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三歌/兼堀】诗方一华-春庭-

——诗方一华——


【20180416】春庭~若紫本丸记事簿~

 

“啊……找到了。哈哈哈,原来是在这里呀。”

一边发出三条家标配笑声一边往这里走过来的,是身穿樱袭狩衣的三日月,虽然在衣纽上装饰着樱花的那道身影十分俊逸,但只要一开口果然还是透露了脱线老人的本质。并肩坐在缘廊上的和泉守与堀川同时侧头望向他。

“……你刚才该不是又迷路了吧。”

“午安,三日月先生,是要找什么东西呢?”

两人差不多先后开口,三日月于是在他们身边停下步伐:“我在找可以插瓶的梅枝,哎呀,明明记得这里有梅花,刚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说的是种植在庭中的那树红梅,东屋的樱花都陆续开放的时节里,梅花却一直没有凋谢,令空中悠浮着馥郁的香气,不过月亮果然是迷路过来的,和泉守听着不由抽了抽嘴角。

他敢用今早出阵拿到的誉打赌,不出十分钟自家那位二代就会找过来,只是目前看来应该没人会和他赌就是了。

“那么要拿剪刀过来才行,请先坐一会吧。兼先生还要再添点茶吗?”

“不用特意帮他找也没关系,我也不要喝茶,你坐下来啦。”

两人靠在一起赏花的气氛堪称绝赞,和泉守十分不想就此放过,所以赶快将已经站起身来的堀川拉住,三日月见状便抬袖掩住微笑:“哎呀,是爷爷我太过打扰了吗?”

“你知道还站在这里啊!”

“兼先生,不可以任性哦。如果不用花剪,梅树就长不好了。”

堀川顺毛似地摸摸青年的黑发,不过也不排斥被对方这么黏着,和泉守对某个不速之客投以不满的视线,一时也顾不了梅花:“是三日月突然出现才不对吧。不要管剪刀了,反正看到他梅花就会自己过去的。”

三日月感到有趣地旁观他们毫无障碍说着两个不同的话题,并在堀川露出好奇的表情时向他招了招手。

“梅花真的会自己来哦,要一起来看看吗?”

“会自己来的意思是……?”

“哈哈哈试试看就知道了哟,可以拿到开得最好的那一枝呢。”

受“开得最好的梅花”诱惑,少年往月亮那边侧过身子,但还是很快低头看向那个抱着他的腰不放手的人。

“国广。”

“嗯,怎么了,兼先生?”

“……是我好看还是梅花好看!”

“当然是兼先生更好看!”

“那看我就可以了啦。”

“好、好,等会把梅花送给更好看的兼先生。”

虽然两人正在进行笨蛋情侣般的对话,可是一脸慈祥微笑的三日月好像也没增加多少违和感。最后胁差少年还是跟着平安太刀一起步下台阶来到梅树前,被留在缘廊上的和泉守拿手撑住脸,气鼓鼓地想着那个老头子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看到恋人在花影之下露出期待的雀跃神情,还是让他决定暂时不要对三日月记仇了。

说起来也差不多了吧……和泉守想着就向缘廊两边张望,很快看见正朝这边过来的歌仙。

“之定——你找三日月的话他在这里。”

和泉守挥了挥手,又指指庭院,歌仙顺着他的动作移去目光,不免有些失笑:“本来还在和主上说话,结果一转身就不见人影……”

说是这么说,还不是你惯出来的嘛——年轻的那个兼定在心里吐槽,然而并不敢这么讲。看到歌仙胸前也佩着和三日月同样的樱花花簇,虽然看习惯了但还是觉得有点闪到眼睛。

“他说要找梅花插瓶,还把国广拉走了!”

“……怎么了,你在为了这件事生气吗?”

歌仙忍着笑意来到他身边坐下,和泉守也觉得自己好像小孩子在告状,所以别扭地偏移视线:“没啊,因为国广好像很开心,所以我就不计较啦。”

他看向庭院,梅树下的一胁一太似乎已经有了决定,堀川指了指某个位置,三日月就抬起手来——绽放着五六朵红梅、并尚且结着几枚花苞的梅枝轻微动摇,而后主动跌落于月亮的指间。

两人因而在花树下一同展露的笑容,犹如明珠般熠熠生辉。同样目睹这个场景的歌仙流露温柔的神情,然后向身边的晚辈开口:“刚才,我想起那句‘春之庭,樱花美,梅花亦美’了。”

“哇,之定!”和泉守差点跳脚,但却又很快压低声音,“都说不要再拿这个政府宣传片里的梗取笑我啦!”

而歌仙则抿唇轻笑。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突然感到这也不失为半篇佳句呀。”


============================================


虽然时间已经不太对了,但我突然想到这个画面所以还是写了。(身残志坚复健中……)

春之庭,樱花美,梅花亦美~爷爷美~堀川川也美~兼定们也美~~~(蹦蹦跳跳)


果然一个小时什么的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还是忘记这个设定好了:)


评论

热度(2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