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2016辅贤生日月特别企划】-Precious- 01(ABO世界观)

上周在微博发的第一章,发现忘记放lft了所以还是发一下www

========================================


——-Precious-——


※如大家所见的ABO式辅贤

※虽然是这样,但并没有什么文风大转变的香艳刺激的剧情……只是好好地谈了个速成恋爱~
※大框架ABO,细节都是瞎扯,设定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目标是在五月结束前写完这个故事,可能后面会有肉……嗯,大家也知道我是从来没写过肉所以也不造具体会怎样……就算有肯定也是在快结局的地方了。还是那句话,大家就当普通的文看看吧……
※原创角色椿花酱在开篇有出场,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Chapter 01 -Sensation-


见面的地方是今早才临时更改过的、对方决定的一家咖啡厅,进门之后,大辅向服务员报出了那个人的姓氏,很快就被引到了靠窗口的方桌边,那上面已经摆好了精致的三层点心架和一壶红茶。听到脚步声,正在平板电脑上作业的人抬起头来,然后露出微笑:“是本宫君吧?冒昧更换了约定地点真是抱歉,请坐。你要茶还是咖啡?”

    “唔……没关系,我都可以……茶,我要茶就好。”

    今天见面的对象是以前在美国读书时同校的学姐太刀川美美——已于一年前结婚,现在的名字是泉美美——介绍的,似乎是她爱人创建的网络工作室中的成员。虽然之前就有看过照片,但见到真人后,对方的美貌还是远超出大辅的想象,害他说话都打结了,一时有些窘迫。旁观的服务生不由露出善意的微笑——毕竟,有几位alpha能够抗拒一位美丽的omega的吸引力呢,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替他拉开椅子,确认暂时没有其他需求就离开了。

    “你就是……一乘寺くん吗?”大辅坐下后的第一事就是二次确认。这不能怪他失礼,因为学姐说对方是与自己同龄的二十五岁,但面前这位身穿白衬衫和浅灰色薄外套,戴着黑白格子薄围巾的omega身形纤弱,神情温美,看起来更像个学生,而且还披拂着漆黑长发——大辅所看到的那张照片上,对方还只蓄着未及肩的短发,不带什么笑意的深蓝眼眸异常凛然。虽然omega普遍都生得较为纤细,从秀丽的眉目中也能看出相似……但照片与真人的气质真的会差这么多吗?

    “诶,我就是,有什么问题吗?本宫くん。”

 对方应答得十分自然,将杯子放在大辅面前替他倒茶。

    “没什么……问了奇怪的问题,对不起。”

    随着动作,红茶温暖的香气立刻在空中散逸,于此相反的是,大辅几乎无法从中分辨出对方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他也猜测对方大概有服用抑制剂,只是虽然身为alpha,他却对这类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感受非常迟钝,不用再多说什么他就隐约明白了:虽然一定是非常优秀的人,但这位只怕并不是他的omega……看来只能辜负前辈们的好意了。

    也觉得有些遗憾,看到照片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次、说不定会……

    “别在意,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呢。”

    似乎是看出他在走神,对方主动开了口,声音相当柔软,让大辅感到有些困惑,不过还没有说话,一乘寺就用手支住脸颊仔细看了看他:“据说本宫君现在还是单身,也从来交往的对象,对于alpha来说也算是罕见了吧?”

    毕竟大部分alpha早在二十岁、乃至十七八岁时就会标记一位omega,像大辅这样到了二十五岁还依然保持单身,并且也没有与谁交往过的情况的确比较少见,可是话又说回来——omega被人标记的年纪只会更早,所以相比之下,同样没有恋人的一乘寺的情况或许更为罕见。

    “是很奇怪吧?”不过即便是omega也理应拥有自己规划人生的权利,所以大辅也并不多想,反而自嘲起来,“因为我一直想找到‘我的那一位’omega,可那个人却总是不出现,我也就只好这样单身着啦。”

   “原来如此。”对方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在这短暂的过程中,他依然打量着大辅。

    ……总觉得,好像有点违和。

    明明以前也从未见过面,所有印象都只来自于一张照片,以及学姐的几句简短介绍而已,但是,却又像在哪里留下过既定认知那样,觉得对方不应该是现在所见的模样——虽然面前这位omega也并非不出色。

    “你……”仿佛受到无形预感的催促,大辅不经详细思考就问了出来,“对不起,不过,你不是一乘寺贤吧?”

