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2016辅贤生日月特别企划】-Precious- 05 (未完)(ABO世界观)

——-Precious-——


※如大家所见的ABO式辅贤

※虽然是这样,但并没有什么文风大转变的香艳刺激的剧情……只是好好地谈了个速成恋爱~

※大框架ABO,细节都是瞎扯,设定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贤酱生日快乐!!!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守护你的旅程~

 

Chapter 05


距离下班还有两小时的时候,前台的实习生过来找贤,说他哥哥和一位姓本宫的先生想见他。

“一乘寺さん现在能过去看看吗?”还在读大二的小姑娘可怜兮兮地问,伸手指指门口,“我觉得那两位先生好像要吵起来了……”

听她这么说,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忍不住停下手上的事情竖起耳朵,果然隐约听到了走廊上传来的诸如“为什么你也在这里!”、“我才要问你怎么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之类毫无技术含量的对话,位置离门口比较近的京无奈耸肩,戴上耳麦继续做她的程序去了。

不用想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贤在心底叹气,但还是微笑着向实习生点点头表示知道:“抱歉,我现在就去看看。”

他起身离开座位,又被坐在里面的光子郎喊住,说如果没事的话今天早点下班也可以,贤道了谢,然后就离开办公室准备去消灭噪音。才走到休息室门口,就看到两位alpha青年各自散发着可怕气场彼此互瞪——跟着过来的实习生也是位omega,看到这架势差点没被吓哭,贤让她先回去,自己抬手叩了叩门。

“随便你们是想吵架或者打架,能不能去外面处理好了再过来?大家都没法专心工作了。”

两人这才转过头来,见他面色微沉地站在那里,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大辅就已经一反之前的不爽态度欢快地蹭了过去:“贤,你来啦!”——于是一乘寺家的兄弟俩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这画风未免也转变得太快了吧?

“本宫く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对着那张灿烂的笑脸实在生不起气来,贤缓下表情,大辅立刻将手上提着的圆形木质包装盒展示给他看:“是来给你送礼物的,生日快乐!我想了好久,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合适,所以也自己做了蛋糕……”想到当中那些惨不忍睹的学习过程,他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随后又将之抛开,大方地解释了一句:“不过西点还是第一次做,最后的成品有点丑,你可别嫌弃啊!”

前几天去大辅店里的时候店员们就像是有话要告诉贤的样子,结果每次还没发声就被本宫店长挨个拍走了,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贤对着那只盒子眨了眨眼,一边伸手接过一边忍不住轻笑:“怎么会,谢谢你,本宫くん。”

“……咳。”

被晾在旁边的治觉得有点看不下去,所以咳了一声表明存在感,大辅立刻孩子气地撇撇嘴,贤有些忍俊不禁,伸手摸摸他头发以示安抚,然后侧头看向兄长:“小治哥哥又是有什么事?”

比起上一次见面时的模样,贤今天的态度简直可以称为和颜悦色,治很不想承认这里面或许有大辅的一点作用,但还是稍微安心,难得主动地收回自己的不悦:“今天你生日,我来接你回去。妈妈特意和同事换了班,说要多做点你爱吃的菜。”

听到他的话贤就微微皱眉,虽然是生日,但比起和家人在一块,他果然还是想一个人待着啊。就算回去了父母也只会担心这担心那,外加追问他几时有找个人结婚的打算。如果像以往那样说没有打算,妈妈肯定又要偷偷掉眼泪,但如果说大辅……贤觉得自己很快就会陷入“要如何防止我的哥哥打死我的男友”那样的窘境之中。

——真是没眼看了。

“贤你又皱眉啦。”正这么想着,带着些许暖意的手指就抚上他眉心,贤都懒得重申他不想和别人距离太近的习惯,只能呼出口气舒展眉头。大辅这才放下手,依然是明亮的笑容,仿佛没有发现他的无奈那样:“嗯嗯,这样才对嘛!就说你不皱眉的时候才更好看!”

