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一条经常沉底的玻璃心老阿姨鱼。

【刀剑乱舞·三歌(歌仙性转)】ChuChu Ballerina -01-

——ChuChu Ballerina——


※设定十分私货的三歌(好像也没有哪个设定不私货的),家族企业下属艺术类出版社社长的爷爷×前任芭蕾首席歌仙小姐姐
※标题出自偶活的ED
※一直想写的芭蕾伶娜歌!故事应该很短,希望能在一周内写完,所以不累积字数,写完一幕就发(要是坑了的话就算了)
※没有芭蕾专业知识,全部都是我的妄想


—ACT 01·Apparition de Giselle—

 

三日月会遇见歌仙,全然是出自意外。

原本是要去甫自海外归国的堂弟家中做客,可是到了地方才发现完全不是动身前对方所描述的样子——目的地理应是别墅区,而那时三日月所见的,却是一栋巧妙隐匿于现代建筑群落中、安娴坐落着的白色洋馆。鉴于堂弟的个性,三日月心想这可能是对方安排的某种久违的惊吓,虽然一般来讲都是他套路别人,不过偶尔被人套路下也不错,所以十分安之若素地踏入大门。

而最终发现只是自己搞错了地址这一单纯的真相,又是在那之后的事情了。

时间是周末的午后,洋馆一楼开着风格合称的咖啡店与书屋,二楼则是画廊,整体气氛相当宁静,但又不至过分冷清。就三日月本人来说也非常中意这种古典的闲适,漫步于此,就像是在逐渐拓宽未知世界的图景。许是难得跳脱既定日程带来了新鲜感,他颇有兴致地逛完两层楼面,继续向三楼出发,完全忘记了还有个正等着惊吓他的堂弟的存在,与此同时,也没有注意到通往三楼的楼梯边其实放着“非相关人士敬请留步”的提示牌。

脚步落在厚密的红地毯上便悄然无声,比之楼下显得异常寂静的走廊两侧,装饰有德加的芭蕾舞者组图。一缕轻微的旋律飘然传至耳际,正如林中幽灵们的呼唤一般,将三日月的步伐带往走廊尽头的玻璃大门前。

就连这扇没有落锁的门扉也像是在引领邂逅。推门而入,拂开遮挡视线的纱帘,在宽敞的舞蹈室中央,一位披着洁白头纱、身穿白色舞裙的女孩正低头俯身而站。从三日月的角度,还能看见她腰际装饰着的一对小巧翅膀。

那是吉赛尔。

就在这个象征被恋人辜负而悲伤猝死的少女之名映入脑海的瞬间,乐声如决堤喷薄而出,吉赛尔展开手臂,蓦然旋身起舞。柔纱裙摆层层飞扬,足尖盈盈踮起,跃动如露水溅落,纯白身姿犹似晓之朝雾,在尽情抚触世间深爱之后,终要在明光照耀下飘摇逝去。

于是,当桃皮色的缎子舞鞋恰好于眼前定格停留时,三日月为幽灵少女奉上毫不吝惜的赞美掌声,以此挥去那清冷的幻象。女孩则仿若初醒,她轻轻放低脚尖,收拢双臂重又垂下头去,显然不曾预料会有观众来临。

被罩纱轻柔遮拢的头发显出朦胧淡紫,仿佛积着一重薄雪般牵惹心目。紧紧挽起的发髻下,脖颈与双肩的轮廓都异常优美,起舞时的旋动裙摆此刻安然静垂,足踝至小腿的柔润线条向上隐没其间。虽然对方的面容仍然薄笼在白纱之下,三日月依旧能从女孩的体态举止中体会到隐约的羞赧与戒备,同时又深具婉妍的魅力。

“抱歉,是我打扰你了吗?”

面对这样一位霜雾般的芭蕾伶娜,三日月心中绝不存在就此离开的选项,哪怕对方是可以引诱男子彻夜起舞而亡的薇丽幽灵,也会想要她交付那可以共舞的美丽双手。

所以他首先开口相询,女孩在注视下犹疑片刻,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她始终不发一语,然而随着动作,那幅本该由幽灵女王亲手揭下的白纱却在此时飘然垂落——这一变故显然令两人都措手不及,女孩匆匆接住纱料,稍后才抬头困窘地看向同样伸出手来的三日月。

她以缎带束起额发,露出的白净额头相当秀美,眉毛稍显浓丽,眼瞳则如沁润在泉影中般呈现剔透而澄净的薄翠,与淡红的唇色相得益彰。如三日月所想,这是一位姿容典雅如旧式珐琅偶人的美丽女孩,只是看起来着实无措,在与三日月视线相对、并发现眼前的青年正侧头微笑时,她的双颊立刻烧起红霞。

然后,她以几乎可称之为逃走的速度突然转身跑开,直接冲进了角落里应该是用作更衣室的房间中,用力关上门躲了起来。

这个曾一度化身为吉赛尔,却以三日月都没料想到的方式仓促离开的女孩就是歌仙。


==========================================


歌:→_→这里有个(虽然长得美但形迹可疑的)斯托卡!!!

爷:哈哈哈真是伤脑筋呢。


_(:з」∠)_


评论(4)

热度(14)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