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DA02·2014圣诞贺】【Mistletoe Kiss·本宫大辅×一乘寺贤篇】

——Mistletoe Kiss——

 

※恋人模式开启中(大概

※晚间速成,逻辑已经被我就晚饭吃了。

※英语也已经被我就晚饭吃了。

※瞎掰的设定有。

※某些角色设定因为我不想涉及所以也一起吃了。

※如果不小心OOC了的话我认错,请不要打脸……咳咳

※以上!


【辅贤】

“大辅……我并不是想说你什么……不过就算作为一个男生你的房间也太乱了吧?”

因为被美美邀请去看有她出场的圣诞演出,所以大辅和贤约好今天一起去会场,但等贤按照说好的时间来到本宫家的时候,来开门的却是大辅的姐姐纯,并说自家笨蛋弟弟还没收拾好,不如进来坐一会等某笨蛋收拾好再走——于是贤就在被纯拉去客厅的时候经过了大辅的房间。

于是他恰巧看了一眼。

于是视线范围之内各种混乱。

于是贤出于对恋人自理能力的担忧,发表了上述看法。

“贤你来了啊……等等才不是我要这样的!都是老姐啦!我只是说她连个水都烧不好她就……好痛!!老姐你想干嘛!”

“哼刚才还被我修理过现在又说我坏话你绝对是故意的!”

“我说的是事实!豆丁兽你说对不对!”

“呃……”

想起就在贤和虫虫兽来的几分钟前自己的搭档还被他战斗力超强的姐姐张牙舞爪地敲了好几个爆栗,豆丁兽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额头,理智地保持了沉默。

而纯的搭档小龙兽则欢快地在他们周围漂浮来漂浮去。

“所以大辅你的意思是……你房间的现状是因为纯さん的关系……?”

“才不是!只是因为被我修理了所以他没时间在你来之前整理好房间而已!”

“……老姐你能别每说一句话都强调被你修理这段吗?”

“但是我说的也是事实啊。”

“……老姐你绝对是在找茬吧!绝对是!”

纯对于给弟弟拆台这件事乐此不疲,好在这时小龙兽浮到她面前提醒和朋友约好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她才赶快拿起外套和包包往外跑,留下几乎要风中凌乱的大辅和一脸无奈的贤。

“你们的感情还是……嗯,一如既往……?”贤暂且用了这么一个词形容,“虽然你说要来接我,但到时间没有看到你,而且打你手机也不接,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没有打扰吧?”

“怎么会!你等我下我去换衣服……”大辅说着往房间里走,随即有点心虚地回过头来,“呃……现在时间还早,我先理下房间……?”

“大辅你这是……那个词怎么说的……对!叫欲盖弥彰!”

“已经被看到了再整理还有意义吗……?”

豆丁兽和虫虫兽不约而同地吐槽,大辅差点没被两句话给噎住。贤不由轻笑起来:“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吧?”

如果大辅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的话,是肯定不会基于“想和贤待在同一个房间!”这样痴汉的理由而同意对方帮忙的。

因为没过一会,贤就在他书桌上散乱放着的(还没动过的)作业中看到了某样东西。

被夹在英语书里面的一张纸——虽说是被夹着,但也有大半露在外面,快从桌子的角落上掉下来了,贤因而伸手拿起,随后发现整齐地向内折着的地方其实印着表格,而上面的大部分地方都填写好了。

见证人的名字是:八神光,高石岳,井上京,火田伊织。然后像是最后突然加上去似的,在明明只要写上两个人的名字就可以了的方框内、因为空白的地方太少而有些写出去的名字,太刀川美美。

另外,在占据了最大篇幅的主要表格里,左侧那栏最开始的地方写着“本宫大辅”。

下面是各种必要的信息,完全没有遗漏地填写好了。

只有右边的那栏还空余着。

贤有一瞬间的怔忪。

并不是他多想……只是不管怎么看右侧的表格都应该填上他自己的名字和信息,然后,总有一天会拿着这张表格交到市公所去。不,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永远也交不出去吧,但是,这张薄薄的、集合着熟悉名字们的纸张,如今正存在于此。

所以总有一天,那个时刻会来临吗?

