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LOVE LIVE】海的女儿·前往拂晓路途·下篇【人鱼架空·花绘】

※lofter不能调斜体和颜色简直急死个人!

※歌词来自噫无情和SH,不过我按照剧情和自己的习惯用法稍作了点改动,因为不懂日文,所以不一定符合原歌词本来的意思,希望大家不要和我计较哈XD

※再(虽然是提前的)和耗子说声生日快乐!虽然耗子不混lofter! XDDDD

※也感谢喜欢这篇文的不曾相识的你们。:)



“哗啦——!”


属于少女的纤细手臂在海波中劈出空隙,珊瑚虫们的肢干受到压力,猛地向后弯曲,绘里随即以另一只手将她身后的花阳用力向上拉,同时甩动鱼尾,两人就靠着这股力量自那些灰败骨骼的包围中脱离出来,但仅仅只是在喘了口气的片刻,更多在水中飘摇的珊瑚虫就再度靠近了。


“绘……绘里酱!”


花阳紧抱住绘里的手臂,声音颤动,面色苍白,整个人都快缩起来了。都到了这个地方,如果不向前走也绝没办法再原路返回,虽然了解这一点,而自己也的确是抱着不要退缩的心情一路游上来的,但觉悟是一回事,现实却又是另一回事——这个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的自身,就连花阳自己也一点都不喜欢。


我渴求着一个可以变化的契机……因为我也非常渴望……


可是,我……


“花阳你……该不会是害怕唱歌吧?”


“……咦耶?!!”


花阳愕然地抬头,看向暂时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的绘里,她的反应似乎让后者瞬间肯定了猜想,因为她立刻睁大眼睛:“为什么人鱼会害怕唱歌啊,因为刚刚我发现你好几次都要开口了,但却没发出声音。说起来好像花阳的确没有在大家面前唱过歌……小心!”


绘里突然用手揽住她,迅速地折身离开了刚才两人待过的位置,尾裙上长长摇曳的织带随着少女的动作飞扬而起,将触碰到那日光织料的珊瑚虫给击碎殆尽——黑之暴风雨的使民只要遇到太阳就会变为碎粉。


“我……并不是故意的!”


害怕得紧紧抱住她的花阳用几乎快哭出来的纤细嗓音这样回答,都不敢把头抬起来:“因为……大家看起来都非常耀眼,但是……要像穗乃果和妮可酱还有真姬酱那样,那么可爱、那么自信,我知道是不可能的!就连凛酱也说,‘如果是花阳亲的话不会有问题的’,但是我声音又小,又是大家之中最普通的那个,我……我是不可能变成‘缪斯’的!”


“……但是,因为是九个人,所以才被叫做缪斯呀。”


然后,她感到绘里的手指正在轻拍她的头顶。


“花阳难道是因为……想要改变自己,所以才一定要准时到达海面吗?”


“虽、虽然是这样,但就算现在我还是开不了口,所以……”


你为什么非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呀——忍不住抬起头来的时候,花阳发现绘里的神情正在传达着这样的意思,然后金发的冰海公主反而微笑了起来。


来自世界北方的那份明丽正在苏生闪耀。


“别害怕,既然这样的话,还是由我来吧。花阳随时都能试着去改变自己,但是请不要在这种时候逞强,因为大家都会担心的。”


——绘里里,你是想用那个吗?


出发之前,希向绘里提过这样的问题,但是,“那个”究竟是什么……答案现在就在花阳眼前展现,因为绘里突然展开右手,白皙指尖突然闪现一点清亮的光芒——就像星辰那样耀眼地闪烁,随后,光彩褪去,留在少女手上的是一把锋利的短刀。


这是冰海王国从他们的北方海域中找到的、曾差点杀死一位陆上世界的王子的短刀,是五位血统高贵的海公主用她们的长发从巫婆手中换来的。


“绘里……酱?”


