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一条经常沉底的玻璃心老阿姨鱼。

【DA02·平安风AU·武家辅×阴阳师贤】【隐月抄】明瞳薄雪

明明是脑洞却越写越长,我真的是平安时代真爱粉……正在考虑是要把这个故事写成秀恩爱的平安恋物语还是有主线的正统正剧,寻求意见中。

顺便目标是在这个AU里给贤酱穿上女装,然后就算有女装梗也要体现贤酱帅气的一面……在审美模糊了性别的平安时代我还完不成这个愿望的话我就去跳黄浦江【贤:那你还是现在就去跳吧。


=======================================

第一篇 速水御舟

http://swyyll.lofter.com/post/46ee24_7843254


第二篇 花樱勾玉

http://swyyll.lofter.com/post/46ee24_9006258

=======================================


第三篇 明瞳薄雪

 

※这篇开始更改了岳的设定,本来因为他是大作家嘛随意地设定了文职,不过这次正好有个还不错的梗于是做了改动,把高石田兄弟两的设定对调了XDDD前文也会在lofter上做修改,有BUG的话还请提醒我。

※骑射赛的资料约等于没有,所以基本都是我瞎编的,真的是瞎编的!!!如果有啥常识性错误还请大家原谅!

※果然拿DM写平安时代AU还是挺难的,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继续,如果有熟知平安时代相关知识的小伙伴,还请不吝赐教!

 

骑射赛在一个晴朗的天气里如期举行,马场殿一早便聚集了前来观赛的公卿与女眷们。因天气炎热,今上特许大家以便装出席,气氛也十分轻松,大辅入场时还能听见靠近沿廊的帘子里女房们小声议论各位公子的声音,相应地,身旁的同僚和公卿那边也在谈论女眷们的衣袖颜色。
    对这些事全无兴趣的大辅百无聊赖地听了一会,就检查起弓矢和马匹的状况来——与其听这无聊的议论,还不如和岳干坐互瞪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左大臣家的次子便入场了。虽然经常出入宫中,但他难得做持弓负箭的利落装扮,看起来神采奕奕,轮廓较深、有些神秘异域风格的面容非常漂亮,就连大辅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至少样貌上是很容易受人欢迎的。这位风评极佳的贵公子刚一出现在场上,对面帘子里就发出了挡也挡不住的各色惊叹,甚至还有大胆的女房偷偷掀起竹帘一角去看他。不过这些也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岳来到场内后就一路目不斜视地经过女眷们的帘子,直到中间今上御座以及光公主所在的位置时才露出笑容驻马致意,这难得的沉稳态度似乎令侍奉在公主身边的女官女房们十分自豪。在那里逗留片刻说了会话之后,他才来到参赛诸位集合的地方。
    岳下了马,一边与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寒暄,一边往大辅这边走了过来。虽然很想装作没看见这个刚刚还彰显了“我和光感情很好”的家伙,但他还是和岳打了招呼。
    “这还是大辅君回到都内后我们的第一次比试吧?”岳在大辅旁边站定,笑着侧过头来,“这次我决定要先拔得头筹,之后就请多指教了。”
    为骑射赛准备的头等赏赐是一只精美的银熏球,知道岳想做什么,大辅向他扬了扬下巴:“准备送给光做礼物?——你确定是要我多指教,而不是手下留情嘛?”
    论实战其实还是大辅略胜一筹,但对于这类以观赏为主的比赛,标准公家出身的岳也很有优势。知道大辅是故意那么说,岳也顺着他的意思反驳了一句:“在这样的场合里,输赢可不好过早定论。”
    说完两人互看一眼,反倒同时笑出了声,随后大辅先伸出手来:“虽然我看你不爽好久了,不过你说得对,这可是我们阔别九年之后的比试,你就不要大意地放马过来好了!”
    “说的像是要互砍那样……不过,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可是会全力以赴的。”

虽然有些于礼不合,但岳也抬起手,干脆利落地和大辅击掌,熟稔的氛围就好像他们还是不受身份拘束的年幼玩伴一般,那踏上不同路途的九年也仿佛在此消弭于无形。

“你们两位看起来就像是兄弟那样呢。”

从身后的渡殿廊上传来带着笑意的柔和嗓音,大辅立刻回过头去,连自己也没有发现地率先向对方露出了笑容:“贤!又见面啦!”

