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三歌】华都物语~牡丹~ 06-1

——华都物语~牡丹~——

——其之六·上——


※一个不明所以的架空向明治/大正风paro,侯爵三日月×画家歌仙

各种出于个人爱好而写的私设满天乱飞,所有没逻辑的地方都是私设的锅(喂

※紧急更新半章华都!!!一滩明天还要上班的死水没什么特别好说的了(目死)


旋动的风声刚刚止歇,便有人重新推开了门:“石切丸少爷,三日月少爷。”

是枝子过来了。前一刻还回响着女子凄然喊声的房间,随着她的动作隐约流淌进轻盈的舞曲旋律,青江这才收刀回鞘,侍女稍显讶异地望了一眼——这可真是第一次见到带着刀来参加舞会的公子,到底是怎么带进来的——随即恢复平静神情,上前屈膝行礼。这时便发现歌仙手上的伤痕了,枝子心中又是一跳,面上却未表露:“已开放了另一侧的休息室供来宾使用,那位小姐也没有大碍,只还没醒,暂时安置在客房休息。”

说话条理清晰,显然不曾被这突发的事态惊到。三日月闻言便点了点头,又看向兄长:“石切,后面的事就拜托你了。”

说着向房间另一边的侧门走去,歌仙被他挽着手臂,跟上两步后才回过神来:“三日月大人?”

想抽回手却没能成功.见好友蹙起眉有些为难的样子,青江望向三日月的金色眼睛里就带出些戏谑意味:“侯爵大人,您家的事牵扯到了我朋友,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嘛?”

三日月于是停下步伐,回头露出明艳的微笑来:“我会向歌仙说明的,只是青江君并不需要什么解释吧?你所知的信息足以向九条家交代,若是偏离初衷、太过追究我家的情况,石切可是会为难的呀。”

青江被说得沉默几秒,石切丸则以有些忧虑的目光看向幼弟,不知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些什么,最后做哥哥的那个还是妥协了:“我知道了,毕竟歌仙君的伤口也需要及时处理,只是别太勉强别人,三日月。其他事我和岩融会安排的——枝子。”

侍女明白他的意思,又行一礼后就告退出去。知道在这里纠结没有意义,歌仙暗叹了口气:“青江,你先回去吧,京极夫人见不到你又该担心——何况我也不能就这样返回舞会。”

今晚穿的这套洋服算是废了,再加手上留的一道伤痕,都不知道回去该怎样解释呢。虽然有一大堆事想问青江,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还要面对身边这轮月亮。

——啊,好烦。

青江光是看着都知道好友的脾气上来了,再看看笑着把人带走的三日月,还真有点不知该同情哪方的无力感,直到石切丸轻唤了他一声,才重新收回目光。

只是面对这位不管什么时候都温温吞吞微笑相待的神官大人,青江的无力感就更强了。他摆摆手转过身去:“别看我啦!我去把刀藏好了就跟你走——被父亲大人知道我带着刀来参加舞会,只怕要骂死我。”

“青江君。”

“又做什么呀?”

先前被主人家逮着自己在庭院里乱逛——虽然事出有因,但因为对象是石切丸,所以青江有点心虚,回头便见神官大人伸出手来:“这把胁差,请先交由我家保管吧,今夜多有不便,明日会送到京极府上的。”

才这么说完,青年蓦地抬起眼来,秀丽面影便有了锋利的清冷,石切丸却没有动,语声温和一如寻常:“你离幽玄的世界太近了,青江君。”

“啊呀……这算是身为神官的悲悯吗?”

青江弯起唇角,从长长的额发之下,稍微展露出那只艳异的红色瞳眸的轮廓,然后他踮起脚尖靠近石切丸。

“——那种悲悯我不需要哦。”

说罢便笑了,随即折身返回窗棂边,如猫般灵巧无声地翻跃而出,身影离开之时,发辫旋起擦过胸口的片刻触感还停留在石切丸心中尚未散去。

 

=================================================================

 

三日月将歌仙带进休息室旁一个小巧的隔间中,让他在缀锦沙发上坐下,已有侍女在此点了灯备齐一应用具,见主人到来便俯身行礼,稍后枝子也赶来了,带着一柄刀鞘洁白的大太刀,很郑重地置在矮几上,春日的温暖空气中立刻漾开清澈涟漪。歌仙只是略微留意,就听到三日月的解释:“这是石切的佩刀,父亲大人早年自神社中请出的,有袚契的功效,所以对你的伤口有帮助哦。”

他说着也在沙发上坐下,握起歌仙的手,血迹凝在已经红肿起来的伤痕间,一点薄墨似的黑色正自其中缓缓溢出,随即散逸消失——这是属于人间的眼眸所无法目睹的、常世之国的景象。

“枝子,你留心找一找,家中还有没有合适的晚礼服可以替换。”

得到吩咐,枝子便带着侍女们离开,歌仙不由看了看三日月。春末时节浓丽薰暖,对方的掌间却沁出一片凉意,不禁叫人生出想让这双手温暖起来的想法,他在轻微的晃神之后才想要把手抽回,然而刚有所动作就又被握紧了。

“我知道歌仙不会害怕,但留下这个伤口,之后的事情会变得很麻烦,为此让你受到伤害,并不是我所希望的。”

三日月说话时,语声里总还保留着一点樱都的殊雅韵律,仿佛停留在时光之中不会改变。对方辉美的面容和宛如生于春日的绮丽嗓音,的的确确吸引着歌仙的神思,但在这样的境况下面对这个人,又令他感到些不知所起的莫名焦躁。

“您不用这样费心,这点小伤还不至于让我困扰。作为主人,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吧?”

