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向天再借五百年为我歌打call!

评论/私信功能已开放,谢谢大家不嫌弃这滩丧丧的水TvT

写文的所有动力,都只是出于我的自尊心和玻璃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CP没粮,所以即便难吃也还是在割腿肉_(:з」∠)_啊像我这种人居然都没被打死,世界真是温柔_(:з」∠)_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空蝉~ 01-1

——华都物语·空蝉——

——其之一·上——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再不更新可能就要弃坑了所以还是放个开头吧,是新故事!估计会有石青。

 

 

连绵数日的阴雨终于止歇时,丹屋接到了由三条邸打来的电话。路过的下女接起来听了,才知道电话那头的竟是三条侯爵本人,于是忙忙道了歉,立刻将正在画室里的主人请来。

歌仙看着电话却不由皱眉——三日月上次的来电还是在大约三周前邀请他共进晚餐而打来的,理由是为了舞会那晚的招待不周致歉,但歌仙并没有答应。自那之后,似乎是看出他的回避,三日月也不再如先前那样频繁地造访,虽然丹屋上下都暗自觉得奇怪,可是既然家主人对此事没有什么特别的说法,大家也就不好多问。

于歌仙而言,如果撇去因为时常心神不宁而陆续在作画时废掉了一整盒炭条这件事,好像(自认为)没什么其他的困扰,听下女提起时才恍然发现,月亮已经回到云上许久了。

那么这次,怎么又会……

“歌仙。”

才刚刚将听筒靠近耳边,对方就像是可以察觉般地开口了。在电话中听着,具有古都特质的雅艳嗓音会显得像是从虚幻世界中传来的那样,歌仙迟疑了片刻才应答。

“三日月大人。……您拨冗来电,是有什么事吗?”

“有很突然的情况,想请歌仙来我家一次——京极家的小公子说可以拜托歌仙,所以,这次就不要拒绝我了吧?”

诶?

青江?

……怎么突然又和青江有关系了啊!!

听到这样的话反而更加不想去了好么!!

……………………………………不,既然都提到青江的名字,还是过去一次为好吧。

“我明白了,时间是……?”

“时间是现在哦,那么稍后再见,歌仙。”

“……??”

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歌仙不禁语塞,接着就在想象中把某位不省心的友人摁地上揍了一顿。

青江你又惹上什么事需要我给你善后了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消停点啊!!!

 

=================================================================

    

“啊,是兼定先生,您果然来了!”

在宅邸前等待着的是三条家的侍女长枝子,见歌仙从马车上下来,她像是松了口气似的,露出笑容匆匆步下台阶前来迎接,举止都失去了素日里的优雅庄重。歌仙对她的态度稍感困惑,只是枝子很快就调整了脸上的表情,行礼后便带他往会客室去:“这样匆忙地请您过来真是很抱歉,虎彻警部也刚抵达不久——”

虎彻警部……歌仙脚下不由一顿,那不是蜂须贺的兄长吗?在警视厅刑事部就职的那位。

“莫非,是府上发生何事了?”

“啊、三日月少爷没有在电话里告诉您?是为了紫野女校的那件事,不过,详情我们并不清楚……”

因建于近郊紫野地区而得名的紫野女校,在华都十分闻名,由于学校只招收名门千金,所以说是年轻女孩们的身份象征也不为过,时常拜访丹屋的藤原陆军卿家的小女儿乙女就在这所学校就读。

紫野最近发生的事歌仙也是知道的。外务省竹原大臣的女儿在校内失踪,至今已有十多日了,为保护姬君的名声,对外只说是在养病不能出门,但因为负责此案的长曾祢是蜂须贺的哥哥的缘故,歌仙也从好友那里听闻了些许内幕——据说竹原大臣已接连几次对警视厅施压,案件却迟迟没有进展,长曾祢的立场也随之变得相当为难。蜂须贺表面上照旧是“那个私生子的事我才不想管”的通常运转,但对于那位大臣的态度还是十分恼火。

既然稍后可能会和长曾弥碰面,还是替蜂须贺转达一下他的担心吧,不过这件事又跟青江还有三条家有什么关系……

“三日月少爷,石切丸少爷,是兼定先生到了。”

正在考虑的时候已经来到会客厅前,枝子推开门,歌仙微微沉吟,而后迈步向室内走去。

“打扰了——三日月大人?”