“虽然我们是从来不使用武器的——所以曾经的公主们要用自己的头发和巫婆交换——但正因为这样,这把短刀就成为例外了。”


一边这么说着,绘里一边握住刀柄,用力向身侧划出半圆,海水几乎被锋利刀尖撕开,珊瑚虫的形体片片碎裂,但在那之后,早已死去的灰色森林还等待着,她于是调整了呼吸,然后开口。

 

如今也仍然深爱

即便命运是如此匆匆

于紧拥瞬间 预示着离别

 

那似乎是较她平日的嗓音稍低一些的声线,编织着广袤世间的话语,在本该无法传达声音的海中敲击涟漪——因为是人鱼,明明生活在深海却被赋予语言的力量,所以就会歌唱。


“那么,该走了。”


简短地说了一句之后,绘里重新握住花阳的手,鱼尾甩出弧度,将正看着她发愣的女孩一起向更上方带去,歌声的震荡在彼此交叉的珊瑚虫聚落中开辟出空间,而那仿佛连海水都能斩断的短刀则让这些不甘放弃猎物的幽魂变成碎片。随后,旋律扶摇而起。

 

我将一直等待

虽然言语在踌躇

胸中怀抱的真实的炽热 请别就此在风中消散!

 

乞求着坚信之物 直到世界尽头的那天

就此贯彻 永不终止的生命旅程

即便我孤独一人

亦将祈愿奉献!

 

“绘里……酱!”


水流自身侧穿梭而过,发丝向后扬起,那是因为自己正被带领着迅捷地前往的缘故,而那个带领者又是这么美丽而坚强,令自己也感受到光芒……在漆黑之风掌控的此刻的世界里,所见之物也都不再晦暗。


花阳忍不住喊了对方的名字——不要变成一个人,因为……我……


“如果我可以发出声音的话……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像绘里这样唱歌了吗?”


在挥下短刀削断一丛珊瑚虫的枝节时,绘里听到花阳在越来越急速的水流中提问,她停下歌声,再一次弯起唇角:“就在上面——看得到光的地方——自然结界就在那里,因为你已经决定今天要去海面上了,所以只要开口就好。今晚有暴风雨,自然结界附近的海水流速会加剧,但只要是公主的话就没关系……这首歌你也一定可以唱的吧。”


女孩睁大眼睛,抬头看向上方、珊瑚虫森林的背后,一道望不见终点的光之藩篱正坐落着。


不要变成孤独一人,因为……我也将……


我也……因为……

 

在溢满悲伤的世界也依然无悔……

 

这歌声不同于绘里所展现的沉和,仍然保有了她嗓音中澄澈柔嫩的部分,但这的确是世间之歌。花阳像是被自己无意识地传达出的话语惊到了,有些不可思议地掩住唇,但现在没有富于的时间可以考虑,为了驱散越发密集起来的珊瑚虫们,绘里已经重新开口。

 

只因拥有与你相逢的喜悦

所以请别气馁

保持着你坚强的心意

 

于是 哪怕要向微笑的你挥手道别

我也有了这份觉悟

 

注视着自如展开声之力量的绘里,花阳几乎是没有考虑地就接上了她的歌声,然后绘里侧头看向她,眼眸熠熠生辉,像是跌进了星星的碎片。


“我们加速吧,下次就能一起开始,然后就这样一口气——穿过自然结界!”


“我……我知道了!”


一改以往怯弱的态度,花阳用自己最为肯定的语调应答,同时也展现笑颜,因为歌唱理应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情。


于是,歌声交织了。

 

我将一直等待

如同诉说般的眼瞳

将在回忆之处不变地等待

直到你的归来

 

无论会迎来何种明天

是的 那将是希望的明天

要在永不终止的生命旅程中前行对吧

哪怕独自一人 

我也会守望着你的未来……

 

在耀眼得一切都无法看清的光芒陪伴下,海国的公主们破开海面,在劈下苍白雷电的深灰天空下出现了。


但是……


“绘里酱……是还没到天亮的时候吗?”


两位公主现在已经坐在一块礁石上休息了,风雨狂乱地吹刮着,轻易就能将话语击散,以至于花阳只能靠近到绘里的肩膀边说话,而绘里则摇了摇头:“虽然冬日里阳光总是出来得稍晚,但现在也该有日出了——看来这场暴风雨会持续到陆上世界的白昼时分。”


“啊,但是,如果这样的话……”


“我们还是能找到光线的,毕竟太阳并不是消失了呀,不过……要织好礼衣,大概会花费更多时间吧。”绘里安慰地摸摸花阳的头发,“而且,就像真姬说过的那样,不是非常美丽吗?花阳的声音。等下次穗乃果又想办个宴会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唱歌吧,好吗?”


