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三歌】某天,审神者找到了八百年前的相性百问问卷·其一~二十五

——某天,审神者找到了八百年前的相性百问问卷——

——第一~二十五题——


※~若紫本丸记事簿~
※真的是很早的相性问卷(七八年前的),所以问题可能都是比较早前的版本,具体出处已经不可考了_(:з」∠)_
※攒了一个月攒了二十五题,很久没有更新了,把这个发上来当存活确认吧_(:з」∠)_


嘉宾:三日月&歌仙

主持人:今剑+小夜

 

01~25


今:(拉着小夜出现在镜头中)哇~大家好!因为主上的提议,今天要举行对本丸两位近侍的专访哦!虽然不懂专访是什么,不过我是主持人今剑!

夜:……主持人、小夜左文字。

婶:【我是审神者羽宫紫子!今天问卷采访的主旨是加深两人对彼此的了解,所以一定要据实回答!】

歌:总觉得您特意这么说……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婶:【怎么会,这肯定是歌仙的错觉,嗯!】

爷:哈哈哈,无妨的,(握住歌仙的手展露笑容)今剑兄长和小夜可以尽管提问哦。

歌:(无奈)这样答应下来真的好吗……

今:(飞奔主题)那么,现在我们就代主上开始啦!

 

第一题

今:请问两位的名字~

爷: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故此称为三日月。

歌:歌仙兼定,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斩杀的人数暗合三十六歌仙之名。

婶:【细川式风雅啊。】(望天)

爷:哈哈,这也是之定的魅力之一呀。

歌:当然,因为这是忠兴大人为我起的名字。

婶:(内心碎碎念)【居然这么坦率就承认了么!!原主buff真强烈……】

 

第二题

夜:(看看问卷又看看两人,有点为难)请问,年龄是……

爷:(笑)我诞生在平安时代的一条朝,因此已经是个老爷爷了。

歌:……(尝试心算ing)

夜:(看婶婶)这里用大致数字的话可以吗?

婶:【可以哦。】

夜:歌仙大概七百岁。

歌:诶?(扶额)啊……抱歉,我真的不擅长计算。

婶:(拍拍肩安慰)【我也经常算不清今年自己到底几岁……】

爷:小夜一直很护着之定呢。

今:所以三日月你可要更加努力才行!

 

第三题:

今:请问两位的性别是!

歌:虽然我们作为刀剑,应该没有人类所说的性别之分……

爷:不过显现后被称作刀剑男士,所以就是男性吧,哈哈哈。

婶:【其实我觉得显现成女孩子也很好啊。】(偷偷对手指)

爷:哎,主上刚才有想说什么吗?

婶:【我想要歌仙小姐姐!】(理不直气也壮)

歌:……请您不要说这样让人为难的事。

今:主上!这就像包丁希望本丸有人妻那样是不可能的哦!

爷:(微笑微笑)

婶:QAQ

 

第四题:

夜:请问,两位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

爷:嘛,因为已经是爷爷了,所以是对大部分事物都不太在乎的随意性格呢,但是之定的手我会好好握住的。

歌:(脸红)没有让你说这个啊。

今:好啦知道三日月的心意了,你这样歌仙没法回答啦。

歌:咳……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关于保持风雅这一点,毕竟我可是雅士,不过,我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其实不算好。

婶:【没有没有,我觉得歌仙和别家本丸的歌仙比起来脾气已经很好了!而且这也是歌仙可爱的地方呀!】

夜:(点头)

歌:是这样吗……

爷:我也觉得之定很可爱哦。

婶:【总觉得一直有种奇妙的偏题感??】

 

第五题:

今:觉得对方的性格是怎样的呢~

夜:(望歌仙)

歌:小夜希望我先说吗?嗯……宗近的话,总是会露出笑容,虽然说喜欢被人照顾,但却一直都在包容他人,非常明亮、非常温柔的……但平时随性的那方面也会让人头疼就是了。

婶:【歌仙,你有话没说完呢。】

歌:啊,您认为需要说得那样清楚吗?(笑)

今:那三日月觉得歌仙的性格是怎样的呀?

爷:心怀骄傲,不论何时都贯彻着自己决定的道路,这一点非常值得赞赏哦。

歌:(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被夸奖了有些高兴的样子)

 

第六题:

夜:请问,相遇的时间和地点。

婶:(举手)【我想知道歌仙和三日月最初见面时的事,可以吗?】

歌:最初见面……那应该是,第一次陪同夫人去看望江公主的那天,在丰臣家。

爷:真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呀,想着正是藤花末叶的季节,之定就出现了。

 

第七题:

今:那么那么,当时的第一印象如何?

