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性转!!·歌仙/安定】【HB to 阙魂】薄红一日游·其一

——薄红一日游——

 

※偶像活动! paro,花鸟风月+冲田组性转,主要是歌仙小姐姐和安定妹纸(友情向非CP),然后还有点兼堀的部分

※给阙魂魂 @阙魂 的生贺,希望阙魂魂开心的事越来越多,不开心的事越来越少!

少女偶像主题,请注意避雷!!!

 

 

~其一~如四季流转般自然地AIKASTU!

 

“学姐,拜托你啦!”

被清光半是认真半是撒娇地拜托的少女,是高等部一年级的歌仙,她将目光投向站在清光后面、正好奇观察她的安定,然后答应了下来。

“没关系的,正好我要回去准备星森的节目,安定方便的话要不要来参加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最好了!学姐,多谢多谢~”

“请多指教,歌仙学姐。”

她们的对话,引来圆桌旁另外三位少女的关注。

“真好呀,歌仙——被可爱的学妹信赖了呢。”

“拜托你坐坐好,裙摆都皱起来了。”

“青江,偶尔也让后辈们看看你可靠的一面如何呢?”

“记得是要可靠的一面,不是可疑的一面哦。”

“你们这么说还真是无情耶~”

——这里是,以培养偶像而闻名的私立光华学园。

能够在学校中的这座玫瑰园拥有坐席的,是学园引以为傲的女子top idol组合“花鸟风月”。有着柔软的紫色卷发、在校服衣领上装饰踯躅花的歌仙毫无疑问是“花”;身姿纤盈而形容倦丽,发色宛如薄樱般柔淡的宗三是“鸟”;容貌清丽又凛然的蜂须贺,因为优美的嗓音而名为“风”;最后一位俏皮地眨着金色眼瞳,以长长额发遮挡半侧面颊的少女,则是被称为“月”的青江。

四人都身着系有红领结的洁白衬衫,以及开襟的深蓝色高腰鱼骨裙,给人以优雅的印象,而今年春天刚刚入读初等部的安定和清光,则穿着如樱花花蕾般可爱的淡粉色制服。

从小学入学时就和清光认识的安定知道,好友的目标就是某一天能坐在那张白色圆桌旁,并且身穿自己设计的制服,因此一直在为之努力。

想到这里时,清光的aikastu phone就响起铃声,红瞳黑发、嘴角生着一点美人痣的女孩忙忙道歉,从拎包里拿出手机,随后被吓了一跳:“啊剧组的车十分钟后就要到了!”

这个暑假,清光从学园长那里得到了电视剧出演的offer,听她这么说,安定也不禁喊了起来:“诶!!清光你的行李呢!”

“在宿舍!要用跑的过去拿了!”

顾不得学姐们含笑的目光,安定一把抓住好友的手腕:“等、等一下!钥匙在我这里!”

“哇!!”

“为什么你会不带行李出来啦!”

“来见学姐们怎么可能带什么行李啊!好了要跑了哦!——对不起,我们先失礼了!”

“失礼了!”

两人匆忙地行礼道歉,然后以几乎相同的步伐转身往宿舍跑去,这惊人的同步率倒让身为前辈的四人惊讶。见她们很快离开了灌木小道,宗三首先掩唇轻笑起来。

“哎呀……虽然学园长说过要她们进行独立活动,但两人还是在一起呢。”

“毕竟入学时就被认为是潜力组合,本人没有意识的话,被捆绑看待也是没办法的呀。”

“不愧是学生会长,小蜂真是严格。”

青江笑笑地斜过身将头枕在正端起红茶的蜂须贺肩上,害后者只能放下茶杯:“就算是结成组合的我们,不也有属于自己的领域吗?——青江你怎么不去黏歌仙了?”

“歌仙仙有可爱的学妹就不要我了呀,小蜂和宗三要收留我哦。”

宗三微笑着往青江那里推了推饼干碟,并伸手将她从蜂须贺肩上扯回:“歌仙是怎么考虑的呢?”

指导新生的事原本就是歌仙和蜂须贺比较了解,而且歌仙还在组合中担任队长,虽然是清光来拜托她照顾安定,但学园长之前也特别向歌仙提到这件事,选择自己究竟是有什么期许呢?

