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2016辅贤生日月特别企划】-Precious- 02(ABO世界观)

——-Precious-——


※如大家所见的ABO式辅贤

※虽然是这样,但并没有什么文风大转变的香艳刺激的剧情……只是好好地谈了个速成恋爱~

※大框架ABO,细节都是瞎扯,设定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Chapter 02 -Wondering-


贤是在店里准备打烊的时候推门进来的,正坐在吧台后整理餐具的大辅抬头看见他,还被吓了一跳。

    “欢迎光临……不对,贤你该不会现在才下班吧!!”

    墙上挂钟已经指向十点,而贤还端正地穿着衬衣西装,明显是刚从工作场合离开的模样,见大辅立刻丢下手机跑出来,他也很快开口解释:“不是加班,只是和一位新的客户见面,要商讨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过也没想到会讨论到这么晚。”

    “哇啊……你也别太拼啦,要是再被你哥抓到他又该杀过来了。”

大辅一边说一边替贤拿过外套,把他带到吧台前,“坐这边坐这边——你这时候过来,该不会还没吃晚饭吧?”

    其实他就是顺嘴这么一问,没想到贤犹豫了下还真的点点头:“的确是没怎么吃,本来想去便利店看看的……不过光子郎前辈和京さん都推荐了好几次,要我一定找个机会来这里。”

大辅在大学毕业后就开起了属于自己的拉面店,这几年下来已经积攒了很好的口碑,而且因为营业得晚,会有不少附近公司的职员会在加班结束后来这边吃个迟到的晚餐休息一下,不过基本也在九点半之后就不会有什么客人了,现在这个时间……大辅不死心地又看了眼挂钟,嗯,十点敲过,已经超出营业时间了,无论怎么说都是该吃夜宵的时候了!

可贤居然还没吃晚饭!…………难怪第一次见面时他哥哥反应那么大。

“贤,你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啊!”

大辅最后十分肯定地下了这个结论,作为一个每天都与食物打交道的职业拉面师,他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其实现在已经结束营业了,不过简单的食材还可以准备起来。好!马上就向你展示本宫大厨的手艺!贤你有什么忌口的东西吗?”

见他转眼间就在桌上放好热手巾和玄米茶,明明已经跑进厨房又探头出来提问,贴着墙的那颗暖红色脑袋很像某种形状奇特的热带水果,贤感到有些新奇地眨了眨眼:“没有……不过今天只是特殊情况。”

而且也不是只为了吃饭才……

“啊?”

大辅没意识到贤还有没说完的话,只想到这大概是在回复那句“太不会照顾自己”,不过这一点较真反而显得很可爱,所以忍不住向贤露出大大的笑容,“好好好,我知道了,你等等,马上就好!今天我请客!”

说着就到厨房里忙碌去了,那干劲十足的态度实在很能影响人,原本还有些心事的贤也放松下来,用过手巾后,他拿起杯子啜了一口,茶水入口温热,香气也很醇美——有种细微的熨帖,看来这里的确是很适合在下班后小坐晚餐的地方。

大辅应该也没有那么快就准备好,他干脆捧着茶杯细细看起墙上贴着的球赛转播时间表和各式各样的菜单。所有菜品名都是手写,有些还搭配着介绍语和表情符号,淡红色纸上写的是主食、橙色的是点心、浅蓝的是饮品,正中的空白处挂着每日特价套餐……贤猜测都是大辅亲手写的,因为上面的所有笔迹看起来都蠢萌蠢萌,像没长大的孩子那样雀跃跳脱。

炸猪排,配卷心菜丝之山与土豆泥之球,令人升起征服感的菜品!

豚骨拉面,传统之选,本店当之无愧的MVP狂魔!Ps:番茄汤底的新品也很不错哟(^U^)ノ~

咖啡冻,与甜奶油绝赞配对中!小朋友们请自觉遵守每天只吃一个条例(づ ̄3 ̄)づ╭

——看得人都饿了。

已经错过饭点这么久,原本想着随便买点面包或饭团之类的应付过去就行,结果考虑了好久还是决定来这里,现在都被勾起食欲了……

贤将杯中茶水喝完,顺着那温和的暖意吐出口气。放下杯子时还能听见厨房里器具碰撞的轻响里混合着大辅随性哼起歌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时候很受欢迎的哪个系列动画的某首主题曲,不过贤留神听了一会又觉得分辨不出,最后只好把原因归结于大辅实在哼得有些走调的错上。

