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2016辅贤生日月特别企划】-Precious- 05 (补完)(ABO世界观)

——-Precious-——


※如大家所见的ABO式辅贤

※虽然是这样,但并没有什么文风大转变的香艳刺激的剧情……只是好好地谈了个速成恋爱~

※大框架ABO,细节都是瞎扯,设定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补完上周的更新


Chapter 05 补完


等结束通话,站在厨房里对着红茶罐子发呆的贤才突然反应过来——身为未被标记过的omega,大晚上的邀请一位alpha来自己家……


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站在那里考虑了一会,又觉得没有纠结的必要,请男友来家里坐坐也没什么不对……虽然时间上好像有点问题,但依照大辅那个凡事不多想的性格,大概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就答应过来了。

贤定了定神,保持着一脸淡然的表情准备起热水和茶具,又打开冰箱拿出母亲让他带回来的草莓蛋糕,正要切开时手上又略微一顿,把大辅送的那个也取了出来,想想觉得还挺有趣的——他一个男生,家里居然放了两个蛋糕,甜点又不能当做正餐,估计要好几天才能吃完……还是赶紧让大辅帮忙解决吧。

这边悠闲地将东西摆上餐桌,那边大辅和店里交代几句,然后换好衣服满脸灿烂地跑出去了,就差没旋转跳跃以表喜悦之情,惹得店里的食客都面面相觑。店员们则偷偷打赌,赌他这么晚了是不是去贤那里,是的话会不会留下过夜、甚至更进一步——不过大辅完全不知道这正在秘密进行中的活动就是了。

    他速度很快,不用十分钟就到了地方,贤来开门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心说还真的是马上就来,难道是用飞的吗……

    “店里没有关系?”

    这么想着就问了一句,大辅毫无心事地摆摆手:“没事啦,我店里那几个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的!——晚上好,贤!”

    “晚上好,本宫くん,请进。”

    似乎是受他雀跃心情的影响,贤也弯起唇角,将人让进屋内,等大辅换过拖鞋又洗过手出来,就请他到餐桌边坐下:“你先坐,我去泡茶……或者去沙发那边?”

    “不用不用!就这里好了!打扰你了!”

    坐到餐桌边,大辅反而出人意料地拘谨起来——仔细想想觉得还是挺紧张的!毕竟这里可是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的家中,而且还是两人独处……对方的气息要远比在外时柔和。

    嗯,这个氛围适合胡思乱想,而且贤还穿着宽松的T恤,和平时总是衬衣端整的模样不同,整个人都显得柔软了下来。从衣领上露出漂亮的锁骨,垂在颈侧的几缕黑发微带湿意,大概是刚洗过澡吧?

    ……这种时候不做些什么是不是太浪费了?

    “本宫君果然是alpha呀。”

    “咦??”

    大辅回过神来,贤正用手指扣着桌面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大辅立刻就想起了那杯让人泪流满面的清咖——果然刚才那种纤细柔软易推倒的印象都是表象,贤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还是贤啊!大辅条件反射般刷地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没在想奇怪的事情!”

不对,话说他为什么总是想到那杯咖啡?印象太深刻于是变成了一个梗吗??

“嗯……我想你也不敢。”贤投来状似无害的微笑,然后转身去厨房。留下整个人都是_(:з」∠)_状态的大辅,觉得自己身为alpha的尊严已经被兵不血刃地轰成了渣渣。

喜欢的人就在面前但总是看得到吃不着肿莫破?急,在线等!

他的脑内剧场才刚开始,贤已经端来了茶具和餐碟,大辅赶快一脸正经地端正坐好,只是动作幅度太大,仍然被贤困惑地看了一眼,之后才放下手中的东西。杯子和餐碟都是简单明了的洁白底子配绀色边线,红茶暖香温馨,草莓蛋糕的样子也非常漂亮。大辅猜测贤做甜点的手艺或许就是从他母亲那里学来的,再看看他手边放着的——是一块毫无装饰、异常朴素的芝士蛋糕。

大辅觉得这块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做的那个……这么一对比果然有点丑啊啊啊!!

“贤……先说好你可别嫌弃我做的……”

“……??”

贤完全不懂大辅的重点在哪里,看他一副需要安慰的模样,过一会才明白似乎是因为发现两只蛋糕之间的对比所以才受到了打击。

……所以到底有什么可比的啊?这人果然是笨蛋吧?