想要让两人尝试以独立偶像的身份进行活动,却只给其中一人做了安排……今天和后辈们见过面后,歌仙也有了大致的答案。

“是呢,我想安定应该很少有独立活动的经验……总之,先从这里开始着手吧。”

因为,引导新人也是身为学姐的职责嘛。

 

=================================================================

 

安定站在镜子前最后确认自己的状态。

把蓬松而有些外翘的黑发梳成马尾,不听话的头发反而因此有种俏丽的印象,和轮廓稍圆的蓝色眼眸非常相配,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或许会有些孩子气,但眼角下的泪痣却恰好中和了这一感受。从衣袖和裙摆中露出的手臂与双腿都很纤细,特别是配上在背后系紧的腰带,以及稍有跟高的芭蕾式皮鞋,显得身形十分地漂亮。只是这身系着大大的领结、如同洋装礼服般精致又轻盈的粉色制服,怎么看都和自己朴素的心情不太相配。

如果是清光的话,就会在制服衣领和裙摆上装饰自己喜欢的东西,红蔷薇的胸针、金属质感的菱形扣饰,诸如此类的小物件。

如何将制服穿出自我风格,也是学园所注重的self produce的一种。安定在镜子前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清光送给她的那支两重樱花的发卡别在额发前。淡粉和浓红交替的樱花,柔和地冲淡了安定偏近深蓝的黑色头发与制服颜色的冲突感。

嗯……但是,还是觉得好像太可爱了一点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清光的人生准则就是要变得可爱,并且本人也十分可爱,所以安定大概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感染了她的可爱吧。

拉着自己说一定要去参加光华学园的新生考试,入学后也一直帮助此前从未了解过偶像的自己,两人一起进行着偶活,虽然时常会吵架,但马上又会和好。

要和这样的好友分离,让安定稍微——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感到寂寞。

不过绝对不能让清光知道啦,否则她一定会马上骄傲起来。

…………

清光因为收到电视剧的出演offer而去京都参与拍摄,已经是一周前的事了,安定则收到高等部的学姐歌仙的邀请,今天要去协助每年都在豪华酒店“星森”进行的特别直播节目。

虽然只是协助,但安定还是第一次需要独自前往那种高级的场所,因此少许有点紧张,为了调整心情,她不再对镜中的自己犹豫不决,而是转身戴上耳机,从aikastu phone里调出歌曲。

 

轻盈地 独自地 闪耀生辉

虽然仅有一人 但却绝不孤单

Start 为了前行而开的 lesson

 

大家 每个人都是朋友

同时每个人也是对手 然而

绝对会表里如一

不用阴暗的心情去争斗

 

这是学期末时的考核用曲,意外地十分贴近现在的心境,受到歌声的鼓舞,安定好像也能拿出干劲。在心中说了要加油后,她拎起包包出门。

——不过,已经做过准备的安定还是没想到,自己会在刚刚抵达目的地时就受到了突发考验。

“哇——是安定酱耶!!”

因为酒店大堂内没有见到类似staff的人员,就在安定想要和歌仙联络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了声音。

“安定酱!是本人哦!”

“啊啊,好可爱~那个、可以和我握手吗?”

……咦??

然后她就被几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女孩子超级开心地包围了。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呢!是要参加星森的直播吗?”

“嗯、是来协助歌仙学姐……”

“哇好开心!这次特别嘉宾是安定酱!”

“请加油!”

“我们会为你应援的哦!”

光华学园的校服就代表着偶像身份,如何与粉丝相处也是课程之一,只是安定今天是一个人,所以在感到高兴之余还是有点手忙脚乱。十分努力地得体回应了女孩们的话语还有握手的要求,看着她们雀跃地离开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刚才好像有说到嘉宾的事。

哎?嘉宾?说我吗?

——自己好像、应该、只是来帮忙的??

“啊,安定同学!”

解救了越发混乱的安定的,是高等部制作科一年级的学长堀川。如果他在的话就说明男子部的top idol和泉守也在,不过堀川现在却是来找安定的。

“等很久了吗?抱歉,是我来晚了!”

“我也只是刚刚到而已,没关系啦。今天请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今天的节目在夏之庭举行,我带你过去吧。——刚才的是粉丝吗?”

“我想应该是的……”

“星森从以前开始就为各种活动提供场地,为了见到喜欢的偶像特意过来的粉丝有很多哦。”

虽然是学长,但堀川却长着一张娃娃脸,开朗又亲切的性格也感觉不到前辈的威严,所以在初等部很有人气,安定觉得还是先把自己的错误告诉他比较好:“我可能做了不好的事……刚才,她们好像误以为我是歌仙学姐的嘉宾,但我还没来得及解释——”

还没说完,堀川就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等一下,安定同学本来就是嘉宾呀。”

“……咦?”

