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三日安定】少年行(武侠au,架空慎入)

在阙魂魂的文里客串了!向全世界宣布我要迎娶歌仙姐姐走上人生巅峰啦!(ง'̀-'́)ง(你就daydream去吧明明没多少你戏份!!)

阙魂:

五.


 


不过再翩若游龙其实也抵不过黑手,三日月清楚地看到其中一个已经被安定打翻在地的壮汉从旁边看热闹的手里夺了一把锄头就像安定砸了过去,这一击用了十成的力,安定终归是慢了半拍,只是不知道从哪飞来一把古琴,将那壮汉砸的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安定回身又是几掌,行云流水的打的这圈子中唯一一个站着的汉子是七荤八素,一屁股坐地上了。


快要掉地上的古琴被一条轻纱披帛又击到了空中,正当三日月想感慨这披帛的主人太有劲儿的时候,凌空踩着人肩而过的一女子挽过雪青的轻纱,抱着琴落在了地上。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她就好似诗家仙才笔下的洛神女一样,只是那雪是丁香的颜色,这本是个有些娇弱的颜色,可那身丁香在这女子身上倒是带着些许英气了。


不过那头紫藤色被一支素玉簪懒懒的挽着,一看就是个怕麻烦的侠客了。


“歌仙师姐……”


“半年不见,有长进了,安定。”


三日月看的一愣一愣的,安定一见那女子就瞬间从一母老虎变成了猫,老实的毛儿都倒了。
“不过,习武除了强身健体还有什么啊师妹?”


三日月看他未婚妻更怂了。


“保护自己……”


“还需要我再教教你?”


“不用不用不用……”


三日月看的一愣一愣的,自重逢一来安定一直都是飞扬又自信的少侠样子,没谁能收拾的住她,他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三日月还看着安定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觉得身边有人挤过来了,是个紫衣的小女孩儿挤出人群,三日月刚想说危险就听那姑娘喊了一句姐。
“我一回头姐你就跑了啊。”


小女孩儿说话还挺软的,也就是个八九岁的年纪,她和那在训斥安定的女子都穿着紫色调的裙子,身形和面容都有那么几分相似,三日月心中了然,跟着那女孩儿往安定那边走。


“哎呀歌仙师姐,我真的错啦。”安定做了个讨饶的动作又偷偷地讨好的看着那女子,那样子可爱得很,不过说起歌仙的话三日月倒突然想起点事儿来。
“歌仙……兼定家?”


“咦?”


三日月这一句低语太刷存在感,那女子回头看了看三日月,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您是……?”


“在下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并不是很想自报家门,歌仙沉吟了两遍三日月的名字,才反应过来。


“是三条家的小公子啊……你称我歌仙就好,这是家妹,紫子。”


这偶遇着实让三日月吃了一惊,安定是在六年前失踪的,而兼定家那位大人因为小人的谗言被处死,兼定家迅速没落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小时候只与歌仙有过一面之缘,兼定家的事儿也是听说的,可如今那位打理着兼定家产业的少年与三条家还是比较熟的。


三日月想,和泉守兼定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很高兴。


这个小小的重逢给安定解了围,歌仙笑着说要请三日月和安定吃饭,落座后歌仙问安定是打算去哪儿,安定说把三日月他们护送到金陵就遵师门之命去靖北,等自己正式出山了,倒是打算去寻寻当年劫船的那些海贼。


“师姐当年是去的哪儿?”聊着聊着安定就好奇起来,歌仙倒也痛快。


“定北。”


“永寿三年,是长风口奇袭?那一场听说打的漂亮。”


安定的眼睛里都闪着星星,三日月味如嚼蜡,除了安定过一阵子要离开这事儿,剩下的就是安定命运的转折点。


察觉到三日月的情绪,安定急忙岔开话题,又有些得意的和歌仙说起自己和三日月的重逢之事。


歌仙听着觉得有趣,不过看安定那样子也是有趣,还没有成亲呢安定就这么急着三日月,也不知道以后成了又是什么黏样。


这顿饭吃的时间有点长,等他们出来的时候,酒楼外已经显了薄薄的暮色。


歌仙带着紫子准备往客栈走,他们正好在城两头住着,安定与三日月还想要在逛一逛,晚上武阳也是热闹的,虽不是节日,街头商贾来往,灯一挑起来就很好看了。
两个人并行在人群里,三日月看向安定,心里又有点梗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你就不痛快了,是到金陵我就要跟你分开的不痛快还是?”


“……”


安定背着手一副小孩子走路的样子,三日月看她那样又联系起席间她与歌仙说的话,就愈发的沉了。


“别那个表情,师门的规矩是弟子出山要去几境边城去给人家当一年谋士,我一年之后回去差不多就可以出山了,都结束了就打算回万叶的。”


“那你以前……”


“以前的事啊,我其实还挺好运的,被一位打渔的大伯捞上来当女儿养了,有个小哥哥还有大娘,然后我在那呆了两年,师父那会儿游历江湖,见我根骨好,就把我带回去习武了。”


三日月伸手揽住安定的肩,暮色渐浓,天气也凉了。


“不用那么难过啊,我还能好好地见你不是挺好的吗。”


这云淡风轻的话到三日月耳朵里又不是滋味儿了。他想起方才被安定救下的那姑娘心里又难过后怕了一些,三日月停下来,轻轻地将安定拥住,就好像抱着易碎的珍品一样。


边上人来人往都看他俩,安定轻轻挣了两下就没动了,她小声跟三日月说人家都看着你呢,可三日月只是抱着她不动弹。


“你放心啊,我没有移情别恋。”安定看三日月那样子又


“你就让我这样抱你一会儿。”


“你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安定轻叹一声环住三日月,只此一刻就是天长地久的安静,人生喧闹和华灯都被三日月给隔离在外,安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自己心中的声音。


“我没死。”


“我知道。”


“我回来了。”


“好。”


“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宗近哥哥。”


“安定。”


“嗯?”


三日月盖住了安定的眼睛,在她的唇上轻啜了一下。


“我感觉到了,我的良人。”


“三日月宗近你敢不娶我就等着被我打死吧。”


安定那擦了些许胭脂的脸颊这会儿真的染了红霞,她不轻不重的锤了三日月宗近两下,转头就走,三日月追上安定,心情大好。


“我真敢移情别恋你动手就是。”


“呸呸呸!”

评论

热度(13)

  1. 蓝漓水阙魂 转载了此文字
    在阙魂魂的文里客串了!向全世界宣布我要迎娶歌仙姐姐走上人生巅峰啦!(ง'̀-'́)ง(你就daydr...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