“本宫くん你是不是……想太多?如果嫌弃的话我就不会收下了。”

因为不耐烦被纠缠,所以把别人送的东西直接照脸扔回去的事以前也不是没做过,但这种事大辅就没必要知道了。贤一边说一边拉开椅子坐好,见对面的人眨巴眨巴着眼睛看他,于是就先拿起叉子,从蛋糕上切下一块送入口中。

与口感绵软香气清甜的草莓蛋糕不同,混合着芝士和白巧克力的沉厚浓香,像是某种温柔的安慰。

还真是……和这个人相合呢。

这么想着,贤放下手呼出一口气,正要开口的时候,大辅已经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喊声:“哇啊啊啊啊难道说很难吃吗???”

他明明做了两份还让店员们试吃了一份确定不会变成黑暗料理才决定送过来的啊?!

“我有说很难吃吗?”贤莫名其妙地看看他,大辅满脸委屈:“但是你刚刚叹气了。”

贤:……不用多想了,看上这种笨蛋的我肯定是审美有问题无误。

他决定还是不告诉大辅自己的真正感受:“我只是在想,这样下去我以后或许可以兼职做个美食评论员什么的。”

“咦?为啥?贤你现在已经很辛苦啦……我会觉得心疼的!”

贤努力了好几秒才控制住想让他少说几句的冲动——还不是因为两人的话题常常围绕食物打转,一定都是大辅的错。

他在心中干脆利落地将锅丢给面前这位毫不知情的料理人。

“不讨论这些了,蛋糕味道很好,你也快吃吧。”

“哦!那我不客气啦。”

大辅总算安心下来,他也的确有点饿了,于是高高兴兴地吃起夜宵,贤不像他那么有胃口,主要还是抿着红茶作陪,间或在他说话的时候应答,声音沉美。微带水汽的发梢在交谈的过程中逐渐松开,随着时而侧头的动作轻微晃动,让大辅觉得有些心神不定。

从初次见面开始也有一个月了……说了“请和我结婚”那样的话之后,对方并没有露出很吃惊的表情,只是沉静地建议“你不觉得先从交往开始会比较好吗”,那仿佛不会动摇的眼瞳令人憧憬。

和贤在一起总是非常开心,他像是冬日降落的白雪那样、虽然凛冽,但也十分温柔和包容,可不知道为什么,贤所做的也仅仅到此为止。

不愿被人触碰、和家人关系不好、独自一人生活……他好像在害怕什么,所以现在止步不前——大辅有这样模糊的感觉。平时的话不会想到这些,所以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的确确是两人独处的缘故。

咦?

这么说现在应该是个好机会呀!!

“贤,我能说一句吗?”

他突然没头没尾地这么说道,贤略微沉默,随即放下杯子:“从刚刚开始就是本宫くん在说话,怎么了吗?”

大辅紧张地咽咽唾沫。餐碟中只留下一点奶油,红茶也喝完了,按照贤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同意自己留宿,所以如果不说的话,大概不会有任何进展……那种被催促的感觉重新回归,他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就直接说了出来:“我是想说!之前说想和贤结婚的那句话,我我我……我是认真的!”

和那时一样,对方的神情中也没有多少讶异,然后似乎是认真回想了一会,贤点点头:“我没有觉得本宫くん那时是在开玩笑。”

短暂停顿之后又追加一句:“我自己也……并不是在开玩笑。”

没有预想到会得到另外答案的大辅呆住了,贤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而后站起身:“我先收拾下东西。”

他很快端走桌上的餐具,大辅突然想到自己原本还想多喝一杯红茶来的……等等等等!这难道是在转移话题嘛?

“贤!要我帮忙吗?”

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这个可能,大辅赶快起身跑去厨房门口,贤正背对着他将杯碟们放进水池,闻言也没有回头:“不用,你坐一会吧,怎么能让客人动手……”

还没说完就听见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欢快地跑了过来,贤还想再说句什么,就被一把揽住了腰。

“贤!我喜欢你!请务必和我结婚!!”

………………搞什么啊??!!!

大辅的体温要比贤高一点,现在正从后面伸手环抱他,周围的温度立刻向上攀爬,肩背之间微热绵延,可以清晰感受到alpha散发的信息素所传达的刺激——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贤差点把拿在手上的一只杯碟给摔了:“等……你快放手!”

“不要!我现在好开心!”

“你开心也别把我当抱枕!还有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我收回去!!”

“我才没有在想乱七八糟的事啦!之前都没有离贤这么近过……”

说着就在他颈边蹭了蹭,贤十分地想扶额,早知道会画风突变他就不多说那一句了好吗?!在这样亲近的距离之中,即使定时服用过抑制剂,对omega来说也还是很危险的情况……

他屏息将碟子放回水池,想要转身推开大辅,谁知对方似乎认定了现在的机会,收紧手臂轻声开口:“贤……你以后能不能不吃抑制剂了啊?”