之前才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年正站在那里,穿着在衣上染着簇簇藤花纹样的淡紫色直衣,隐隐透出里层白色布料上织出的花叶图案,表里两相交映,在夏日间真是清雅非常的装束——老实说,大辅有点羡慕这样可以将衣饰打理得雅致漂亮的能力。

“少尉大人,少将大人。”
    贤向两人点头致意,岳这时才慢慢开口:“真是少见,阴阳师也来观看骑射赛吗?”
    这语气绝对算不上轻松愉快,大辅有点讶异——在印象中岳似乎不是会这样对谁表露敌意的人,而且这两人之间应该没什么立场上的冲突才对。贤也将视线放在岳身上停留片刻,但似乎并没有在意他这样的态度,反而露出了一点笑意:“本不该忝列如此盛会,不过今次是奉一之宫宣召而来——在御帘内毕竟视野不佳,我只是来做个转述者罢了。”
    相比一些女房偷偷掀起帘子的鲁莽举动,直接请一位可以不受拘束的人来负责解说场上情况可要落落大方又另辟蹊径得多了,岳一时竟无话可说。就像是要为此证明似的,一位女房就在这时往走了过来,向大辅和岳行礼后,她转向贤:“阴阳师大人,请往这边来,一之宫在等待您。”
    “有劳带路。——那么,我先失陪了。”
    再次向两人点头后,贤随着女房朝女眷们的帘子那边走了过去,望着那个仪态美丽不输世家公子们的背影,大辅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我说……岳,你该不会是在嫉妒贤吧?比如可以经常出入藤壶这样的事?”
    “……会得出这种结论,虽说全没说中事实,但我该为你感到欣慰吗?”岳看向他的表情无奈得如同对着一截断木,“只不过乐宴上见过一面,就熟悉得直呼名字了么。”
    “你怎么和我姐……不对,和家姐,提同样的问题,在信浓时……好吧,我知道不能把那里的习惯拿来做参照。”
    对于回京未久,而且本就不喜欢思考繁杂问题的大辅来说,无法理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唔,总之这就是“交友不慎”带来的苦恼了。岳一边重新在脸上摆回惯常的贵公子式微笑,一边稍微放低声音:“这么议论他人你大约也不爱听,不过,那位阴阳师并不像看起来那样温和无害——迷上他的话可是会被牵扯进奇怪事情里去的。”
    “……不,你就直接说你嫉妒他得了,我可以理解的。”
    大辅完全没明白这话的意思,岳深感自己是涵养好,才没敲开这个幼时玩伴的脑袋看看里面是否装满迟钝。他伸手揉揉眉心:“一乘寺身上……有漆黑色的东西存在着,我并不知道主上是如何作想,但让那样一个人留在离光极近的地方,我又如何放得下心。”
    “……这是怎么说?”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大辅倒被吓了一跳,“太一哥才不会做对小光不利的事。”
    一不小心就把儿时称呼带了出来,好在岳也不会挑他的错,只是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场地对面的廊上,“当然不会……只是主上有那样的自信,我却不行……离可以独当一面还差得太远了,大概这也是他不愿将光托付给我的原因吧?”
    大辅也往那里看去,在两人的视线中,贤已经来到了光所在的御帘前,举止熟稔,态度轻松,明显是和她非常相熟的。虽然没说出口,但大辅稍微有些在意岳的看法,诚然阴阳师是距离妖鬼们极近的一类人,但他却不认为贤是需要戒备的对象,说来也很奇怪,究竟是为什么呢?明明才见过第二面……或许是因为贤看见的是唐狮子那样的大辅,所以也相信自己初次遇见的就已经是真正的贤了吧。
    “好啦”,决定不把岳的话放在心上,大辅伸手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灰心!不管怎样总比我的处境好多了吧。”
    岳没忍住抽了抽嘴角:“这还真是没有说服力的安慰啊。”
    “……你说什么?难得我好心居然不领情!——等会比赛输了可别怪我!”
    “在赛场上见真章吗,求之不得。”
    “这可是你说的!”
    两人互相看了看,颇有些要认真一较高下的氛围,没有发现坐在廊上的贤正用蝙蝠扇掩着笑容,向御帘内的光一五一十地转述了他们的动态:“果然还是吵起来了么……似乎是为了比赛的输赢之事。少将大人平日明明很稳重,所以这算是年少之人的通病吗?”

