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漓水

【神无月与蓝色琉璃的幻想国】
DA02辅贤不拆不逆,不要和我提TRI谢谢……
刀剑乱舞杂食向,愿君生于永恒春日。
自家本丸是三歌中心~
~μ'sic forever~花绘大法好好好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如果投喂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 ̄)/ 抱抱大家~

【刀剑乱舞·三歌】绀碧破阵乐

——绀碧破阵乐——

 

※~若紫本丸记事簿~

※三百粉点文第二篇, @过起音桥 我选了使用对方本体刀作战这个梗,不过好像写偏题了……希望你别嫌弃QAQ

※各种乱七八糟的我流,逻辑混乱,大家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紧急修复写糊涂了的bug!!

 

    

亚也子无论如何都很在意刚才由她迎入场内的那个穿紫阳花振袖和白色洋装裙的女生。虽然做过各种各样的兼职,也自认见过许多世面,但还是非常在意,原因无他——对方的男伴实在是长得太过好看了些。

而且这么好看的人居然还有两个!

端端正正地站着的亚也子不禁转动视线,今晚这里会举行一场小型拍卖会,现在距离开始还有一些时间,买家大多尚未入坐,在休息区内三三两两地低声谈话,但她还是立刻找到了那个女生。对方身边的两位青年都穿着同样的黑色洋服,身姿高挑的那位容光明艳,微笑时的神情绮丽得几乎不像是人类,亚也子先前就偷偷看了他好多次;另一位则有着漂亮的淡紫卷发,双眼是介乎于蓝绿之间的幻丽色彩,面容也是难得的俊丽。其实在如今这样的年代,有钱人怎么折腾自己的外貌都没关系,但像这样没有瑕疵可以指摘的美人,亚也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不免在心中生出了小小的困惑——看那个女孩也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怎么区别就这么大呢?

“亚也子,别出神了!”

轻轻拍了下她肩膀的是负责今天活动的领班,亚也子赶快转过头去道歉,还好并没有遭到责怪,只是来告诉她现在去总经理那边面试——先前亚也子曾提交过由兼职转正为全职的申请,但没有想到真的会得到这样的机会,这下也顾不得看美人了,道谢之后,她立刻赶去顶层的办公室。

——在那之后发生的事,对于向来自认平凡的亚也子来说简直就像一场冒险那样。

因为心情过于激动,她甚至没发现那扇虚掩着的门原本是需要好几项繁琐识别才能打开的,稍微敲了敲门后,她就直接走了进去。

“您好——?”

然而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与亚也子年纪相仿的女生,桌上电脑的全息光屏打开着,亚也子可以看到那上面正在拷贝文件,不由得就愣住了。

“晚上好呀。”

还是女生先打的招呼。她三两下结束程序,拔下连接在电脑上的手机,从办公桌后面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然后神情轻快地握住亚也子的手:“原来是个这么可爱的妹纸,害我刚才吓了一跳,以为被发现了呢!你别怕,我叫今野雪音,来自时之政府现世应对课——话说,妹纸你要来当审神者吗?”

“…………诶?什么??”

“是这样的,其实我还兼管新人招募,怎么样呢,要不要来试试看?加入我们的话就能……啊现在没有刀在,这样吧你看图片也是一样的!”

女生说着在一脸茫然的亚也子面前调出手机里的相册给她看,里面居然全是容貌出挑的青年或少年的照片,看得亚也子眼花缭乱:“只要加入我们就可以和这~~~么多帅气的人相处哦!而且还有政府补贴,是个很优渥很正派的工作!”

“是、是吗?诶?诶??等等等一下!这个人我刚刚才见过的!!”

看到了那张就男性而言实在太过美丽的面孔,亚也子猛地凑近过去——虽然照片上的人穿着平安风的绀色狩衣,气质因而稍显不同,但那张脸绝对不会认错的,叫做雪音的女生立刻朝她眨了眨眼睛:“刚才见过?你就见到他一个吗?还是有别人和他在一起?”

“有的有的,有个穿振袖头发很长的女生,还有个浅紫色卷发的看起来特别hirahirahuwahuwa的人,也长得很好看!头上有个这样的呆毛!”亚也子说着用自己的刘海比划了一下,雪音收起手机,看起来很高兴地击了下掌:“哟西!我就知道小紫肯定会来帮我的忙,啊对了,还没问妹纸你的名字?”

“我叫亚也子!”

“好的,那么亚也子我们走吧!——不过有件事我要先和你说明一下,那个紫色卷发的美青年,其实一点也不hirahirahuwahuwa哦!”

