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速成花丸相关】嘿!今天的本丸花nao丸gui了吗?

——嘿!今天的本丸花nao丸gui了吗?——

 

※~若紫本丸记事簿~

※花丸第八话相关,政府宣传片害人不浅!!【嚎哭【被检非拖走

※也是青江+粟田口的组合,外加审神者

※涉及CP:三歌、石青、双狐,其实基本没有CP向内容啦……

※因为是速成所以写得很快,如果有啥不对的地方还请海涵,谢谢谢谢!!

 

 

    紫子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有问题。

    深秋之夜,月朗星稀,不管是舒舒服服地窝在被子里看小说,还是跑去屋顶上看天看月亮,都要比现在的状态适合的多。

    现在,她裹着毯子缩在桌边看名为花丸的时之政府宣传动画,左边是近侍刀三日月宗近与歌仙兼定,右边是本话ED的出场刀笑面青江。

    【好、好冷……今天怎么这么冷……看了这个剧情就更冷了……】

    虽然博多和五虎退超级可爱,拉低作品审美值的青鸟异常欠揍,三名枪的杂耍表演(??)也很爆笑,但当时间条推进至后半话的怪谈部分,紫子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努力往歌仙身边缩了缩。

    “主上,您和之定距离这么近,我可是要生气的哦。”

    三日月笑着侧头注视她,紫子异常坚决地回应:【这种时候就不要秀恩爱了,我是真的很冷啊!】

    “既然这么冷,为什么不穿件厚点的衣服呢……别又生病了。”

    【我也不想的啊,这条裙子号称可以陪伴我度过冬季,我怎么知道它会这么不保暖嘛!反正我就是要穿裙子!】

    女生一边发表着逞强的爱美言论,一边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歌仙认命地腾出一只手替她拉了拉毯子,至于身边那个笑得很开心地也往他身上靠的月亮,已经懒得再去管了。

    “主上,您如果真的很冷,我可以把石切丸的金蛋蛋暂时让给您一晚哦。”

    在黯淡光线映照下眯起眼睛微笑的青江,突然拿出了一只金灿灿的盾兵刀装,紫子还没反应过来,歌仙已经不可忍受地拍了拍桌子。

    “……青江你够了啊!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还有主上也不需要!”

    “哈哈哈石切会很高兴的哦,青江这么珍爱他做的刀装。”

    “哎呀那当然了,石切丸不在的晚上我都抱着它一起睡哦。”

    【你这么说,总觉得数珠丸要哭了呢……不过青江真的是随身带着这个刀装……你究竟是放在哪的?】

    “您猜猜看?”

    自从在花丸里学到刀装取暖这一招后,青江就常常带着这只石切丸给他搓的金盾兵,不时拿出来闪瞎本丸众人的眼睛,可是紫子还真看不出来他平时都把这么大个圆球放在哪里,好像也没看出内番服里面有放东西啊……

    【我不猜,随便你放哪里都没有关系啦……四轮十连才出一个金的,就算在全本丸的记录中也算是惨案吧……】

    “我会将它视为我们唯一的孩子好好爱护的。”胁差青年说着深情地将圆球放在脸颊边蹭了蹭。

    【在你吃了这个盾兵前我是不会再给你其他金刀装的!】

    灵刀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是毁三观,歌仙已经够心塞了,还是别再给他添麻烦比较好。紫子又回头去看花丸:【话说这个本丸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半夜还有这么多人在外游荡……】

    “每个本丸风格不同嘛,不过在我们本丸,闹鬼大概真的就是闹鬼了,可惜我基本没赶上正场过呢。”

    与金盾幸福相拥的青江又露出了那种妖异的笑容,紫子默默抖了抖:【行了吧,我觉得被一队蜘蛛精围攻才更恐怖……】

    “主、主上!!”

    【哇啊出现了???】

    “似乎是前田的声音呢……”

    “哎呀哎呀难不成今晚还真的有鬼?”

    “稍等,我去看一眼。”

歌仙起身开了灯,然后拉开门来到廊上,粟田口家的短刀双子正互相拉着手站在外面,旁边是今晚值夜的小狐丸和鸣狐。

“出什么事了吗?”

“啊,歌仙,你来得正好。”小狐丸向他招了招手,鸣狐则带着两个侄子到前面来,平野和前田彼此互看,似乎是定了下神,然后同时开口:“歌仙先生,我们寝室附近、好像在闹鬼。”

诶?

不会这样巧合吧……歌仙都呆愣了一两秒,紫子也在三日月和青江的陪同下裹着毯子出来了,很好奇地扒着栏杆问:【怎么了?哪里闹鬼?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几分钟前,我去关格子窗的时候,发现那孩子站在窗外……”

“我们和小退、秋田、还有包丁都看见了……想仔细看的时候就消失了……药研他们想去找,每次都是走过去时就看不到……”

“小狐,你们也看见了吗?”

