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抱歉不能再割腿肉了,再割就要死了,虽然我每天都想死起码三次,但歌仙还没极化,我归根结底还是不太想死的……_(:з」∠)_

歌仙极化了我也只能闭一只眼,还有一只眼要等爷爷极化了才能闭Σ(`д′*ノ)ノ

【刀剑乱舞·岩今相关】春与梦浮桥

虽然想说义经主从好但是历史就是一大口玻璃渣啊玻璃渣。

明明是守护刀最后却被主人用来自裁的今剑啊……因为看着太疼了所以写了这个小短篇。

每天在上下班坐地铁的时候攒着写出来的,没有考据,没有今剑原本是大太刀的断刀梗(太虐了写不出手),而且我自己也只是个刚开了图四的新婶婶,BUG大概有很多,还请见谅!

文内有审神者出没。

打了岩今的tag但想想觉得这文并不能被称之为CP向……写的不好希望大家别打我啊QQQAAAQQQ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





春与梦浮桥


    世间一切温柔之梦,皆如草上朝露转瞬即逝。

    于是迎来梦浮桥。
    =================================================================
    听到了风声。
    睁开眼睛,正是无月时分,深蓝夜空中星子闪耀,在其之下,平安京整齐分割的道路仿佛无限延伸。静立片刻后才察觉脚下流水正潺潺而过——原来如此,是降落在桥上了呀。
    年轻的审神者羽宫紫子略微侧头,她认路的技能实在连自家向来眼神不好的大太刀们都要发愁,果然这次又不知道歪带到哪里去了,一睁眼居然来到平安京内,这样美丽静谧的星夜时光,一看就知道是未被溯行军踏足过的地方。
    又走错时间了呀⋯⋯

   忍不住叹口气,还好自己穿的是白单绯袴和红梅三重衣,在这个时代倒并不算十分突兀,而且一同前来的刀剑男士们应该也能顺利找到她的⋯⋯大概。
    正放任思绪飘散,远远却传来脚步声,紫子眯了眯眼侧头看去,另一边的大道上有人持着纸灯走来。她略微考虑后觉得并没有躲藏的必要,所以依然闲闲地站在桥上,只是端正地用衣袖遮住一半的脸,抬起头来看着星夜。
    却没想到那脚步声笔直地往这边来了,她装作毫无察觉,直到身侧传来声音。
    “冒昧了,听闻最近此处有鬼出没,还请姬君早些离开为好。”
    一听之下便令人感到惊讶的雅丽语声,紫子微微转身看向来人——那是一位青年。

