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LOVE LIVE·架空向花阳中心】阿珂特丽斯塔少女谭·樱之章~Act 01~

——阿珂特丽斯塔少女谭·樱之章~Act 01~——

—~Love Wing Bell · 01~——


※旧时代教会女校paro,LOVELIVE!× 偶像活动 混合设定,不过基本没有靠谱的设定和考据可言请勿认真……

花阳中心向,CP倾向(左右无差):花绘,希凛,妮姬,果海鸟友情三人组

※冷到除了耗子和我没人会吃的花绘!二人乐什么的才没有哭呢!哼!说着投喂耗子 @吾輩は猫である 

※前篇见此:

 

满溢憧憬的瞬间中 如今正在迎来这一时刻
如同当下我的幸福 是否还能够持续感受
=================================================================
这里是阿珂特丽斯塔女子学校。
注重艺术、推崇音乐,为了培育能在激烈时代中绽放的花朵、将歌声化为指引奇迹道路的明星,少女们成为此处的骄傲。

    

距离唱诗班的新人选拔结束,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

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喵——?!绝、绝对是有哪里搞错了喵!凛的名字怎么也会在上面喵!”

我右手边的凛酱,已经手足无措得完全变成了喵化状态。

“我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左手边的真姬酱,虽然语气十分平静,手指却在不停卷着发尾,显出一种焦躁的状态。

“那个……”

“说起来,之前真正报名参加选拔的,不是只有花阳亲/花阳你一个人吗?!”

努力想要说些什么安抚她们的我,突然被两人异口同声地发问了。

“我、但是……我也……”

好想说些可以让凛酱和真姬酱转移目光的话语,但是被这样紧盯的视线注视,我只能不停地绕着手指。到、到底要说些什么才好?在选拔演出中为了鼓舞我而一起合唱过的两人,现在也被列入了入选名单中。

没有看错……张贴在布告栏中的唱诗班入选新生名单中,樱组的那一栏赫然写着我们三人的名字,而分给每组的招募名额也仅有三个而已。

在这之中,当时报名的只有我。虽然我为了竟能和凛酱一起入选而感到非常高兴,但同时也明白凛酱根本没有加入唱诗班的想法;而被传为占据了内定名额的真姬酱也如此惊愕,更让我相信所谓的内定只是谣言。

“好不甘心……”

就在我们三人沉默着保持微妙平衡的间隙,我听见了一句小声自语。为了逃避凛酱与真姬酱实质般的视线,我匆匆转过头去——不小心就和说话的那位同学对视了,原来对方是同班的女生,而且……也是之前报名参加选拔的其中一位……

呜啊啊……我、我不是故意要看向你这边……对不起……

“我觉得!非常不甘心!”

——诶?!

不等我有任何反应,对方突然发出了大喊。

睁大眼睛笔直地看着我们,声音里仿佛带着泣音,看起来、相当地……

“我绝对不认同这个结果!花阳同学连完整的表演都不能呈现,凛同学和真姬同学也根本没有报名参加不是吗!”

我不受控制地,一下子握紧了手指。

疼……!

被自己指甲掐到的疼痛,令我不得不转移注意松开双手,可是却又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被责怪了,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真的通过了选拔这件事,可……凛酱和真姬酱是因为……

“别说花阳亲的坏话!花阳亲、一直都很努力的!”

刚才还惊讶得停在原地的凛酱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真姬酱也走上前来:“我和凛的确没有报名参加选拔,所以是学生会搞错了也说不定,可是花阳的表演如何,应该是由经验更丰富的前辈们来评价的事吧,既然有疑义,为什么不直接向负责评审的各位提问?”

