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DA02·辅贤】于此世界同行的你们 05

想起来就搬一篇嗯~大家随便看看打发时间吧~~~~

==============================================

Chapter 05 以保卫世界和平为由进行一场严肃的逻辑性探讨

 

世间未曾存在无法救赎之事,除非自毙于黑暗之中。

====================================================================

在今天该来的人都来齐了的二十分钟后,讲台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被移到另外的地方去,露出后面的大屏幕。光子郎在调试电脑,其他人或坐或站地围在讲台边,总算有了“我们要开始干正事了”的感觉——前提是要无视在另一边的空地上凑成一堆大吃零食还时不时发出“好吃!”声音的数码兽们,当然,花苞兽还尚且不在这个范围里。椿注意到只有光子郎和美美的搭档没有跟在他们身边,虽然觉得奇怪,不过她并没有问。

“今天是要讨论关于那些失踪的数码兽的事吗?”京正在挨个发饮料,从她手中接过果汁的光这么问道,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就有些担忧地皱起眉来,“其实……今天排练的时候听原田老师说,她住的那栋楼里也发生了这样的事。”

“哎?!”

她的话语立刻引来了大家的重视,坐在课桌上的大辅马上跳了下来:“又来这种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知道这次失踪的是什么数码兽吗?”贤补充了一句,光看向他们:“好像是叫做‘皱褶兽’,原田老师说是今天早上才刚刚报的警,所以具体失踪时间还不清楚。”

“我妈妈正好在跟踪报道这一系列事件”,岳以给她打气的语声说道,“别担心,一定很快就会有相关的消息出现的。”

光放松表情微笑了一下,坐在她旁边的美美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说起来……总觉得日本最近事情很多呢,空间重叠之类的事也很频繁吧?美国那边倒是相安无事的样子……”

“论坛上的调查也显示在这半年内,日本发生的有关数码兽的事件比其他国家要多,而且大多数事件都是在东京和周边区域发生的。”光子郎又不声不响地喝掉一整瓶乌龙茶,然后从电脑里调出一张名单显示到大屏幕上,“这是贤さん整理的关于失踪数码兽和它们搭档的信息,但名单的信息来源也仅限于有正式新闻报道可循的案例。”

他调大字号以便让大家可以看清文字,光将手指抵在唇边:“也就是说……可能有别的数码兽也失踪了,但它们的搭档并没有报案……”

光子郎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还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不是所有孩子和家庭都重视数码兽……也只能先从我们知道的部分开始着手了。加上光さん说的,从将近七个月前第一起失踪案开始计算,到目前为止总共是八起,但警方还没有给出具体的结论。”

“他们到底在磨蹭些什么啊,这种事就该引起重视不是吗?”大辅一脸不爽地抱起双臂,贤偏头看看他,然后又转过脸去:“要让现实世界彻底接受数码世界……不管怎么说也只过了五年而已,想要让社会各界真的对数码兽的存在予以重视,就现在来看还是太勉强了。”

这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数码兽的存在已经不再是秘密,所以很多事情也不只是靠被选召的孩子和他们的搭档努力就可以解决的——现实世界有现实世界的行事法则,并且傲慢得几乎不愿向其他世界做出让步。

椿因为听到贤的话而稍微握紧了手上的罐装奶茶,花苞兽安静地看着她。

——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要是缺个玩偶、或者缺个宠物的话,给你买就好了!你究竟是对什么不满才会带这种东西回来?要是孵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别以为我不敢把它丢出去!

想到了自己曾因为抱着花苞兽的数码蛋回家,而被以如此冷酷的语气指责的事情,她由此体会到……成人的思维有时竟会是如此地无情。

“原本是希望官方可以顺利解决这件事的,毕竟我们这边如果太活跃了反而会不方便行动。”

大家纷纷对光子郎的这句话表示同意——对贝利亚吸血魔兽一战之后没过几个月又遇到第二次超恶魔兽事件,而且战斗过程再度毫无悬念地被全球直播了,结果就是直接导致十二个人在那段时间了受到了记者们不同程度的围追堵截,关注度之高简直连国家首相都望尘莫及,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平静下来。