“是、是吗?”

“原来已经找到这里来了呀,今野雪音小姐。刚才从我们系统里拷贝的东西,可以请你留下吧?”

就在这时,从两人面前传来了声音。亚也子被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本应该是来做转正面试的,雪音也抬起头看着出现在门边的人,她沉默片刻,然后突然发出了大喊。

“小紫我被包围了!你快点来救夫啊!!!”

然后亚也子就看着她一边喊一边蓦地扬手,空中旋动起看不见的气流,立刻把说话的人给掀翻到走廊上了。

——慢着,你这么厉害还需要人来救吗???

 

=================================================================

 

“啊呀,似乎已经开始了呢。”

感受到了空中传来的灵力波动,三日月立刻掩唇微笑起来,歌仙则不由叹了口气:“还是这么……热衷搞事啊,那位雪音大人。”

【毕竟是雪音嘛,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轮到我们出场了呀。】

依照感知到的气息来看,已经失联长达一周的时之政府职员、紫子的好友今野雪音,现在不仅没事甚至还挺有活力的。虽然对好友的能力很有信心,但亲身确认对方安全的紫子现在才终于可以真正安下心来。伪装成耳饰的通讯器里此时也传来了语声:“的确是今野前辈的灵力轨迹,羽宫小姐,请行动吧!”

虽然雪音所属的部门有拟定突袭计划,但紫子还是坚持自己过来,参加拍卖会只是为了能进入这家私人会所而做的幌子,她闻言便放下手中的拍卖标图册,用手机回复一句明白了,随后带着两位近侍刀向出口走去。

“几位,请留步。”

不知是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几个守在大门边的安保人员很快拦在了他们面前。

“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还请各位按照号码入座。”为首的男子一边说话一边仔细打量三人的模样,尤其将视线落在三日月身上,月亮很坦然地任由他看,歌仙却微微沉眸,握住三日月的手将人带到自己身后,男子这才收回目光:“还是说——几位其实并非来参加拍卖会的呢?”

“羽宫小姐,这里的人背景都不干净,必要时你们随便打没关系,别打死了就好。”

通讯器里又传来声音,紫子因此为难地看了看自己的初始刀:【应对课那边说不能打死诶……你随便打打行不行?】

于是歌仙就笑了,向她欠身致礼领命,随后上前一步,紫子被他挡着,都没看清是怎样动作的,当先那个作势要拦的男子就被截住手臂反向一拗,霎时惨叫出声。站在旁边的服务生也不由发出了短促的尖叫,其余三个安保面色骤变,待要从腰间拔出电棍,歌仙早已看准了劈手夺下一根——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样的钝器究竟是如何使用的,总之敢拿出来就先夺了再说。紫子也没来得及解释,就看他很顺手地拿着还没通电的电棍揍人,瞬间放倒了两个,回身时衣装纹丝不乱,只有胸前配着的牡丹花瓣蕊微动,随而归于平静。另一边剩下的那个也被三日月捏住手腕,而月亮还有闲心说话:“诶,原来你们手上的武器是这样使用的?真是复古呢。”

说着哈哈哈地用同样的方法敲晕了最后一个。紫子扶了扶额——这几个安保未免也太菜了:【那是可以通电的,你们对上了还是要小心呀!】

她身后一片鸦雀无声,不知那些来客是被帅到了还是被吓到了。女生同情地回头看看他们,抬步穿过大门走了出去。

“——主上!”

追着歌仙呼唤她的嗓音,一记枪声蓦地响起,子弹直接钉入了紫子脚旁的地毯里。抬眸看去时,已有人站在二楼栏杆边,旋转而上的楼梯间脚步叠响,很快又下来了两队安保围住中庭。歌仙与三日月已经上前护卫在紫子身侧,手指向腰间虚扣,薄红樱花顷刻诞降,这是本体刀显现的征兆,楼上持枪的人见状便发出了轻嘲的嗤笑:“是刀剑付丧神啊……”

话音尚未落定,歌仙手中已然显露一段天川星屑,正待出鞘时却听到了月亮颇具兴味的声音。

“哦呀,看来此处有人通晓一些精巧的法术呢。”

三日月并未显现本体刀,他摊开手掌,洁白掌心中赫然留下了烧灼般的深色伤痕,面上却还是明妍的微笑:“似乎在没发现的时候被制限了,哈哈哈,看来我的确是老爷爷了呀。”

“刚才那个、是什么临时的封印吗?羽宫小姐,请小心些!”