    他还没向对方确认过全名,而这已经是近乎莽撞的提问了,话才出口大辅就懊恼起自己的冲动,可对方却只是惊讶地眨了眨眼,随后放下杯子,露出了笑容:“哎……虽然的确没有长得特别相似,可是被识破什么的也是很难得的呀,看来你和那些普通的alpha不一样?”

    就算大辅再怎样迟钝,他也立刻从这变得轻快的感叹声里听出了不对——这分明就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嘛!

    ……咦,女孩子?!

    大辅张口结舌地愣在了那里,而也自称是一乘寺的女生却立刻行动起来,她唤来服务生将完全没动过的下午茶点心打包,不过一会就收拾停当拎起提包。

    “这位本宫さん”,女生将一张照片递到仍旧反应不能的大辅面前,“怎么样,要去见见这个人吗?——先说好,他看人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哦?”

    那之上显出的是有着深蓝眼眸的青年的面影。

“我要去!!”完全搞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大辅还是腾地站起身,不顾安静室内投来的各种讶异目光,他非常大声地喊了出来。

“请务必带我去见他!!”

=================================================================

“贤くん!现在有空吗?你妹妹来找哦!我请她在休息室等一会了。”

同事井上京在门口这么喊的时候,贤刚刚将需要回复给委托人的邮件发出去。他合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从桌边离开,却发现同事的表情有些微妙,所以又停下脚步:“京さん?怎么了?”

“也、也没有什么啦!”京有些不自在地伸手捻了捻发尾,“不过,她把大辅くん也一起带过来了……你们约在这里见面的吗?”

她说的大辅,大概就是光子郎和美美介绍的那位本宫大辅——几个人似乎都是从小学开始就认识的前后辈,不过,自己应该已经给对方发过讯息,说明今天临时有事不能赴约了,怎么还……而且还是和今早突然来拜访的堂妹一起。

    稍微一想也就猜到了大致情况,贤拿出手机看了眼短信栏,果然最新发出的那条是模仿着自己的口气改变了约见时间和地点——对方的回信也显示已读,所以大概是趁自己换衣服的时候把手机拿去用的吧。

    “麻烦你了,我先过去看一眼。”他向京露出一点歉意的微笑,女生赶快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你快去吧!本来今天就不该麻烦你再过来的……”

“请别在意,也是不能耽搁的工作。”他向京点点头,随后往隔壁的休息室走去。在座的几位同事都顺路打趣了几句,说小姑娘肯定是专程来替他把关的,贤也一一应过了,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紧张或者腼腆,好像要去见的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普通客户,而不是相亲对象、而且还是位alpha。

    他大概完全没将见面的事放在心上。京忍不住下了这么个结论,默默在脑内给大辅点起一根蜡烛。

    而贤一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见堂妹椿坐在那里摆动自己的平板电脑,茶几被点心盒子占据,对面的座位上则是坐得笔笔直的本宫大辅——那头暖色短发令人印象深刻,但这个僵硬的姿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新来面试的大学生呢。

    “所以……我先说好,愚人节已经过去了吧?椿,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哥哥你来啦!工作没问题吧?”椿立刻扔下平板过来和他站一块,贤只留意了一眼就更加能确认自己的猜测。椿穿着偏于中性的装束,堂兄妹两人本来就长得有些相似,又都是omega,像这样站在一起,如果不是身高有差,别人随便那么望一眼,大概还真有点分不清楚。

