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希望认识的姑娘们都能幸福快乐啦~】

抱歉不能再割腿肉了,再割就要死了,虽然我每天都想死起码三次,但歌仙还没极化,我归根结底还是不太想死的……_(:з」∠)_

歌仙极化了我也只能闭一只眼,还有一只眼要等爷爷极化了才能闭Σ(`д′*ノ)ノ

【刀剑乱舞·三歌】绿宝石与极光魔法(只有开头)

——绿宝石与极光魔法——

 

※摸鱼现pa,只有一个开头,是今早做的一个梦所以赶紧今天写下来!有钱有闲钻石王老五(??)爷×玻璃设计师歌

※资料不在手边懒得查细节,随便先写一笔

 

今天第五次遇见正在森林里悠闲觅食的驼鹿群时,三日月就知道自己又又又又又迷路了。

虽然家里人对他仿佛天生的路痴属性早已见怪不怪,但这次的迷路或许会成为一种罕见的壮举也说不定——毕竟目前身处的地方,是瑞典斯莫兰省广阔茂密的杉树林。受极光眷顾的北方国度此刻正值深冬,晴阳照射之中,裹覆连绵深绿的白雪色彩显得异常鲜艳且厚重,在湛蓝得如同要倾倒而下的天空笼罩下,古老森林正独自铺展着寂寥的壮丽,吹拂的风声即是邀请,等待愿意听闻传说的来客莅临。

三日月对这样的自然邀约欣然应允,所以就这么放任脚步地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来。想要试着联系下榻的酒店时才发现手机不知道是忘在了哪个休息时坐过的树墩子上。

现在的情况称作失联也不为过吧,可以想象又有一群人要为了自己的行踪焦头烂额,不过三日月也只是哈哈哈了一下就把这事抛去脑后。从酒店出发时还是满目晴碧的天色,此刻已有了日暮的迹象,明知北欧的冬夜总是在眨眼间就会抵达,他还是非常悠然地坐在一截卧于雪地中的杉木段上,拿拾来的草叶投喂驼鹿们打发时间。

不知是否少见人类,又或者生活得太过闲适,鹿群并不警惕这个反复出现在视野中的人,母鹿们甚至不阻止小鹿在三日月身旁跑跳嬉戏,只是偶尔嚼着叶子懒懒地望来一眼,一副看你长这么瘦也不能拿我家孩子怎样的表情。

三日月不禁就被逗笑了,摸摸好奇地凑到面前来的小鹿的脑袋,又和它们搭话:“不能回去的话还是有些难办呀,你们知道去珂丝塔酒店的路吗?”

驼鹿们当然不会知道,但是,其中一只毛色淡白的母鹿却听懂了似地歪歪脖子抖抖耳朵,继而十分高冷地慢步踱了过来,在这个路痴人类面前停下步子,用鼻子哼了一声。

并不明白它想做什么的三日月也歪歪头,一人一鹿互相看看,场面似乎变得尴尬了起来。

这时传到耳边的是踏在松软雪地中的脚步声,紧接着他听到询问的声音。

“请问——您是三条先生吧?”

独自在野外待了几个小时,三日月一瞬间还以为是驼鹿说话了。

不过驼鹿怎么也不会用日语讲话,因此他很快回头望向身后,高大杉树下正站着一名紫发青年,在看清三日月的面容时,对方似乎有些许的恍惚。

但那也只是几秒的事,青年很快来到他面前查看他的情况,又问了好几个问题,到底怎么走过来的、有没有受伤、冷不冷饿不饿。虽然是陌生人,但三日月还是很享受这种被关怀的过程,何况说着熟悉语言的这把嗓音尤为沉悦,稍显急切的担忧语声中仍然不掩优雅风貌,似乎已将他自北国寂静的凛冬带离,返回樱花飘坠的暖春庭院。

“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什么?”

刚刚确认面前的走失游客既没冻伤摔伤也没有被驼鹿角叉残,青年来不及松口气就又皱起眉来:“我并没有见过您,但珂丝塔的酒店打电话过来,说有位日本客人可能在森林里迷路了——这样的客人,有一个就够了吧。”

还有一个可以认出他的原因,是因为酒店前台的服务生说过这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人,不过这种理由应该不用特意拿出来说就是。

“诶,抱歉,因为杉树似乎很怕寂寞,所以我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

这样的说法大概会被看做是玩笑,但青年却抬起眼来做出认真的答复:“如果您觉得杉树寂寞,也可以等天气变暖后再来造访。在这样的冬日里单独一人进入森林,杉树们也不会感到高兴的。”

那理所当然地将自然世界同等对待的态度,令三日月心中升起一股在荒烟蔓草中觅得意外珍宝般的轻快心情,于是笑着反问:“难道你是杉树的精灵吗?所以知道它们的想法。”

青年正在拨通酒店的电话,闻言不由瞪了过来,这时三日月注意到对方的瞳眸有着在薄蓝与浓绿间自由幻变的奇妙色彩——这么看来自己的确是说错了,面前的人或许是极光的精灵也说不定呢。

那只白色的母鹿又在他身边拿鼻子喷了口气,仿佛在说人类真是愚蠢,三日月也不在意,像对待小鹿们一样伸手摸摸它短短的脖颈。

“鹿小姐刚才是想说有人来找我了对吗?多谢你啦。”

母鹿毫不客气地低头从他手上咬走一束细叶,高冷地返回自己的族群中去。青年向酒店说明过现在的情况,回头看见这样的情景时便抿唇笑了,却在注意到三日月的视线后努力收敛了神情:“现在请酒店派车来接您也来不及,所以先在天黑前回我们的工作室吧,离这里并不远。以及,没能及时自我介绍是我的错,希望您能谅解——我叫歌仙,兼定歌仙,目前在梦黎诗工作,还请多指教。”

梦黎诗与珂丝塔,是别称为“水晶王国”的斯莫兰最为璀璨的两颗皇冠宝石,虽然名叫歌仙的青年并未多做详细的说明,但三日月知道他必定是梦黎诗的玻璃设计师之一。

——这孩子似乎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呢。

在心中这样想着,三日月向对方伸出手去。

“三条宗近,不过你可以喊我三日月哦,请多指教了,歌仙。”

 

=================================================================

 

 

Emmmmmm不知道梦黎诗有没有日本设计师耶!不过我觉得歌仙很适合这样的工作,十分风雅又亲近自然,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据说梦黎诗的设计大佬整天都宅在树林里寻找灵感不出来,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别问我为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因为闹钟响了然后我醒来了然后就没有了!

 

爬去吃年夜饭,大家春节快乐,新的一年我希望可以不用自割难吃的腿肉,希望可以吃到好吃的三歌粮。

(算了我还是去做梦比较现实点_(:з」∠)_


评论(10)

热度(28)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