一面,青江的举动也稍有余裕,然而青年的态度依旧令两人戒备,他小幅度地动了动脖子转向青江,和纸之下的嘴唇似乎正在上扬:“那位姬君灵力充沛,所以我想带她来这边的世界呀,从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中堕化一个成为同伴,比去找一个懵懂的新人值得多了不是吗?倒是可怜的神灵们……这又是你们悲哀的轮回开端呢。”

割入脖颈的刀刃没有动摇,反而有将之斩断的迹象,青年波澜不惊地再度开口:“不过,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太过努力了。”

与之前相比似乎细微改变的嗓音,下一刻就能将这身躯斩断的胁差刀灵却蓦地睁大眼睛,薄金色彩之中,首度出现了软弱的情绪涟漪。

“从开始就十分不适了吧?你总是这样苛待自己呢,青江。”

仿佛沉积旧日浮现水面。

——想要成为神剑就需交予神社供奉……青江不愿留在这里?

——青江,初和姐姐就拜托你了。

——青江是我京极家的守护刀。

眼睛好痛,胸口也好痛,在身体深处激烈跳动着的究竟是什么?即便身为无心之刃,可为什么、每次都……

“高次、大人……?!”

“——青江!!”

比那早已消泯无数时光的嗓音更为鲜明的忧虑呼唤在身后响起,青江彷如从梦魇惊醒,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已经半跪在了满是陈年尸骸的荒地之上。视野上方寒芒幽映,溯行军的审神者手握他的本体凌厉斩落,石切丸无法赶来援护,青江仅凭借本能抽出刀鞘横过头顶挡下一击,胁差与金鞘相撞所产生的自戕般的痛苦,令他一时眩晕不已,抬眼望去,青年黯淡的钝色衣装有若丧服,从覆面的和纸下发出了死意的轻嘲。

“你总是做着斩下不该斩下之人的梦吧?”

“青江!!!你被呼唤前来,不是为了留在过去止步不前!”

模仿故主的恶意话语,温柔拥怀的爱恋嗓音。

“不用为此自责,我来为你终结这份罪孽好了——京极家的灵刀。”

“你宁可回到那里……也不愿留在我身边吗?!”

仿佛听闻了远天降下的雷鸣。

怒意涛然,被阻隔的御神刀刃光迸发,将横亘面前的磷火鬼刃狠狠斩落,以毁弃的姿态。一时分心,肩膀就已被巨蛛骨足用力刺进,石切丸伸手用力一折,骨足应声碎裂,大太刀随即深斩而下破开前路。雷霆之怒令原本就受到震荡的幻象世界动摇不定,几欲崩塌,此地的主人却毫不在意,青江被他压在身下,落于他手的本体胁差寒光闪烁,指向心脏所在的位置,竟是避无可避。

“如果神明大人保护你的话,说不定你还不会这么狼狈,所以身为刀剑却生出恋心,是非常可笑的事呢。”

像是自信于仅以石切丸的力量无法突破巨蛛们的围攻,这位审神者此刻还在微笑,青江忍着右眼开裂般的疼痛,向他摇了摇头。

“我倒觉得——明明、担心的不得了,还放手让我到战场上去,在身后拼尽全力……想要守护我……这才算是、在爱我哦?毕竟,我们可是刀嘛。”

这样断续说完之后,从哪里响起了忧郁地叹了口气的声音。

“都被折腾成这样,居然还在说不相干的事情……”

真是吓了好大一跳,这个落樱般哀艳幽缓的声线在青江脑海中绝不做二想,自上方落下的本体刀都为此停顿,紧接着又是另一个熟悉的沉凝嗓音。

“请不要责怪贞次。那么,就在此处……破邪显正!!”

 

=================================================================

 

虽然这么写了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其实我并不知道青江到底什么时候去的京极家_(:зゝ∠)_真想让他变成初的陪嫁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没有试验过青江和papa对上蜘蛛精会是啥结果,大家随便看看就好请勿认真!谢谢谢谢!!【发完就逃的我



评论(4)

热度(36)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