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HB to耗子】【刀剑乱舞·鹤/山】生于樱下的你的节日

——生于樱下的你的节日——

 

※送给静华婶婶( @耗子是喵 )的0323生日贺!

※静华婶婶自己的本丸记录请走这里,虽然是同一世界观下的产物,不过因为没有进行过系统的整理,所以两边体现的内容可能有很多不同。

※鹤丸和山姥切关系很好但并非CP意味上的设定,此处重要自动重播三遍。

※其实现在就送生贺实在是太早了,但是怕工作日事情多错过了所以还是写好就发……而且一旦写完就好想快点给耗子看到!希望耗子不会嫌弃我送的太早就好了,耗子么么哒!╭(╯3╰)╮

 

庭院中的垂枝樱在三月末的某天盛开了。

    “哇——!”

    静华早晨一推开寝室的拉门,就首度看到了染出粉色云霞的本丸,不断簇簇落下的花瓣就在脚边的走廊上堆叠,她因为这绮丽景象而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果然好漂亮……难得能看见这么多樱花呢!”

    来自现世高科技化都市的审神者虽然也不是没见过樱花,但如此纷扬洒落的花吹雪却很少遇到。她敛了敛衣袖,正想走出房去拿一捧廊上的花瓣,一个白影就猛地从下面窜了上来。

    “SURPRISE!!!”|

    那突兀声音立时惊飞了几羽安闲的鸟雀,随同撒下的粉白花瓣在视野中造成片刻缭乱。静华发出轻呼,反射般地退开一步之后才看清出现的人是谁。

    “哟!被吓到了吗?”

    雪衣金瞳的付丧神手里握着没撒完的樱花一脸笑容灿烂,大概是在廊下躲了许久,他的发上身上都还沾着好多花瓣,静华见状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鹤鹤你大早上的又在打什么主意啦?我可不会轻易被你吓到哦!”

    女生一边说一边态度淡定地伸手将身上的花瓣雨拂去,面前的近侍刀鹤丸国永却更加饶有兴致地向她眨眨眼睛——难不成这惊吓还玩出进化形态了吗?静华心下困惑,但也好整以暇地站好了等待后续。

    一秒,什么事也没发生。

    二秒,同上。

    三秒、四秒、五秒。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看,和自己的近侍刀非常熟悉的审神者已经猜到对方的恶作剧大概难得地出了问题,所以歪头向他投去一点揶揄的目光,鹤丸故作心虚地别过脸:“哎呀,新搭档居然在这种时候出了问题,真是吓到我了……”

    他伸手扶住额角,虽然这么挡着,但静华依然发现青年是在和谁使眼色——哇哦,这么不愿配合的新搭档……难道是大俱利咩?!

    这么猜测着的时候,一团白色终于不情不愿地从下面冒了上来:“……Surprise…………”

    咦?

    像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似的,还没等女生反应过来,披着白布的金发青年就默默扭过头去,似乎脸红了。

    “噫!!鹤鹤你居然请动了被被来吓我!”审神者瞪大眼睛退后一步,然后拿出手机噼里啪啦地在聊天框里打起字来,“我家的被被居然被鹤鹤带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都说了不要用那种奇怪的方式叫我……”

    “喂喂,主上你这可过分了呀,我哪里有带坏山姥切!”

    “你这还不是带坏?那你们两个大早上的一起躲在这里是干嘛?”

    话是这么说,她却抿唇忍着笑意,完全不像是要生气。鹤丸抬手戳戳山姥切的胳膊,后者犹豫地看了看他,又转头看向静华,似乎有什么想和她说的样子。

    “怎么了吗?没关系,有什么想告诉我的都可以说哦。”

    知道他别扭的性格,静华放轻声音鼓励般地先开了口——近侍刀和初始刀居然一早就躲在她寝室的廊下,究竟是在计划什么呢,真是非常好奇呀,毕竟她可从来没告诉过本丸的刀剑们今天是什么日子……

    “主上……今天、您……”


    山姥切小声起了个头,旁边的鹤丸几乎忍不住要替他一口气说完,没想到就在这短短几秒间,前者抬手将披布拉下严严实实地遮住脸,转身就往旁边跑了。

    结果还没出去几步就被鹤丸一把拽住。

“山姥切!不许跑!说好的愿赌服输呢!”

   “……我做不到!!!”

    “只是说句话而已,对着主上和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啦!你放心不会有别人看到的!”

    “鹤鹤你不能睁眼说瞎话,我已经看到堀川和山伏了,就在那棵樱树后面,噫,好像还拿着相机……”

    “诶?是这样吗?啊哈哈哈大概有哪里搞错了……”

    “……鹤丸国永!!!”

    “好好好是我的错!别打脸就行!”

