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双兼定】Midsummer Child ~Frist~

——Midsummer Child ~Frist~——

 

※现paro,应该算是有年龄操作……?

※欢迎查阅【美少年梦工厂-和泉ver.】小说式攻略

※歌仙这边照例是以原主夫妇为原型做了父母的设定,不过出场的只有母上,父上只会活在回忆里_(:зゝ∠)_

※赶紧把写好的都拿出来了我就可以继续咸鱼啦,耶!(你滚

 

 

随同这年夏日一起到来的是那个孩子。

 

=================================================================

 

歌仙回到家中的时候正是傍晚,他特意绕路去屋子后面的花园望了一眼,不过光从外表倒是看不出家里有迎来新成员的迹象。围栏上的蔷薇花架已经被纷然柔彩满覆,有几枝甚至还伸展到他的脚边;遮盖小巧秋千的藤花虽已过盛期,几穗淡紫依旧轻盈垂落;墙根立着的唐葵、铁艺架子间摆放的叫不出名字的多肉植物们……照旧都还是以往的模样。视线再往打开的玻璃拉门里看去,就见到母亲璎子拾着裙摆,踏下台阶走出来了。

“哎呀……之定,怎么站在这里发呆呢?”

她的面容有着远比花期长久的美丽时光,与大学就读的歌仙站在一块,仿佛不是母亲而是姐姐,长长的卷发束在颈侧,薰衣草色的长裙一直垂到脚踝边,秀美得如同画中的人物。她有些惊讶地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自家孩子,随后伸手指了指花园的铁艺小门:“你走这边吗?还是从前面进来?”

“啊、我还是到前面去……等会请帮我开下门,妈妈。”

歌仙立刻拉着行李箱转过身去,抬步要走时却听到母亲的笑声,然后就被喊住了。

“之定。”

她特意将手放在唇边,微微前倾身子轻声询问:“你难道是在紧张吗?因为要见到新弟弟的关系?”

笑颜有着难得可见的光彩,歌仙却被戳破了自认是很好掩藏着的心思,立刻便有些尴尬:“有什么可紧张的……我先过去了。”

“因为之定其实很害羞的呀。”母亲用手抵住唇微笑,他只好假装听不见那轻柔的话语,匆匆别过头去就往前走。璎子一边笑着,一边也回到屋子里,来到楼梯处向二楼喊:“和泉酱——是哥哥回来了哦!”

稍微安静过后,才传来“我知道了”的回答,很快门铃也被按响了,璎子等前天才刚被她领回家的那个孩子从楼梯上跑下来后,就弯腰握住他的手。掌心所传达的温柔力度令男孩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她,然后就笑了:“我和璎子阿姨一起吗?”

“当然呀,和泉酱是我们家的一员嘛。”

璎子牵着他出去,歌仙站在栅门外,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母亲收养的是个妹妹。

因为这实在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黑发蓄得长长的,也继承了兼定家标志般的、介于蓝绿色彩之间的眼睛,不过他的瞳色更偏于晴蓝,望过来的视线中仿佛倒映着天空,神情显得异常天真烂漫。歌仙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这么说并不妥当,但如果遇见的是一个内向阴郁的小孩子,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我回来了,妈妈。”

总之他先看向了母亲,璎子一边推开门,一边再次露出了笑颜:“欢迎回家,之定。”

又低头向跟在身后的孩子眨了眨眼,男孩看看璎子,又看看歌仙,稍微犹豫了一会就走上前来:“欢迎回来,之定哥哥。……我叫和泉守!”

之、之定哥哥……

只被父母喊过这个小名的歌仙,觉得这名字后面添上哥哥的称谓怎么听都很别扭,心里知道这肯定是母亲出的主意,但被一个小孩子这么巴巴地抬头看着,他不应声似乎也不太好?

歌仙感觉自己被妈妈坑了,又没法拒绝,在心中叹一口气后就俯下身来,身向面前的家庭新成员露出一个笑容:“你好,和泉守。”

正想着是不是该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叫做和泉守的男孩子已经踮起脚来,满脸好奇地盯着他看:“之定哥哥!你的眼睛好看!”