吐息留在脖颈之间一片酥痒,贤蓦地收紧手指,几乎要揍人了,不过终究也只是几乎而已。他没有说话,缓缓吐出一口气冷静少许,然后放松双手:“之前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得寸进尺……”

“因为贤都没有说过,像是喜欢我、或者不喜欢我之类的话,又从来都不喊我的名字,虽然我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没有自信啦……嗷!你干嘛打我!”

后半句是因为贤忍无可忍地将他搁在自己肩上的脑袋拍向另一边。

“不要靠着我说话,很不舒服!”

那些短短的头发擦过耳际颊侧,令人心烦意乱,不过关于大辅提到的事情貌似的确是贤理亏——他的确是没有说过表明心意的话语。

可让他对一个才认识月余的人说喜欢,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啊!

就算这个人……或许也会是他的“那一位”alpha。

“你也觉得一定要说出口才可以吗?”被牵动了心事,贤像是叹息般这样提问,“不表达出来的话就不行?无论我做什么……可我就是不想说出口,本宫くん会怎么做?”

不管是对于恋爱也好,家庭也好……

“也不是这么说啦,只是告诉我的话我会更高兴的!”大辅又蹭蹭他,“不过没关系!贤不表达的话我来表达就好了嘛!”

你是想表达什么啊?贤扭头疑问地看着身后的人。拥怀他的双手放松,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揽过肩膀,对方映入瞳中的神情异常明亮。

“做什……”

然后手指抚上面颊,无法继续说下去,因为亲吻已经落在唇上。

对方微显干燥的双唇轻触着他的,动作出乎意料地温柔,而贤竟感到无法动弹,仿佛时间强行停滞,所以他不能做出任何选择,无论接受或者否决,只有令人感到疼痛的心跳异常激烈。

唇瓣被轻抿微咬,然后舌尖试探着舔过齿列,贤终于抬起手来,但却又什么都没做,只是抓住了大辅的肩膀。

他可以感到对方因为动情而散发出的信息素,但那样的举动并没有任何强迫意味,所以他无法拒绝——并非因为对方是alpha所以必须承受,而是因为对方是本宫大辅。

为了这个人而改变可以吗?为了这个人迈出步伐,或许不会受到伤害吧。

他放下一切,任由唇间亲吻加深,未被触及的自我界线迎来可能会长久停留的访客,直到大辅将他放开。

“贤……”

那声音带着些微喘息,显得有些沙哑。贤往身后撑了一把才站稳,他在胸前握紧手指,过了好一会将心脏鼓动所带来的疼痛消减。

“对不起!……我没想让你难受的!”

大辅好像还被这些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扶住他,贤到这时才感到有点烦躁,于是没好气地瞥去一眼:“你别离我这么近就可以了。”

秀丽的眼瞳轮廓中微有泪意,深蓝瞳色仿佛洗炼过般一片明净,这个眼刀完全没有威慑力……大辅在脑内大喊夭寿——所以很早就说了他真的是从身到心都非常健全的二十五岁的alpha啊!!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的!!刚才到底为什么要那么作死啊!!

“对对对对不起!!!”

大辅只好放手,然后自动自觉地默默往后退了几步,认错的态度异常端正,但是也没有后话了,贤调整好呼吸才重新看向他,颊上还微留一点淡红:“你刚才说得我会考虑的……不过你今天,应该没有抱着类似想要留下来过夜的想法吧。”

“咦?!!没有!绝对没有!!!那我……我就先走了?啊或者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洗杯子?”

就算之前有那种打算现在也不敢有了,大辅在心中用力抽打自己几下,他绝对不想勉强贤做什么,但照这个节奏下去他都不敢保证会有啥发展了。

——都是本能的错!

然而本能表示这个锅它不想背。

“你还是快走算了……”

贤皱眉看着这位似乎正在内心纠结中的alpha,再次对自己的审美表示了怀疑。大辅乖乖哦了声,又蹭过来一点,贤不由得犹疑起来,如果又是什么亲密的举动,他应该推开吗?

好在大辅这次只是拂开他的刘海,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而已。

“贤,生日快乐……晚安。”

贤注视着面前的人,低头将发丝重新拨回额前。

“晚安……大辅。”

=================================================================

  

任性,所以没有后记【躺倒


下一更在下下周,目测还有两到三章完结。




评论(6)

热度(28)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