不过,这还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稍微有点羡慕了。贤又想起最近某件因为受人所托而被牵扯进去的麻烦事,忍不住皱起眉来——如果,能够顺利解决的话就好了,可别浪费自己今晚留了那么久的苦心啊。

“怎么啦?一脸的不开心哦。”

正想着事,大辅已经端出餐盘,随同而来的是豚骨汤和炸物的香气,贤立刻收拢思绪,要说话时却被放下菜品的大辅伸手在眉间戳了戳,没明白他想做什么,贤困扰地眨了眨眼——虽然是见面第一天就喊着“请和我结婚”的交往对象,可还是不习惯和alpha有这么亲近的接触。

就是这些微犹豫的时间,对方已经很认真地替他揉了揉眉心:“我说,贤啊,明明都长得这么漂亮了,就不要老是摆出可怕的表情啦!”

隔着氤氲热气的笑容看起来多了些温和意味,在这样的距离中,那带着亲昵的明亮笑意几乎都要从对方眼里溢出来了,贤不得不重新调整状态:“就算本宫くん这么说,我也不会为此感到高兴的。”

“咦?但我说的是实话啊……不过你快尝尝看!这两样可都是我家的得意作,非常受欢迎的!”

闪闪发亮的小动物般的眼神简直令人无法招架,贤还是没忍住抿唇笑了笑,也顺势把注意力放到菜品上,然后就稍微愣住了——拉面倒是盛在常见的漆色碗里,汤色浓白,莹润的细面上整齐码放着四片圆滚滚的叉烧,配上豆芽、木耳丝和切得很细的葱圈,颜色非常漂亮,不过这还算是普通的搭配,相比之下旁边那盘炸猪排就很让人惊讶了……很敦实的厚切猪排外裹着面包屑炸至金黄,一排五块长条,交错码了两层,配菜真的就是叠成一座小山的卷心菜丝和一颗土豆泥圆球,卷心菜上覆着白酱,洒满细雪般的碎干酪,最上面搁着的两瓣迷你番茄还被摆成了爱心的样子。

先不说拉面,光是放这份猪排的盘子就比贤的脸还足足大了两圈,简直不能算日本料理,说是德国或者丹麦料理还比较恰当。他看着就有点想扶额——果然菜单上的介绍也不是随便写写的啊,不过这样的搭配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吃完的分量吧?

在大辅期待眼神的注视中,贤只好暂时放下惊讶拿起筷子:“谢谢……那我开动了。”

先不管那份气势惊人的猪排,他连着青翠洁白的葱圈挟起面条送入口中,细面劲道,合着骨汤熬成的滕热浓香,真是绝配。毕竟一整晚都没好好吃过东西,贤吃了几口面,又喝一口热汤把胃里的不适抚平,这才抬起头来想说话。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大辅拿手撑着下巴看他,脸上幸福洋溢,情绪好得简直都要扑出来了。

“贤你吃饭的时候也很好看!”

——世界上有这样蠢萌的alpha吗?!

贤都快看不下去了。他吃饭是吃得比较文雅,其实大辅也并没有说错,像这样面貌秀丽的青年,做什么事都很难会不好看,但这反应也实在太……又的确很单纯地觉得他漂亮,看过来的完全是一种欣赏赞叹的目光,贤要摆出第一次见面时那难以接近的凛冽,想想又觉得不忍心——再怎样忙于工作疏于生活,身体本能也不会说谎,两人信息素契合,这是刚见面就可以确定的事情,而且大辅也实在没什么不好……就是这一点贤觉得要看不下去的“笨”,因为是这样一个明朗活跃的性格,也都显得很可爱。

所以他只能叹口气:“本宫くん……你离我太近了。”

“哇啊啊啊!对不起!”

大辅这才意识到自己朝着对方傻笑的样子是有多痴汉,他赶快从吧台边离开可是没几秒就又蹭了过来:“贤你来尝尝这个嘛!这个猪排可是我今天特意私藏了一份的!”

    他握起刀叉将猪排切分成小块,又拿出新的餐碟,取了几块配上些卷心菜丝放到贤手边,看他这么乐在其中的模样,贤原本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挟了一小块猪排吃了,微烫鲜香,不愧是招牌菜。

    “之前就想问……贤你工作上的事很辛苦吗?”