 她一如既往地身姿笔直、语声明晰,凛酱也用力点头,那位女生的眼中立刻泛起了泪光。聚在一起的学生们,虽然出于教养的缘故没有鲁莽地插入这场对话,但大家也都流露了或是担忧或是不解的神情。

我明白的,这份心情。

闻名遐迩的阿珂特丽斯塔唱诗班,还有十分优秀的前辈们,大家都是、怀抱着对于她们的憧憬和骄傲,拼尽努力才踏上那个舞台的。在这些女孩子之中,选择了平凡无奇的我,还有只是来帮助我的两人……不不,光是我会被选中这件事,就已经足够引发大家的不满了吧。

“我、我也觉得……大概是哪里搞错了……”

所以赶在几位二年级的前辈想要出面调解之前,我伸出手一边挽住凛酱的手臂,一边又拉住真姬酱的衣袖,但是,现在就去核实入选名单的提议,却怎样也说不出口。

我也是,同样满怀憧憬来到这里的啊……想到她们的身边去,就算是错误的,我也想……

“啊啦,大家都聚在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在我犹疑不决的当下,一个轻柔娇软、饱含着某种神秘魅力的嗓音,突然介入到这个满是尴尬的氛围中来。

如同驱散晦暗颜色的玉响那样,顷刻之间,凝滞般的空气也为此恢复流动。

在人群外站立着两位少女。

金发蓝瞳、神情稍显严肃的那位,就是在选拔时见到过的樱组学生会长绚濑绘里,在她身边的是一名容貌丰丽,有着深紫长发与翠绿眼眸的女生——樱组副会长,同样是三年级的东条希前辈,也就是刚才开口的那位,她正笑容柔软地望向这边。

偶然产生的争论竟引来阿珂特丽斯塔引以为傲的星星们的注意,大家都立刻向两人道了贵安,以优雅无瑕的姿态回应后,绘里前辈与希前辈来到了布告栏前。

或许是……错觉,绘里前辈的目光似乎落在了我身上。

“三位,在其他组的同学与前辈们面前这样大声说话,很失礼哦。”

希前辈用手指点着脸颊,显出一点无奈的神情,虽然是这么说,她的声音十分包容,并没有要责怪的意思。站在我们对面的女生紧抿着双唇,凛酱则坦率地说了对不起,又赶快伸手指指布告栏,这时的她也罕见地局促起来,真姬酱因此向我们投来了有些懊恼的目光。

正是午休时分,因为樱组两位学生代表也在,这里很快停驻了许多学生的脚步,在好奇而担忧的气氛中,绘里前辈也开口了。

“是对这次的选拔结果有所疑问吗?”

“我没有办法认同!无论是花阳同学也好,凛同学和真姬同学……究竟我们哪里做得不够,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淘汰呢?”

这是在为,未被选中的樱组其他十几位新生提问,我不由得再次握住双手,而凛酱也将我抱得更紧了。

“这样的选择,大家果然会有疑问呢……绘里里,不如现在就说明吧?之后再发出通知也是一样的呢。”希前辈依旧十分温柔地提议,绘里前辈也向她点点头,朝这边走近了一步。

“阿珂特丽斯塔的唱诗班并不是属于一个人的愿望,只有大家一起,歌声才能成为歌声。花阳同学的演出是受评审组全体成员肯定的。”说到这里,绘里前辈看向我——并不是、错觉,而是的确看向了我,并且露出了一点笑意,而我却只能呆愣地注视她。

受到肯定……我吗……

好高兴,可是,还没等我多想些什么,绘里前辈又说出了十分惊人的话语

“而凛同学与真姬同学,是我们商量之后破格录取的。”

“可是凛一点都不适合唱诗班呀!”

“我不是说过,家里希望我继承医院,所以以后不会再往音乐方向发展了吗!”

我身边的两人又同时大喊出声,而后,凛酱再次与我一起喊了出来。

“真姬酱以后不弹钢琴了喵??”

“真姬酱声音这么好听,不唱歌太可惜了!”

“……这种时候你们多嘴什么啦!!”