通讯器中传来的语声令紫子心中一跳,不禁重新抬头望向二楼。握枪的是个中年男子,正以戏谑的表情俯视他们:“一个审神者和一把三日月宗近——倒是帮了我们的忙,看来先前混进来的那个的确是时之政府的人,不过那个政府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说着将枪口对准了紫子,女生却突然笑了,在第二声枪响的同时,出鞘刃光犹如自银河飞逝的寒明流星般割裂视野,无法目睹的激烈力量所掀起的风暴于虚空迸发星焰——那是被击碎的子弹残骸——笔直扫向持枪人的面前。

刀剑付丧神遵守着审神者所划下的界限,灵力的锋刃不过只是将枪口削去半截而已。

“把你那只无礼的手收回去。”

歌仙沉声开口,眼瞳之中仿佛也映照着无温度的薄明光彩,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于上前。

“胆敢伤害主上和三日月,不可原谅——”

“之定。”

月亮抬起手来轻轻按住了打刀刃尖,流丽眸光扫过全场,最后停留在恋人身上:“之定的本体刀借我一用?”

纤长手指抚过刃身,如同轻拂藤花发丝。虽然有些讶异,但歌仙还是在这样的抚触下松了手,三日月将打刀接过时,他便转向审神者。

“主上,可否借您的桧扇。”

紫子也已经明白三日月的想法,从腰间取出桧扇,直到这时,二楼才传来了男人气急的怒喊。

“——拦下他们!!”

但已经为时过晚,两位青年同时开始行动,属于刀剑的锋冽灵气于空中掀起风声轨迹。歌仙以扇为刃援护三日月突破包围,紫子的“声音”就响在身后:【三日月,雪音那里拜托你了!】

“哈哈,了解啦。之定,保护好主上。”

“请安心,这样的人数我一人应对绰绰有余。”

在歌仙身上停留片刻的眸光含着温柔笑意,那句叮嘱的意义在于守护而非战斗,知道对方懂得自己的意思,三日月点了点头,折身踏上楼梯。对方的援兵显然还未抵达,二楼只有几人,为首的就是那个拿枪的中年男子,此刻脸上还残存着对于付丧神先前那凌厉攻击的惊愕——倚仗着现代科技的普通人,大概无法理解刀剑们所持有的力量。形容光艳的青年抬起手中打刀,至始至终都微笑着的面影因而透露了寒月般的华彩。

“过于看轻之定的话,我可是会觉得很为难的呀。”

 

=================================================================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被拖着狂奔好几层楼的亚也子终于喘匀了气,伸手扯扯蹲在她边上捣鼓自己手机的雪音——两人好不容易摆脱了一群乌压压的安保,现在正躲在某间休息室里。

“你到底从办公室里拿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非得追着抓你不可?”

“是很重要的东西,比如给溯行军提供资金的交易往来啦,从现世抓去给溯行军当敌审的失踪人口名单啦……”

“?!!难、难道这里是和……什么邪教有关系的……”

“啊,是呀,要是你没遇到我,估计也是被抓去的下场哦,毕竟像你这样一看就是有灵力的小姑娘也不多见的。”

“诶??!!”

亚也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相信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女生说的话的,还想再问什么时,她突然被雪音压住了肩膀:“不好——趴下!”

“哇啊!!”

从后方传来轰响,有什么沉重的东西猛地从她们头顶扫过,雪音拽着亚也子离开墙边才抬起了头——墙面已经裂开一道整齐的切痕,随即因为力量冲击整片垮塌下来,扬起的烟尘之后显露了鲜红的不详身影,女生一边用力挥开尘土一边跳脚:“搞什么!你们怎么还能有这种操作!”

号称兵力八亿四千万的溯行军可真不是胡说的,随随便便都能从哪里冒出一批来。亚也子已经被吓呆了,死死抓着雪音的手不敢放。

“甲等的大太吗,这可就麻烦了,我的能力应付普通人还好……”

“别呀!这么扫一下会死的!”

亚也子才刚喊完,与两人仅有一墙之隔的溯行军陡地发出一声吃痛的嘶吼踉跄几步,在她的视线中,有雪点似的素白樱瓣飘飞而下,体型巨大的怪物缓慢移动步伐,缠绕燃烧火焰的刀锋猛地斩落——

刹那之间,清锐回响激荡于空。

与之交锋的是一段寒辉明澈的刃光,雪音眼神微亮:“小紫家的三日月!”

“看来时机恰好呢?雪音大人,还请退后。”

“啊,你是刚才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人!”

