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2016情人节贺】一期一振偶尔会是独自一人(鹤一期)

哈哈哈又是半夜速成!今年情人节贺文是刀剑乱舞,被吓到了吗?(你给我闭嘴)


——一期一振偶尔会是独自一人——

 

※第一次写鹤一期,请大家多多指教!

※粟田口全员向前提,有关于藤四郎们的其他CP出没。

※这是想要送给一个手工很好的小伙伴的回礼文,但是因为文里涉及到其他CP比较多,不知道会不会戳她雷点,然后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所以还是先暗搓搓地发文,如果她可以看到并喜欢的话就好了!

※万一过两天她还没发现这篇的话我就再找机会告诉她吧……

※也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篇文!无论如何,爱恋都是温暖的情感呀~

 

星期天总是粟田口家进行家庭聚会的固定日子。

有感于这个成员众多、又有着数度相聚和分离命运的家族能在本丸重逢是多不容易,审神者特意调整了出阵和内番表,替他们空出每周的最后一天作为假期。自然而然地,每到周六晚上都可以看见藤四郎们围着长兄一期一振和叔叔鸣狐讨论第二天聚会活动的场景,偶尔他们还会邀请其他相熟的刀剑参与,那样热闹又温馨的画面总是惹得感性的审神者一边旁观一边感动地掉眼泪,然后想都不想地拿出一箱小判交给博多做为活动经费。

不过,这只是粟田口家的“通常状况”。

也就是说,就算是这样雷打不动的惯例也会有发生意外的时候。

刚开始的时候一期还没有觉得不对。最先是后藤偷偷来问周日的聚会缺席一次可不可以,因为物吉从审神者那里拿到了万屋某家咖啡馆的双人优惠券,说想要和他一起去,时间则恰好是在这个周日。知道同为德川之刀的两人向来关系亲密,一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虽然以往曾和物吉彼此敌对,让后藤的立场一度变得十分尴尬,但那毕竟是往事,如今大家侍奉同一位主人,他也希望两人可以进展顺利,况且后藤总是以照顾下面的弟弟们为首要,一期也很乐意看到他有自己的时间。

到了这天晚上,药研也来找他,说这次大概不能参加聚会。据药研说,恰好也轮到周日休息的宗三居然主动问那天能不能陪他度过,倒把向来稳重老成的短刀给吓到了——这可是连看见装成贞子的鹤丸从房檐上突然吊下来时都能面不改色无视过去的药研呀。

“我是真的没想到……宗三也会说那样的话……”

少年罕见地露出一点迷茫的情绪,仔细看似乎都有些脸红了,一期鼓励般地拍拍他的肩:“答应下来吧,宗三大人难得这样坦率呢。”

“那聚会的事,没有关系?”

“别太在意,大家的心意到了就可以了呀。”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一期总觉得当时说的这句话就像开启了什么机关似地,之后连着两三天都有弟弟来找他,说不能参加这次的聚会——鲶尾和骨喰拿到了同样是审神者送的万屋一家老牌喫茶店的优惠券,同样是在周日(那天是万屋店铺的特别活动日吗?);乱说收到浦岛的约会邀请,如果拒绝的话怕他和龟吉伤心(的确是会显得有些失礼,不过小乱,晚餐前一定要回来哦);平野要出席莺丸的茶会(莺丸大人什么时候……可是最近才被平野称呼为一期哥,根本无法拒绝);五虎退也说狮子王想带他去郊外野餐(狮子王大人,您居然拐走了我家小退!!请您觉悟……不,我没说什么,小退,机会难得就去吧,记得晚餐前要回来呀。)

直到周六的晚间,就连审神者也特意将他唤到书房,女生对自己最信赖的刀剑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

“一期哥!对不起!请将你家的厚酱前田秋田博多借我用一天吧!我攒了一个季度的本丸运作报告没有写完再不找帮手的话长谷部他就要过劳死了啊啊啊啊!!!!”

“……请等一下,现在不是才刚到二月中旬吗?您是怎么积压了一个季度的报告的啊?”

“因为!因为去年的报告我都还没交呀!!!”