……啊?

“但是,我看不清它们到底是蓝色还是绿色的……”

和泉守站这边看看又站那边看看,结果还是不能确定。歌仙有点反应不能,璎子却已经掩唇轻笑起来,而后敛了裙摆蹲下身抱住和泉守:“和泉酱仔细看,之定哥哥的眼睛会变颜色的哦,角度不同的话看起来就会不一样。”

“啊原来是这么厉害的吗!”

——什么会变色!我是猫吗??还有厉害在哪里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母亲和收养的弟弟一块堵在门口研究自己眼睛的颜色,完全没想到剧情会这么发展的歌仙内心有点崩溃。这么弯着腰由一大一小看了会,他终于侧头看向母亲:“妈妈……该不会不准备让我进门了吧?”

声音里有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小小埋怨——这种有了可爱的小孩在身边就忘了长大的儿子的既视感,怎么感觉有点吃醋呢??

璎子听着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直起身后又将和泉守往他面前推了推:“先让和泉酱和之定熟悉一下嘛,行李放着我替你拿哦。”

不您还是让我拿行李吧!歌仙在心中大喊,然而看到母亲悄悄投来的眼神却只好把话咽下去,没什么头绪地看了看仍然抬头望着他的和泉守——真的被朋友们说中了,他就是没有对待弟弟的经验啊!但身为独生子这也不能怪他吧——然而小孩子的眼睛清澈得像是洗练过的宝石天空那样,见他不说话,神情却不是讨厌的意思,还抬起手来轻轻捏住了他的衣角。

“之定哥哥?”

头发漆黑又艳丽,刘海长长地向颊侧拂去,随着歪头的动作轻晃了些许。

……哎、真的,挺可爱的哦……

歌仙心里的小人开始捂脸,面上还要保持平静,假装无事发生地学着母亲先前的样子牵住他的手:“我们先进去吧?”

“好的!”

和泉守似乎很乐意听他的话,孩子的手小小软软的,像是刚出生的雏鸟般乖巧地停留在掌心,传达的温度让歌仙感到有些酸涩——没记错的话,这孩子今年刚好十岁,还是在读小学的年纪呢。

这么想着已经进了屋子,家中也和外面的花园一般保持着以往的模样。奶油白花藤墙纸、藤艺沙发、铺着蕾丝布垫的餐桌上摆放一瓶红玫瑰花束,映得色调浅淡的室内立刻鲜亮起来。歌仙知道,就算自己不在母亲身边,她一个人都能把生活过得很好。

和泉守的事还是歌仙先得到的消息,把这件事告诉母亲,也不知是对是错……

但是,应该可以好好相处的吧。

“你住哪个房间?”

他低头问身边的孩子,和泉守眼睛亮亮的:“我住阁楼那间——我喜欢屋顶的玻璃窗!”稍微停顿后又拉着他的手晃了晃,“之定哥哥要来参观吗?阿姨说,她重新布置过的……”

阁楼的房间原是歌仙儿时的玩具房,自从升上国中后他便自觉长大了,很少在阁楼里消磨时光,那里也就逐渐空置下来,现在给这个新弟弟住倒很合适,歌仙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等我整理完行李就过去看好不好?”

“嗯,之定哥哥,我等你哦!”

这孩子真是一点不怕生呢……歌仙心里有些微妙地想,他摸摸和泉守的头发,随后从母亲手里拉过行李箱:“我先回房间换身衣服。”

璎子笑着点点头:“快去吧。”

和泉守也很喜欢这个比自己大了十一岁但长得好看说话又温柔的哥哥,见歌仙往楼上去了,就拉住养母的手:“璎子阿姨。”

漂亮的蓝眼睛像会说话似的,璎子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没关系的,和泉酱也上去吧。”

“好的!”