三日月以袖掩唇露出思索的表情,小狐丸向他点头:“的确是个孩子的影子,一期今晚不在,鸣狐将小狐狸留在寝室陪着他们了,因为有些在意,所以来请主上决断……主上?”

紫子已经跑回房间,不过一会又跑出来,肩上已经换了一条相对轻便的羊毛披肩,正用缎带束着头发:【事不宜迟,青江带上你的刀!我们去对屋!】

慢着,这么快就决定了???

而青江已经笑眯眯地向她展示了握在手中的本体刀:“难不成是因为粟田口的大家长不在才会出现的么?说起来今晚石切丸也去远征了呢——那么,到我出场了吗?”

……你也好快啊???

“嘛,主上,让鸣狐也与你们一起去吧,值夜的事我和小狐来就好,之定守在这里等大家的消息,可以吗?”

还是三日月先做出反应,鸣狐立刻点头同意,歌仙则十分无语地看着紫子和青江这样罕见的组合——到底行不行啊你们两位?光是看着就觉得头痛起来了……

【没事啦,别担心。】不知为何兴致高昂的审神者已经提着裙摆步下台阶,朝他挥挥手,【看花丸的时候遇到了和花丸里很像的事!不觉得这样的情况本身就很花丸吗?青江你也快来啦。】

“是、是,您可真是心急呢。我就一起去了哦,歌仙?”

真是没眼看,歌仙克制着没向好友丢去一个风雅的白眼:“行了快去吧,别在我眼前晃了。”

“哈哈哈,之定是在担心哦,那么快去吧,主上也请注意安全。”

“有事的话请务必让我们知晓。”

【好~我们出发了!】

 

=================================================================

 

【总觉得,这个场景我怎么刚刚才见过的样子……】
    紫子、青江,还有粟田口家的各位一起站在昏暗的走廊中,每人手上拿着一盏蜡烛,微动的火光在墙上投下重重摇曳的影子,也将刀剑们的表情映得讳莫如深。
    这种突然能讲起百物语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这不就是花丸里的剧情吗,要不要说说看?驱鬼战队,绀!”
    “你已经说了啊,那我是橙?”
    “粉~”
    “红!”
    【……别喊了,小心等会又多出一个人……】
    “呜啊……请、请您别这么说……”
    “放心啦小退,老虎君它会保护你的!”
    “呀呀,那么吾与鸣狐该算一人才对呢!”
    “就算不说——大概——也会——多出一个人——”
    “青江先生,请别用这么阴冷的语气说话……”
    “但是,真的多了一个不是吗?”
    这么说的青江微笑着指了指自己:“你们看,我是站在大家的最左边没错吧?”
    左边靠近拐角处的是青江,右边则是鸣狐与鲶尾骨喰,紫子和短刀们就在他们中间,闻言不由得屏住呼吸,认真地听着他的下文。
    青年饶有兴致地眯起眼睛:“所以,现在握着我左手的究竟是——”
    他蓦地抬起左手拽出了什么,随同几声短刀发出的惊呼,还有鸣狐将本体出鞘的瞬息轻响,一只小小的手掌从他指间显露,紧接着是藕节般的手臂与淡紫衣袖,如同色彩渲染那样,一个身着浴衣的女孩的身影就在这数秒的时间中显现。被突然拽去高处的变故令她露出措手不及的惊惶表情。
    “——?!”
    似乎没想到这会是个人类模样的年幼孩子,青江的动作戛然而止,随即改用双手一把抱住她放回地面,女孩额发间垂落的花饰与缎带蕾丝之下,是委屈地撇嘴瞪过来的视线,与她的神情正面对上,令具有灵刀称谓的青年都不由一愣。
    “你、等……!”
    讨、厌、你!
    女孩的口型清晰地如此表达,下一刻露出恶作剧得逞的调皮笑容,转身用犹如金鱼尾鳍般的、缀着硬纱的腰带结糊了青江一脸,然后迈开脚步。
    “喂!别跑!”
    “追。”
    “鲶尾!骨喰!”
    胁差双子同时冲过转角,药研也一同赶了上去,三人的脚步飞快远离,紫子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了身边青年的衣摆。
    【青江!】
    “是吾等疏忽了!青江大人,您无事吧!”
    “青江先生没关系吧!”
    “啊呀……这还真是……超乎想象的热情呢……”
    青江揉了揉被打到的那边脸颊,还好甩过来的只是硬纱而已,见他没事,厚、信浓和后藤也在小狐狸“小心些”的叮嘱中向另一边的走廊追去,乱带着其他弟弟紧紧地挨着紫子和两位青年。
    【刚才、你们看到的就是那个?】
    “是的,一旦靠近她的话就会消失……所以我们才觉得那是鬼。”
    “没、没关系,我们要、保护好主上……呜…………”
    “阿退我想靠着老虎君行不行哇……”
    “呜啊,有点可怕……没有人妻来摸头我才不干啦……”
    【好了好了,包丁不怕,给你摸摸头哦。】
    紫子很自然地抓起青江的手在短刀发顶摸了摸,大胁差一脸被梗住的微妙表情,鸣狐有点不忍心地偏移了视线。
    “青江先生,是人妻吗?”
    “啊,比起是人妻我还是比较希望被人妻喜欢哦……”
    【不不不,你难道不是石切丸的人妻吗?】
    “哎呀您这么说御神刀大人可是……好吧,看在石切丸的面子上。”
    “哇!那我现在又干劲满满了!我们快去找鲶尾哥骨喰哥他们吧!”
    “……你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了?现在的短刀真厉害呢……”
    “青、青江先生!还有主上,请别玩笑了……”
    【……对不起。】
    “……”