性情柔弱的少女说着就捂脸哭了起来,一期都惊讶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这可是连陪着审神者玩扑克时被故意作弊的鹤丸赢得差点连本体刀都赔进去了也还能保持礼貌态度的一期一振呀。

“您、请您先别哭,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让弟弟们来帮忙……如果他们也同意的话我是没有关系的,不过,不需要我来帮您吗?”

因为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近侍刀,对于需要定期向政府递交的文件之类一期还是很清楚的,但是审神者想了想之后还是摇摇头:“不用不用,你明天就好好休息吧,和鸣狐一起照顾这么多弟弟也很辛苦吧?说到鸣狐……”

她擦干眼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般地接着说下去:“小狐丸要我转告你,他把鸣狐带走了,明天晚餐前就会还给你,希望你不要介意……说是哪家的狐狸要迎娶公主,特意邀请他们去参加婚宴来着的……现在人已经走了,你可别怪鸣狐没事先和你说过啊,你知道小狐丸说要抱他去哪就立刻会把人抱走的。”

……小狐丸大人,您都把小叔叔带走了再让主上转告我您这举动有什么意义吗?!

粟田口家的大家长一期一振,除了扶额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并且综上所述,他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在一个原本应该家族聚会的日子里,变成了独自一人。

当天早上,挨个和有了预先安排的弟弟们道别后,重新在审神者安排给他们的大房间里坐下的一期突然觉得,现在心里那种正钝痛着的失落感,就是所谓的寂寞吧。

原本还想说趁着这几日天气回暖,和小叔叔一起带大家去郊游的……啊,和狮子王大人的安排重复了,说起来今天是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节日吗?弟弟们都被邀请了呢……可是这么说也不对,如果是节日的话,主上就不会这种时候还在拼命赶工报告了。

……有些不放心,还是去主上哪里看一下吧……

正在他从矮桌边起身的时候——

“啪哐——!”地一声,然后背后有个声音大喊着:

“哟——早上好呀!一期!”

“……鹤丸大人?!”

因为多少有些情绪低落,而且以为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难得有些不在状态的一期差点没上演平地摔的戏码,好在他还是很快稳住身形,转过身去的时候就看见鹤丸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

……真是差点又被吓一跳。

“唉,一期你居然没摔倒……看来我出现的时机还是不对啊。”

会令人联想起白梅之雪、或者高天之鹤的面貌秀雅的青年——其实却是个逗比——正朝一期伸出一只手来,似乎本来是想要扶他的意思,一期越过他往后看去,只看到拉门打开的壁橱。

“………………”他叹了口气,“您该不会从昨天开始就躲在里面了吧。”

“哇你已经发现啦?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吗?”

一期表示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在放满了被褥的橱里过夜的。

“刚才、的确是有被吓到……但是请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我担心您会在半夜窒息而死……”

“不会的不会的,可惜了,如果我再晚点出来就好了。”

完全不明白鹤丸大人您在想什么呀……一期再次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鹤丸似乎特别喜欢闹他的样子,明明看起来也完全没有恶意……这么说,是因为折腾他显得比较有趣吗?

不过,无论鹤丸对自己开怎样过分的玩笑,又或者做怎样惊吓人的事情,一期觉得至少自己是绝对不会讨厌面前这个人的。

不断诉说着对不定风岚的渴望、其实却想要获得宁栖之所的,高傲又美丽的白鸟。

“一期?……在发什么呆呀?”

对方带着黑色手套的白皙手掌在眼前晃了两晃,一期这才回过神——真是糟糕,因为感到了孤独的缘故吗……有些不在状态了。

“失礼了,您刚刚说了什么吗?”

“哎?完全没听见吗?没事没事!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鹤丸摆摆手,犹如鎏金般的眼瞳略微游移,然后重新对上了一期的视线。

“别难过了!喏,送给你!那句话怎么说的?——情人节快乐啦!”

咦?!

修正前面的想法,一期不想知道对方是怎么和一捧目测有二十多枝玫瑰花的花束一同在放满了被褥的橱里过夜的!而且这些花朵看起来仍然和新采下来的一样!

不过刚才说的、今天是什么?……情人节……?

“抱歉……鹤丸大人,您刚才说的……?”