得到同意,男孩立刻啪嗒啪嗒地跑上楼:“之定哥哥!——刚才我在你房间里看书……”

听他说起这件事看,歌仙的动作不由停顿片刻,然后才神色如常地开口:“啊,我听妈妈说过了……记得看完放回原位就好,之后我找几本放你房间吧?。”

“好啊好啊,我也有放回去的!那个,就是啊……”

璎子仍在楼梯口站了一会,直到听不清两人的说话声,才转身迈着轻盈的脚步去厨房准备晚餐。和泉守跟着去了歌仙的房间,后者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打量自己的两个大书橱几秒,又不死心地打开来从上到下看了看——课程相关的专业书和图册就算了,诗集小说什么的估计小孩子看不懂,比较有问题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百科全书啊世界未解之谜啥的。歌仙忍不住思考,让一个小学生在这里找书看……妈妈你也太心宽了吧。

就不能买些儿童读本应应急么……

“和泉守现在在看的是哪本?”

——千万别是什么百鬼夜行图鉴之类的,否则他第一天当哥哥就该失格了。

看起来很活泼的和泉守听他问起倒有些腼腆了,但还是从书橱下面拿出一本来:“刚刚在看这本……”

那是阿斯特丽德·林格伦的《狮心兄弟》。

看了眼书名的歌仙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奇怪的书。和泉守像是在留意他反应似的歪头盯着他看,被发现后立刻把视线落在书上,很快又抬起脸来:“我以前没有看过……觉得名字很帅气就想看看!”

嗯,其实我当年也是看名字选的。歌仙这么想着,虽然不确定现在让和泉守看这个故事是否适合,但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而从书橱上层抽下一本收纳册,翻过几页后拿出一张明信片,上面印着的是一片盛放着洁白花朵的低矮树丛,压得很低的云层中透出太阳的晴光,将繁茂枝叶与远处的草地一起映成了艳绿。他将明信片交给身边的孩子:“这张送给你,用来当书签也可以。”

“诶?谢谢之定哥哥!”

和泉守很开心地接了过去,稍后又像是想到什么般急忙地向歌仙确认:“我可以收下吗?”

明明只是个普通的问句,歌仙听着却微愣了一会——虽然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但他还是可以感觉得到,和泉守似乎很在意他的想法,所以才会这样多问一句。

……难道是怕自己不喜欢他?

这样想到之后,那种涩柠檬般的心情就又浮现在歌仙胸口,这孩子之前应该也是备受爱护、无忧无虑地生活着的吧,是因为父母已经不在了,才会这样留意身边人的态度吗?

据说小孩子的心理都是很敏感的……歌仙觉得自己有必要摆明态度,他蹲下身来,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孩子:“当然可以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是和泉守的哥哥,所以你不用这么客气。”

那双蓝眼睛眨了眨,有那么一瞬间就像要下起雨来似的,和泉守还没说话,歌仙就反而被吓了一跳,心说我本意并不是要惹哭你呀,赶快把话题转移到了那张明信片上:“这就是书里写到的樱桃谷,你已经看到斯科尔班抵达樱桃谷的那段了吗?他和约拿旦就住在这里。”

“之定哥哥,我才刚刚看完第一章……”

“………………”

这算是哄小孩失败吗???

歌仙有点怀疑人生,但是和泉守却向他展露一个大大的笑容,连声音都明亮起来:“不过我很快就会看到之定哥哥说的那段的!我想晚上带回房间看可以吗?”

“可以……你带去看吧。”

虽然疑似失败,不过还好和泉守看起来蛮好哄的,歌仙接着从包里拿出特意买的一盒巧克力塞给他,和泉守吃了一颗就又恢复了高高兴兴的样子,说要给璎子阿姨也尝尝看,就抱着书和巧克力啪踏啪踏地跑出门去了。

歌仙觉得这孩子或许也只是看起来高兴而已。

但是,没有关系的吧?从今天开始他们会一起生活,还有很长的时间来改变悲伤。

 

这个故事将从夏天开始。

 

 

=================================================================

 

 

如题所言这篇文原本是想在仲夏节(0623)的时候发的,结果我拖啊拖的拖到现在,还没写完。(感觉现在把我泼到大街上就可以晒出盐拿去卖了

灵感来源是兼定家两位眼睛的颜色和北欧的夏天很像,所以文里会试着用到北欧元素。希望最后可以写出夏天的感觉!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写的像是美少女梦工厂的套路了……_(:зゝ∠)_


评论(8)

热度(37)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