    唉,大早上的为什么这么折腾呀,审神者赶快给躲在树下的两位国广比手势让他们还是快走吧,再说离那么远根本什么都拍不到啦!然后上前努力抓住面前两个人的肩膀把他们分开:“好了好了一大早就别吵了嘛!被被你知道鹤鹤就是这个脾气,看在他其实已经是个老头子的份上原谅他吧!”

    “我、没有……”

    “主上!我心态可是很年轻的!”

    “你别说话了!被被刚才要和我说什么呢?我们自己聊,不理鹤鹤!”

    “啊喂你们这么无情真的好吗?!”

    “并没有什么……”被审神者的期待眼神看住的山姥切觉得自己不太好了,事先商量好的台词在嘴边转了好几圈就是说不出口——毕竟他是被某只鹤球给坑了的呀!

    看他抿着唇,头上写满纠结,女生不得不端出认真的表情看向鹤丸——难道你欺负被被啦?

    对方也瞪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了回来——我怎么会欺负他!然后又拍拍山姥切的肩膀:“好啦好啦,来我们两个一起说——看着主上、看主上啦——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山姥切好像一瞬间出现了认命般的表情,然后两人面向静华,虽然脸上显露出来的情绪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们都说了同一句话。

    “亲爱的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

    女生瞪大眼睛,愣了足有好几秒,鹤丸向她露出明亮的笑容,山姥切也终于好好地看向她——大概是担心她真的被鹤丸吓住。

    然后静华猛地伸手抱住了两人。

    “你们两个!怎么会知道我生日的!——好高兴!!!”

    “怎么样怎么样!被吓到了吗?我从隔壁梦100那里获得的灵感!就说你肯定会喜欢的!”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请、别摔倒……”

    如果不是两人一边一个捞住她,女生就要从廊上跌下去了,但她却很放心地把自己挂在他们身上——这实在是太惹人喜欢了!

    “说起来你准备就这样抱着我们不放手了吗?”鹤丸拍了拍女生脊背,“今天大家都会来对你说生日快乐哦,不想听?”

    “想听的想听的!”静华松开他们站直了身体,眼眸闪闪发亮,让这位原本就显得比实际年龄更为年少的审神者看起来越发像个小姑娘。看着她的模样,就连山姥切脸上都露出了一点笑容,不过当鹤丸拿手肘撞了撞他的时候,他还是故意当做没看见,自己跨到廊上去:“那走吧……陪你去餐厅。”

    “哈哈哈鹤鹤你被嫌弃啦!”

    静华学着鹤丸之前的动作促狭地向他眨眼,然后开心地挽住初始刀的胳膊往前走,被留下来的雪衣青年夸张地“哇”了一声,做双手捧心状:“居然就这么被抛下了吗?真是吓了我一跳!”

    明知道这是玩笑话,山姥切还是顿下脚步回头望了对方一眼——完全是“不自己跟上来的话才懒得理你”的神情,那只大白鹤却依旧兴冲冲地跟了上来,在并不宽敞的沿廊上孩子气地和他并肩。静华也难得起了玩心,故意要把鹤丸往沿廊外面挤,结果三个人就在廊上走成了一块夹心饼干。

    “不过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呀,我可从没说过自己的生日……”

    虽然和刀剑们也都很熟悉了,可是静华也没有想特意告诉大家——那样就像是故意在向自己喜欢的人们讨要礼物那样——所以她的确没想到会收到来自他们的祝福。

    “是……”山姥切正想说话,鹤丸已经拉住他的手抢先回答:“是山姥切告诉我们的!主上你这可不够意思,这么重要的日子,应该让大家一起来庆祝才对嘛!”

    山姥切又默默地拉了拉头上的披布,已经不想说话了——鹤丸这家伙,答应过不把自己说出去的……

    “诶诶,我也怕麻烦大家……”静华已经告诉过刀剑们她有事下午就要回现世去,而且这几天也有交好的审神者寄来礼物,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发现端倪了吧。女生合起双手做了个抱歉的手势,随后就被鹤丸揉了揉头发。

    向他吐吐舌头,静华又去问山姥切:“可是被被又是怎么知道的?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想当初本丸才刚起步的时候,一人一刀你怕生我寡言,在房间里坐着时常常一两小时都说不到几句话,气氛却很宁洽——看着面前与鹤丸一起拉着披布不让他好好走路、眨着眼睛想知道答案的女生,山姥切不禁认真思考起原来那个腼腆的审神者到底跑哪去了的问题……虽然现在这位开朗的审神者也很好就是了。

    他有些不满地瞥一眼鹤丸,稍微用点力从两人手里扯回披布下摆,这才对着静华小声开口:“之前狐之助说、了解和辅佐审神者是初始刀的责任……所以给我看了您的申请书。”

哦,原来如此,申请书上的确是写了个人资料……可是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了,而且静华就任不久后锻到了鹤丸,那时山姥切还说着什么“主上不需要再对着我这种仿品了”,啪叽一下干脆利落地自己关了自己小黑屋……现在想想觉得日子真是过得很快呀。

“那么早之前的事情被被都还记得吗?”