    “之前才刚刚解决。”他不想对那份紧急的工作多做解释,简短说了一句后就看向大辅,对方也已经站起身,将惊讶又好奇的目光投在两人身上——虽然盯得太明显了,但那眼神所传达的情绪太过惊艳和纯粹,还有点可爱的傻气……所以贤也就由得他看。过了好几秒,大辅才终于找回了组织语言的功能:“这样看起来,你们果然长得不像啊……”

    椿掩唇轻笑,贤则略微挑眉:“如果长得很像,你今天就没那么好运能认出来了吧——本宫くん?”

    真是像新雪那样凛冽的人。大辅觉得心跳都要漏去一拍了,但还是不会认错的,他几乎凭借着本能开口解释:“也、也不一定!……一乘寺你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大辅是很认真地这么以为的。贤当然也生得非常秀美,但看起来一点也不柔弱,肩背的线条纤细却挺拔——他可能还要比大辅高一些——又笔直回应着投去的视线,这带有些许高傲的磊落态度令人着迷……就算是留为图像的时候,这神情也留存在了双眼中。

只这一点,大辅就深信能将他从随便哪些人之中辨认出来。

    还想再说些什么,贤已经不在这个问题上停留了:“不过这次的确是我失约在先,原本想之后再和你商量时间的……”他看了看身边的女生,露出一点无奈,“大概你也看出来了,这是我的堂妹椿——她并不是故意想捉弄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如果不是这样就见不到你了啊!”大辅的确是一点都没觉得受冒犯,贤这么说,他倒感觉有些过意不去,说起来既然是由于工作上的事才不能赴约,反而还是自己过于打扰了啊。

    “那……”贤微微侧了侧头,虽然只是微小的举动,但不知为何,大辅似乎觉得他身上的凛然感稍微褪去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乘寺贤,请多指教了。”

    他伸出手来,大辅这才想起自己也还没做过正式介绍,立刻也伸手握住对方的:“啊,我是本宫大辅,也要请你多多指教了!一乘寺くん!”

    仿佛被冬日清澈的薄寒所围绕 ,在那一瞬间。

    “……你们这是在相亲,还是在谈工作呀?”

    椿终于没忍住,在这看起来过分正经的场景中笑出了声,贤不动声色地放开手转去视线:“在公司的休息室里见面,你有见过这样相亲的吗?”

    “好好好,是我不对……”椿说着攀住堂兄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讲了些什么,贤重新露出那个无奈的微笑:“那是因为以前那些人都比较蠢。”

    明明不是对自己说的,大辅却突然感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智商压制……这样可怎么行,加油啊大辅!别退缩啊大辅!

    他在这里给自己打气,那边椿已经拿起包包和点心们:“那我就先走啦,蛋糕替你放桌子上哦。”

    “你交给京さん,请她分给大家吧,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下那么多。”

    “知道啦知道啦。”

    椿向两人挥挥手,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休息室,还轻手轻脚、像是怕打扰到什么地小心关上门。

    十分地功成身退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的样子,贤表示不想吐槽。

    “请坐吧,抱歉了,上周工作室才刚搬来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他指指沙发,示意大辅可以随便坐不用拘束——既然人都来了,自然还是要招待一下的——又拿出纸杯,“只有咖啡,没关系吧?”

    “没关系!我不挑的!”

    其实大辅没怎么听清贤的话,因为无法阻止自己的全副心神跟随对方的动作移动。行动时在颈边轻晃的漆黑发丝、稍微挽起衣袖露出手腕上的一点凸起、收拢在深灰衬衣下的腰线,还有修长笔直的双腿……

    哇啊啊!!再这样联想下去意味就不对了啊!振作点啊本宫大辅!!!