    如同樱花那样的人。
    她安安静静地没有说话——她天生是不能发声的,相处久了,本丸的刀剑们多少可以感应到她想表达的想法,毕竟她好歹也是拥有灵力的审神者,但对于别人就无法可想了。
    于是青年便有些困扰地微笑了:“您或许以为这是无稽之谈吧,无论如何,一位姬君深夜孤身来此并不妥当,不知您可有随侍?”
    倒是没有将紫子当做妖怪,可她并不能说话⋯⋯干脆行个礼一走了之吧?
    好在这个时候,短刀那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便从另一边出现了。
    回身看去,银白头发的孩子正踩着红色木屐蹦蹦跳跳地跑上桥来,纤细脚踝上双环叮咚作响。
    【今剑。】
    紫子显露一些笑意,在意识中喊了他的名字,随即侧过身去迎上那脚步。
    “找到啦找到啦。主上,您怎么跑到都内来了?”
    【真是抱歉,一不留神就连着时间地点一起跑错了呀,大家呢?没和你一起吗?】
    “同时入城未免太过显眼了,您在担心我吗?请安心,有岩融在啦,唔,他应该也快到了吧⋯⋯那位是?”
    他踮起脚想看看紫子后面的人是谁,于是审神者便让开一点位置:
    【只是偶然遇到,不过真是位美人呐⋯⋯今剑?】
    “⋯⋯、⋯⋯?!”
    她看到向来爱笑爱闹的小天狗突然哽住声音,咬着唇抬头紧紧注视那位形容皎艳的青年,唐红花色的眼瞳略微睁大,随即盈起水光。
    然后,他慢慢伸出手去,向着那同样也正在看他的人,连纤细的手指都颤抖着——
    “您⋯⋯”
    “哈哈哈,原来在这里呀,主上!您怎么有兴致进都内来了?莫非是想暗中出击?”
    暂停这举动的是传来身边的大笑声,身材高大的薙刀终于出现在桥边,仗着身高优势几步跨了过来,甫一站定就看到今剑抬着头快要哭泣起来的样子,紫子连想还来不及想,岩融已经一把将人拦到身后,笑得露出八颗牙齿,眼神却凶悍起来,几乎像是某种兽类。
    “哦,让我看看这是何人,胆敢欺负我家今剑——”
    道理我都懂,但你倒是等看清人脸再说话呀你个眼里只有正太的正太控!紫子简直被吓得不轻,恨不能直接跳上去捂薙刀的嘴,可惜实在有心无力,还好岩融也像今剑那样说到一半就哽住了,愣怔半晌才接下去,语气完全没了前一刻的张狂,反而有点讪讪的样子:“原来如此,是这位大人啊⋯⋯”
    紫子默默在旁边扶额。
    那青年仿佛觉得他们有些有趣,也完全不以为忤,随后又低头望着今剑,神情带着熟稔般的温和:“这位小公子所配短刀与我家的很相似——方才几乎错认了。”
    今剑张了张嘴,他大概是想说什么的,气息却在颤动,眼瞳盈满泪水也倔强地不愿落下。紫子知道现在该走了,他们有着必须恪守的临界线,就连接近都未必会被同意,但却又不忍心付诸行动⋯⋯
    就在审神者犹疑的当下,岩融再次发出他那堪称豪爽的笑声,几乎要惊起夜栖的鸟群:“那真是非常巧合啊!——好啦,我们也该去和队伍汇合了。”
他说着弯腰将今剑抱了起来,让对方坐在自己臂弯里,又抬起另一边衣袖替那红瞳拭泪。
    真不愧是幼儿园园长,这场景令紫子只好继续扶额——她刚才看到青年抿唇微笑了⋯⋯嗯,那绝对是笑了吧。
    于是她想到岩融就算化为人形,十指也是非人般的尖锐指爪,仿佛是为了毁坏什么而生,动作却总是显露珍视情绪——所以便不是毁灭者,而是守护者了。
    一线之间截然相反,这大抵就是世间相逢的缘法吧。
    所以她便也微笑起来,向青年点点头,再抬眼看向身边的两把刀。
    【别哭了哦⋯⋯今剑,如果你们想说什么的话,我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
    今剑有点讶异地转过脸看她,难得安静的样子像是琉璃偶人,倒是岩融立刻乐了,甚至还腾出手来大力地拍了少女的肩膀几下——丝毫没注意到身形纤细的审神者几乎要被他直接拍地上去:“哈哈,主上您终于出息啦?早与您说过不用惧怕检非违使。”
    【是⋯⋯啊⋯⋯这不是有大家在么⋯⋯】紫子扶着桥栏一脸哭笑不得,但是就算真的遇到检非她大概也不会让薙刀上场的,虽然他的主人被称为战鬼。
    “岩融,放我下来吧。”
    像是做出决定般地,今剑在审神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开口了,声音里还带着点鼻音,就像是年幼孩子那样。他这么说岩融就没办法了,只好放他下来,又帮短刀理理衣服和头发,真像是个喜欢操心的家长。紫子又偷偷侧眸去看那位青年,发现对方笑着的样子如同春日熏风。
    所以才是樱花呀⋯⋯
    她这么想着。今剑重又走到青年面前,抬头安静地看着对方的脸,在他说话之前,青年已经弯下身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今剑。”

    和之前不同,这次他清晰地称呼了短刀的名字。

 “或许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当做并不识得你们会比较好,但这样会让你伤心吧……不过如今已是深夜,所以快些回去吧。”
    ——预示着言外之意的话语。

     所以那一定是可以洞悉世事的明慧眼眸。
    【既然这样就没办法啦⋯⋯我早该知道是瞒不过他的,因为这毕竟是⋯⋯】   紫子看见岩融正苦恼地抓抓头发,于是叹了口气没继续下去,今剑却侧过头来,此时此刻是露出笑容的。
    “因为这位曾是我的主人。”
    “好了好了,快去吧。”
    青年微微眯起眼睛,心情明朗的模样,他轻轻推了今剑一把,又向岩融点头致意:“那么就拜托你了。”
    薙刀立刻郑重起来,俯下身深深一礼领命,就像他的主人曾做过的那般,而孩子模样的短刀终究是没能和青年好好说一句话,明知道该走了,可还是没忍住,回过头看了那个人一眼。

       那仿佛可以永不结束,却又终将凋零的春天。

      【好啦。】

      旁观着相逢,年轻的审神者发出叹息。

     【我们该回家了。】

      直到她带着两把刀走下桥去,才听见青年又说了一句话。

    “今剑呀……”

     美丽的声音,停驻在永恒时光中的人,必定逝去,无法改变。

   “虽然不知日后会发生何事,但你就像你的名字那样活下去吧。”

     那就是这一夜听到的青年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END——


源义经:其实早从一开始我就已经看穿一切了。【什么鬼


评论(4)

热度(34)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