这已经是他今晚第二次说类似的话了,三日月歪了歪头,无瑕面容上是毫无自觉的明丽笑颜:“啊,不用担心,石切很习惯替我处理这些事情,所以交给他就可以了。”

听他这么说的歌仙直接愣住——侯爵大人,您这么光明正大地坑自己的哥哥,真的没关系吗??

怎么突然觉得头疼起来了……他努力令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即便如此您也没有必要太过在意我——您应该知道,这种做法不会给我带来除困扰以外的任何东西。”

发生了今晚的事,如果这位大人还对自己持有一点尊重之心的话,也该停止这种暧昧不清的亲近举止了。歌仙可以对那些仅能私下传递的风闻视而不见,却不想为此遭受怨怒生魂的窥视,更不想被卷进可能因此引发的纷争之中:那位荻姬小姐是九条家预备送入内里做东宫妃的女儿,却和早已降为臣籍的三条家的公子有所牵扯,今上又向来厌恶旧摄关家族……

歌仙不知道三日月究竟是否会考虑这些,因为对方只是伸出手来,轻轻抚触了他的面庞。指尖落下的微凉感受,令歌仙想起这只手不仅曾在颊侧停留,也轻触过自己的双唇。在他像上一次那样地侧头避开之前,三日月就先开口了。

“歌仙才刚刚说过很重视我、说他人于你而言毫无意义——可是现在又要从我身边离开吗?”

狭长双瞳中的新月闪耀着光彩,受到这样的温柔注视,歌仙内心不受控制地产生了些微动摇,他没有想过三日月会在意他的言辞的可能性,沉默片刻后才说出自己的回答:“那只是为了、让那个生魂离开附身之人所用的激将法而已,而且我的确很重视您,因为拱卫皇族乃是武家本职。”

这理由端正得毫无情愫绮思可言,三日月不禁挑了挑眉,辉美白月般的面容随而染上情绪的鲜明色彩,仿佛直到此时才从天庭降临在世间。

“就算是已被抛弃的皇族血脉,也值得你用这样的理由守护吗?”

面前的人虽然还微笑着,自嘲般的话语却令歌仙感到了一点疼痛,就像是知道他不能回应那样,对方随即便转开了话题:“抱歉,歌仙不喜欢听我说这些话吧。”

“您、为什么要——”

三日月似乎很在意家中被降为臣籍的事,歌仙对此是有所察觉的,但这样一个笑容明艳、随性自由的人,很难想象他会为了十多年前在父辈身上发生的事如此介怀,所以歌仙也无法明了个中缘由,有心想要询问,却还是在中途就停止了。

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来问这样的问题呢。

心中不免为了这点突然的冲动烦躁起来,三日月稍侧着头,像是还在等待他后面的话,歌仙一时无言,只能垂下眼睫:“不,没什么,是我失礼了。”

这时才发现手还被握着,就在两人说话的短暂时间里,原本伤口边的红肿已经有了消退的迹象,痛感也逐渐淡却,知道这是那把大太刀的功效,歌仙有些犹豫该不该生气——这人到底还准备放手么?

“不过有件事你可以安心,以往并不曾见过荻姬小姐……她想做六条御息所,其实我却不是源氏公子呢。”

歌仙在略微怔忡后才反应过来,三日月是真的在和他解释。他理应不去在意的,声音却终究不受控制,于意识之前就已经将所想说出:“正是有源氏公子的缘故,物语里的御息所才会化身为鬼吧?”

“歌仙这样说,莫非是因为我在恋情上的声名不太好?”对方立刻眯起眼睛笑了,明亮神情有若流锦堆叠,而后才在歌仙抿唇看他的时候敛起笑意,那份华彩却还蕴在瞳中没有散去,“既是终将入内的姬君,就不该寄望于我,九条家也是越发式微了,才让女儿落到这种境地……今上大约是希望我迎那位小姐做北之方。”

……北之方??

歌仙没能藏住愕然的眼神,而且思绪转过一遍之后还是没能收回来——以今上素来的做派,的确不能容忍华族中有人故伎重演涉足政权,未来东宫妃的人选绝不会是旧摄关或显赫大名家中的女儿,若是出于安抚意图而不能直接拒绝……

九条家的姬君生魂离体追来华都,难道今上早已知晓、甚或有纵容之意?

他差点被自己的想法梗住了。今上对三日月的宠爱之盛,就连几个住在樱都御所内的亲王都要靠边站着,现在这样做真的不是在为难自己侄子吗?精心养育要送入宫中的女儿倘若嫁给被降为臣籍的人……九条家该恨死这轮月亮了。

——啊,好烦!!

歌仙更加确认了自己不想参与其中的决定,看他被一句北之方噎得不行,三日月掩了掩唇遮住嘴角翘起的弧度,然后喊了他的名字。

“歌仙。”

“……是?”

在他回神之前,三日月已经拉起他的手,低头将亲吻印在尚还凝结着血迹的伤口间。歌仙被这忽然的举动惊了一跳,居然没能反应,很快就感到柔软的舌尖轻舔过伤口,由此传达的些许疼痛和酥痒,仿佛也在他的心脏之上留下了伤痕。

“……、……三日月、大人?”

这下是真的呆住了,抬眸注视他的那双生就金色弦月的眼瞳,不知为何异常闪耀生辉。

“所以,歌仙做我的恋人吧。”

这句话甚至不是提问。


=============================================


我要去睡觉!!!!!!!!(咆哮)

有啥等我睡醒再讲大家晚安!


评论(10)

热度(27)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