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LOVE LIVE】海的女儿·前往拂晓路途·中篇【人鱼架空·花绘】

※LL漫画怎么说的我是没看过啦……但动画里花阳和绘里几乎没有神马对手戏啊,于是我写着写着就觉得自己在做梦……不过一生只萌冷CP的我反正也一直都在做梦就是了。

※我在想这真的是花绘而不是绘花吗?说好的花阳大总攻呢!…………嘛,反正也没差啦………………



黑之暴风雨已然降临。


虽然现在还看不到海面上的情况,但在这片远离海底宫殿守护的水域里,原本有鱼群穿梭来往的清亮海水已经变得浑浊起来,连一条小鱼都看不见——为了躲避可怕的风之魔王,海中世界已经陷入寂静。


仿佛受到陆上风暴的吸引,理应平静的洋流卷起游移不定的涡旋,在那附近水流相对平缓的地方,花阳和绘里正待在后者用灵力构筑起的水壁中暂憩——女王已在金厅落座,在灵力丰沛的第一公主和握有力量的第四公主协助下,将王宫的守护范围向上推进了一百米的距离,这已经是极限的数值,而超出这股力量保护范围的路途才是真正考验,在通过无法预料危机的前路之前,两位公主的确应该有些可以好好休息的时间。


花阳用手圈住自己曲起的鱼尾,侧头偷眼去看正专注地望向上方海域的绘里。第三公主身着她成年当日所织就的礼衣——公主们的衣装式样大体相同,颜色却是独有的——那是一件装饰着珍珠花链的淡蓝色抹胸衣,以及一条拖曳着轻盈飘带、保护鳞片和尾鳍不受外力伤害的尾裙,这些都是用轻柔如无物的太阳光线织成的,与之相配的是装饰在头发和尾巴上的美丽珠链,还有腰间长长飘摇着的饰带。


在她左肩上,代表成年的四颗星星印记正在晦暗海水中流转细微光芒。


我……真的可以浮上海面织好礼衣,然后顺利地获得这四颗星星吗……不知不觉间就注视起对方身姿的花阳在心中稍显动摇地想着。其实她是知道的,若说八位公主中有谁真的可以陪同她去向海面,绘里是唯一可能的人选,因为在有能力对抗暴风雨的四个姐姐中,能够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离开宫殿的也只有绘里而已。凛虽然坚持要与她一起,但还是因为安全问题而被年长的公主们拒绝了。


虽然关系还算融洽,但几乎没有和绘里单独说过话的花阳现在仍然感到非常惊讶,不敢相信对方竟会主动提出要前来这个危险的境地——祖母是冰海王国现任女王、拥有正统继承权的绘里无疑是八位公主中身份最尊贵的那个。她并不是为了王室传统才必须来到这里的,而是因为冰海女王曾于少女时期在此度过了十几年愉快时光,才会将她向来重视的长孙女也送来这片东方海洋。绘里既美丽又聪慧,比身为女王的穗乃果更加熟悉政务。因为忙于公事,她和几位年少的公主相处不多,在花阳的印象里,这位年长自己不过两岁的金发少女就像她被称为冰之女王的祖母那样,有着凛然的存在感,多少都令人感到难以亲近。


“怎么了吗?”


然后就听到了声音,花阳略微眨眼,突然反应过来是绘里靠近到她身边和她说话,而对方略带问讯的目光也正稳稳地落在自己身上。


“绘、绘里……酱?!怎、怎么了?”


刚才还注视着上方海域的人突然离自己这么近,花阳惊得本能地一甩尾巴,差点就从水壁里出去了,还好绘里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身边带:“别乱动,就这么出去的话容易被漩涡卷走。”


“……咦?对、对不起!”


女孩蓦地红了脸,原本绵软的声线因为紧张而显出一种纤细的神经质,绘里不由因为她笨拙的反应露出微笑:“没关系……为什么要逃走?我看起来很恐怖吗?”


“诶?”花阳一时没反应过来,困惑地又眨了下眼睛,随即猛地将手腕从绘里手中抽出来,用双臂比了一个叉叉,闭着眼睛大力摇头:“没没没没有!绝对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我……”


“噗。”


就在她努力想要找个得体理由来解释自己的失礼时,绘里似乎发出了一声并没带上负面情绪的轻笑,花阳于是再度困惑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不过……先不说别的,她稍稍抬睫,在心中这么想到,绘里笑起来的样子,其实非常美丽呀……虽然大部分时间里花阳见到的都是神情严肃和大臣们讨论着什么的绘里,或者就是经不住穗乃果的“哭诉”帮她处理文书、然后被海未发现时苦笑着的绘里。


“到底是怎么了?在想些什么?如果不集中注意力,等会就很难游到海面上去哦。”


绘里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再次开口,嗓音轻盈。在没察觉的时候,两人的距离就变得很接近了,大概——大概就比和凛在一起的时候要远那么一点点——发现这一点的花阳连肩膀都僵硬了:“对不起……那个、我只是在想,绘里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啊,当、当然不是说绘里不笑的时候就不好看了!”


呜呜呜,我都在说些什么啊……


她简直对这个不会说话的自己感到欲哭无泪,但是绘里却没有露出她所熟悉的凛冽表情,反而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看起来有些安抚的温柔意味:“好了好了,别紧张呀。”


花阳小小地往上看了看对方,很快又垂下眼睑。


“那个、绘里……酱。”


“诶,怎么了?”