她用温柔的声音这么问着,花阳又不争气地脸红了,但还是用力点点头:“嗯……下次……下次也请让我一起吧!”


“这么说起来……果然还是有点遗憾呢。”绘里闭了闭眼睛,随即转头看向仍然向下倾倒着暴雨的天空,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喃喃,“原本今天的陆上世界会下雪的……一个非常漂亮的雪天……不过现在大概是不能看到了。”


“绘里酱……喜欢雪吗?”


“嗯,我想……大概因为我是从冰海王国过来的缘故吧。”


“但是,像这样遇见黑之暴风雨的话,什么时候雪花才会降下来呢……”


花阳也抬头去看被浓厚乌云占据的天空,落在身上的雨水令人感到轻微的疼痛,风也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因为来到这里的是黑之暴风雨,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回想起了在珊瑚虫聚落里,自喉间发出歌声的瞬间,于是不自禁地轻声哼唱,那旋律旋即幻化字意。

 

如此不可思议 现在的感觉

仿佛正从天空徐徐降落……

 

“花阳?”


在她继续之前,绘里稍显讶异地看向她,然后微笑了:“花阳,你想驱散黑之暴风雨吗?这是传说中的歌姬才能完成的事情哦。”


“啊……嗯,是……诶?诶?!不、不是的!”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花阳吓得胡乱摆手,“我……我只是……那个、因为,因为绘里酱让我可以在哪怕是那么可怕的珊瑚虫面前都可以唱歌了,所以我……我也想帮绘里酱做些什么!!”


她语速飞快地说完,声音又不知不觉地透露出了那种纤细的神经质,之后就猛地低下头去闭紧眼睛不敢看绘里。


而回应她的是歌声。

 

这特别季节的色彩 

想为你展现我的悸动

 

这下变成花阳吃惊地看着绘里了,后者没有继续,而是用带着笑意的眼眸看着她,花阳茫然地眨眨眼,随即,她的面容明亮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地,人鱼公主们在只听得见狂暴的风雨声的天空下歌唱。

 

从初次相逢的时候开始

预感骚动着心中旋律

已经无法再停止 

却也不愿再停止 为何~

 

去传达吧

将这份伤感 唤作“雪色光晕”

愿将心意重合 我已不能等待

如此地不甘 

这份名为喜欢的纯情

在微热之中 请不要继续犹豫不决

赞成能飞向你怀抱的勇气 

就从此处开始!

 

少女的声音交叠着,如同晴朗时分洗炼过的蓝宝石那样透明澄净的天空,也如同呼唤一份爱意的洁白天鹅蓬松的翅膀,这交融的旋律,正在希翼一片天际的白雪。

 

悄然无声 不可预料

沉静改变的命运

为了在此之后的未来 

胸中已然悸动不已

 

若你会被困苦缠绕

我愿飞奔而来 将你拥紧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你将去向远天的无际

 

这是……如此令人喜悦的事情。


在胸中充盈着想要露出笑容的温暖,哪怕身处狂风骤雨的俯视下。了解到这一点的花阳不由自主伸出手来——就在那时,一点飘降的雪花落进手心,随即又消融。


“暴风雨……很快就要过去了。”


在她耳边,响起了绘里温和的声音。


暴风雨很快就要过去了,然后,在视线所能达到的最遥远的地方,海平线上,照耀起了一缕薄红的日光。歌声飘荡不定,但却不会消失,而是持续去往更加遥远的地方,直到抵达天空的女儿们的住所。


而来自海中国度的少女们,如今已能迎来一片伴随着奇迹之雪的、明朗温柔的拂晓。

 

不知从何时开始

已经充斥于心间 这份“真正情感”

想要向你倾诉 我的恋人

优柔寡断的目光

请别如此注视着我

这份一鼓作气的爱恋

请让我就这样传达 

 

 

——END——

 


评论

热度(5)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