歌:是一位比之传闻更加光华耀眼的大人,不禁心向往之。

爷:眼睛和发色都十分漂亮,是个可爱的孩子。

婶:【这么简洁的印象吗!】

爷:哈哈哈,毕竟当时只见了一面,因为江有客人来访,所以我回宁宁那里了。

婶:【那……在本丸呢?两人在本丸遇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因为三日月是歌仙替我锻刀才来的嘛。】

歌:那时、应该说是意外吧……(无奈)

爷:(侧头笑)以往只见到之定还是孩子的模样,如今真的长成为优越的青年了呀,爷爷很欣慰哦。

歌:倒是宗近……无论怎样改变都依然是最初遇见时的样子。

 

第八题:

夜:接下来是,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今:这个问题我喜欢哦!比如我就喜欢岩融的抱抱!三日月喜欢歌仙的抱抱吗?

爷:但是,一般而言都是我来抱之定哟。

今:原来如此!

歌:……宗近!(脸红红)

夜:(看看歌仙又看看三日月,好像明白了什么)是这样的么。

歌:不是那样的——!!!

婶:(突然介入)【三日月,不要偏题了啦。】

爷:(微笑微笑)平时的端正温雅和出阵时凌厉的姿态,这种反差令人相当着迷呢。

歌:(平复了下心情才开口)是宗近笑起来的样子……(看着三日月的笑容又脸红了)

婶:【现在不是才到第八题吗?】(继续望天)

 

第九题:

今:讨厌对方哪一点——咦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讨厌的题目?!

夜:(细川式皱眉)

婶:【各方面的题目都有呢,所以才是问卷呀。】

爷:哈哈,这就无法回答了,因为那样的情形在我们之间是不存在的。

歌:怎么可能会讨厌宗近……(细川式皱眉+1)

婶:【嘛嘛这一题就过去好了。】

 

第十题:

夜:请问两人的相性好吗。

今:太好了不是让人讨厌的题目!

爷:相性不好的话,就不会被主上拜托来做问卷了吧。(心情轻快)

歌:难道会有人在这道题回答不好么?

婶:【就我所知好像没有呢。】

 

第十一题:

今:怎么称呼对方——这个我知道哦!歌仙喊三日月的方式一直在变!

婶:【经历了从敬称到名字到爱称的三阶变化。】

夜:……三日月对歌仙的称呼也有变化的。

爷:是呢,以往也将之定喊作“之定”,不过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意义。

歌:(偏移视线)

婶:【说起来三日月刚到本丸时就有直呼歌仙的名字耶,既然以前也用之定的称呼,为什么来本丸后改变了呢?】

爷:听说之定一直期待能从主人那里得到属于自己的名字,不过我得知这个名字时已经很晚了,所以想着下次见面时要用之定所珍惜的名字来称呼他——(笑)但是作为恋人而言情况又会不同。

婶:【来本丸的那一天,是三日月第一次和被称作“歌仙兼定”的歌仙见面吗?】

爷:哈哈哈,的确如此,但您不用为此介怀。

歌:宗近。(紧紧回握住三日月的手)

婶:QAQ

今:唉那都是过去的事啦,主上不哭来摸摸头~

夜:……摸摸头。

婶:TvT

 

第十二题:

夜:希望对方怎么称呼自己。

爷:现在这样就很好哦。

今:毕竟三日月也争取了好久才争取到这个待遇的嘛!

歌:我也觉得这样就好。

婶:【倒是想听谁试着像刀舞本丸的太鼓钟那样,喊歌仙之之亲耶……】

爷:嗯——之之亲?(声线超甜)

歌:……(突然炸)不许那样喊!!!

爷:果然之定是个可爱的孩子。(笑)

今&婶:(各种忍笑)

歌:啊真是的,总感觉主上今天充满了搞事的气息!

夜:(拍拍歌仙)不生气。

歌:也、也不是生气……

 

第十三题:

今:继续!请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方限时三秒抢答Start!

爷:是鹿哦。

歌:???

婶:【啊三秒已经过了。】

歌:变成抢答了吗???

今:Shaking~(卖萌)

歌:(无力)那么就是……主上先前说想养的那种,叫做布偶猫……?

婶:【布偶喵!蓝眼睛真是很漂亮呢!】

夜:歌仙是、鹿吗?(歪头沉思)

爷:虽然那似乎不是出自日本的鹿种,不过身型强健动作又很灵活,形状特别的鹿角也有种勇猛的印象,我觉得很适合。

婶:【三日月看了我那本北欧图鉴了吧……而且肯定还看了我做标记的那页……】

爷:您没有说不能看呢。(微笑微笑)

婶:【也、也是哦。】

歌:(看)主上和宗近之间,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吗?

婶:【也不是什么大事啦。】

爷:哈哈哈,甚好甚好。

 

第十四题:

夜:会送给对方什么礼物。

歌:送过蝙蝠扇、染色的和纸册子、冬天赏雪时用的手炉还有织毯……

爷:和其他贵重的礼物相比,应和季节的花束更能让之定露出笑容。

婶:【织毯是我教歌仙织的,花球也是我教三日月串的——我好厉害??】

今:主上下次也多教我一点嘛!(撒娇)

夜:……(似乎也很想学地望婶婶)

婶:(拍手)【下次周末来开手工班吧!】

 

第十五题:

今:那么希望收到什么样的礼物呢~?