亚也子也眼睛闪亮地盯着人看,青年稍稍侧头向她微笑:“哈哈,多谢您夸奖了。”

话毕收回目光,狭长双瞳间的笑意还尚且流转,手中已轻而易举地格开敌刀横劈而过,溯行军的身形猛然崩裂,轰发为洁白的樱岚跌落。青年回过身来时,雪音立刻将目光落在他指间——虽然不能认清每把刀的本体,但看到这柄娇小的打刀,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如此,有人在你身上下了一个很巧妙的咒术……难怪要用你家歌仙的刀!但是小紫那边没关系吗?”

“说是不能打死呢,您知道之定作战的方法,不用刀的话或许还能留下他们性命吧?”

三日月轻轻振去刀身上的樱瓣,说话时的表情一片云淡风轻,仿佛还挺为自家恋人自豪的,雪音想起好友家的初始刀砍敌刀就和割菜似的悍然作风,不禁捂了捂脖子。

“你说的很对,还是你拿着他的刀比较安全。好!现在就去和小紫汇合!”

“主上在一楼等您……啊,您知道现在该往哪里走吗?爷爷我不太记得上来的路了呢,哈哈哈。”

——事实证明这位老爷爷就算拿了他家那位的本体,认路能力也基本就是瞎的,雪音摇了摇头,拉过正在一旁悄悄欣赏三日月颜值的亚也子就往前跑:“一楼是吧,跟我来!”

前方就是中庭走道,几只溯行军的短刀从两侧飞袭而来,于空中拉出流火残影,这样的场地对于太刀来说还略显狭窄,然而三日月此刻所握的却是歌仙的本体,他稍微回想了对方立于战场之中的身姿,翻转手腕将刀刃迎向短刀大张的獠牙之中,稍一使力就割断了裸露着的细长脊柱。亚也子被雪音挡在后面,只能看到被斩落的骨兽接连化为徐徐飘坠的白色樱花。

美丽得让人感到可怕。

“爷爷你学你家歌仙的作战方式学得好像啊……哎呀我的墨镜在哪……”雪音碎碎念了两句,一边举着手机录像一边在衣袋里摸摸,声音却随即拔高了,“对面有枪!!”

砰然一声,三日月侧身回眸,在思维之前便有一股力量覆上腕间。

——宗近!

自脑海中响起的呼唤声促使他抬起手来,打刀刃身上随而浮现了曾由审神者所施加的灵力印记,本该嵌入血肉之间的子弹顷刻分崩为一簇花火散去,只在清亮锋芒上留下一点灰痕。

三日月看向环形走道的另一方,又是十来个统一装束的安保,中间率先开枪的人似乎正因方才的变故而惊讶,很快重新调整了姿势,但却还是错失了最好的机会——雪音没从口袋里找到墨镜,反而摸出了一个金色圆球。

“就决定是你了!金刀装!!!”

圆球在她手上恢复成正常大小,然后女生冲到三日月身边,当扔铅球似地把刀装飞了出去,直接砸在了那人脸上,枪声再次响起时已经偏到了半空。

“承蒙您关照啦。”

三日月笑着向她点了点头,伸手抹去留在刀身间的痕迹,将一个爱怜的轻吻落在锋刃之上。

抬睫时,新月清辉正于夜空遥悬闪耀。

“看来我也该更认真一些呢。”

随着刃尖映出的寒白色彩,激烈的灵力波动在空中震荡不定,旋起的风刃劈过栏杆,猛地掀向前方。雪音这才抹了抹脸,俯身向下看去:“这样根本没完没了了!我们直接跳下去!”

大着胆子从走廊上跟出来的亚也子闻言发出了惊喊:“跳、跳下去?!”

“没错,伤不到的,你放心,跳不跳?”

这里是三楼,雪音对这个高度还算有自信,亚也子看看她,又看看三日月,才用了两秒就作出决定。

“如果加入你们就能和这么好看的人一起工作,我愿意跳!”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么干脆的妹纸!小紫我来啦!——1、2、3,jump!!!”