顺手又揽过他肩膀,这下换成治在旁边看得直皱眉了,大辅就当没看见,凑近贤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你哥哥都特意过来了,今天就回去吧。”

微热吐息令清冷的深蓝眼瞳产生些微动摇,贤来不及多想,压下那一点不自然侧头看他,大辅倒是很认真:“毕竟每年也就一次生日,我们认识都有一个月了,也没见你回家过。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问题,但家人之间没有事会说不开的啦。”

大概是因为记得之前贤曾说过的“和家人关系不好”的话,所以大辅才会这么说的吧。见惯他像个孩子似地跳脱犯蠢,现在却难得言语温和,明明只是些普通话语,声音里却满含鼓励意味

贤居然觉得这样的大辅还挺有魅力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定了定神,露出一点微笑:“我还不用本宫くん担心……但是你说得也对。”

又转头看向兄长:“今天可以早些下班,我把手上的工作收个尾就好,小治哥哥就在这里等一会吧。”

治没想到贤今天居然突破天际地好说话,一时都有些惊讶,不由得就看了看大辅,后者颇为骄傲地抬头挺胸,满脸的“你看贤就是比较喜欢我”——无论怎么看都依然很蠢,所以治直接无视了他:“那你快去。”

真不知道自家弟弟究竟看上这个笨蛋哪里了……心塞。

虽然沟通起来有些问题,但毕竟是兄弟,贤完全知道治现在的想法,不过他哥哥也是少见地吃瘪,所以总体而言贤的心情还算是不错,又向大辅示意:“本宫くん也跟我来吧。”

到了走廊上才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跟上来的人:“本来是打算今晚去你们店里吃饭的……现在看来只能改变计划了。”

“你想来的话随时可以来呀。”大辅却没有很在意,终于离开治的视线范围,他熟门熟路地圈住贤的手臂把人往自己身边带,“而且之前贤说和家人关系不好,但你居然一直喊治さん‘小治哥哥’诶,所以肯定不是真的关系不好,只是在闹别扭吧?”

几句话说得贤惊讶地睁大眼睛:“……本宫くん,原来你也有智商上线的时候呢。”

“咦???”

大辅满脸问号,想说我什么时候智商不在线了,但贤已经移开目光:“我和哥哥都是不喜欢被人管束的性格,所以不怎么合得来……但我并没有真的想讨厌他,也不想被他讨厌,所以这个称呼就从小用到大了。”

“我就说嘛,其实他很关心你的,呃,不过他如果能对我客气点就好了……”大辅说着困扰地抓抓头发,但看起来好像也没很放在心上,“好啦,那我今天就先走了!”

“嗯,谢谢你的蛋糕,路上小心。”

大辅难得没像平常道别时那样黏着贤要抱抱,看他进了电梯,贤又回办公室给目前的工作做了收尾,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他生日,加上光子郎也说可以早点下班,说笑几句后就纷纷催他快点回家,贤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还是宁可一个人待着怎么办?

治是开车过来的,先载他去了租住的公寓把那个蛋糕放好,然后才往田町的方向开。在车里的时候贤就拿手撑住脸颊望着窗外,气氛略显尴尬,最后还是治先开口:“小贤,你是真的喜欢那个本宫大辅?”

他问完,过了一会贤才转过头来:“本宫くん和其他alpha不同……第一次见面,椿和他开那样的玩笑也不见他生气。虽然有时像个小孩子,但那也是因为他比别人坦率,而不是因为幼稚……小治哥哥,你别看本宫くん像个笨蛋就欺负他。”

“我做什么了?”治一脸莫名,想多说几句,又因为要开车的缘故只能作罢,“算了,你现在也有自己的生活了……如果真的要答应他求婚,回去后也和爸妈说一声吧,免得他们总是担心。”

治现在也是单身,但alpha不像omega那样受身体情况限制,所以他没什么压力,而贤每次都要被父母问起有没有男友,也算是他不想回去的一个原因。

不过治的态度很奇怪……贤仔细看了看兄长的表情,似乎有些烦躁,但要说多不满意好像也不是——还以为他真的看不上大辅呢,毕竟治自己就太过优秀了,alpha们又都是具有独占欲的物种,贤没指望他能用平常心对待大辅。

“我当然觉得他配不上你,但是你如果喜欢也没有办法。”说关系不好,其实兄弟之间是很有默契的,贤一句话没说,治已经明白他想问什么,“而且今天是你生日,你不躲着我,难道作为哥哥还要和你吵架吗?让妈妈看到了她又要伤心。”

贤不由蹙眉,却想到今天大辅的话,于是自己放缓表情,声音也随之平静:“那是因为小治哥哥遇到任何事都要替我决定……不和你说这些,我想睡一会,到了再喊我。”