虽然在座的共有四人,但首先映入眼中的依然还是那轮月亮。三日月以手支颐独自坐在一张沙发椅上,闻声便抬眸展露笑颜。

“歌仙,到这里来坐。”

歌仙却望着他一时没有动作。两人上次见面还是在四月时的舞会里,三日月看起来似乎比那时消瘦了,然而形容更添殊丽,又穿着山葵与薄缥间染的小袖,身影仿如晚开的淡白山樱一般,越发显得他像是活在紫媛笔下的人物。歌仙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心情——说过是来华都养病的呢?为什么越养越瘦了!这么下去,岂不是真要变得和天上的三日月一样了么!

大概是因为青年沉默得略久,石切丸看向自家幼弟轻轻咳了一声,三日月眉眼弯弯地毫不在意,接着介绍同坐的两位客人。

“警视厅的虎彻警部,与歌仙也是认识的吧?这一位是备前公爵家的千金,名字叫做葵。葵小姐,这是丹屋的兼定先生。”

歌仙有些心不在焉,简单地向长曾祢致意后,才勉强收拢神思,留意了起身见礼的那位小姐。名叫葵的少女十五六岁模样,身穿染成上淡下浓颜色的蔷薇二尺袖,配墨绿袴裙和黑色长筒靴,头发上系着缎带花结,这是华都姬君们外出时常作的装扮,没什么可惊讶的,令歌仙在意的是对方的容貌——眼尾稍扬的薄金瞳眸与萌葱发色,这样的外貌,他只能做一人想。

而且,樱都备前家……有女儿吗?

“初次见面,兼定先生,以往在家中就曾听说过您呢,以后还请多指教。”

神态身形、措辞语法,无一不是华族姬君的模样,歌仙看着深感身心俱疲。

他怎么还没和这个人绝交啊……

“青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可以变回去然后好好说话吗?”

“哈哈哈。”这时打断对话的当然是三日月了,看起来是旁观得非常开心的样子,“歌仙比我想的还要早看出来呢,既然这样,没办法只能按青江君说的方案来啦。”

“哎呀,侯爵大人这么快就认输了?说不定我们多说几句话歌仙仙就会动摇了哦。”

“少女”侧过身去对三日月眨了下眼,那种轻快愉悦的语气真是彻头彻尾的青江,歌仙差点没克制住要给这两人各甩一对眼刀过去:“你们拿我打赌?——如果就是为了这件事找我,那么恕我失陪了。”

“诶别那么小气嘛歌仙仙,再说赌注也不是你啦~”

“……赌注是我。”

原本想要帮忙解释的石切丸因为开口比青江慢了整一拍,只好转而做了个补充:“如果歌仙君能立刻识破青江君的变装,我就要假扮他的——假扮葵小姐的未婚夫。”

歌仙默了一会。

“抱歉,完全不懂你们的话题。”

说完就要转身走人,这次喊住他的是长曾祢,警部先生胡子拉渣的,洋服的领带也系歪了,不过精神倒还是很好:“稍等,歌仙,能请教下吗?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啊,他并没有什么破绽。”歌仙想了想还是没能走成,却没忍住嫌弃地瞥了青江一眼,“你看不出只是因为不了解他,按理来说身形是最难掩饰的,但这个人……大概通晓什么非常巧妙的障眼法吧。我只是觉得这是他会做的事而已。”

“那是嘛,仙仙可是我的知己人哦。”

“我以前没有说过吗?这种称呼让我觉得很恶心啊。”

“是这样,很有启发,多谢你了,歌仙。”

完全没有因两人气氛微妙的对话而困扰的长曾祢仿佛是在场唯二的正常人之一,歌仙又在内心把搞事的友人打了一顿,这才心平气和地接着自己刚才的话问:“还有一件事……就我所知,备前家这一代没有女儿吧,你要用这个不存在的身份混进紫野?因为那桩失踪案?”

“枝子已经透露给歌仙了吗?”三日月微笑地注视他,瞳中之月光彩盈盈,“莺的确没有成婚哦,不过,华都的贵族们,对樱都式微的旧公卿家族向来不了解,何况是还在上学的小姑娘们,莺本人也同意这么做。歌仙是从哪里知晓备前家的呢?”

