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2016辅贤生日月特别企划】-Precious- 06 (未完)(ABO世界观)

——-Precious-——


※如大家所见的ABO式辅贤

※虽然是这样,但并没有什么文风大转变的香艳刺激的剧情……只是好好地谈了个速成恋爱~

※大框架ABO,细节都是瞎扯,设定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快写完了……你们要不要看连驾校都没上过的人开车?_(:зゝ∠)_

※一不小心放了两遍,已修正~ 


Chapter 06


“唉……”

正好是下午没什么客人的时间,一个人坐在桌边的大辅对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满是苦恼的样子令正在不远处悄悄观察他的店员们满头雾水。

“我说,店长这是怎么了?最近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呢。”

“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一乘寺くん都没怎么出现的关系,我猜的。”

“嗯,名为恋爱的苦恼呢,不过只要店长干活的时候不出问题,随便他怎么消沉都没关系啦。”

“身为雇员这么说自己的老板真的没关系吗?——啊,欢迎光临!”

这么讨论着时恰好有客人进店,他们立刻站起身来各归各位,不过这次来的似乎是店长的朋友呢。

“请随意坐……咦?是高石先生和高石太太!”

“打扰了,大辅くん在吗?”

“在的在的,喏,就在那里坐着走神呢!”

顺着店员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alpha青年正如同什么缺水植物般蔫巴巴地糊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关注后才稍微恢复正常,往这边挥了挥手:“光!岳也来了啊,你们随便坐,怎么想到这个时候过来?”

“岳刚刚提前交了下个月要用的稿子哦,难得有空所以就出来散散步。大辅くん你没事吗?”

“啊……姑且算是没事啦……”

光挽着岳的手走过来,两人就在大辅面前坐下了。这么一看,平时活力满点的人现在异常心事重重的样子,最近也没听说他遇到什么难事——就算真的遇到了,大辅也是直冲上去将困难踹飞的类型才对。夫妇俩诧异地彼此看了看,然后放弃原定想要在这边喝杯茶休息下的想法,由岳提出了相当犀利的问题:“难道是和上次见过的那位一乘寺くん吵架……”

“哇啊啊啊啊啊!!!”

还没问完就被大辅突然发出的巨大噪音给盖了过去,岳抽了抽嘴角,明智地选择闭嘴,然后留心注意着事态发展的店员之一突然从他们身后冒了出来:“关于这个我们知道哦!一乘寺くん已经好多天没出现了呢!怎么也要有一个多礼拜了。是吧店长!”

“………………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炒了你们啊啊啊!!!”

“是、是!对不起!我撤退了!接下来的事就拜托啦,高石先生,高石太太!请务必让我们店长恢复精神哦!”

“我才不要这种帮忙!听人讲话啊喂!”

“哦……我们尽量。”——果然店长都是这种画风了,就不该指望店员会正常的,失策失策。

“不过难得有空碰个面,大辅くん你确定不需要帮忙吗?”

目送店员轻轻巧巧地跑开,岳抱起双臂看向好友,露出一个实在不能令人安心的微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真的是吵架了吗?毕竟大辅くん是那种需要人操心的角色呢。”

刚刚爆发过的大辅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拜托别用你写小说的那一套来形容人啊,现在没心情和你吵啦。”

情况似乎真的不太好呢,光用手指抵着脸颊,稍微有些不敢相信:“贤くん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但其实是个很温和的人,大辅くん……你没有做什么惹人讨厌的事吧?……说起来,刚才过来时……”

“我怎么可能做让贤讨厌的事啊啊!!!光你要相信我啊!!!”

“诶……好的,我相信大辅くん哦,可是究竟怎么了?这周还见到过贤くん的,我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说明大辅くん对一乘寺くん来说,根本连值得生气的价值都没有呢,好残酷啊。”

“高石岳!!我都这么苦恼了你能少说几句吗?说好的同伴情去哪了啊!!!”

“对不起,好像忘记在家里了,要我现在去拿过来吗?”

“……??!!算了,我什么也没说!”

光在两位alpha的你来我往中眨了眨眼,然后像是想到什么般地侧头:“大辅くん,你听我说哦。”

“啊是!光你说!”

“来这边的时候,我们好像在公园里遇到贤くん了呢。”

“……咦?”

大辅记得前一晚给贤发简讯问今天下午有没有空的时候,对方回答有些事情要处理——最近一段时间,贤都是用这样语焉不详的理由来回复大辅的。虽然他有慎重地道歉,而且也说过了这个时期就好,不过大辅还是有种或许被他讨厌了的错觉。

都不需要去求证,光是这样的假设就让人难过得想要找个角落躲起来。

难道是因为,之前亲吻了对方的原因吗?