怎么了,这个问句两人之间都已经说过四遍了,颇有点原地打转的感觉。如果遇到的是别人,绘里说不定要皱眉,但是花阳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人很难对她生气。


“绘里酱……为什么要陪我上来呢?因为、大家都说很危险……”


“你是想问这个吗?”


绘里明了地点点头,重新看向上方仍不平静的海水:“不用在意,毕竟我也是这里的公主,帮助还没有成年的妹妹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而且—大概就是为了这样的时刻,我才会在七年前遇见黑之暴风雨的吧。”


就像人类国家的边境总是动荡不安那样,海国间的边境也几乎每隔十来年就要遭到一次黑之暴风雨的侵扰,恰好遇到过那一时间点的绘里,已经了解该如何应对。


“别担心,马上涡流就会减缓,然后我们就能继续往前了。”


猜测着花阳的想法,绘里又开口向她说明,女孩乖巧地点头,学着她的样子抬头观察上方的海水。


“我……之前听说……黑色的暴风雨会让人不幸……”


可能是因为绘里柔和的语调令人感到可靠吧,安静了一会后,花阳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小声说道,然后又偷偷地去看对方的表情,在发现绘里也正侧头看着她的时候,女孩又不争气地垂下了目光。


“因为我已经遇到过一次了,所以也无所谓不幸之类的东西……”绘里的声音里似乎带着无奈的笑意,不知道是因为花阳的话题还是举动,“不过……因为我成功通过了暴风雨袭击的那块海域,所以我想这可能是一种强大也说不定。”


她露出了那属于第三公主的凛然有力的表情,但旋即又微笑起来,向花阳展开左手:“来——我们可以继续出发了。”


先前的等待是一种正确选择,旋动着的海水在此刻暂时性地平复,两位公主摆动她们柔软而有力的鱼尾,向着更上方的海域前去了,当她们穿过层叠不定的海波,已经不再明亮的海水中就会被激起如同北方陆地上变幻不定的极光般的幻影,那正是公主们所拥有的神圣力量的证明。


而在那之上等待着她们的,是和自然结界相连的珊瑚虫聚落——与那些色彩艳丽、总是随着海波快乐地摇曳的活着的珊瑚虫不一样,在靠近前海区域盘亘的是死人骨骼幻化成的灰白色珊瑚虫,只受黑之暴风雨的引召而来,并且它们就像故事中说的那样丑恶:公主们都曾听说过一支遭遇暴风雨的船队,所有船只、船员和他们装载的货物在沉入深海之前,就都已经被这些伸展开的、幽魂似的手臂给缠紧了,那些可怜的船员们随后也很快就变成其中的一员。那样死去的人既不能去到他们所向往的天空上去,也不能到达海王的宫殿,只能永远待在黑暗的世界里。


和激转的海流,还有变得不安定的自然结界相比,这是两人抵达海面前将要遭到的最大困境了。


现在,这片交叠着的灰色森林就在她们面前。绘里用珠链将自己披拂着的浅金色头发束了起来,紧紧牵着花阳的手,让她躲在自己身后——因为她没有礼衣,随便哪只珊瑚虫的手臂都可能将她尾巴上盈着微光的鳞片撕扯下来。


“别害怕。”


感受到对方手指上冰冷的触感,绘里回头看了看花阳:“如果它们想捉住你,那就唱歌吧,我们所认为的非常美丽的东西,对这些死去的白骨而言反而是最可怕的。”


“但、但是……”


在这个时候花阳突然想到了——虽然海国的人们都将这九位明珠般的王室少女叫做“缪斯”(这是他们从更西方的海域那里知道的,关于九位掌管着艺术的天之女神的名字),而她们也多少都曾在宴会上歌唱过,但只有一位公主……没错,就是花阳自己,还从没在别人面前唱过歌呢。


以她的话来讲,因为自己本来就容易害羞,而且声音也小,又是姐妹中最年幼最普通的那个,怎么可能成为“缪斯”呢……虽然她还从没在意过自己不如其他公主那样耀眼,但此时花阳不得不考虑——就连面对着早已熟悉的海中人们都不敢开口的自己,难道可以在被那些可怕的珊瑚虫包围的情况下唱歌吗?而且看绘里的表情,似乎完全不知道花阳还有这么个情况存在,因为在花阳嗫喏着的时候,她已经用带着安抚的声音开口了:


“没关系,我会和你一起的,而且真姬以前不是说过吗?花阳的声音非常好听。她的评价向来是值得相信的。”


“哎……?啊,嗯……那个……是的……我、我会努力的!”


……不、不是这样!


才把话说出口花阳就觉得自己快哭了,因为没人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在可怕的珊瑚虫之间唱歌,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无理!


可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绘里已经因为她的话再度显露笑容,那个映衬着少女冰蓝色眼瞳的笑容非常温柔又温暖,让花阳一下子都忘记要解释自己的情况了,再然后……绘里就紧握着她的手,向那片她们必须穿越的珊瑚虫聚落前去了。


眼见那些毫无生气的灰色手臂招摇着离近,花阳不由得在心底尖叫起来。


谁……谁来救救我……救救我们啊!!!!



——TBC——

评论

热度(4)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