两双同样明亮的蓝眼睛互相看了看,然后还一起眨了眨,都看到对方眼中相同的困惑。

“我没听说要更换人选哦。”

“哎——?!!!”

每年暑假在星森进行的网络直播节目“STARDOM~于星之森林闪耀~”,其创作者星森玖珠曾是著名的女演员,同时也是歌仙的母亲。因为中心人物步入婚姻而停止活动的关系,节目也随之停止,直到歌仙入读光华学园才得以重新开启。明明一年只做一期,人气却一直居高不下,安定做预习时就发现去年受邀的嘉宾是宗三、蜂须贺以及青江,花鸟风月的组合也是在那期节目里宣布成立的,同年四人登上光华学园的top idol宝座,从各种方面而言都不同寻常。

总觉得自己的等级完全不在同一水平啊。

“不用担心,这是个只要随意就好的节目,请往这边走。”

“只要随意就好?”

“‘就像季节流转那样进行风雅的偶活’,歌仙同学一定会这么说,所以只要自然地面对镜头就没问题。”

“不是,那个和偶活没关系吧……”

安定还是第一次参加直播,何况到刚才为止都抱着来当见习staff的态度,唯一稍感安慰的是至少还带着aikatsu card以防万一,日常练习也有努力去做,如果需要演出的话倒的确是没太大问题的……

啊……真的会没问题吗。

重要的offer都是和清光一起接受的,偶尔也报名参与过几次单人要求的选拔,但都只是曝光度不高的小型活动,在安定的回忆中,根本没有独自参与这种知名节目的经验。

刚才遇到粉丝们的时候也是,之所以会感到混乱,也是因为清光不在身边。

……这样可不行!

清光临行前两人就有过约定,在分开的时间里都要更加努力,就安定自己的心情来说也不希望会被清光甩在后面。她因此再次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但可能是太过在意了,表情反而显得越来越僵硬,就差没有同手同脚走路,让堀川有些忍俊不禁,只好又安慰她说照平时的步调来就好。

“这里就是夏之庭了。”

穿过一段木造走廊,堀川将放下遮阳帘的落地玻璃窗拉开——展露在眼前的是一片阳光照耀的广阔庭院。高大的古树浓荫和雪白的橘花占据了大部分视野,靠近前方的则是数道泉流,潺潺之声清澈回响,拂面而过的凉爽微风也令人精神振作。

“好漂亮的地方呀!”

虽然是偶像,但到底还是国中生的年纪,安定好奇地四处看看,发辫随着动作像小狗尾巴般地摆来晃去,堀川取来木屐,看见她的模样也露出了笑容。

“这里的庭院非常有名,只要别走太远就可以,不过我现在要先把安定同学带去歌仙同学那里才行。”

“哇啊,对不起!是我太懈怠了!”

“没关系没关系,来,请穿木屐。”

“好的!——不过,学长不去和泉守那里没关系吗?”

印象里这两人也总是在一起,不过堀川的定位是制作人,所以他们和安定清光的关系似乎又不一样。听安定这么问,堀川也点了点头:“我们现在就过去哦,兼君和我也是今年的嘉宾。”

就读初等部三年级的和泉守是歌仙的堂弟,据说两人连续两年都被提名初等部最帅气排行榜还分不出胜负,在安定看来真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一对姐弟了。

“在这边,安定同学。”

堀川带她来到围绕着牵牛花藩篱的屋子前:“进去的这段路会进入直播画面,但是你不用在意,之后有事的话歌仙同学和我都会帮忙的,记得只要按自己平时的节奏来就好。”

在堀川的说明间隙,安定听到熟悉的声响。

那是道场练习时木刀相撞的声音。

“啊,对了,兼君和歌仙同学正在做杀阵练习,听说安定同学也很擅长剑道,要不要去试试看呢?”

随着栅门被打开,少年和女孩的身影出现在网络直播的画面中,同时频道内的弹幕数量也在蹭蹭上涨。

【安——定——酱——】

【刚才的情报果然没错,今年最后一位嘉宾是安定酱www】

【!!!!!安定酱也会剑道吗!!!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清光酱没有和安定酱一起出场有点寂寞啊QAQ】

【(¯﹃¯)今天的安定酱依然还是这么可爱】

【樱花发夹!!!!拍重点!是清光酱送的樱花发夹哦!!!!】

——不过这些弹幕,安定暂时还看不到就是了。

 

=================================================================

 

 

“多谢指教,之定!”

