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乱×江】【只是个段子】假如江公主遇到三明爷爷的话

最近刚刚补完公主们的战国,今天生病在家于是就写了个小脑洞。


※页游《刀剑乱舞》×大河剧《~江~公主们的战国》,时间线为剧集第十六话左右

※并没有什么考据

※这个秀吉有点蠢

※这个江公主拥有强大的主角光环天赋异禀是个魔法少女

※历史人物的性格以剧集为蓝本,不讨论人物在实际史实中的真实性格

※就算是个段子也私设如山

※爷爷只有三句台词……我好方,不打角色TAG了!

然后以下:







【浅井江,十二岁。】


“你倒是快来替我想个办法!”

伴随着话音,“啪”地一声,一柄刀鞘上涂饰着金色纹样的华美太刀被放到了自己面前,浅井家最为年幼的公主江对它眨了眨眼,然后抬头看向问话人——如今栖身的这座大阪城的主人、舅父织田信长公旧臣、自己名义上的养父羽柴秀吉,发出了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的“啊?”的音节。

见她丝毫没有理解,秀吉简直要从坐垫上跳起来:“所!以!说!你到底听我说话了没!江,想个办法,替我把付丧神喊出来——总不见得这刀里连一个付丧神都没有吧!!可恶,三好政康那家伙,莫非敢拿假的来骗我!”

“什么?我凭什么要帮你喊?”一大早就被召来的江抬头看着这只已经站了起来哇呀呀地在房间里跳脚的猴子,满脸莫名其妙,“而且你说的到底是哪一家的哪位大人?为什么非要对方现身不可?”

“你居然连这把刀都不知道吗??!!——嗷!!!”

秀吉猛地窜到养女面前,就差没直接将太刀往她脸上搁,没想到女孩见他冲来,眼明手快地将刀一抱侧身让过,成功看着对方直接脸朝下扑倒在了榻榻米上,发出毫无形象的痛呼。随侍的家臣石田三成被结结实实吓一跳,赶紧上前将主公扒起来。

“大人!!您没事吧!”

“好了放开我!被榻榻米撞一下会有什么事啊!”

“是……是!属下多事了!”

就在这短暂混乱的时候,江听到了从门边传来的轻笑声,因而困惑地侧过头去。

“哈哈哈……哎呀,被发现了吗?”

仿若桦樱般雅艳的嗓音,那闲适的语调几乎要让人误以为是哪位公卿前来拜访,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何况眼前所见的这位青年还穿着古风十足的月纹狩衣,发色犹如浓蓝晴夜,更兼身姿高挑形容昳丽,丰采之盛绝非人类所及——

那么,这位一定就是……

“我是三日月宗近……嘛,暂时还不想和这位大人有所接触”,未料青年竟主动开口,又露出微笑将手指抵在唇边,“那么,麻烦您了,江公主。”

啊,原来如此,难怪秀吉说没有付丧神……因为这位青年根本就不想被他看见嘛!舅父大人曾经说过,虽然于武士而言刀剑付丧神乃是重要的存在,但若非缘分深厚,鲜少能有人在付丧神不愿现身人前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身影。

可是,江却与此不同——在她眼中没有无法看见的刀剑付丧神,当然,也并没有任何一把刀剑真正属于她。

……诶?但是,等一下?你刚才说你是谁?!

“喂!!江!!!”

“……哇!你做什么啊!”

忽然一声大吼直响在耳边,江手上一松差点把太刀滚到地上,回头才发现秀吉又冲到了她面前:“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身为养女怎么可以对养父如此无礼啊!”

“哼,又不是我要当你的养女!”

“你说什么?!!”

“大人!恕属下无礼,还是请先和江公主商讨请出付丧神的事吧!”

为防这对关系奇妙的养父女上演互拍榻榻米吵架的戏码,石田三成不得不大喊了一声,秀吉张张嘴硬是咽下跳到嘴边的话,假咳几声后重新人模人样地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江这才抽空左右寻找了下,见室内居然连刀架都没有多设一座,只好重新把刀抱在怀里——这难道是唤不出付丧神就不给刀架的意思吗?开什么玩笑,她可不要传说中的天下五剑之一就那么被平放在猴子每天踩过的榻榻米上!刀不嫌弃她还要嫌弃呢!!