    似乎是怕又发展成之前的情况,大辅试着说起些别的话题,贤抬眸看了看他:“说是辛苦也不算,偶尔忙起来才会像今天这样。”接着很习惯地想加一句怎么了将问题重新甩回,却又想起对方实在也没有可以不满的地方,于是改变主意,“本宫くん也很辛苦吧?据说餐饮业经常需要晚睡早起。”

    “我倒是还好,反正平时我就住在楼上,而且也有店员们帮忙!”似乎是发现贤对他的问题并不排斥,大辅的表情越发明亮,又问他菜品味道如何,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更是露出大大的笑容邀请贤,“下次贤也带朋友或者家人来这边吃饭吧!”

    还真是个开朗的性格啊,受此影响,连自己都感到心情轻快了起来,贤微微侧了侧头:“你就不怕我哥哥来追杀你?”

    “唔……你哥哥的架势的确挺罕见的……不过我不怕他!”

    虽然一乘寺治看起来是有点吓人,可大辅自认也不差,还不如说,之前那位兄长一副“这家伙哪配得上我弟弟”的态度有些激发起他身为alpha的好胜心了——他觉得自己和贤挺聊得来的呀,起码贤对他的态度也要比对那位哥哥的态度好……

    “我和家里人相处得不太好。”看着大辅一边说一边挺起胸膛的孩子气举动,贤拿手支着下巴继续开口,“本宫くん会介意吗?”

    “咦?不会啊,我和我家老姐还要打架呢——不过,你和你妹妹应该关系不错?还没谢谢她愿意带我来见你!”

    “可惜了,椿只是来日本休假几天,现在已经回中国去了——你的感谢我会传达的。和她关系不错,大约是因为我们都是omega的缘故吧?”

    椿临走的时候还抓着贤的手很认真地提议,难得遇到有个人在治开足气场的时候还敢直接提什么结婚的话题,关键是认得清人,不是那种反正只要是omega就好的无脑alpha,所以相处看看也无所谓,就当打发时间嘛。

    当然自己堂妹的重点在于打发时间,倒也不像父母那样非要贤抓个男友来完成人生大事的意思,似乎只是觉得他过于关注工作上的事了。

    ——两位长辈才真的是希望贤明天就能和某位alpha结婚,不要总是依靠服用抑制剂来度过每季的特殊时期,而治则更希望贤能永远在待在他的保护之下,虽然就连他自己都清楚这并不可能。

    真是想想都觉得头疼,贤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纠成一团暂时抛向脑后,继续吃他面前这碗香气腾腾的拉面,过了一会才发现大辅突然不说话了,抬眼去看,对方不知为何露出一脸纠结表情……贤觉得自己也没有说什么严重的话,突然这是怎么了?

“本宫くん,你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咦?啊……也不是……”大辅摸摸鼻子,看起来居然有点心虚,“那个,我说了,你可别把我当做什么怪人啊?”

“……我尽量。”其实你现在这样子就已经挺怪的了。

贤的想法大辅当然不知道,他难得地犹豫了一会,然后才开口:“其实我们以前见过面……不过你大概不记得了。”

还真是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一见面就说要结婚、明明也才认识两周就已经直呼自己名字的原因吗?贤姑且点点头:“这样的事也说不定,所以,怎么了?”

看他这么说就知道肯定是完全没有印象,大辅在心里默默迎风流泪了两秒,又立刻满血复活:“其实我刚刚见到贤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面……不过那时我也没有多想啦,但是回去之后,无论怎样都很想再多知道点关于贤的事情——所以我到网上去查了下你们工作室的资料,发现贤你居然有个专门的百科页面耶!”

“好像的确有那么回事。”似乎是一直关注他的粉丝们创建的,虽然那个百科贤从来没去看过就是了。

“然后才知道贤小学是在田町那边的!五年级的时候,田町小学和我们御台场有过一次足球比赛,那时田町的队长就是贤吧?”大辅说着低头抓抓后脑勺,有点不甘心地叹了口气,“唉,那次实在是输得太惨啦,可是时间过去这么久,我也只记得那时好像伤到对方队长的脚了……等看到那个网页上贤的介绍才想起来的!那个……脚踝,后来没事吧?”

五年级时的记忆实在已经太过遥远了,之所以还能想起这件事,大概是因为那双眼睛的凛然始终未曾改变的缘故吧,一旦有所契机就立刻回忆起来了,所以才会觉得以前曾经见过贤——大辅依稀记得比赛结束后,他似乎是有想去看看情况,但最后也没见到那位队长……是因为什么缘故?