“但是……请大家看一下,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失踪时间相隔了两个多月,而最近的两次——加上今天发现的这次,一共三次都集中在这个月”,光子郎用红色标出了时间,分别是七月三日与十二日,然后他又打上了二十六日,也就是今天的日期,“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他行动的频率都越来越快了,如果再这样拖延下去……虽然事情严重到一定程度势必会引来社会真正的重视,但到那个时候只怕就晚了……”

教室里的气氛稍显沉重——明明数码兽的存在已经公之于众,但真要行动起来反而要比以前遮遮掩掩的情况更多几重束缚,因为这已经不是“被选召的孩子和数码世界”之间的事,而是“现实世界和数码世界”之间的事。

以现实的目光来看,他们还仅仅只是孩子而已,很多事情都根本不被允许介入。

“哎呀,别管那么多了,我们来调查吧!这么多失踪事件总会有线索的!”

“……大辅?”

贤有些惊讶地看了看突然开口说出这个提议的大辅,但随即感到这的确是对方会做的事情,大辅则转过头来对他露出笑容:“贤不是很在意那几只猛鬼兽的事吗?讲不定和这些失踪案有关呢。”

“哎哎?猛鬼兽?”京立刻前倾过身子看向两人,“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我都不知道耶。”

光和岳也互看了一眼,同时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需要坐等真相,光子郎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再次解决半瓶乌龙茶,然后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这就是我想请椿さん来这里的理由。椿さん可以详细讲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椿坐直身体:“关于这个……本来只是因为和朋友约好在富士电视台的大楼下见面的,但那个女孩子一直在周围走来走去,我本来以为是和父母走失了,所以就想着是不是过去关心一下会比较好……”

可是在刚刚走过去、连话都没说完一句的时候就看见周围的景物发生了转变,瞬间身处于从未见过的奇特空间,然后居然还有三块长着眼睛和尖锐犬牙的白布一边喊着什么地狱之手之类的台词一边伸出腐烂的爪子来抓人,椿的第一反应就是扯住女孩掉头开跑——真是连自己都惊叹于当时那种快速的反应能力。

“但是要花苞兽三对一什么的真是太不合常理了,我觉得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挂在那里,所以就给哥哥打了电话……结果手机居然被猛鬼兽抢过去还捏碎了,真是的,随便弄坏别人的东西,实在太没教养了!”

花苞兽附和地点头,其他人则忍不住黑线——没教养什么的,好像不是事情的重点啊……

“那三只猛鬼兽是从一开始就想要袭击那个寻找失踪搭档的女孩的吗?”把头上黑线擦掉的光子郎问,椿稍微想了想再作出回答:“它们的行为的确有给我这样的感觉,毕竟当时是它们先出手的……似乎因为我帮那个女孩子躲过攻击,而把我和花苞兽也当做了敌人。”

“而且贤在那个女孩旁边的时候”,花苞兽抬起头来,“明明离得比较远,猛鬼兽也还是马上调转方向冲过去了哦。”

“能确定它们不是无意间闯入人类世界的数码兽吗?我的意思是,年龄小的孩子原本就很容易吸引数码兽的注意。”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椿有些不明白地眨眨眼,然后转头去看贤:“这些我并不了解……哥哥……”

“那几只猛鬼兽的力量比以前遇见过的要强一点,而且行为也和那些不小心闯入现实世界的迷茫数码兽不同……抛开这些不说,猛鬼兽也并不是高智慧的数码兽,如果没有给出指令的对象存在,它们很少能在一开始就做出这种具有特定指向的攻击行为。”贤解释道,略微犹豫了一会之后又说,“另外我比较担心的一点是,它们被击败之后就变成三束光自动退回了另一个空间,那种光芒……很像进化之光,让我觉得它们与其说是‘自己出现’,还不如说是‘被人引领’,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我查了那天上午的记录,的确有人用D3打开过大门。”

电脑后的光子郎补充了一句,京惊讶地“啊”了一声:“难道说那三只猛鬼兽是有搭档的吗?说不定就是失踪事件的元凶哦!”

“搭档是猛鬼兽啊。”美美用手指抵着下巴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呀,怎么想都觉得靠不住嘛,你们觉得呢?”