真姬酱红着脸立刻别过头去。从我们身边的人群中传来了并没有恶意的轻笑声,于是,凛酱和我也一起脸红了……

“为了展现花雷们的实力,学生会将在十天后安排一场演出,午后课程开始前,大家就会从广播中收到正式的通知——如果在那之后仍有人对选拨结果抱持疑问,我们将会重新考量目前的入选名单。”

并不顾忌我们的窘迫,绘里前辈公布了决定,那端正凛然的仪态几乎能称之为无懈可击,希前辈则合起双手:“那么,花阳同学、凛同学、真姬同学,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找你们的哦,请来学生会一趟吧,有好多准备工作需要告诉三位呢。”

不知为何,她柔软的微笑里似乎多了些……像是……恶作剧般的、成分……??
    =================================================================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对我来说简直如同做梦那样。

进入称为贵族女校也不为过的阿珂特丽斯塔就读、站在舞台中唱歌、被入选为自己所憧憬的唱诗班中的一员……

我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学生会宿舍——一栋被起名为“Star Palace”的小洋房,专供樱组、星组、梦组总数六人的学生会成员住宿与工作用。起居室的沙发上,绘里前辈正坐在我右边,左边是凛酱与希前辈,而对面则坐着真姬酱和同为唱诗班成员的矢泽妮可前辈。

“真姬酱真是的,居然当着大家的面说什么不发展音乐,明明心里很想唱歌的!”

虽然也是三年级生,但是妮可前辈非常娇小,用缎带将黑发束成两股高马尾的模样,还有圆圆的眼瞳都十分可爱。她边说边用手戳着真姬酱的脸颊,两人的关系似乎很熟悉,真姬酱虽然紧紧皱着眉,却没有躲开,看起来也不像是生气,反而有些别扭:“原、原本就是这样……”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就连妮可的爱都留不住真姬酱了吗?啊啊,这个充满悲伤的世间……”

妮可前辈侧过身去,神情哀伤地伸手掩住了唇,姿态异常楚楚可怜,可是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唱起歌来了……而真姬酱则立刻红了脸,十分不自然地笔直端坐着:“别再、拿着我的事不放了!究竟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啊!”

“妮可,适可而止哦。”

“虽然能够体谅妮可酱的心情,不过花阳酱和凛酱都被吓到了呢。”

绘里前辈和希前辈都露出了无奈的微笑,然而我却从她们的神情中发现了些放任的意味……?

呜啊……一定、是我看错了!

“什么嘛,看到妮可高超的演技竟然还敢心存不满!”妮可前辈向她们撇撇嘴,不过还是恢复了端正的坐姿,“算了,出于对μ's未来的考虑,暂时不和你们计较啦。”

真姬酱,那个松了口气的动作,似乎太明显了啊……

“给三位带来困扰真是很抱歉,那么,现在进入正题吧。”

坐在我身边的绘里前辈再次开口,既有力又柔和的嗓音,不知为何仿佛能在心中产生回响,我忍不住抬头看向她的侧影。

究竟我是如何被选中,才会来到这样出色的女孩子身边呢……

“我知道真姬同学和凛同学都很惊讶,不过,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由两位所展现的才能来确定的——很可惜,这次参加选拔的樱组新生中,除了花阳同学之外没有人体现出这种才能,所以看了两位的表演之后,不止是我们,星组和梦组的成员们也很惊喜哦。”

“很早就听你们说过所谓的‘才能’,到底是指什么啊。”真姬酱又伸手卷起了发尾,妮可前辈转了转有如石榴石般的眼瞳,立刻露出了笑容:“所以我就说,真姬酱果然很在意嘛!”

“……为什么你总是非针对我不可啊!——我只是、只是因为被牵连了,当然要问个清楚!”