    他在心中对自己狠锤三大狼牙棒,差不多已经是满脸血的状态了,而贤走过来将咖啡放到茶几上,还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请用。”

    嗓音沉和文雅,会心一击。

    ——这位omega到底有没有生为omega的自觉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对信息素的感受比较迟钝,但不管怎样,大辅都是从身到心都非常健全的、二十五岁的成年alpha。所谓成年alpha,这可是非常具有侵略性的物种,就算面前这位omega的气息是不会令人产生什么旖旎联想的清澈干净,但也不是没有被扑倒的可能哦?!

    大辅的脑内剧场进行得波澜壮阔,贤却像是对他散发的热烈情绪毫不察觉那样,态度自然地在对面坐下。大辅打着结道了谢,拿起纸杯就猛灌了一口。

    …………好一杯纯正的美式清咖………………!!!!!

    他用力咽下喝进去的咖啡,感觉连食道都快被这勇猛的吞咽动作捅破了——真的特别苦!!!为什么自己喝之前没仔细看一眼……! 

    “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吧?”

    大辅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一副食物中毒需要急救的模样,贤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有定期服用抑制剂,所以并不是你散发信息素就有用的哦?”

    听到这说法的人差点没被呛死——这已经说得算是明白了,也的确是自己先想到扑倒那方面去的……可他本来还以为贤是个很含蓄的人啊?!

    “我的错……但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啊啊!”

    都是本能的缘故!本能!更何况他觉得贤会是……只是对方对他似乎没什么感觉……想到这里,大辅塌下肩膀,如同一只被主人莫名责怪了的大型犬,连十分有活力地到处乱翘的头毛似乎都没精神地耷拉下来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受打击,贤倒是觉得有些惊讶:“不过本宫くん的确很奇怪。”

“……我才不奇怪!真的!我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不知道是误会了什么,大辅猛地直起身反驳。完全不懂他的重点在哪里,不过贤还是追加了一句说明:“被omega这样开玩笑,你也不会觉得生气吗?”

“啊?”

大辅不太明白地眨了眨眼——说是这样说,可就算自己生气,对方的态度也不会为此改变吧,那眼眸中的神情正在讲述这样的事实。在如今这样宣扬平等的现代社会里,也依旧有许多认为omega理应从属于alpha的观念,但即便是初次见面,大辅也觉得贤给人的印象异常鲜明:这绝不是一个会为了谁而轻易改变的人。

不过这份骄傲大辅却很喜欢。

“你们也没做过分的事嘛。”他摆摆手,再次强调了自己之前的话,“所以说,我可不是什么怪人!”

——重点应该不是这个吧?

感到自己的意思和大辅的意思好像完全不在一个路线上,贤决定放弃这个有些深度(?)的话题,正想着是不是该另外倒杯牛奶给他,门就被猛然推开了。

“哥哥!!不好了!!!”

冲进来的是之前关上门的椿,她靠在门边跺了跺脚:“大魔王找过来了!!”

这又是怎么了啊?

大辅一脸茫然,贤以和堂妹完全相反的淡定态度抬头看了过去:“来就来了,难道我还要躲着他吗?”

“虽、虽然是这样……不不不!比起哥哥你,本宫さん才更应该躲起来啊!说起来你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哦……”椿一边说着一边停顿下来,过了一两秒之后,她转而以某种称得上沉痛的表情看向大辅,被这过于生动的神情所影响,大辅忍不住站了起来:“发、发生什么了吗?”

“第一次见到像本宫さん这样大胆又直接的人啊……我会缅怀你的……”她有模有样地拿衣袖压了压眼角,紧接着就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哪怕迟钝如大辅也能感到正传达过来的怒意,不知道出于何种想法,他几乎是冲动性地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作为反击——来的是什么人啊,谁准许你在这里随便生气啦?!

“小贤,你居然这种时候还要来公司加班?”