听着他这样老成的说法,光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是相熟之人,所以她也没有让女房们传话,而是直接开口提醒:“贤君,你可是和我们同龄哦。”

“虽然是这样……”

那语调就像是在感叹什么一样,但贤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侧头向御帘看了看——当然从他这里看不见坐在较里处的光的身影,可是年轻的阴阳师却说了令大家感到十分惊奇的话:“说起来今日少将大人的衣装色彩与您的很相配……大约很快就会将那只银薰球致送到您面前吧?”

这就等同说岳会在这次的骑射赛上胜出了,帘内的年轻女孩们立刻小声说起话来。

“哎呀,少将穿了何种服色,刚才可有人看清了?”

“是萌黄衬朽叶的外袍,单衣约略是白色和淡紫……的确与您的衣袖颜色相似呀。”

“真是奇怪,阴阳师大人是如何知道一之宫的装束的?”

光穿的是应和季节的花橘、卯花、蔷薇三重袿衣,明明没有事先约定,岳却和她穿了配色相近的服装,不得不说非常巧合。女房们都啧啧称奇,想必不用几日,一之宫与右近少将的奇妙缘分就会被当做佳话传扬了吧。

“这么说贤君是知道结果了吗?原本还以为你会希望大辅君获胜呀。”光的关注之处却与众不同,她带有笑意的轻声细语很快传了过来,“毕竟这可是第一个在初次见面后就喊了贤君的名字却没有被拒绝的人呢,况且你鲜少参加内里的宴会,前夜是为了见到大辅君才来的吧?”

这可真是非常犀利的说法,贤面不改色地微笑回复:“虽然有些失礼,不过您说的话我并不理解。”

帘子里的少女只是拿桧扇遮着脸笑,显然完全没有把贤的话听进去,年轻的阴阳师不由露出有些头疼的表情,还好此时有近卫所的官员来请今上示下,获得首肯之后便宣布比赛开场,光这才抛开了话题。

虽说都内风气向来是推崇风雅之道,但今上自即位以来便重视骑射马术,因此时下的年轻公子们都可谓文武兼备。藤壶这边又特意将贤召来做场上情况的讲解,虽然居于末位,但他的特别身份使得他对如今朝中诸人都相当熟悉,自身也是以博闻强记闻名,寥寥几语便将场上现况勾勒明晰,一时之间,女眷们都不知是该关注比赛呢,还是该欣赏少年持扇指点间那与平日不同的明亮风发。

理应属于赛场的视线竟然被一位阴阳师夺走,鲜衣怒马的贵公子们颇有些不服气。明明同为他们中的一员,大辅却无法将视线从对方那端正秀挺的身姿上移开,仿佛是感受到他的注视,贤侧头遥遥望了过来。

漂亮的面庞上显露一点困惑,像是问他在看些什么那样,一瞬间心跳加快,大辅赶紧转过脸不再看他。旁边的岳十分奇怪地看着少时玩伴那突然心虚起来的模样,想想还是提醒了一句:“别走神了,大辅君,下一轮就是我们出场。”

“……什么?我才没走神。”

说着明显状况外回答的大辅被岳不掩鄙视地瞥了一眼:“是啊,你没走神——你明明是整个人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说完也懒得管他,直接翻身上马朝场内过去了,大辅一个人在那儿定了定神,完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被贤吸引,最后决定在比赛结束前都不能往他那里看。