我似乎……可以看到、妮可前辈身后已经长出了小恶魔的尾巴……

不过,才能什么的……我怎么可能……

“说起来之前也从没和真姬酱说明过呢,正好今天一起吧。”希前辈的声音轻快地上扬着,她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张塔罗牌,“卡片告诉我,今日正是夙愿得偿的时机哟。”

“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啊……”

真姬酱无力地吐槽了一句,希前辈毫不在意地将卡片放回口袋,从桌上拿起了刚才就放在那里、不知为何让我感到十分在意的大信封,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照片。

在那上面的,是我们。

身姿明丽、端坐在钢琴前的真姬酱;站在舞台之下开口的凛酱;还有裙摆旋起,一边唱歌一边跳舞的我。

“喵??”

似乎是因为冲击过大而一直在恍惚中没有发言的凛酱,此刻终于发出了一个表示疑问的语气词,真姬酱则睁大了眼睛,我想两人的惊讶,一定是与我出自同样的原因。

这是选拔现场的照片。那个时候的凛酱和真姬酱都十分美丽,仿佛正在闪闪发光,受此鼓舞我才能迈出步伐,而在照片之中,两人的光彩留下了轨迹。

围绕着真姬酱的是淡红与浓红的宝石玫瑰,还有将之串连的白色钻石珠链;凛酱身边的则是以柠黄为主色调,洋溢着水果般清新气息的蝴蝶结缎带和十分可爱的猫咪形状光圈;至于我自己……

我看见了投落阳光般金色碎屑的新绿蔷薇藤蔓,以及簇簇盛开的百合花朵。穿着深蓝洋装站在其中的我,就连自己都不敢相认。

那个笑容明亮,仿佛可以去往任何地方的少女,真的是我吗?

“这难道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照片??”

真姬酱问出了我们共同的疑惑,可是声音却十分动摇。三位前辈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绘里前辈伸手指向了我的照片:“真姬虽然一直为我们作曲,但从来没来看过我们的演出,所以也是第一次见到吧?唱诗班成员所必须的‘才能’就是这个——我们称之为‘Aura’。”

“只有拥有神秘力量的女孩子才会引发这样的效果,现在可以明白你们一起入选的原因了吧?”

希前辈用手撑着脸颊,特意用这种无法作为正常解释的说法,似乎是因为我们呆愣的神情令她感到十分有趣,妮可前辈也端庄地轻咳一声:“顺便一提,妮可的aura是粉色的蕾丝花结哦,怎么样,很有歌姬的感觉吧!”

虽然出于礼貌应该回答,不过我现在真的暂时说不出话……

“歌姬什么的、总之绝对不适合凛这样的女生喵!”

“……我在说我自己啦!”

“是、是这样喵……”

啊啊,怎么办,小凛也已经完全陷入混乱了!

“我才……不相信……”

只有真姬酱还强自镇定着,的确,仅仅看到照片的话,果然还是很难理解……那些如同光芒般映亮了身影的图案……Aura……这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常识之外了。

简直像是、小说中的魔法少女那样。

“阿珂特丽斯塔的唱诗班闻名全国,毕竟也是有其原因的呢。”绘里前辈站起身来,我的视线又忍不住跟上她的动作,优雅宁洽而又具有某种不可思议力量的举手投足,仿佛也在空中留下了星点辉彩。她在茶几前的空地上站定,然后在我们的注视之中调整呼吸,慢慢抬起头来。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自深冬明镜般剔透湖面上掠过的,纯白天鹅的身姿。

 

那扇梦想门扉始终不断地寻找着

你与我之间那份 奇妙牵绊也正在探索中

 

是这个声音……清澈洁净,涤荡着积蓄浓重雨云的哀切天空,随着歌声悠扬落下,金发少女抬起的手指间,降落了纷扬不定的轻盈羽毛和六瓣雪花。

身边拱卫般围绕着的冰棱花纹,令她化身成为——

在玻璃八音盒上旋转的天使偶人。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最初在教堂中目睹的华彩景象正是来源于此。


——TBC——


评论(10)

热度(7)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