居然有那么一瞬间同情了青江,鸣狐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主上!还有大家,快来这边!她跑进这里的房间了!”

鲶尾远远地在走廊另一头朝他们招手,过去汇合之后,紫子才发现这里是一个还没挂上名牌的空房间,厚一边比出轻声的手势,一边贴着纸格门探听里面的动静,鸣狐的小狐狸见状立刻用爪子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刚才那个躲进里面了。”信浓小小声地和紫子报告,“骨喰哥在旁边的窗户、药研和后藤在对面靠庭院的门边守着。”

“那、那我去帮忙。”

“主上,我也和秋田一起好不好~”

“我也要去!”

【当心一点哦,秋田,小乱还有包丁。】

紫子向三人挥挥手,站在她身边的青江伸手抵住下巴想了想:“虽然那应该是灵没错,但看起来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刚才都、没有看清呢。”

“因为我们没正面看到过她哇。”

“轻——点——声——”

厚又朝剩下的几人比出那个手势,不受声音影响的紫子举起手:【捉鬼前我先搞清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间房没挂名字?我记得这边的寝室应该都住满了啊。】

【诶?不是您说要给小乌丸大人排个靠前的房间,所以才腾出这间的吗?】鲶尾也随机应变地改用心声的方式回答她,露出了招牌的乐天派笑容,【虽然也没有锻出来啦,嘛,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

平野和前田一起露出了不堪直视的表情。

【鲶尾哥……】

【后面那句话,别对主上说也可以的……】

【上次限锻数珠丸先生时的破产噩梦我再也不想体会惹……】

【博多你自己都是物吉帮我限锻出来的耶。】

虽然是这样,可是这次别说没有小乌丸了,连根乌鸦毛也没看见,紫子摆摆手赶走看不见的坠机气息:【算了,悲伤的事就别提了,我们要进去吗?】

【就等大将您这句话啦!】

厚打了个ok的手势,和鲶尾对视过后,两人同时大喝一声拉开纸格门——

“这下你跑不掉了哦!”

“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房间里?”
    药研、后藤和秋田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对面的缘廊上,清月光芒洒落一片,与烛火共同照亮了房间中的矮小身影。上白下紫的渐染色藤花印纹浴衣、圆圆的脸颊、还有从额发间垂落到眼睑之上的缎带花饰,这个不知为何出现在藤四郎们身边的女孩,此刻正站在那里。

“这样看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如果能笑一下就更好了,是吧?”

青江眯起薄金眼瞳,虽然和鸣狐一起挡在紫子还有短刀们面前,两人的姿态还尚能称之为轻松。小狐狸也探询着开口:“这位姬君,您究竟是——”

话音未落,紫子忽然惊讶地抽了口气,女孩同时抬头绽开笑颜,随即挥动衣袖,在大家的注视中倏忽消散。

“喂……!”

“啊啊都忘了她会自己不见!”

【药研和小乱!别去追了!】紫子赶快喊下他们,【那个、大概是!——是座敷童子!!】

她简直要给自己的机智比个赞,然后就接收到藤四郎们纷至沓来的“诶——?!”,青江没忍住噗地笑出了声,立刻被女生瞪了一眼。

“好吧好吧,我不笑。”大胁差从善如流地举手投降,心说这还真是像啊。

“座敷童子……不是应该只在人类的家里出现吗?”

“在本丸也会有座敷童子……?”

性格认真的平野和前田不由得面面相觑,秋田则有些激动:“那就是座敷童子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为什么之前没见过她呀?”

“那个花饰好可爱哦!我也想要……”

“等等乱你的重点不对啊?”

“看清她的样子之后,突然觉得、不害怕了……大概、真的是座敷童子?”