几秒的沉默,事实证明大家都想象不出。

“还有一个问题。”眼见讨论方向即将往其他微妙的路线偏移过去的光子郎试图重新拉回话题,“之前椿さん说的关于空间转变的事……能形容一下是怎样的空间吗?”

椿颇感为难地皱起眉:“这个……抱歉,那时我光顾着逃跑完全没在意到那个空间的样子……所以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总之是个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漂浮着的奇怪的地方。花苞兽,你有注意到吗?”她问自己的搭档,花苞兽无辜地看着她:“椿小姐,你觉得我可能在掩护你们的同时观察并记住周围的景象吗?我不是摄像机,数码兽和数码产品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那你就直接说你也没注意嘛。”椿扯扯花苞兽脖子上的蝴蝶结,对它的说法不置可否。想象着那种空间的京动了动肩膀:“啊,总觉得这种形容好像唤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不过后来我们又被炸到了另一个空间去,是在那里遇见哥哥和本宫さん的”,椿决定将功补过一下,“那个空间我还记得哦,就像战后的废墟群那样,是个令人震撼的深灰色的地方呢。”

“那个地方……给人感觉非常寂静,更像是……坟墓。”贤一边回想起那个浮动着宛如尘埃般的漆黑颗粒、连天空都是毫无变化的灰色场所一边轻声说道,大辅看看他又看看椿:“诶?有吗?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啊……等一下,你们干嘛都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除了贤之外的所有人都不同程度地露出了“你感觉得到的话才有鬼吧?”的眼神。

“那个……”光子郎感到分外头痛地揉了揉额角,“有一位我认识的研究空间领域的网友,我会把这些资料传过去请他分析看看,希望会出现有用的线索,这个先不提……想请大家看一下这些失踪事件的共同点。”

他调出一个新的文档:“贤さん传来名单之后,我也帮着稍微查了一下,应该能给一个大致的调查方向。”

大家的视线重新聚集到了光子郎身后的大屏幕上,椿微微眯了下眼睛:“啊,这个是……之前在报纸上也见到过的,说那些失踪数码兽的搭档都是小学生什么的……”

光忧心地握起双手,“不知道那些数码兽们现在怎么样了……它们的搭档一定很担心吧。”

“真是过分啊!”京鼓起脸颊双手叉腰,“肯定是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数码兽基本都是幼年期,所以才觉得比较好下手吧!简直就是在欺负人嘛。”

“不仅如此,失踪的这些数码兽……像是雪球兽和皱褶兽,都能通过进化而获得强大力量——对方并不是随意挑选对象的。”光子郎叹了口气,往后靠到椅背上,看起来非常苦恼,“如果那个女孩是因为要寻找自己的搭档才遭到攻击的话……”

“所以还是交给我们好了,一定会把那些家伙揪出来的!”大辅上前两步再度声势十足地发出号召,贤安静地走上去和他站在一块,算是表过态了,然后光和岳彼此对视了一眼,也作出了同意的决定,京非常开心地举起手来:“Bingo!没有来的人就由我和学长去通知吧!”

“大家干劲很足呢,我也来帮忙吧~呐,光子郎,要怎么做比较好呢?”美美合起双手显露微笑,然后转头去看光子郎,“……咦?光子郎,你的脸变得好奇怪哦。”

技术大触泉光子郎同学正顶着一副无法用语言来准确形容的扭曲表情,艰难地从电脑后站起来。

“呃……对不起,我要先失陪一下……”

“光子郎……你又喝多乌龙茶了?”

“应该是……抱歉我先去个厕所……”

整间教室瞬间排下黑线N条。

无语的半分钟之后,岳重新接上话题:“或许我们可以先去数码兽失踪的地方,再看看有什么线索?”

“我记得有在自家所在的住宅区里失踪的,也有的是在搭档放学回家的路上失踪的……”贤在脑海里整合了一下他和光子郎找到的资料,“有两只似乎是在一家叫‘龙川’的画室附近不见的……”

“龙川画室?”椿眨了眨眼,“就是……在御台场小学附近的那个龙川画室吗?”

“是的……怎么了?”

椿顿时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那个……爸爸替我报了那边的油画班……”

几秒的寂静。

“什么?!”异口同声。

 

神展开君,请不要再来找这群苦逼的孩子们了,谢谢。


评论(1)

热度(6)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