“……也没有特别记得。”

“诶——不记着的话怎么会特意来找我说主上生日快到了,还暗示我要想点好玩的主意——”

“我没有暗示你!!!——你能不说话吗?!”

鹤丸卖队友卖得眼睛都不眨一下,连续两次中招的山姥切气得要拔刀砍他,可惜平时在本丸里也不会随身带着本体刀,鹤丸更是在他动手前就很有先见之明地跑到前面去了,静华在旁边掩着嘴笑,伸手拉住山姥切的披布把他往前带:“被被别生气!我去替你打他!”

“哇,主上你也太偏心了嘛!不过你肯定不舍得打我的对不对?”

已经跑到转角处的鹤丸又重新转过身来,金色眼睛盈满笑意,像是笃定审神者一定不会对他做什么那样站着不走了。随着他前倾身体的动作,几片花瓣从兜帽前面落了下来,静华的脑内立刻亮起灯泡,她转头示意山姥切凑近一点,然后抬头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后者稍微犹豫一会后就点点头表示同意。

“啊呀……真的在计划什么吗?”

鹤丸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静华立刻向他摆了摆手:“鹤鹤你别说话——你能转过去吗?”

“好好好,我转过去了——”

他还真的很配合地转身背对着审神者,不过静华又默默比较了下两人的身高差……她很有些不甘心地跺跺脚:“你太高了!”

鹤丸立刻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半跪下去:“这样呢?”

……果然还是不甘心啊!我也想长到至少身高一米七有木有!静华忍不住在心里大喊,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她立刻从廊上捧起掉落的樱花——山姥切向她无偿提供了自己披布的一角兜住这些花瓣,两人随即静悄悄地往鹤丸身后移动。

不过先不说山姥切,作为普通女孩子的静华是无论怎样也没法在付丧神身边藏起自己的气息的,鹤丸可以感到女生正在自己的羽织上里摆弄什么:“主上,你在做什……”

“SURPRISE!!!”

兜帽直接被盖到了头上,视野里猛地降下春天的暴风雪,静华紧接着就把自己的重量都压了上去,被装进兜帽里的樱花花瓣随着这个动作陆陆续续地从鹤丸的发丝和脖颈间隙掉落,青年有些怕痒地动了动肩膀:“哇啊,这可真是……吓到了吓到了!”

“噗——”

山姥切没忍住笑出了声,紧接着就听到了接连响起的快门声音——

“嗯嗯,抓拍到了主上和兄弟很好的表情!”

“卡卡卡,的确是恰当的时机,看来最近的修行越发精进了啊,兄弟!”

“鹤丸也会有这样罕见的时候呢,机会难得,要不要我们一起留个影作为纪念?”

“……没兴趣和你们留影。”

从廊外的灌木丛里冒出四个顶着满头樱花的脑袋,堀川和烛台切的相机都还架在脸前,山姥切沉默地看了看他们,很想知道这两太一胁一打究竟是怎么做到躲在那里还没被发现的……

“原来光忠和小俱利你们也在啊!哎呀哎呀,没想到反而是我收到惊喜了,主上你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呢!”

“怎么样,我也很厉害吧?”静华这才放开鹤丸,替他拍了拍粘在刘海上的花瓣,又看见外面四个人的样子,也没忍住笑了出来,“天啊,连光忠身上都全是樱花啦,你们到底在那里躲了多久……好了好了,都快上来吧,大家一起去吃早饭!”

虽然静华今天算比较早起的,不过这么闹腾几下也已经到了平时用早餐的时间点了,自发成立的摄影组表示要先去餐厅准备,她就还是和近侍刀初始刀一起慢慢晃悠过去。等到了地方,静华发现纸槅门上早已装饰起漂亮的彩纸和缎带,鹤丸与山姥切一人一边替她将门拉开,在那里,已然相处将近九个月的人们正等待着她。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相遇呢?明明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但如今却身处时空间隙,由曾被这世间所遗弃、如今却还依然守护着世间的“神明”们,带来了祝福的言灵。

 

“主上,生日快乐!!”

 

 

=================================================================

耗子破蛋日快乐!!!

去年写了LL,今年写了刀剑,很期待明年可以给耗子写什么样的故事!

 

如果可以讲述的话,我想刀刀们一定也会想要向这样温柔又可爱的审神者说生日快乐的呢www


评论(2)

热度(6)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