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LOVE LIVE】海的女儿·前往拂晓路途·上篇【人鱼架空·全员+花绘】

※送给姬友耗子的三月生日贺!去年生贺没写完今年一定要写完!!!【握拳

※灵感来源于手游里的人鱼套和安徒生《海的女儿》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但其实PO主是个花绘脑残粉,花绘不管在哪里都最可爱!!!

※虽然是这么说但果皇也不管在哪里都是果皇!!!

※设定随意编的请别太在意

※可能只是个初稿

=============================================

 这里是深海。


  陆上世界一位著名的作家曾描绘过海底的模样,那是最美丽的矢车菊和最洁净的玻璃都不可比拟的、明亮的蓝色世界,要想从海底到达水面,必须有教堂尖塔一个接一个地堆叠起来才行,但是,若要考虑到我们故事中那片海域的所在地,或许应该这么说——哪怕是人类所造就的最宏伟的山上之城,也得有无数个连接在一起,才有可能略微窥见海中国度的风貌。


  这一代的海王是位年仅十六岁的少女——她的父亲在她刚成年的时候就将王冠交予她,自己去通往陆上世界的河道中环游了——相较于海之国度的人们平均三百年的生命,这位女王的年龄委实过于年轻,给人以不堪重负的危机感,不过好在她有好几位来自王室旁支的出色姐妹在身边辅佐——上代海王没有男性继承者,依照传统、在十岁上离开家中前来王宫接受统一教育的旁支公主们有八位,在一共九人的排行中,女王本人才排到第五位而已。


  而在这能直呼女王的爱称——穗乃果——的八位公主中,最为海国民众所熟知的大约有三位:海域内唯一的祈福巫女、第一公主希;身承四分之一北方冰海王国之血统、以慧敏著称的第三公主绘里;以及统领着海王的军队、被赋予海之名的第四公主海未。


  ——虽然公主们每一个都只比她们下面的那个大上几个月,感情也可称为融洽,但对于最年少也最腼腆内向的第九公主花阳来说,她还从没像今天这样被几位年长的姐姐们关注过呢。


  事情大抵还要从传承许久的王室风俗说起,公主们和她们的先代相同,需要在十五岁的生日那天前往海面,用第二日拂晓时从天庭降临的阳光为自己织就一件可穿着的礼衣,那将是她们成人以及拥有神圣力量的证明——不过这个传统实在太考验幸运值了,万一生日时遇到暴风雨可怎么是好呢?公主们对此颇感困惑,好在直到第八公主凛的生日为止,她们之中都没有人曾遇上那样恶劣的天气。


  然后,就在公主们几乎快忘了世上还存有如此隐患的时候,她们最年幼妹妹的生日来临了。


  女王和她姐妹里的其中四个一起聚集在寝宫中那间漂亮的玻璃起居室里,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坐在她们中间、正以更加聚精会神的状态关注着水晶球并默念古老咒文的希公主。


  不知过了多久,那颗因为主人丰沛灵力的流转而漂浮起来的透明球体发出光芒,随即在女孩子们欢呼起来的前一秒发出喀啦一声,在地面上摔成一堆碎片。


  少女们同时静默了。


  “哇啊!怎么办!”


  在几秒后打破寂静的是穗乃果完全抛弃她女王形象的抱头哀嚎,她一甩自己那条被臣民们称誉为“宛如日光一般”的暖橙色尾巴,一下子就凑近到希面前:“不要!我绝对不相信!这一定是个噩梦吧!希酱,拜托了,再试一次吧!!不然花阳酱该怎么办!”


  “……虽然我也觉得很不甘心,可已经注定的天况的确不是我的灵力所能改变的……”


  “花阳亲!!”


  希还没说完,和花阳关系最好的凛已经扑过去抱住对方:“别害怕!凛和你一起上去喵!暴风雨什么的,和凛在一起‘咻’地一下就能过去了!嗯!一定就是这样的喵!”