稍后,左大臣家公子与从东国返回的武家少年同时出现在场上,这大概是女眷们最期待的组合了,不过两人似乎都没有要在意御帘内七嘴八舌讨论的意思——在驰向终点的同时,还需持弓射中马道另一侧尽头所摆放的圆靶,以往曾有人因贪看帘下露出的女袖而错过靶子,此等糗事可不在他们的打算之中。

随着一声号令下达,两人同时策马奔出,还未等众人回神,大辅突然挥缰发出一声喝吒,所控黑马扬踢飞驰,直接就从岳的白马身边超了过去,他随即从背后抽出羽矢搭上弓弦,趁着在前的优势一箭射出。岳也没有准备示弱,紧跟着射出第二箭,咄咄两声先后抵达,全数命中靶面红心。

从公卿们所在的殿中发出喝彩声,女眷们则都看得呆住了。

而这只是片刻之事而已,岳很快也放弃了惯常的文雅做派——他就不能指望大辅和他一样讲什么文雅——在经过第二个圆靶后将被超过的距离缩短为半个马身。两人都使出了全力,衣袖翻扬,冠上卷缨像是花枝般晃摇不定,踏蹄之声更如鼓点纷至,将拂照而下的晴夏之光踩为满地金色碎屑。

直到此时,大辅才终于在这个已经感到陌生的花之王城里寻找到自己所熟悉的东西。

那是于耳边疾驰而去的风声,仿佛可以将他带回信浓的荒野。

想要抛开都内繁复沉重的礼仪,重新回到那可以肆意发出欢笑、不受拘束的广阔世间里去,虽然这是不会达成的愿望,而这里也不是可供纵情奔跑的旷原,仅只是设立了终点的被观赏的赛场而已。

一旦意识到这点,上马后便忍不住骚动起来的心情就猛地沉了下去。他告诫自己现在的举动正被无数目光所注意着,可不能丢了身为武家的脸面,可是思绪却又不受控制地散逸:即将抵达第三个靶面所对的位置,他提前搭弓放弦,动作娴熟如本能,但却没有去关注这一箭的结果,而是在下次动作前的空隙中转过头去——这个圆靶所对着的沿廊一侧正是贤所坐的地方。

连大辅自己都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中分神是为了什么,但宛如薄雪般温和明净的目光在空中与他视线交叠了,虽然只是瞬间,但有着沉慧眼眸的少年在那一刻向他露出了微笑。

没有任何言语的、妥帖的安慰……大概自己就是为了被他这样看一眼,才会回头的吧?

从脑中冒出了几近荒唐的理由,大辅竭力将意识拉回到目前的比赛中来,这才发现之前的分神已经使得岳成功超过了他,武家少年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对这个不够沉稳的自己相当不满,紧急调整好状态重新追了上去。

最后两人是同时到达终点的,如此旗鼓相当的比赛,在近十年来只怕还是第一次,连今上都觉得惊讶,虽然最后结果要等结束时才能确定,但还是依照了妹妹一之宫的想法,先行下赐两位少年每人一枝橘花以作饰冠之用。

在拜领的过程中,大辅调动了所有专注,才没有放任自己再往贤的方向看去,但一个想法却控制不住地冒了出来——等受领了骑射赛的赏赐之后,就把赐物当做勾玉珠链的回礼送给贤吧?

……虽然普通人的做法通常是将赐物赠送给恋人的啦。

 

碎碎念:

在平安时代,男装的标准之一是越年轻就穿越鲜艳的色彩,不过感觉贤和岳都不是适合艳色的人,这里岳的配色稍微参考了TV动画的常服颜色,然后顺便让他和光穿了情侣色,所以请问没能和贤穿出情侣色的本宫君现在是什么想法?

本宫君:(光顾着在脑内pr贤酱完全没听见作者在问他话(作者:我要报警了

顺便我其实没见过这种赛马途中还要射靶子的比赛究竟是怎么样的啦,如果真的是像我写的一样有两人甚至数人同时进行那不是很危险吗,万一一箭射在别人身上怎么办XDDD不过还挺想写本宫君和岳同台竞技所以就不改了www


评论(12)

热度(3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