“啊,情人节呀,似乎是西洋那边传来的节日,我也是听主上说起才知道的,所以她不是给后藤和鲶尾骨喰他们万屋的优惠券了吗?”

“……这件事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如此……所以才……”

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有着恋慕对象的弟弟们、还有小叔叔会被邀请,因为今天是属于恋人们的节日。可是这样的节日,主上为什么不直接向自己说明呢?

“是我太不体贴了……”

一期略微苦笑了一下,虽然家人也很重要,但在这样特别的日子里,果然还是想与恋人共同度过的吧。

“又走神了哟,一期。”

鹤丸摇了摇手上的花束向他眨眼:“我特意从主上的花圃里摘下来的!你不收下吗?”

开得异常盛丽的花朵近在眼前,一期显得有些犹豫——既然是、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特意选了昨晚跑去壁橱里躲着,又说是送给他的……或许也会被对方爱恋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察觉的,但是,只要像现在这样能够看到对方的身影就好了,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我……”

“——哎哟哟不行了!我的老腰……一期!扶我下扶我下!”

“鹤丸大人?!——所以您为什么非得在一个放满被褥的橱里过夜啊!……请等一下……?!!”

估错了鹤丸倒下来的力量,一期还没来得及扶稳这把平安刀,就被连带着压倒在了榻榻米上。

……不疼。原本该受到撞击的头部被用手挡住了,这才发现是对方伸手替自己垫了一下,而始作俑者正用另一只手撑着身体,低头看下来的时候,那金色眼瞳里的笑意都快满溢出来了。

“……鹤丸大人!”

这人的腰好像完全没什么问题吧!

“抱歉抱歉!”被一期这么喊了,鹤丸反而立刻收起了笑容,转而有些认真地注视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我只是在想,如果一期不接受我的花束,我大概会难过得哭出来的,所以只好暂时转移你的注意力啦。”

“请您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一期微微皱眉,但随即,他的表情松动了,“花束……我会接受的,请别这样吓我。”

鹤丸向他眨了眨眼:“哎呀……也就是说,一期喜欢我吗?”

虽然一期的眼睛也是金色的,但或许是因为那身无瑕洁白的缘故吧,鹤丸的金色瞳眸更显出一种清冷的意味,只看着这双眼睛的时候,还以为对方会立刻在这世间羽化消失……

“我、一直、都喜欢您……恋慕您。”

一期惊讶于自己竟会如此轻松地坦诚,可是白鸟美丽的金瞳宛如盛开般再度盈起笑意,那是浓春的山吹花……无声飞落的瀑布。如果对方希望能由自己开口的话,那么就由自己来说吧,虽然……

“既然这样,一期为什么从来都不说呢?”

“因为我想守护的东西,最后都会离我而去。”

虽然我想守护的东西,最后都会离我而去。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鹤丸又眨了眨眼——那鲜艳的金色几乎快洒落下来了,不过这或许是因为,他正低下头来的关系。

亲吻,落在了唇边。

“一期呀……”

白鸟的胸口贴着他的胸口,所以他感受到了,白鸟发出的明朗笑声的轨迹。

“如果要说世间虚诞,我可不比你体会得浅薄哦,那可是比樱花和恋歌都更不长久的东西……但是,我在这里呀。”

 

一期一振偶尔会是独自一人。

每当这个时候,爱恋着他的白鸟会来陪伴他。

 

=================================================================

小剧场:

婶(对着鹤鹤哭):我不管!我都这么费心费力把藤四郎们都交给他们喜欢的人了,没有喜欢的人的也交给我了,你今天再不上本垒你就真别做刀了!

鹤:噫!我是平安刀我是有矜持的!怎么也该和歌往来几次月夜拜访几天然后才……咳,上本垒。

婶:……你上次都把一期赢得差点连刀鞘都给你了你还敢说什么矜持?!!!

鹤:可是那主意是您出的啊……到底要我这把平安刀怎么样嘛_(:зゝ∠)_

 

婶婶表示不要你怎样,总之不上本垒就不要回来见婶婶了!

然后两人就本垒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大半夜的我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_(:зゝ∠)_)

(话说白鸟在日文里貌似指天鹅来着的?我不管,我任性,鹤鹤就是只大白鸟!)


评论(4)

热度(39)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