好像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家人陪伴下离开了的样子。

“那时的确担任过校队的队长……”贤微微蹙眉试着回想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放弃了,“抱歉,具体有哪几场比赛、又发生了哪些事,现在已经都不记得了,不过脚上也没留下什么伤痕,你不用担心。”

“啊……是这样吗?”

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了呀……莫名地有些受伤,可是只要没事就是最好的了,大辅再度满血复活:“既然贤是队长,那么那个时候的肯定就是你啦!——真的超厉害啊!虽然细节我也都想不起来了,但还是记得那时你一个人就包揽了好多分!贤现在还有在踢球吗?不如这个周末——”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本来还听着他说话的贤非常淡定地放下筷子,然后挑了挑眉。

大辅真是每次看到这个表情就觉得心跳要漏一拍,很有种想去抱住对方亲一亲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很艰难地把这个想法给压回最底下,因为这时才发现刚才到底是哪里不对——普通来说,好像、球队里、都不会有omega的存在。

小学时还没有性别分化当然无所谓,但是之后……

“国中开始就没有在踢了,先不说学校,家中也并不同意。”还好贤也没有要特意说些什么的意思,他移开视线,重新拿起筷子专心吃面,大辅这才没升起要用狼牙棒狠抽自己三下的想法。

其实是有所感觉的……贤似乎并不甘于作为omega的身份,不管是至今还是单身也好,将精力过分投入进工作也好,甚至是用那样的表情面对兄长……

他仿佛,是想向自己受到无数限制的身份发起反抗那样。

也对,即便在如今这样提倡性别平等的社会,大部分omega也都只是选择早早结婚,然后将时间都用在照顾家庭教育儿女上而已……当然也并不是说这样的人生就不好了,但果然还是……

而且贤是这么优秀的人。

“对不起。”

光是想想大辅都心疼起来了,于是果断就在脑内把刚才没出手的那三大狼牙棒往脸上抽好。

结果刚说完就又想抽自己——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做这种心疼啊!明明自己也很过分,什么都不知道就说了结婚那样的话……怎么看都觉得把这样一个人束缚在婚姻和家庭里都很过分啊!这个人……贤他……应该要有更广阔的世界才对。

“你真的是很奇怪呢,本宫くん。”

“……、……啊?!都说了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啊啊啊!!”

本宫大辅,受到一千点暴击伤害。看着他一脸生动变幻的表情,贤却微笑了:“你不用道歉,我现在也有其他喜欢做的事。”

“也、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啦!”大辅双手撑在桌上低头认错,完全就是土下座的模样,“我是说……之前冒昧提了结婚的要求,真的很抱歉!”

贤:……都说不用道歉了,这个alpha是不是有毛病啊?

他呼出一口气,觉得面前的人脑洞太大有必要好好解释一下,所以又放下筷子——这顿饭吃得有点波折,不过还可以算是有趣吧,大概:“才只见了一面就说要结婚,我也感到非常惊讶……但是,如果有个随便什么人这样说,我会直接把他踢出去的。”

噫,有点可怕啊,不过自己既然没有被踢出去,那就是说……

抬头看看,发现贤也在看他,带着那一点明亮的傲气:“我可不会,勉强自己和毫无好感的人交往。”

“所以贤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可以抱抱你吗?”

看起来如果不是隔着吧台就要直接付诸行动了,贤不动声色地把餐盘往自己这边移了移,自动忽略他前一句话:“等我吃完在考虑。”

再这么聊下去面都要凉了,大辅赶快点头:“你吃你吃!那我不影响你了!”

他简直是强迫自己转身继续收拾东西,过一会又去检查桌椅门窗,贤感到有点好笑,也不去管他,安安稳稳地吃完这顿晚餐——那份超大量的猪排无论如何都是塞不下的,所以打包后觉得好像连明天的午饭都被顺便解决了……

然后临走时大辅说要送他回家,贤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十一点,但也已经算是挺晚了,而且他的住处离这边并没有多远:“谢谢,不过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只是几分钟的路程而已,本宫くん也早点休息吧,今天打扰了。”

结果真的变成是来吃饭的。贤不由觉得自己好像太容易就被大辅带走话题,以至于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说的那件事都完全没机会提起……

“别这么客气啦!”大辅却自顾自穿上外套拿好钥匙,“贤你就住在附近?几分钟也不会耽搁什么的——再说我还想多和贤聊聊天!”