说是跳,其实也并不是这样一回事,紫子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雪音拉着那个入场时偷偷看了两位青年好多次的女孩子轻飘飘地降落了下来。

身为具有审神者和政府职员双重身份的人,这些基本的小术法也算是常识,紫子倒不担心雪音发生高空坠楼事故,但看到失踪了一周的人活泼泼地站在自己面前,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就把我家的三日月留在楼上了咯?!!】

中庭里倒了一大片,都是被歌仙拿桧扇揍躺下的,雪音啧啧感叹了一声这么菜还要和历史修正主义者们搞在一起,太可怜了,然后才心虚地指指旁边:“这不是有他家这位嘛,我只带得动一个人来着……”

被指着的是正在收起桧扇的歌仙,紫发青年十分无奈地看了看自家主上的这位好友,抬头望向三楼。三日月拿着他的本体刀,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被那明丽微笑的神情注视着,歌仙突然想起先前从自己刀身上所传来的触感,脸上不由得泛起一点薄红,他偏过头去,定了定神后才重新看向对方。

“宗近——我会接住你的。”

“哈哈哈,那就拜托之定啦。”

看着他像是月宫天女般地轻盈跃下,被歌仙一把接住后就将恋人拥进了怀里,紫子是早已习惯两人的亲密,亚也子是还没回过神,所以只有始作俑者的雪音内心后悔——她怎么就没有把墨镜带身上呢??

歌仙的颊侧稍微留下了些许擦伤的红痕,三日月伸手轻碰他的面颊:“抱歉呐,之定。”

“这样的小伤请别在意。”

紫子摘下耳饰给遭受成吨级狗粮攻击的雪音挂耳朵上:【好了!你和应对课的人说吧!】

“好好我知道啦!——这里是今野雪音!我已经拿到了所有证据,与前来支援的审神者汇合,这里还有一位审神者候补,驻队可以行动了!”

从通讯器中传来了欢呼,雪音捂了捂耳朵,又和紫子说话:“刚才是我的错!不过我还可以帮小紫一个忙的!爷爷你把手给我一下哦,那个碍眼的咒术我来帮你解决!”

她说着拉过三日月的手,伸出手指凝神在太刀青年掌心一划,虚空中立刻发出一声断裂轻响,装饰着涂金月相的美丽太刀终于在付丧神手中展露。

紫子这才向好友露出了笑容:【好像有进步哦,解咒的能力。】

“那是!”

雪音向她比了个V的手势,只是现在还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在他们面前,再次出现了寓意不详的鲜红火焰。

“之定。”

三日月轻唤恋人的名字,将手中的月纹太刀交给了他,歌仙微讶之下便笑了起来。

“恐悦之至——我也不能有损三条家的声名呢。”

两人同时将对方的本体刀出鞘。

“只有人类才需要留下性命,是这样吧?”

“哈哈哈,那么,要上了?”

 

=================================================================

 

 

那之后又过去了一周。

现世某位知名的商业人士通过名下产业向历史修正主义者输送资金、乃至提供溯行军一方的审神者来源的丑闻,一经曝光便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无故失踪害同事与朋友们提心吊胆了好久的雪音被顶头上司大骂一顿后又夸奖了几句,目前正在与家人度过悠闲的奖励休假,回去后可能还会升职;名叫亚也子的女孩似乎也已经通过测试,再过几天就会拥有自己的本丸,总体来看这次的事算是有了个好结果。隔壁本丸的友人笹川静华这些天也常来拜访——对方也一直担心着雪音,现在总算能放下心来了。

相比时之政府现世应对课的忙碌与社会舆论的沸腾,紫子的生活很快就恢复了日常的平静,因为雪音着意的保护,现在政府中还不知道当时前去支援的审神者究竟是谁。

还是这样比较好。坐在沿廊边拿扇子遮着太阳看藤花的紫子这么想着,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然后她听到了远远传来的声音。

“三日月、你在做什么啊!!”

是歌仙,绝少听他这样大声地和三日月说话,紫子有些奇怪地侧了侧头,很快又听到了自家初始刀异常懊恼的大喊。

“还说没做什么——你拿着我的本体刀摸来摸去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放!回!!去!!”

………………被这样无意识的秀恩爱误伤,偶尔也是有的。

审神者叹一口气,决定还是换个地方看藤花吧。

 

这也是日常的一部分呢。

 

 

=================================================================

 

 

无责任小剧场:

 

歌仙:不能打死?没可能的,要么不打要么打死,二选一吧。

婶婶:不能打死?对我家初始刀来说根本就是tan90!

歌仙:……??(tan90是啥?)

 

 

好险,差点这周都写不完了心有余悸……(奔逃)

上周工作破事一堆加上沉迷刀舞的和田歌仙就没写完(为什么他这么好看???),其实内心十分方张的反正我怎么努力也写不出刀刀们万分之一的好………………

这篇文也是有这样那样不太妥当的地方存在,我写出战相关的题材还是比较弱势,但还是尽可能把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给写出来了,对我而言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吧。

默默躺成一滩死水。



评论(22)

热度(20)

©蓝漓水 | Powered by LOFTER