爷:想要之定的胸花,今天是牡丹呢。

婶:【三日月果然这么直接!】

歌:(无力)喜欢的话我再去折一朵给你好了……

爷:但是只有这朵在之定胸前停留过哦。

歌:……(感觉很没道理但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婶:【那、那歌仙想要三日月送什么?】

歌:唔……(犹豫)

今:既然三日月都那么说了,歌仙也不用客气的!

夜:(点头)

歌:………………发绳。

爷:(灿烂笑,抬手解发绳)

歌:(急)——等等你不用真的解下来呀!

婶:【啊原来是特指三日月的发绳么?】

爷:之定喜欢的话,我也会觉得很高兴。

歌:虽然我是很喜欢没错!但是、只有戴在宗近发上才是最美的。(脸红偏头)

爷:(笑)那么之定也送我一朵牡丹吧?

歌:嗯……嗯,等会一起去庭院吧。

婶:(忙着吃狗粮没空发言)

 

第十六题:

夜:(看问卷)……

今:(同看)啊又是讨厌的题目!

婶:【是问卷的关系……】

夜:(捧读)对对方有什么不满……一般是在什么方面……

爷:(笑)

婶:【看来这道题又可以过了,但是我觉得不满和讨厌还是会有些不同呢……】

歌: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太随性了这一点……

爷:哎?(微笑微笑)

歌:……算了,宗近就这样也很好。

 

第十七题:

今:讨厌的题目3hit!请问你的缺点是?

爷:嗯,或许就是之定说的那点吧?

歌:先前也有说其实我脾气不好。

爷:之定再任性些也可以哦。

歌:……(偏头)

 

第十八题:

夜:(持续捧读)那么对方的缺点是什么。

今:讨厌的题目4hit!

爷:今剑兄长和小夜都很在意呢。(笑)

今:那当然啦!

夜:(点头)

婶:【所、所以说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啦……!!】

歌:严格来说随性也不是缺点……不过,宗近可以开解别人的悲伤,却从不说自己是否会感到悲伤,让我有些担心……

爷:因为之定总是为我着想,所以即便有悲伤的事也没关系。

婶:【看来这是感情太好的苦恼呢!】

爷:不如说是之定替我考虑得太多了,(笑)但这份心意我很珍惜哦。

歌:才不是考虑太多……

 

第十九题:

今:5hit!对方做什么会使你觉得不快?

歌:……宗近做什么都很赏心悦目!

爷:之定不管做什么也都很赏心悦目哟。

 

第二十题:

夜:(捧读again)你做了什么事会使对方不快。

今:6hit!

歌:怎么回事啊这个问卷……

婶:【冷静、冷静啦。】

爷:哎呀,我有做过什么让之定不快的事吗?(歪头)

歌:没有吧……

婶:【就算有歌仙应该也不会记得的。】(肯定)

爷:(微笑微笑)

 

第二十一题:

今:哦终于不是讨厌的题目了!现在关系进展到何种程度了呢?

爷:就像人类的夫妻那样的关系,虽然并没有办过婚仪呢,哈哈哈。

歌:(脸红)

婶:【意思是要举行婚礼吗?】

歌:……不用了!!

 

第二十二题:

夜: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爷:本丸的茶室刚建好时,之定邀请我参加茶会的那次。

歌:……那次是约会??

爷:我觉得是哦。(笑)

歌:是、是吗……

婶:【茶会的话,应该不止两个人吧?】

歌:的确也邀请了别人,但当天有闲暇时间的只有我和宗近……

今:最开始时大家总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我还是最喜欢现在啦!

 

第二十三题:

今:当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呀?(眨眼期待)

歌:度过了难得闲静的半日……

爷:被一种温柔的情绪包围着呢。

 

第二十四题:

夜:当时两人的进展程度是……?

歌:与其说进展……(无奈)还不如说是根本没有开始……

婶:【咦??】

爷:尚未开始的时候就是进展的最初阶段呢。

今:三日月说的好深奥哦!

爷:(微笑微笑)

婶:【为什么我就这样被说服了……】

 

第二十五题:

今: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哪里?哇超级想知道!

夜:(看——)

歌:说是约会,但我们总是在一起……

爷:将远征算入的话选择就有很多,而且之定也喜欢旅行。

婶:【我不相信啦,在本丸就没有约会的气氛吗?嘤嘤嘤嘤嘤QAQ】

歌:说、说起来每次十五日的时候,如果在本丸就会出去赏月。

爷:怎样避开当夜值宿的同伴而尽情享受两人世界,对身为太刀的我而言是一种挑战呢。(笑)

歌:重点不是这个啊……(无奈)



——TBC——



评论(2)

热度(23)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