“这里才是,特训的效果很好呢,和泉守。”

“那是当然啦!”

堀川带着安定做好准备工作步入场内时,姐弟俩的对决已经告一段落。看到她有些困惑,堀川还特意做了解释:“据说‘之定’是只有兼定家本家的继承人才能用的名字,歌仙同学是这一代本家的独生女哦。”

歌仙学姐,果然是千金大小姐!……不过对着当红少女偶像大喊这样男子气概的名字,估计也就和泉守喊得出口了。

“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呢。”

仿佛看得出安定的想法,堀川多加了一句,然后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担任主持的女生趁着这个机会过来做嘉宾介绍,安定这才知道堀川是想帮她消除紧张,所以在镜头外悄悄对前辈做了个一切OK的手势。堀川回她一个wink,也转身去和泉守那边。

“没来得及看到安定酱穿校服的样子太可惜了,不过我想大家刚才一定都看到可爱的安定酱了对吧?现在的装扮则是展露出少见的帅气一面哦,听说安定酱和清光酱,小学时曾经一起参加过剑道比赛哦!”

这么问是因为安定也换上了剑道服。看见Staff在后面拿出话题提示板,她收拢心思面对主持人的谈话:“是的,在老家的时候有学过……没想到那时的锻炼会在偶活中起到作用。”

“现在也和清光酱一起练习吗?”

“嗯,是这样……但清光总是说,把我当做对手就好像在对着镜子挥刀那样耶,真是失礼——当然我自己也是那么想的就是啦。”

态度率真的开场白立刻引来不错的反响,看导演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过关了,能够感到自己被人喜爱,安定心中也觉得很高兴。主持人立刻接上话:“那么今天安定酱可不要错过挑战前辈们的机会呢!”

“虽然这么说有些晚了,不过,欢迎你来到星森,安定。”

“歌仙学姐!——谢谢你邀请我来参加,今天还请多指教!”

身穿白衣灰袴,在盘起的长发后系着红色缎带的歌仙,给人一种既像少女又像少年的奇异感受,安定不由端正站姿认真地行礼。歌仙好像没料到她的态度这么郑重,稍愣一下后便微笑了。

“你不用这么在意,轻松些也可以。就如同不经意地感受到自然的气息那样,是不是非常风雅呢?”

“是这样的吗……”

安定觉得歌仙的风雅真是一种深奥的命题。

“哦,安定!你来啦!要不要来和我练一场!”

陷入沉思时肩膀被突然拍了下,和泉守那标志性的黑发从侧面落进视线之中,让安定一瞬间生出想扯他头发看看的坏心想法,可惜的是堀川已经将对方拉开了:“兼君在这个环节的出场时间刚才用完了哦。”

“诶——这么小气的嘛!”

和泉守与堀川相反,明明生得高挑又帅气,其实更多的还是孩子气,粉丝群从高中生到老奶奶一网打尽,全都把他当自家儿子看。安定对这个只高两届的学长却有几分竞争心,故意和他拉开距离:“我才不想和你练习——”

歌仙抿唇笑着看他们,安定因此稍微晃了下神,没经思考就接着说了下去。

“我想和歌仙学姐手合!”

和泉守差点被她毫不给面子的回答呛到,导演却比出赞同的大拇指,而歌仙露出了安定从未见过的花蕾般的笑颜。

“当然可以,不过我算是文学少女呢,还请手下留情哦。”

这是挑战书。

察觉到温柔话语之下的骄矜,安定也立刻燃起斗志。

“请不要担心,我会精准地控制力道的!”

——事后想想,这可真不是面对学姐该有的态度啊。


=================================================================

 

 

今天写的时候日服两发日课正好是歌仙和安定……其实每次写性转我都很怕会被人打死,然而有什么用,我还是写了。(过气写手还要什么面子)

虽然是给阙魂魂的生贺但其实是我自己想写啦!!!谢谢阙魂魂愿意让我用这个做她的生贺!么么么么哒(虽然还没写完!!!)

 

因为故事里年龄设定的关系就没让堀川川把兼桑叫做兼桑了,希望不会造成阅读上的困扰。

 

刀乱偶活双推的我估计真的是一个人了,顶起锅盖飞奔逃走。



评论(14)

热度(17)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