大辅默默地倒在了桌子上。

“是吗……果然贤是讨厌我了……”

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这么具有杀伤力,光被吓了一跳,赶快摆摆手:“不是这样啦!上次见面的时候你们相处得那么好,无论怎样也不会突然讨厌大辅くん的吧……”

“不过,到底是不是一乘寺くん我们也不清楚。”

光都这么说了,岳也收起之前玩笑的态度认真开口:“因为穿着附近高中的校服,所以只是长得比较像的其他人也说不定。”

“是、是吗……”

“虽然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我应该不会看错……如果是的话,贤くん为什么要做那样的装扮呢……”

一边说一边考虑的光突然停下语声,因为想到了之前发生过的某件事情。

咦……该不会……?

“光!”

刚刚还摊在桌上的大辅突然跳了起来,光立刻抬头愕然地看向他,岳不由皱眉:“大辅くん,你吓到光了。”

“抱歉!但是、光!你们看到的那个时候,贤身边有人在吗?”

“那倒是……没有……”这么说着,光合起双手,“但看贤くん的样子,好像是在等人……”

“啊啊啊啊!!!!那家伙!都多少天前的事了他该不会从一开始就想那么做了吧!!——在哪个公园看见他的??”

“就是我们住的那个街区对面……”

“多谢啦光!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大辅くん?”

“店长你去哪里啊?喂——店长——嘛算了,你记得回来啊!”

还坐在桌边的两人目送着那个像是暴风雨般席卷而去的身影,一时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他就这么跑出去了啊。”

“嗯,跑出去了呢。”

“刚才是发生了什么?看他突然一脸紧张。”岳侧头看向妻子,“光知道原因?”

光显得为难地伸手扶住脸颊:“要说原因,难道是因为之前和贤くん说过的事情……岳,我们也过去看看吧?稍微、有点担心。”

“会有危险?”岳略显惊讶,但也立刻站了起来,“那走吧,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两人也是住在附近的,光所说的公园离这边只要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大辅一路狂奔过去都用不了多久,但等到了地方就有点傻眼。正逢周末,公园里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断,几乎可称之为嘈杂,要找一个人还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而且也不知道贤是不是还在这边……大辅觉得头疼。比起自己,光认识贤的时间要更久些,说认错人应该是不会的,所以才觉得担心。

因为这大概不是先前想到的有没有讨厌自己的问题,假扮成学生的样子是想干嘛啦,听光那么提起时,立刻就想到对方用一脸不在意的表情说着“像我这样柔弱的omega能做什么危险的事呢”时的模样。要说怎么会想到这个,一定是因为初次见面时差点被贤和他堂妹坑了的缘故……看现在这节奏,去做什么危险事情的可能性绝对占了上风啊!

大辅在来往行人中站了一会之后才想到有手机这回事,赶快从口袋里摸出来拨出贤的号码。

“本宫くん?”

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仍然是沉静温和的语气,听不出什么异常。大辅就连肩膀都松懈下来,长长出了口气:“贤!是我,你现在在哪?”

“我吗?”贤似乎有些惊讶于大辅的问题,但声音里随即染上笑意,“啊、先别着急,我看到你了,往右边……”

他的语声在话末突然中断,紧接着屏幕上显示通话结束。大辅简直要跳起来,心说到底是哪个混蛋敢打扰我和贤说话看我不打死他,而脚下已经拐了个弯往右边冲去。

只是还没跑出几步远就又陡地刹了车。

贤正站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条小径旁,真的穿着附近高中的夏季制服,解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衣扣,原本垂在颊侧的头发也在脖颈后束了起来。惯常所见的温雅气质中似乎因此渗入几缕年少的跳脱,加上omega的身形原本就较为纤细,就连大辅都对贤的真实年龄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困惑,也难怪岳会以为是长得相似的其他人。

但只要看见他,大辅就知道那一定是贤,绝不会搞错的。

而且还深感自己有点不好了,因为脑内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办贤怎么这么可爱好像抱上去蹭蹭”,第二反应才是“卧槽还真有混蛋在!”

没错,大辅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贤身旁有人,那是个典型的alpha男性,看起来强健有力,比贤还要高上许多,正随意抛玩着从他手上抢过来的手机,似乎是看到大辅,这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冠以混蛋代号的alpha向贤露出了笑容:“你看起来像是优等生的样子,其实出人意料地会玩嘛?现在的高中生都是这样的吗?”