贤默默地看着表格,仍然有些不敢置信地轻读出最上面印着的几个大字。

“结婚……登记书……?”

哪怕读出来,也的的确确就是在指“结婚登记书”这样东西。

如果在右边填上自己的名字,以后就不会是“一乘寺贤”,而是会被称为“本宫贤”吗?……诶?会不会想得太多了啊?而且为什么我要填写在右边啊?

“怎么了?贤……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贤啊啊啊啊啊啊那个不是那样的!!!”

大辅刚刚把地上的漫画和游戏攻略之类东西塞进橱里,才起身就看见贤拿着那张登记书发愣。

某朵向日葵差点被吓死,赶紧冲过去要把登记书藏起来,但被贤转了个身躲开了——虽然反应还比较快,但贤脸上那多少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还没来得及褪去:“大辅……这就是结婚登记书没错吧?”

向日葵僵硬半晌,认命地垂下花盘:“…………嗯。”

“……市政府里拿来的那种?”

“…………嗯。”

“……盖上公章就……那个、可以结婚的……那种……?”

“…………嗯。”

贤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看着那张纸没再说话,以为他是生气了,两只数码兽有些不安地对望一眼,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大辅就乱七八糟地开口了。

“贤你别生气!我可以解释的!!这个、该怎么说……啊!是岳拿过来的……对、没错!原本是岳想出来的主意!我是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跟着一起胡闹啦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演练一下而已!”

“……是岳去拿来的吗?”

“对!他和光也有一份!但我不知道有没有写!”

(赶稿中的高石大作家在这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贤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大辅走进过去一点,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恋人的脸色,发现对方脸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因此还是大着胆子问出了问题:“那个……贤,你对这个……你觉得可以吗?”

“你说的可以是指?”

“就是说、结婚登记书的事情——如果把名字填在右边那栏你觉得怎么样啦!”

贤眨了眨眼,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明一天要说好几次喜欢你,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反而没有信心了呢?

“好啦不要笑了,我知道这样很幼稚……但是这可是结婚登记书耶!不觉得很厉害吗?结婚什么的,居然只要在这张纸上盖章就可以被承认了……虽然我们的情况是比较特殊一点……”

“嗯,我知道,是很厉害……大辅,我并没有觉得幼稚。”

这么说着,贤在对方的书桌边坐下,将登记书放平,随后用黑笔在右边那栏写下了“一乘寺贤”。

然后是生日、地址、户籍……非常流畅地写了下去。

或许永远也用不到、也永远不会被承认的结婚登记书。

看似毫无意义的东西,现在正切实存在着。

“贤……怎么办,我现在觉得好幸福!”大辅从后面一把将他抱住,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欢快的气氛,“Merry Christmas and marry to me please!——我想吻你可以吗?”

贤忍着笑意,抬起头来提醒这朵快要忘乎所以化成热气球飘起来的向日葵:“……我突然想起我们差不多该去会场了吧?让大家久等不太好……”

话音刚落,大辅就低头亲吻了他。

 

“我突然有点想谢谢老姐了。”

在那之后,大辅难得心平气静地提到纯,在贤稍显困惑的目光中继续解释:“因为她说什么可以增加恋爱运所以非要在房间里挂那种叫什么槲寄生的草,因为买太多了所以被我妈分开挂到其他房间了,你看我这里就挂着一束嘛。不是说站在这种草下面就可以吻自己喜欢的人吗?”

“……应该是站在槲寄生下的女孩子可以得到一个吻吧?”

“啊咧……是这样吗?”

 

 

如果恋人们在槲寄生下接吻,就能得到祝福。


※【高亮提示】结婚登记梗出自桥本纺《仰望半月之空》,非本人原创 【高亮提示】※


评论

热度(20)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