说完便往后靠上椅背,偏过头去不再说话。治还记得上一次见面时椿和大辅都在场,贤就冷下脸要他出去,一点面子都不给,以至于他今天是抱着要被气得说不出话的觉悟过来的,可是贤居然会主动避开话题——也罢,不说话总比吵起来要好。治心下有数,两人小时候就有过争吵,等年纪渐长,他有alpha的独断,贤又是倔强清冷的性格,相处时总是针锋相对的时候多,想要和好基本是不可能了。

既然这样,别再让现在的关系恶化就已经很好了,治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专心开车让贤休息,心里却犯了职业病,推测起自家弟弟态度改变的原因来。

……总不会真的是因为本宫大辅的关系吧?

啧,那个窥视我家小贤的混蛋,果然下次见面时还是先揍一顿好了。

 

在店里准备食材的大辅莫名打了个喷嚏。

=================================================================

虽然是家里庆祝生日,但贤还是在晚餐结束后回了御台场,理由是不想到了早上去挤电车,或者耽误治的时间送他上班,父母都看得出他不愿在家里久待才这么说,但到底还是同意了。直到回到自己住的公寓,洗过澡在沙发上坐下,贤才觉得松了口气。

并非是想置父母的意愿于不顾,只是两位长辈的态度总是太过小心……让人觉得难过。大辅提起家人时就会眉飞色舞,说到会和他掐架的姐姐也是毫不在意地满脸明朗笑容,贤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无法以那种表情来说起关于家庭的事情。

他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想自己的心事,手机却在这时响了——是大辅打来的。恰好想到对方的时候接到电话,贤心情微妙地叹气,伸手拿过来接通。

“本宫くん?”

“啊,贤!”和轻快声音一起传来的还有听起来显得喧闹的背景音,现在还不到九点,所以店里应该还有些食客,大辅就在这其中和他说话,“没有打扰你们吧?”

贤眨了眨眼,觉得他可能是误会自己还在家里,一时有几分无奈:“不打扰,明天还要上班,我现在已经回来了……本宫くん有什么事?”

“咦?”那边明显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也没什么啦!就是突然想和你说说话,呃,我原本还以为你今天肯定回家住的……”

尾音少见地犹豫,似乎有事要问,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贤很快明白他的意思,唇边显露一抹笑意,嗓音柔和:“只是因为要上班所以才早回来了而已,今天妈妈也做了蛋糕,一定要我带回来吃,我还发愁要怎么解决。”

大辅还以为他是和家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闻言松了口气,脑内又立刻亮起一个灯泡:“既然这样,不如我来帮你吃好了!”

“……诶?”

没想到话题突然会发展成这样的贤愣了愣,总觉得某人好像暴露出什么的样子,随后就听见大辅慌忙遮掩了一句:“不过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就、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嗯!”

完全是心虚的语气,难道是想来自己这边吗?作为拜访而言似乎有点晚吧……还是说他其实想顺便留宿?

贤陷入短暂的困惑,大辅却以为他是生气了,赶紧替自己澄清:“啊啊我就是这么一说!贤你别在意!晚安,我先挂……”

“你想来的话也可以。”

贤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理由才会这么说,但说都说出口了,他干脆起身去厨房,“妈妈做的是草莓奶油蛋糕,你如果不嫌弃,就当是来吃宵夜……我这里也有红茶和咖啡……”

“不不不我不喝咖啡!!”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杯清咖都快成心理阴影了,大辅立刻像是遇见黑暗料理般忙不迭地拒绝,“我喝茶就好!真的!那我现在就来可以吗?”

“……如果不影响你店里的事情……”

“不影响不影响!我过来啦!等会见!”

“嗯……等会见。”

等结束通话,站在厨房里对着红茶罐子发呆的贤才突然反应过来——身为未被标记过的omega,大晚上的邀请一位alpha来自己家……

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

 

我觉得贤肯定是宁愿天天和哥哥吵架也不希望他便当,所以考虑了很久还是让治兄出场了,不过感觉他在TV原作里只出场了貌似两集,人物设定基本就等于没有什么设定……希望没有把他写的很奇怪(如果真的写的很奇怪应该也要比被便当好吧,哈哈哈……(心虚


评论(14)

热度(2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