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一条经常沉底的玻璃心老阿姨鱼。

【刀剑乱舞·立秋景趣】薰阳洒落梦境之乡

——薰阳洒落梦境之乡——


※其实拿到景趣之后就写啦,结果拖到立冬都实装了才放出来_(:з」∠)_
※不是完整的故事,只写了想写的片段而已
※虽然还是三歌,不过婶婶也出场了,更加像一家三口(??)的日常~所以没有打cp的tag


笔直生长的向日葵们比歌仙的身高还要高出一半,有若流金般渐次堆叠于明蓝天空之下。身处于浓夏的瑰丽色彩中,仿佛自己都变成了油画里的事物,而方向感也随之模糊起来。

好在他还是很快在数排花朵的背阴处找到了从自助餐会上离席的审神者,这一看不由笑了:女生在空地上铺着野餐垫,玻璃杯和甜点碟子已经空了,另一边还横着一只呼啦呼啦转着风的手持小电扇,她自己则是侧躺在垫子上悠然入梦的模样,头发长长地散着,脸颊都睡得红红的。

像个小孩子。

歌仙放轻脚步走近了,正要把西瓜汁放下,紫子就迷糊地半睁开眼睛望了望,抬起胳膊向他招招手。

“鲶尾他们榨了西瓜汁,现在起来喝吗?”

【先放……吃多了好困哦……】

传来的情绪也是困困的,歌仙将杯子摆好,坐到了她身边,考虑一会还是开口:“怎么了吗?一个人在花田里容易迷路,要睡的话,我带您回房间吧。”

【也不是午睡啦……】

虽然紫子的意识是这么传达的,但她还是在垫子上滚一圈拱了拱,这才十分不舍地坐起身来,向他露出了笑容:【这里就像会听到向日葵在说话那样——我在听大家的声音。歌仙也要试试看吗?】

紫子又合上眼侧过头去,十分地乐在其中,歌仙也学她的样子静心听了片刻,似乎明白审神者为什么会特意到这里来——被植株高挑的花朵们间隔着,夏日薄暖的薰风送来声之轨迹,与花叶的瑟瑟簇动协奏流传。

“啊啊,和泉守又被清光和安定怂恿念俳句了。”

【对吧对吧!还有被次郎追着拼酒的……好像是御手杵。那边唱歌的是、诶诶?换成青江和数珠丸还有左文字一家了嘛?居然唱噫无情也真是很适合了……在找明石的是爱染和萤丸,是不是也躲起来午睡了啊。嗯,再找找看三日月在做什么呢——】

她正这么“说”着,两人身后就隐约传来了三条家那标志性的“哈哈哈哈哈”魔性五重奏,好像连向日葵都要跟着左右摇摆起来似的。

真是残念啊,歌仙不禁在心中扶额,但他也不讨厌就是了。

只是还有些在意审神者的举动,中途独自离开实在不像是她平日的风格,因此收回注意力:“您有什么心事吗?”

【说是心事……好像也不是。】

紫子曲起腿,用手托着脸颊望向天空,过了片刻也没有给出答案,只是重新转过头来。

【我可以靠在歌仙身上嘛。】

“……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就靠啦!这样睡比较舒服哦,而且也很有安全感!】

“所以这不还是午睡吗??”

现在这么说好像太晚了,紫子已经啪叽一下倒在他肩上,圈住他的手臂继续午睡去了——是把他当抱枕的节奏。

但是同样,这一点歌仙也不讨厌。

而后,他才感到审神者如同梦呓那样微小的思绪。

 

 

【为什么……和大家在一起的时间,是如此地幸福呢……】

 

 

尚未散去的、属于“此时此地”的声音,正幻化为鲜明绚烂的风之回声,向着遥远的天空传达。

 

=================================================================

 

三日月拨开几株欢快生长的向日葵,不出意外地找到了被它们遮挡的恋人和主上,于是侧身向帮着一起寻人的小狐丸比了悄声的手势——由花叶投落的影子所看顾的细密草地间,要找的两个人都躺在野餐垫上睡着了。

事实证明谁这么睡都会很像小孩子。这时吵醒他们的话也太不忍心了,三日月放缓脚步过去坐下,看两人的确是睡得沉,这才轻声和兄长说话:“我守在这里就可以了……之定都没吃过什么,要给他留一个便当盒才好。”

平时总是说着喜欢被照顾,其实月亮也是很细心的,虽然他细心的对象是恋人,做哥哥的小狐丸仍然会意一笑,心中十分有“幼弟长大了啊都会照顾人了”的迷之欣慰,向他做了个“收到”的手势就转身返回。

庆祝本丸开放新景趣的餐会已经接近尾声,能够听到零星笑音被风声送来,三日月俯身望着歌仙的睡颜,也不禁微笑——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在这里睡着的吧?

如果有先借来短刀们用的相机就好了。

以歌仙素来的端正而言,这样的事真是太罕见了嘛。不过,三日月自信于自己的视线同样可以记下此刻的场景。

不知日光的晴艳,是否也可以照入分享着同一时间的梦境中呢?

希望那会是晴朗之梦。

 

============================================


题外话,这个一年只放四个节气的节奏哦,是准备连续搞六年嘛…………(默默远目)


评论(1)

热度(8)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