随同光是听起来就相当不悦的声音,一位看起来要比三人都年长几岁的alpha青年步入房间,虽然戴着黑框眼镜的模样显得较为文雅,但他装束端整,神情严谨,看起来有些可怕。椿被他挤到一边,望着贤和大辅做了个标准的邓布利多式摇头,表示自己完全无能为力了。

贤却根本没理睬这位不速之客,而是先看了眼大辅:“虽然想说别做这样和小孩子争抢玩具类似的事情……不过我现在这么讲也晚了吧?”

“……啊?”

“小贤!”

青年用力皱起眉,直接往这边大步走了过来,那强烈的气势几乎是压倒性的:“一个月都不回家一次,现在还要在周末加班?你之前不是说过这是份悠闲的工作吗?还有,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喂——!!”

被用轻慢态度对待的大辅简直觉得不爽,正想开口反驳几句,贤已经撩起眼皮给了青年一个淡漠的眼神:“我那么说,小治哥哥就真的相信了吗?至于这位……”他侧头向大辅露出微笑,然后才继续说下去,“让你见笑了,这位是……大概算是准男友吧?”

“哇哦。”

椿立刻睁大眼睛用手掩住了嘴。

“…………咦?!”

大辅实力懵逼中。

“什……!”

青年很明显被噎了一下,身上那熊熊燃烧着的愤怒都猛地消失殆尽,像是受到很大打击似地,他犹豫着往后退了一步:“小贤……你…………”

“那个……总之我先补充介绍下?”,椿不怕死地来到三人中间,“这位是一乘寺治,哥哥的哥哥——亲生的那种。”

    她指指青年,大辅又毫无悬念地发出了“咦!!”的声音,来回把这堂兄妹三人看了几遍,治正想发表“这是个只会发出单音节的蠢货吗”的感想,他就已经喊了出来:“可是你们真的一点都不像啊!”

    ——认真论起来还是椿和贤更像一些呢,不过这样说的话,自己刚才好像对(可能的)未来大舅子做了很挑衅的事情!虽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大舅子又是进门就一脸不爽不过总之这大舅子看起来似乎是个弟控所以关心则乱嘛!!

从来没有一口气在脑子里转过这么多想法,而且还不带标点停顿的,大辅觉得自己脑袋有点烧糊了,又听见贤问:“你觉得长成那样会比较好吗?”

 他说着挑起一边眉毛,大辅赶紧从烧糊状态中恢复满血:“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点意外!”

  “小贤,我们之间还轮不到他插嘴吧?”

  似乎是从那句“男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治重新整顿精神介入对话,贤面不改色地侧头给出简短答复:“出去。”

 ——太帅了……这可是在面对一个年长的alpha,就连大辅都觉得治的气势有些可怕,由此深感贤的处变不惊实在非常引人注目,可这似乎不是可以让大辅好好欣赏贤那冷静态度的时机,因为做哥哥的那位果然又沉下脸了:“小贤!爸爸和妈妈都十分担心你,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躲着我!”

 治这样说的时候,贤抿起双唇,露出了被割伤般的痛楚表情。

 这也只是一秒不到的变化,他随即起身,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身上那冬日的凛冽感仿佛化为薄冰之刃,令全身盘旋着怒气的兄长都犹豫不定了一会,任由他从身边走过。

而大辅则再度被某种强烈的冲动所驱使——

如果什么也不做的话,对方就会离开。虽然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虽然那句话或许只是在玩笑而已,但这个人、一定会是……

“请、等一下!”

就像有谁正在身后推动着那样,他突然迈出脚步,赶在贤离开之前拉住了对方。贤向他投以讶异但温和的眼神——如同被热烈的晴阳所注目着,冬日因此而收敛起自己的锋芒,大辅就在这时喊了出来。

“虽然有些突然,但是,请和我结婚吧,贤!”

==================================================================

下一章在本宫君生日当天,也就是明天放出。

这篇结束后就会专心完结世界同行并继续更新隐月抄。

以上!


评论(8)

热度(27)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