那是什么鬼???大辅抬脚迎了上去:“喂!离我朋友远一点!!”

“朋友?”

代号混蛋立刻喷笑出声,看了贤一眼:“你这个备选有点意思,不过别搞错了,我不喜欢和人分享。”

滚蛋吧,贤是我的!大辅丢去一个鄙视眼神,也懒得管男人摆得分明的挑衅态度——反正他感受比较迟钝也感觉不到嘛——伸手就把贤往身后拉:“都说让你别做什么危险的事,你偶尔也听我说句话啊!”

出于安全考虑,他没有喊贤的名字,对方却罕见地显露了愉快情绪,连脚步都没动:“这就叫危险了?不过我没想到本宫くん会来呢……那你就看看吧。”

“咦?”

大辅没听明白,贤则重新看向男人:“把手机还给我。”

“可以啊,不过在此之前,不是说好今天要陪我玩玩的吗?”

陪个毛啊?!对着学生(虽然是假扮的)说这种话你是人渣吗?——如果不是贤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大辅的衣袖,他现在已经冲上去揍人了。似乎是察觉到这里有alpha发生争执,周围人频频驻足观望,都向站在两人之间的贤投来担忧的视线。

然而看起来纤瘦年少的omega却露出一点微笑,直接抬起手来:“我说了,把手机、还给我。”

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只有大辅看懂了他漂亮笑容之下的凛冬意味,忍不住暂时改变立场,替代号混蛋点起蜡烛:“你最好还是……”

这里还没讲完呢,贤上前一拳击中男人腹部,又轻轻巧巧接住自己的手机重新站好,动作干净老练得不行,连额发都没乱一缕。等他这系列动作完成,男人已经变了脸色弯下腰去,连哼都哼不出来。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贤会亲自动手的大辅直接石化,等围观群众们发出夹杂着喝彩声的惊呼之后才找回自己的语言功能。

“……这、我是不是提醒得太晚了?”

“你……我……我明明……你怎么——”

贤刚才是用足力气的,哪怕对于alpha来说这么一次也差不多就该跪了,男人看着高大,但也不能免俗,头上冷汗都下来了,一时之间都不敢动弹,看着贤的表情简直像是见了鬼:“你……你、你不是omega吧?!”

“你说我是不是?”贤俯身看看他,唇边保留着微笑,眼神却没有笑意,“你敢不敢赌我是?——在网络上用假造的omega身份骗人,你该不是真的以为我会对你们这样的蠢货有兴趣吧?”

“贤くん!大辅くん!你们没事吗……诶??”

高石夫妇往这边过来的时候就听到路人议论,说有个应该是omega的高中生把成年的男性alpha给揍趴了,听得两人满头黑线,过来一看……发现似乎还真是这样?

光伸手掩住嘴有点说不出话,岳相对而言比较镇定:“这么看起来也不需要我们帮助了吧?”

“咦你们没在店里坐?”大辅自己都觉得现在反应得有点迟钝,他还是不敢离贤太远,只好继续站在那里,“应该不用……或者你们帮忙报个警?——喂别跑……!!”

听到报警这个词,男人蓦地直起身,一把推开贤发足狂奔——在路人们的设想中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事实是他根本没来得及跑,直接被似乎还是个学生的omega利落地踢在膝弯处,随即双臂往后一扭,紧接着是一声痛呼,这次是真的跪下了。

“本宫くん,高石くん,麻烦帮我一下。光さん,能请你报个警吗?这个人和你之前告诉我的事有关。”

大辅这时才明白过来,贤说的那句“就算当事人不报警也并非没有办法”真的不是随便说的,而之后的那句“我这样柔弱的omega能做什么危险的事”则根本就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顺便也看到了自己碎成渣渣的身为alpha的自尊心:“一般这种剧情里不该是我来救你吗??这画风不对!”

“谁需要你救啦?”刚解了发带绑人、还威胁说不老实等着警察来的话就先卸一条胳膊,贤又恢复了平素的淡然沉静,转头看向大辅,“这样的蠢货,我一个人可以揍十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衣装的关系,美丽的深蓝眼眸显得异常年少,被如此直视,大辅深感不能反驳,默默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而事情发生还没有半小时,在警视厅任职的治就从同事口中听到“你家弟弟光凭他一个人就把一个成年的alpha男性给打残了”的消息,当时就被正喝进嘴里的茶水给呛得不轻。


=============================================

哈哈哈哈就是没有写完!【笑着哭了粗来

下一更争取下周吧,说好五月之内完结的_(:зゝ∠)_正文写完也算完结不是_(:зゝ∠)_


评论(14)

热度(31)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