“所以,您究竟要做什么?不管怎么说,请至少告诉我这是哪位大人,您要召唤他又是有何用意!”

虽然青年自报身份,但该问的还是要问,结果秀吉又露出一副滑稽的脸来,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受不了这个笨姑娘了!三成你去和她说!”

“……居然说我笨?!”

“是!此乃天下五剑之一,名为三日月宗近!原是先代将军足利义辉之藏刀,现今,由三好政康献于大人,以明秀吉大人远比义昭大人更能胜任将军一职之意!”

石田三成抢在江发难前噼里啪啦把话说完,末了还一挺胸膛颇为主公骄傲的样子,立刻引得某只猴子大拍其手:“三成,说得好!说得好啊!!”

“是!多谢您的夸赞!”

什么呀,原来是还没放弃对将军之位的妄想吗?江用尽自己全部的教养才忍着没对猴子翻白眼,然而她显然错估了对方的下限。

“哈哈哈哈哈哈,如何啊,江?只要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臣服于我,整个天下就都会知道我秀吉比足利义辉将军的亲弟更要适合将军之位!正如从前主公令今川之刀宗三左文字臣服那样!哈哈哈哈!啊……说起来宗三也是个美人啊,只是他是主公之刀……啊,主公!主公啊啊啊啊!!!!”到后来直接嚎了起来。

“………………你在说些什么鬼?!!!!!!!!!”

这算什么奇怪的因果关系!简直没耳听了!江毫不客气,一手握拳狠狠地朝“养父”肩上砸了下去。

“你这只乡野臭猴!!居然也敢和舅父大人作比!!不需要你在这里假哭!!!!还有你休想打宗三大人的主意!!!!我也是绝对不会帮你呼唤三日月大人的!!要义辉大人的藏刀臣服你?!你还是自己做你的将军美梦去吧!!!我!告!辞!了!!!”

这一下力道极大,秀吉都被她砸得往后倒了下去,女孩吼完连礼都不行,直接抱着刀就霍然起身准备离开,浑然不管目瞪口呆的石田三成和在背后喊着什么把刀留下的养父,可惜才踏上廊外就停下了脚步——秀吉的妻子宁宁夫人一脸惊愕地站在那里,正和付丧神四目相对。

“请问您……?”

虽然对于家中突然多了养子、或者多了妾室的情况宁宁已经十分习惯了,然而在丈夫所居的正殿的廊上遇见一位容貌绮丽装束古典的美青年……便是宁宁也深感困惑了,而令江头疼的是,付丧神居然还十分怡然地站在那里微笑。

“唔……难道又被发现了?是因为太久没有出来变得不习惯了吗……哈哈哈……”

——不,等一下,现在是该“哈哈哈”的时候吗?这样下去就暴露了啊!

“哦!是宁宁吗?快来快来!”

才这么想着,秀吉的大嗓门就又响起了,深感今晨劳碌过分的女孩,现在只能上去主动开口:“宁宁夫人!”

“江公主,您也在……不过,这位究竟……咦,您手上拿着的是……?”

“情况过于复杂了,请允许我稍后向您说明。总之,事情并不是您想的那样……好了,请快进来吧,秀吉他等您好久了!”

“喂!有你这样直呼养父名字的养女吗!!”

彻底无视了后面的声音,她一边这么说,一边拼命向颇有兴趣地看着她神情变化的付丧神使眼色,终于对方心领神会明白了她想传达的“要么回本体藏好,要么离这里远一点”的意思,转身迈开脚步朝廊道后面走去了。江长出一口气,甚至生出怀中太刀都变轻了的错觉,这才重新和宁宁一起在室内坐好——完全遗忘了这里是秀吉号称“没人带路就走不出去”的迷宫般的大阪城。

虽然没想要出走,不过许久都没有从本体刀中出来的三日月宗近,当日还是在城内迷路了一整个白天。


——END——

评论

热度(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