——备前公爵的全名就称作备前莺,细论起来还是三条家几位公子的表叔父,青江家则是备前家的庶流,虽然青江被京极家收养,关系却不会断绝,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那位公爵才会提供帮助的吧。

但歌仙却不是因为青江的缘故才知道的。

“……母亲是樱都出生,所以多少会了解一些。”

说完就偏过头去移开了原本落在月亮身上的视线,青江转了转眼睛,把他拉过去用力按到沙发上坐好:“既然已经问过那么多,歌仙就不要置身事外了,让你用老师的身份进入学校,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完美?”

“我?为什么?”

“只是临时的啦,临时,恰好紫野原本的美术教师因为年纪太大,正在申请回乡休养,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啊呀,难道你忍心让我这样柔弱的‘女孩子’独自深入虎穴?这可不是绅士的做派哦。”

“所以,为什么?”

歌仙在好友的忽悠忽悠中毫不动摇,而后转向在场的警部:“这样问有失礼之嫌,但侦破案件不应该是警视厅的职责吗?”

长曾祢不由无奈而笑:“青江是直接受雇于竹原大臣……”

“竹原大臣乃国中栋梁,此次爱女行踪不明,不仅是竹原家,就连主上也十分关切呢。”三日月也向兄长侧了侧头,“石切身为伊势神官,已受到主上嘱托关注此案了。”

依旧微笑着的洁白面影中,似乎埋藏有对于今上如此命令的隐晦轻讽,歌仙确信自己看到了那种薄翳般的情绪。

“让神官协助由警视厅负责的案件吗……这样奇怪的要求……”

“虽然现在没有对外公布,但那位小姐,其实是被吃掉了——啊,我说的是通常意义上的吃掉哦,这样的事我还是能看见的。说起来,最近怪异的事件还真是多呢。”

青江点了点自己原本遮挡在额发下瞳色鲜红的右眼,现在那只眼睛正呈现着与左边眼瞳无异的薄金色。他眯起双眼露出笑容的模样,也像是幽玄的未知世间般艳异。

“可惜竹原并不相信我的说法,执意要见到女儿的遗体,所以我决定亲自去校内调查——怎么样,歌仙要不要来帮我?就像我们还在帝国大学就读时那样。”

 

 

=================================================================

 

 

新故事新人物~

 

长曾祢-虎彻 长曾祢

虎彻家的长子,就职于华都警视厅。虽然身为长子,但因为出身存疑的缘故,在家中始终处于微妙的地位,蜂须贺也因此(单方面地)与他不睦。本人并不觉得有所妨碍,认为只要能力足够就能被认可,进入警视厅也是自己选择的道路,与家族的声势无关,工作中也很受警员们的信赖。以自己的方式爱护着两个弟弟。

 

莺丸-备前 莺

此代的备前公爵,与今上是表兄弟,沉迷喝茶以及观察兄弟大包平,每天都过着悠闲的日子。

 

(虽然这边太爷爷也算是三条家的长辈啦,但因为年龄差设置的并不多-爷爷的设定是31岁,太爷爷是40岁-以及习惯用法的关系,文中爷爷称呼的时候还是直接喊名字的,至于莺叔叔啥的叫法还是留给平野吧嘿嘿嘿怪阿姨笑)

(一期一振,紧急拔刀!婶,卒。)

 

=================================================================

 

沉迷变装!XDDDDD青江完美手法的秘密就是请女鬼姐姐帮忙把他伪装成女孩子的体型!!身高会缩水一部分(感觉167对那个时代的女生而言好像还太高了……)然后身形会更纤柔一点,普通人没有见鬼能力是看不出的,所以就算看外表和青江本人很相似但还是会认为是女孩子,不过歌仙知道青江的灵异属性所以猜到了~我的脑洞484很大!(呸)

对霓虹的JC系统没啥研究,都是我瞎写的,大家随便看看……

因为觉得和半妖少女绮丽谭漫画里的一个故事比较多撞梗,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不过还是不想放弃女校这样充满吸引力的题材所以还是…………!!!

 

最近在控制体重没有吃甜食,感觉写文也糖分不足了。

但还是要保持围笑:)


评论(20)

热度(29)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