……这令人无语的坦诚态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贤看了他两秒,再次拒绝似乎太无情了,最后只能选择捧读:“那就麻烦你了,本宫くん。”

大辅对于送他回家的事倒是非常自得其乐,本来嘛,alpha就是应该照顾omega的才对,而且这样还能多点在一起的时间。和贤相处是很开心的,可惜两个人都有工作要忙,要约见面也只能从周末的两天里选……如果可以再多制造些相处的机会就好了。

然后、他发现、贤租住的公寓、和他家店铺真的离得好近啊啊啊啊!!!

到站在底楼大厅里等电梯时大辅才回过神来,旁边的贤一脸“所以我都说只要几分钟路程了”的无奈表情。原本就是不想回家住,所以才借着工作室搬来御台场的理由在附近租了房子,上下班非常方便,也就是不想拒绝大辅的好意才让他一起来的,其实这么短一段路根本没有专门被送回家的必要……但是为什么对方看起来还是一脸好失落的样子?

……还保持着那个迷之表情一直到门前。

“那个,贤,明天也可以见面吗?因为我想知道更多关于贤的事情!”

看着贤都准备拿钥匙开门,大辅赶快抓紧时间说了出来,被问到的人侧头看看他,觉得似乎应该说点什么让对方高兴点……

“也不是不可以……那么明天我尽量准时下班吧。”

话音刚落,大辅就如他所想般地立刻重新露出了笑容:“太好了!真的可以吗?那明天也来我家吃晚饭怎么样!”——明明应该是同龄,贤却无论怎样都觉得他真是很像一个小孩子那样,什么表情都摆在脸上……挺可爱的。

这么说明天必须要准时下班了呢,心里这么想着,他一时没有多做考虑,伸手摸了摸大辅的头毛,然后转身拿钥匙开门。

后者就在旁边愣住了——咦?为什么是摸头不是拥抱?

“说起来,有一件事还没有和本宫くん说。”

“……是啥?”

贤已经准备开门了,他回过头,决定还是把之前一直在犹豫的事说出来,就当是被某个笨蛋的坦率传染了:“也是今天从前辈那里听说的——生日快乐,本宫くん,抱歉,没有时间给你准备礼物。”

……………………咦?????

大辅还没反应过来呢,贤已经微笑起来,清冷的深蓝眼瞳仿佛都拂动起温柔暖意:“其实刚进店里的时候就想说了,不过总要被本宫くん带歪话题。今天时间太晚,就不请你进来坐……”

“哇啊啊啊啊贤你居然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吗???!!!”

面对大呼小叫的alpha,贤冷静地伸手按了按耳朵:“……你可以小点声吗?会影响邻居们的。”

“啊对不起……但是,我现在觉得好幸福啊!”

因为要自己经营餐厅的关系,大辅这几年也没怎么好好过生日,不过每年都能收到友人们的祝福和礼物,所以也就每年都开开心心地这么度过了,可是贤却不一样。

虽然只是,刚认识不久而已,但已经非常非常喜欢对方。

“只是说一句生日快乐,你就会这么高兴吗?”

贤侧着头,漂亮的黑发随着动作在颈边微晃,看起来有些困惑的神情让他显得柔软许多,大辅完全没有考虑,直接展开手臂一把抱住了他。

“只是一句话我也会很高兴!因为是贤说的嘛!”

他抱得特别开心,贤却一时之间愣住了,来回考虑了几次是要直接动手把人摔地上去还是就让他这么抱着……之后才想起还有第三种方法。

“本宫くん……能先放开吗?我、不习惯和别人,距离这么近。”

而且对方还是信息素契合的alpha,身上的氛围,相当温暖。

“抱歉抱歉!”大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有些突然,不过还是又恋恋不舍地抱了一下才放开手,贤立刻低头整了整衣服,这才开门进去:“那么明天再见面了,本宫くん。晚安。”

“晚安,贤!”

——咦,总觉得贤好像脸红了啊?


=============================================================

两天写七千多个字,感觉已经突破我产粮速度的极限了……(跪

下一更应该是这周末,希望可以少写点,写个四千字就够了,啊哈哈哈…………………………_(:з」∠)_

话说看完这篇后大家会想吃夜宵吗XDDDD

然后本宫君做菜时哼的歌是赤色冲击,希望勇气永远存于我们心中,即便已经遭逢离别。


评论(15)

热度(2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