“这么说我们本丸可谓是刀丁兴旺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嗯。”

“如此一来鸣狐也能放心了!”小狐狸轻快地晃晃尾巴,想了一会又开口,“大家,既然疑惑解除了,是否早些回房休息为好?”

“说的是,去睡吧。”

鸣狐在侄子们的七嘴八舌中提醒,包丁拉了拉他的手,满脸的犹豫不决:“小叔叔……我们、我们回房间前要数人数吗?”

“别——!”博多赶紧投了反对票,“万一多出一个什么的真会吓死刀哇!”

“这么说来……多了一个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那样不是更可怕吗?”

“秘藏子的我可是不会害怕的哦!”

“和秘藏有关系吗??还有药研你要吓到小不点们啦!”

【没关系没关系,我和青江可以担保这边没有不明生物,大家安心回去睡好了。】紫子招手让藤四郎们来自己身旁,也松一口气,【虽然我本来也觉得大概没什么,不过现在的确不是敌军潜入,也不是什么其他奇怪的东西,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啊,探险就这么结束了吗?”

鲶尾还有点意犹未尽,紫子摸摸他的呆毛:【好啦,看清是什么样子的不就可以了吗?现在都过凌晨了吧……我自己都想去睡觉,歌仙也还在等着呢……】

她说着忍不住呵欠了一下,于是鸣狐和青江带着年长的几个藤四郎重新关上门窗,收拾完之后大家才一起去粟田口的寝室——如果真的有座敷童子存在,或许会在日后的活动中顺利拜领小乌丸也说不定?

在想到这件事之前,紫子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少年们回去房间重新睡下,鸣狐去换回替他值夜的三日月,女生就在对屋通往东屋的渡廊上异常紧张地向走在前面的大胁差求证。

【青江,刚刚我有个问题,在鲶尾他们面前不敢问。】

“哎呀,您发现什么了吗?”

【我心里数过了,我们明明有十六个人,为什么我数出来只有十五个?相比多一个,少一个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吗!可是到底少了谁我就是想不起来啊!!】

“……您把自己算进去了吗?”

【………………………………没有,啊,也是,我和歌仙一样不擅长计算嘛。】

“这绝对已经不是擅长与否的问题了吧!!!”

青江突然体会到了一阵心塞。

 

=================================================================

 

远征队伍回来的时候是晨间六时,因为从鸣狐和青江那里听说了半夜发生的事,所以当一期推开寝室的门、看见睡成一片的弟弟们中坐着身穿藤花浴衣的女孩时,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

女孩替睡得滚到榻榻米上的后藤和包丁重新盖好被子,然后抬头向站在门外的青年做了个鬼脸,后者微笑着向她行了一礼:“感谢您照顾我的弟弟们。”

鬼脸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女孩鼓起脸颊,站起身来留给一期一个垂着长长黑发的背影,然后突兀地消失不见。

的确是小叔叔还有青江说的那样,有些像呢……

“……一期哥?”

“诶,一期哥回来了……?”

他正这么想着,药研已经从被子里坐起身,乱也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往这边看,两人一开口,大家就像是收到什么特殊信号般地纷纷醒来了。

“一期哥!”

“欢迎回来……”

“远征辛苦了哦,一期哥……”

原本不想吵醒大家的呢……一期略有些哭笑不得,还是走进房间挨个摸摸头,听弟弟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昨晚遇到(经过审神者突然认证的)座敷童子的事。

“本丸有座敷童子的话,会不会也遇到青鸟呢……就像花丸里的那样……”

抱着被子依在他手边的五虎退这么小声提了一句,立刻迎来博多和秋田的赞同,一期不知为何沉默片刻,随即又笑着哄他们去睡:“好了,先别说了,现在才刚过六点,大家再睡一会吧。”

“一期哥不一起睡吗?”

“还要向主上汇报远征的情况呢,之后一起吃早餐吧?”

“好~”

“一期哥晚安……啊不对,早安,咦这也不对……我到底想说什么来着??”

“别计较这个啦,一期哥,早安!”

和弟弟们挨个道了早安,看他们都重新躺回被子里睡觉,一期又检查了房间的地暖,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静静地思考起之前五虎退提到的青鸟的问题。

带man来lian幸chao福feng的青鸟?

大家,安心吧,它是不会出现在这个本丸的。
    一期一振内心十分亦可赛艇的,甚至突然想搞个大新闻——来了我也会立刻砍了它。
    绝对不会让这种画风魔性的存在影响我可爱的弟弟们!

绝对!!

赌上弟控的名义!!!

 

=================================================================

 

在那之后的某天,替审神者打扫书房的短刀们发现了一张夹在各种专业资料中的旧照片。

那是在夏日垂落的紫色瀑布下,身穿由白向紫渐染的浴衣、在额发上装饰着缎带花饰的年幼女孩,正向画面外的人们展露笑容。

 


评论(2)

热度(28)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