  “怎么想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吧,而且为什么你明明是人鱼尾音却总是带着陆地动物的叫声啊。”第七公主真姬终于不再折腾被自己卷成螺旋形的发尾,转而吐槽起凛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第二公主妮可则向被凛紧抱住的花阳眨眨眼:“不如我来帮花阳酱织礼衣吧,真的是‘咻’地一下就好了哦。”


  真姬简直要嫌弃这两个人的智商了:“妮可……是你的话今晚大概连浅海都游不到……”


  “哇!为什么要这样说!真姬的礼衣还不是我一起上去帮忙织的!”


  “什、什么呀……我质疑的是你的泳速不是你的手速啊……”


  “谁……谁来救救我……”


  从头到尾连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表达并且在凛大力的怀抱中产生不能呼吸幻觉的当事人花阳公主,终于忍不住在如此混乱的场合中发出了微弱的求助声。仿佛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那样,起居室那扇镶嵌着珍珠的大门被人用力推开了,随之而来的是能将大家吓得立刻端然正坐起来的沉重气氛。


  “穗•乃•果!”


  见到来者,原本围坐着的公主们迅速地退到一边以免被移动风暴波及,而听见那故意显得低沉的嗓音,海国年轻的女王颤抖了一下,恨不能直接甩甩尾巴逃走,但最后她还是完全不想面对现实地、磨磨蹭蹭地转过头去,向声源露出一个(自认为可爱的)僵硬笑容:“海未酱……”


  来人正是她的另外三位姐妹,带头的第四公主海未黑着脸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家女王,原本美丽的金橘色眼瞳现在就像是传说中的深海魔物之眼那样可怕。


  “我像深海魔物那样可真是对、不、起、啊。”


  一字一顿的阴沉语气吓得女王直接惨叫出声:“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未酱你什么时候学会读心术的的的的的!!!!只有向深海魔物学习这件事是绝对不可以的啊啊啊啊啊!!!!”


  “穗、穗乃果……”第五公主小鸟已经习惯了安抚两人的工作,不过她还是小心地轻声开口,“不是海未酱有读心术,是你把话说出来了啦……海未酱也别生气,穗乃果也是担心今晚花阳酱要到海面上去的事……”


  “小鸟你太宠她了。花阳酱的事情由我们来想办法,现在离黑之暴风雨到达只有一个钟点的时间,穗乃果身为女王,理应在金厅坐镇才对!而且她还有一百份文书没看完,总不能一直让绘里帮她看吧?”


  海未义正严辞理由充分,被穗乃果拜托帮忙的绘里只能向女王报以歉意的微笑——毕竟海未的严格可是众所周知的呀。于是女王忍不住像小孩子那样鼓起脸颊,不过还是在第四公主的可怕眼神戳过来之前乖乖认错,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待在金厅里并且以后也一定会按时批完文书做个认真负责不拖拉的好学生……不对,好女王,这才挽回了自己岌岌可危的好感值。


“但是,花阳酱的事情该怎么办?”


被海未拖走之前,她不死心地又回头问了句,花阳不由得抬起头来,像是晨曦时转瞬而逝的那片薄紫远天般的眼眸里流露出马上就要哭泣起来的脆弱表情,但那却并非因为感到畏惧——在希的预言里得知黑之暴风雨将会在生日当晚来临已经是五六天前的事情了,小公主的态度也一直十分坚绝:无论上方将发生什么,她是必须要按时赶到海面上去的。


前往海面对其他人鱼来说是一项需要花费一整日的辛苦活动,而就算顺利来到浅海,他们也大多会因为自然结界的阻碍而无功而返,但公主们只需要八个钟点的时间就能到达自然结界,以她们在这世界上最为美丽的歌声开通去向被人类所掌管的陆上世界的通道。在十五岁的生日当夜前往海面并于次日带着礼衣安全返回,这虽然很考验幸运值,但却也是一件需要赌上王室尊严的大事。前代海王对于这样多少有些形式化的仪式并不太重视,所以从上代开始王室就无所谓公主们是独立前去还是彼此帮助,但如果完全不到海面上去……那似乎也很难向海国的民众们交代。


而黑之暴风雨……那是连最睿智的海王都无法明了的漆黑色的存在,当它降临时,海面上的一切东西都会被那暴戾的、如同利刃般的风暴摧毁,与那相比,自然结界所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