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一条经常沉底的玻璃心老阿姨鱼。

【刀剑乱舞·三歌】献予你的爱之歌~After~

——献予你的爱之歌~After~——

 

※之前那个ABO的三歌,爷A(25)歌O(17),emmmmmm具体的系列名还没想好,前篇点此:献予你的爱之歌

※继续瞎摸鱼(这次没车),因为我突然想达成日更成就,所以就不追求字数了(理不直气也壮←被打)

 

 

歌仙被母亲推进车里坐着的时候,对这个剧情的发展还有些适应不了。

然后三日月也坐进来了,一只打包好的行李箱也被塞进来了,他看着月亮露出小花朵朵开的笑容向母亲道了谢,又吩咐司机“先回家吧”,然后母亲就弯下身来,对车内的他笑着挥了挥手,神情依旧是往常温柔的样子。

“路上小心,之定,要记得给家里打电话——三日月先生,我家孩子就先拜托你照顾了。”

“…………”

因为太震惊的缘故,歌仙甚至没能回答,倒是三日月周全地告了辞。眼见车子发动开了出去,完全不在状态的少年才忽地起身越过他探向车窗:“妈妈!——爸爸那边没有关系吗??”

“有我在——不用——担心的——”

只听到母亲抛来一句让人听完更加担心的话,车已经开过道口拐弯走上另一条路了。

三日月今天原本是来拜访歌仙的父母,但鉴于他和歌仙确认关系的过程太戏剧化了些,准岳父大人对这个把自家孩子标记了的Alpha好感负数到地心,准岳母大人这才在事态变得严重之前把两人都赶了出来。

其实吧,看起来很难搞定的爸爸的态度算是在歌仙意料之中,没有将见面直接发展成凶案现场,说明做父亲的内心对三日月还是、呃、挺满意的……大概、希望是这样。

但真正出乎他意料的是妈妈的态度啊!!

为什么要把他往三日月老师的车里塞!

为什么还把行李箱也塞进来了!

行李箱到底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怎么看都搞得好像他要和老师私奔了的样子????

歌仙想着就头疼地伏倒在了箱子上,很快又拿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然而一个宅内座机两个手机号码没有一个理他的——这情况,家里该不是已经打起来了吧。

“哈哈哈别太担心啦。”三日月见状便笑着将人揽住,伸手揉揉歌仙发顶翘起的那缕卷发,“之前也见过面,不会有事的。”

这不是三日月第一次来兼定家。半个月前,当歌仙还在因为情热期间服用抑制剂而引发的持续低烧中昏昏沉沉的时候,三日月以及两方的家长就已经为了他们的关系有过数次见面。其中具体的事歌仙都不太清楚,只是这几天听母亲提起,三条先生和夫人都是性格非常温柔的人,让他不要担心——但歌仙却对母亲说的话实在有点没底……毕竟他家母上在朋友间也是以温柔典雅著称的,然而家里这两位家长吵起来时也不是没打过架,让歌仙觉得自己对温柔这个词的定义可能有点扭曲。

更可怕的是身为Alpha的爸爸还打不过身为Beta的妈妈……真是没话可说了。

“您大概、还不太了解我家的情况。”

歌仙只能这么语焉不详地解释自己的担忧,话音未落,手机已经被人拿走,三日月略低了些的嗓音响在耳畔:“先不说这个——两周没见面,歌仙有想念过我吗?”

诶……?

突然听到这样的问题,歌仙有些讶异地抬起头,夜幕中的一双新月倒映清澈碧水之中,然后,拥抱时萦绕身边的浓丽香气、还有曾在体内深处停留的灼热感受,都再度从脑海中明晰浮现。

“我——”

少年才刚开口就抿唇偏开视线,脸上已是绯红一片,三日月看着就笑,手指探进他发间,不着痕迹地引导他在自己的臂弯间停留。

“哎呀,真高兴,我也很想念歌仙哦。”

感叹意味的轻声笑语,宛如和琴丝弦拨动间留下的雅乐余音。这么自说自话就下了结论,歌仙听着连耳尖都滚烫起来,却又想不出什么可以回应的话,因为三日月的话语,使得他心中产生了即便于此陷落都无所谓的奇异感受,在暖意的安宁中含有一丝隐约酸涩。

“我去老师家里真的好吗?因为、老师的婚约……”

或许是不想被会令自己无所适从的暧昧气氛包围,歌仙在少许沉默后主动说起这个话题。由父母决定婚事的现象,在曾是华族阶层的旧式家族中并不少见,虽然三日月说过不会和女方见面,而且他好像把这口大锅丢给了兄长们处理,歌仙仍然担心对方是否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有所为难。

毕竟……在那一天、在向三日月求助的时候,歌仙也曾一度怀抱着“老师绝对不会丢下我不管”——这样的狡猾想法。

不过三日月完全没有觉得困扰。

“歌仙不用为这件事苦恼。”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拂弄歌仙颈侧的微卷发梢,惹得少年蜷起身子,不知不觉就伏到了Alpha胸前,又小声抱怨他:“……不要玩我头发啦!”

“哈哈哈,抱歉抱歉,因为歌仙很可爱呀。”

说是这么说,三日月并没有把手拿开的意思。经过标记之后,歌仙脖颈间的那片肌肤就变得相当敏感,但他算是偏向身体晚熟的那类,所以本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只是在这样的抚触下感到某种舒适的困倦,一时想不起来要拉回话题。坐在前排的司机偶然在后视镜里望到一眼两人的状态,不由觉得自己锃光瓦亮,赶紧收回视线。三日月倒是不在意,又抚了抚少年柔软的紫发:“要不要先睡一会?别担心,歌仙是个漂亮的孩子,母亲一定会喜欢你的,而且她也说很想见见你哦。”

这些话歌仙并没有听清,因为在温柔的拥怀中,少年正逐渐陷入浓夏的梦境。

三日月也知道要和他的家人——父母和三位兄长,其中有两位业已成家——见面这件事,对怀中的小恋人而言有些困扰。

歌仙不擅长和他人相处,从这孩子入学两年来都没有交到一个关系亲密的好友这点就可以看出了。相比与人交流,歌仙似乎更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三日月就时常在午休时看见他独自一人手捧书册坐在葡萄藤架下的身影,也注意到偶尔会有别的学生向他搭话,不过可以聊天的对象几乎不存在,时间久了难免被误以为是高冷。甚至有一次三日月都见歌仙捧着短册握着笔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了,本人却低头沉吟着要写的内容而没有察觉。他有意停在那里没动,结果歌仙还真的走着走着一头撞进他怀里,然后才发现面前其实有人。

那时一边红着脸道歉一边急匆匆地收起短册的学生,看起来真是相当可爱,和平日里文雅又矜持的态度完全不同,可能就是从那天起,三日月养成了喜欢看歌仙脸红的坏习惯。

当然现在就更加喜欢啦。

想到这里,他低头亲吻了少年的睡颜——虽然现在还有几件称不上简单的事需要两人面对,但是三日月一点都不担心。


=================================================


Emmmmmmm这样的小短篇会不会显得太随便了…………假装出一种每天都有粮的假象????

明、明天要写些什么啊………………_(:з」∠)_


评论(13)

热度(32)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